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天(早晨篇)

大学校园恋爱故事 @Amethyst ,计划分为三篇

那么,早安w

  1.

  “咚咚”,门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两下,他不想动,哼哼了两声把头又往被子里缩,门外的人可不管他情不情愿,直接推了门进来就开始拽他的被子,“润君……起来了。”在被子里当鸵鸟的人困得连眼镜都睁不开,起床气也爆炸了,他想要拍开那双在他脸上胡作非为的手,对方却像是早就洞悉了他的动作一般躲开了他挥过来的手转而去抽他的枕头。

  “……二宫和也!”他睁了眼瞪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被一下喊了全名的人却依旧笑嘻嘻的应着,“我在呢。”趁对方没反应过来把枕头丢到了他的脸上隔着枕头蹂躏了一会儿松本的脸说,“快点起来啦。”

  “唔……”床上的人不情不愿地拨开了枕头,被抽走被子之后上半身觉得凉飕飕的,二宫拽他胳膊的手倒是热得很,他到底是被拽起来了,生无可恋地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了,“除了爸妈敢这么叫我起床的人只有你了。”

  他的起床气散了不少,现在可以心平气和地看着那个打扰他美梦却无法对他生气的人,一如既往地顶着一头乱毛,像秋叶原宅男标准打扮般的格子衬衫,一条松垮垮的七分裤,脚上却是没有穿拖鞋。

  “才刚春天就不穿鞋,感冒了有你受的。”

  “比起这个润君,”他看着穿好了衣服打算进浴室洗漱的人,目光定在了对方的股间,“拉链……”

  顺着二宫的目光和提示,松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啊啊啊……”还真是没拉上。他走进浴室打理头发,一边将自己刚才前门打开的失态归结于二宫一大早就和他捣乱搞得他心神不宁,一边拧开发胶把手伸了进去,啊啊……发胶取多了。

  在客厅里晃着腿,身边摆了两个包,二宫猫着背在按掌机,突然眼前的灯光被一个人影遮去了一大半,抬头,松本正摊着涂着黏黏糊糊胶状物的双手一脸坏笑。

  “……诶?诶?你要干嘛?”

  

  2.

  被强行抹了发胶做了造型的二宫并没有换掉那身宅男打扮,松本叹了一路的气,被猫着背的人直接往嘴里塞了一块面包,“吃你的吧。”他说不出话了只好专心低头看可能稍微有点闹别扭的二宫的脸,这张脸看了两年了,可每次看都还是让他忍不住感叹,这轮廓可真好看啊。

  他一坐下来就掏出掌机,松本从他身边的包里摸出他的笔记本,又伸手摸出了二宫的笔记本摆好,他听到身后有女生在议论今天的二宫好像格外帅,本打算趁上课前悠悠闲闲摸鱼刷会儿推的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专注地偷听了一会儿女生们的夸奖,松本转头看向了二宫的头发悄悄地伸出手去,这是一种非常难以言喻的心情,他突然有些不高兴了,想揉乱他的头发。

  松本自嘲地笑了起来,明明早上硬要帮二宫做造型的是他,可现在想破坏掉的也是他。就在快要触到他发梢的一刻,一直专注游戏的二宫突然侧头看他,茶色的瞳孔清澈地映着他的脸,“怎么了?”

  “别动。”他没有收回手,用另一只手按住了二宫的肩膀。

  “嗯?”

  “有根毛。”他随手从二宫的头顶拨弄了一下,就好像他的头顶真的有什么一样。

  “谢谢。”他又低下了头去与游戏中的boss斗智斗勇,不再理松本的奇怪举动。松本到底是没能也没舍得弄乱对方的头发,和女生们议论的一样,这样的二宫确实很有魅力,但平时顶着鸡窝穿着大裤衩的二宫在他眼里也同样很有魅力,想到这里,松本下意识地勾起了嘴角。

  对方明明一眼都没有往他这里看,却像是能够感受他的想法一样,“怎么了,突然心情很差又突然心情很好的样子。”

  “哪有,是你的错觉。” 

  

  3.

  第一次见到二宫的时候,他拖着行李箱打开他即将度过四年大学生活的地方的房门,两位没有见过的学长正在讨论怎么给他们开欢迎会,之前带他介绍房子的相叶学长正伸着脖子看他前面那个猫背的家伙打游戏。

  他想那个人应该就是另一位新生,因为稍稍遮掩的黑色刘海下是一张说是高中生也并没有什么问题的少年脸庞。

  他所在的大学虽然没有学生宿舍,但是靠近学校的那一片别墅区全都以非常实惠的价格租给了学生,一栋房子基本上住五个人,楼下是客厅和厨房还有阳台,楼上是五间卧室,楼上楼下各有一个洗手间,条件很好,松本便也不再考虑其他的地方了。

  “啊,松本君你来了。”相叶热情地朝他招着手,他将行李拖进房间走到对方身前,这才发现那个猫背的人比远处看起来还要身材瘦小,“介绍一下,这位是二宫君,和你一样是今年入学的新生。”

  “二宫和也。”那人放下掌机,伸出一只手去,他便也伸出手去握住了,“松本润。”

  其实第一次见面非常普通,和他班里的其他同学第一次见面一样普通,却只是从今往后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要共用一个浴室一张餐桌而显得稍微有些特别。

  相邻的两个房间被挂上了“二宫”和“松本”的名字,对方并不是十分多话的人,可也算不上冷漠,会在浴室门口遇见的时候和他点头微笑,会在他刷牙的时候问他介不介意他进来一起刷,于是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对着镜子默默无言地刷完了牙,二宫用水在脸上抹了一把又胡乱地抓了两把头发,在他刚刚打开发胶盖子的时候说,“我先出去啦。”

  “……哦。”

  对方的牙刷是黄色的,斜斜地靠在把手朝左的杯子里,松本嘀咕着对方为什么完全不做护理皮肤却还是那么好,又在往眼睛里戳隐形眼镜的时候感叹为什么二宫一天到晚掌机手机不离手视力却也还是那么好。

  他还完全不了解二宫,只觉得对方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

  

  4. 

  “这里有人吗?”对方带着淡淡的香水味走过来这样问他的时候,正在打机的二宫像是被上课摸鱼突然被老师点名的人一样吓了一跳,抬头,正对上一双透露着笑意的浓眉,“没有。”二宫说着,拿开了他随手搭在旁边的外套。

  虽然专业不同,公共必修课却很巧地分在了同一间教室,阶梯教室的人很多,刚刚入学不认识几个人,选择坐在室友的旁边却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二宫打着他的游戏,用余光看旁边的松本认真抄着笔记,他为了方便摸鱼而选了比较后面的位子,此刻却给松本带来了不少麻烦。

  他眯着眼苦战了一番,终于还是停下了笔,轻声向二宫求救,“二宫君,那里写的什么我有点看不清。”

  “本子给我。”他看了眼黑板,朝松本摊手,在松本的笔记本上留下了几行工整地像是小学生练字一样的笔记,“你不是戴眼镜了吗怎么还看不清?”

  对方推了推今天在他鼻梁上存在感极强的黑框眼镜,叹了一口气,“早上掉了一只隐形眼镜只好临时拿了以前的框架……该去重新配副新的了。”

  “那明天我们坐前面一点吧?”他轻巧地勾起了嘴角,把笔记本推了回来,像是默认了以后还会帮他占座一样。

  “可那样你就打不了游戏了……”

  “没事。”二宫故作无奈地耸耸肩,“在你配好新的眼镜前我就委屈一下当几天好学生吧。”

  

  5.

  “哇!!!”

  这一天,松本发现自己睡过了头,起来二宫早就已经不在家里,手机里收到一条“帮你占好座了,第7排左边。”的line。他赶紧换好衣服没时间了就戴上了之前刚配的新框架眼镜,朝教室一路狂奔,踏着铃声冲进了教室。

  “你怎么也不叫我……”他的气息还没有平复,压低声音问旁边正在书上画多啦A梦的二宫。

  “你起床气太严重了,我不敢叫。”二宫无辜地抬眼看他,明明一次都没有经历过却说得像是受害者一般。

  “喂。”他伸手拍了二宫的大腿一下,没怎么用力。

  “唔,那……叫早服务请按1,带早饭服务请按2。”他的语调突然变成了那个永远不带感情的语音提示。

  松本皱了皱眉,“两个都要怎么办?”

  “请我吃饭。”

  “请叫到我醒为止……”松本想了想又补充到,“要是我对你发脾气了我给你买少年jump。”

  松本的起床气确实厉害,不过倒也没有对二宫真的发火,在可惜不能蹭吃蹭喝的同时,二宫也开始对松本未来的女友充满着同情。

  明明平时是很克己的一个人,怎么唯独在起床的时候却变成了一个放肆的无赖。二宫笑了起来,被子和床果然是勤奋的大敌。可他总有妙招,有时候是在他床头弹琴,有时候直接粗暴地抽掉被子,有时候挠松本痒痒,松本清醒过来之后总是在想,二宫这样的举动比起在叫他起床,分明就是玩他玩的很开心。

  

  6.

  已经到了平时该起床的时间了,将自己完全包裹在被子里松本象征着二宫今天的失败,昨晚松本打工到很晚才到家回来之后,半梦半醒的二宫在隔壁能听到他的动静,大概到了半夜两三点才完全听不到声音,而这直接导致了今天的松本完全起不来。

  “啊,不管你了。”二宫自暴自弃地说着,又隔着被子拍了松本两下,“再不起来就真的要迟到了。”

  被子里的松本团子挪动了两下,“你先走吧……帮我占个位子。”完全抵不住睡魔的攻击,做出了妥协,要他帮忙占座这样的话却也是好久没有听到了。

  “行,那我帮你把书带过去,你快点过来。”

  顺手还给松本带了一份早饭的二宫找到了比较靠近后门的两个位子,坐了下来。把自己的那份早饭吃完了,有女生走到了他的跟前问能不能坐他旁边。

  “啊,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他抱歉地笑笑,他的旁边的确有人了。

  “在哪儿了,要上课了啊。”离上课时间还有几分钟,二宫终于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

  “快了快了。”电话那头的人气喘吁吁的,似乎正在奔跑。

  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有个人影从后门快速闯了进来,拉开二宫身边的位子,坐下了,他瞄了松本一眼,嘴角带笑地调侃他,“快迟到了还好好地打理了头发,不愧是润君。”

  “啰嗦啦。”

  和他的宅男形象不同,松本可以算是新生中的时尚番长,普通人穿肯定会车祸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就像是刊登在了时尚杂志一样。对服装毫无兴趣的二宫虽然觉得这样穿的松本很好看,可也总会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打扮时吓得差点摔了手机。

  “你能下次这样穿的时候通知我一下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吗。”二宮调侃着上下打量着松本丝绸材质上衣外套上的那一大片花。

  “好,我下次要穿的时候先敲你的房门。”二宫被这样一本正经地答应着的松本逗笑了,之后松本也确实说到做到了,每月有这么几天樱井大野和相叶总会看到松本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敲开了二宫的房门说,“明天我要穿这个。”这样的迷之场景。

  

  7.

  “嗯?今天怎么是你?”早已经习惯他们要不一起来上课要不就是二宫先过来占座的周围同学看见独自一人的松本,非常意外。

  “他昨天杀了一晚上的龙,今天起不来了……”想起今天早上的二宫,松本就想笑。没有等到对方来叫他起床,他自己行了,看看时间差不多打算去二宫的房间偷袭,掀了他的被子看到了他的条纹内裤,拉了响炮,甚至穿了他的裤子也没能把他叫醒。一颗埋在枕头里的脑袋挪动了一下,把脸埋得更严实了。

  “真的不会憋死吗……”松本有点担忧地看着对方,那人粉色的圆领睡衣露出了好看的脖子,毫无防备。

  “Nino……”他又试着叫了他几声,对方终于算是醒了,哼哼唧唧地往旁边挪动,早晨略带沙哑的黏糊嗓音说,“润君帮我占个位子……”对于这样软乎乎的请求,松本也毫无抵抗力。

  独自一人坐在教室里的松本也终于体会到了二宫平时的焦急心情,看着对方回复的“金教学楼了”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咦松本君,你这三明治哪里买的,看上去很好吃。”

  他拿了一个煎蛋三明治吃了起来,把装着剩下一个三明治的便当盒推到了二宫的桌上,“这个啊……自己做的。”

  周围的同学脸上露出了失望,“散了散了,要厨艺的。”

  三明治解决了三分之一的时候,二宫终于走进了教室,却在坐下来之前眼尖的发现了桌上的三明治,“哇,润君你做的。”

  “嗯……嘛。”他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明明普通地去外面的早点铺买了就好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就一时脑热地做了早饭。

  “好吃。”他真诚地夸赞着,“如果里面有汉堡肉就更好了。”

  “哪家三明治里面有汉堡肉啊喂……”

  ——————TBC——————

其实是润二润无差

评论(35)
热度(27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