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不小心用JCB买了奇怪的东西 10(完)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小被炉完结啦!!!之后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10.听说你们人类是这样表达喜爱之情的

周六的二宫是不用去银行的,但为了名正言顺地给松本溜出去的机会,二宫一大早上就穿上西装打好领带和松本说他今天要去樱井集团谈生意,不用给他准备午饭和晚饭了。

头上绑着发带的被炉把煎得恰到好处的煎蛋端了过来,简单的条纹长袖T恤合身又居家,领子不大不小刚好露出一点锁骨,这是上周二宫带松本出去吃饭时被炉不小心被服务员泼了一身饮料的时候买的。

二宫差点没能阻止松本在家庭餐馆里就脱了上衣,明明身为被炉却有洁癖的松本嫌弃地看着自己,二宫只好带他进了隔壁商场。

“一件就够了吗?”

“够了。”

“那件也很不错,要不要试试?”

二宫明显看到了松本脸上的犹豫,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别担心,这样的T恤我给你买一百件都买得起。”

松本不太清楚二宫到底做的是什么工作,只觉得二宫好像很有钱,但自己的生活却过得一点都不奢侈,除了游戏之外花销最多的应该就是给他买衣服了。

“我走了。”

被炉把碗碟端到了水池里,打开水龙头哗啦啦地洗着,抬手向他摇了摇,嘱咐着“路上小心。”

二宫一出门就拐进了小区门口的咖啡厅,那里wifi很好,而且正对着小区门,松本只要出门他就一定能看见。

他在那里解决了午饭,一直把小冰蓝打到发烫,终于到了3点半,换了一件T恤外搭一件长款薄外套的松本走了出来,头上还戴了一顶之前自己给他买的小礼帽,走在路上十分引人注目。

等松本稍稍走远了些,二宫便跟了过去。大约跟着走了一刻钟,松本拐进了一家咖啡厅,透过店玻璃他看见一名打扮干练的短发御姐朝他的被炉招招手,被炉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了。

二宫觉得自己遭受了万点暴击,他的被炉他养的被炉竟然真的谈恋爱了,女方腿还挺长是松本喜欢的类型,松本肯定特别喜欢对方才会……不不不……说不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呢。二宫冷静了下来悄悄推开了咖啡厅门在另一头姑且能看清两个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他看见松本和那个御姐说说笑笑的,过了一会儿御姐把一个信封和一本像杂志一样的东西交给松本,松本把杂志放在一边,打开信封看了一眼,凭借着行长的专业素质他从信封里一闪而多的颜色辨认出里面应该是钱。

……为什么给松本钱?

不……松本他一个被炉要钱做什么,如果想要钱买衣服买帽子买鞋子买首饰和他说的话他一定会给他的,对方为他打理了好了家里的一切让他能够部委工作和游戏以外的事情操心,给他点零花钱也没什么。

这些钱又是从哪里来的。他看见御姐摸了松本的手顿时脑洞打开起来,天啊,他的被炉不……不会是……做了牛郎吧!牛郎还算好的,如果是……他不敢想象下去,也不知道松本这样的事情做了多少次,看那信封里的钱也不少他要那么多钱到底要做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松本和那个女人站了起来走出了咖啡厅,一处咖啡厅,他就和女人分开了,二宫接着跟着松本,跟到了一家饰品店,松本和店长交谈了几句,看见店长把一个纸袋子递给松本,而松本则把好几个信封给了店长。

所以他要钱是为了买这个?二宫看了看店名,是一家专门卖手链的店,不算最高档但也不算便宜,松本买了手链是要给谁,给刚才那个女人吗?

二宫的心很乱,心一乱就忘记要和松本保持距离,结果在一个转弯口松本发现了什么似地转过头来刚好对上二宫的眼。

不知道是谁更慌张一点,松本愣了一会儿开口问他,“你不是不回来吃晚饭吗?”

“嗯……提前回来了,然后在路上看见了你……润君,我都知道了,你不要再藏了。”他看着松本慢慢背到身后去的拎着纸袋子的手。

松本像是犯了错误被大人发现的孩子一样低着头把纸袋子拿了出来,“本来想晚上再告诉你的。没想到功亏一篑了。”

“这是什么?”二宫问他。

“诶?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你的生日礼物啊。”松本挠了挠头,“上次相叶桑告诉我6月17日是你的生日,我就想着要给你买礼物,啊,电视上都这么演重要的人生日的话要送礼物。但是买礼物要钱我没有钱,还好遇到了留美桑。”

“润君……”二宫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万万没想到松本要钱竟然是为了给他买生日礼物,“但是润君……你没必要那么拼的。”

“还好啦也不是很辛苦,就是摆几个姿势被拍些照。他们说我很帅很适合当杂志模特,Kazu,我很帅吗?”

二宫看着自家被炉一脸纯真地看着他,心都好像漏了一拍似地,也不管现在是在大街上就抱住了松本,“当然,我的润君是最帅的。”

“Kazu我给你戴上吧,手链。”

“真是的,买这个不如给我买游戏啦。”

“……Kazu不喜欢吗?”松本抓着他的手有点紧张地问,二宫只好把目光移向了别处,想抽出手却没能抽开,只好叹了一口气,松本却忽然停下了脚步,二宫侧身看着他问他怎么了,对方用另一只手搂了二宫的肩膀,倾身吻了二宫的脸。

“呃……留美桑说,你们人类是这样表达喜爱之情的。我看电视剧上也是这么演的……Kazu?你生气了吗?”

“没有。”二宫回过了身来,摸了摸自己的脸,“润君喜欢我吗?”

“嗯。”

“我也喜欢润君。”二宫笑了起来,伸手勾住了松本的脖子,将脸的距离拉近,最终将嘴唇印上了对方的嘴唇,甚至撬开了他的唇齿不顾一切似地吸取着对方嘴里的空气,“对喜欢的人应该这样做才对哦,润君。”

END

评论(11)
热度(17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