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如何拥有一个专属摄影师

配合:速报!MJ大大确定明天参展!食用

coser组的故事,感谢某蠢催更()



  1.

  成为coser纯属是偶然,松本时常在研究角色妆容的时候想起当年的自己明明只是一个单纯的网瘾青年,虽然喜欢漫画也喜欢动漫,会逛论坛会看展会买周边但是自己去成为角色却是从未想过的事情。要不是当时沉迷于《失恋巧克力职人》的姐姐非说他长得像男主角强硬地给他准备了服装道具还自告奋勇帮他化妆,松本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接触cosplay。

  被打扮成爽太的松本捧着一盒(买来的)打着蝴蝶结的巧克力等着去抢本的姐姐过一会儿找他汇合,他也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于是顶着小动爽太的模样随意闲逛。也许是真的长得和爽太很像,少女漫爱好者的松本自然其实也看过《失恋巧克力职人》,松本觉得被姐姐一番倒腾过的自己还是挺还原角色的,路上时不时地会遇到女孩子把他拦下来问能不能拍照或是能不能合影,更有甚者问他能不能吃手中的巧克力。

  根据角色设定他自然是没有理由拒绝,但是手里的巧克力分明就是买的,认真克己的松本保持着微笑将巧克力递给女孩子一边思考着如果下次还有机会cos爽太一定要自己做一份巧克力。

  

  2.

  他去过很多次漫展,但是cos着一个角色在场里闲逛的感觉和以前日常装扮着来完全不同,会收到更多的目光,会和其他人有更多的交流,会留下更多回忆。他似乎走到了摄影区,不停的闪光灯,不断地快门声,穿扮成各种各样角色的人被围在一群摄影师当中,放眼望去,大多是可爱的美少女角色,而他却被一套黑色紧身衣吸引了目光。

  看清那身黑色紧身战斗服和手中酷炫地发出蓝光的X gun,无论是紧身衣还是X gun做工都十分精细,最重要的是那名coser明明身材瘦小还有些微微猫背和他印象中的玄野计稍微有些区别。但是脸上淡淡的冷漠和认真配上微微挑起的眉毛和嘴角又还原出了玄野计隐藏的骄傲,肌肉线条也恰到好处没有任何违和感。

  松本很喜欢Gantz这本漫画,也很喜欢玄野计这个角色,却是第一次对一个coser产生一种他就是玄野计的感觉。他甚至忘记了挪动脚步,直到“玄野计”将X gun对准了他,他才想起来应该举起手里的……啊他的微单给姐姐了,手里只有一盒巧克力。

  茫然地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看到“玄野计”笑了,那名coser长着w型的嘴唇,笑起来的弧度像猫一样,他还发现对方的瞳色竟然是茶色的,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拍了张照,下一秒一名身材壮硕的摄影师遮住了他的视线,松本只好离开了那里。

  

  3.

  姐姐依旧没有找他汇合,而松本却再一次见到了“玄野计”,对方应该是进入了休息时间,坐在地上和另一名女生交谈,松本看了看那女生的打扮,认出了对方应该cos的是小岛多惠。小岛多惠,怕不是“玄野计”的女朋友吧。

  松本正想着,对方向他看了过来,“小岛多惠”也向他看了过来,突然发现了什么似地kya地叫了起来,扯着“玄野计”的手臂说“那是不是小动爽太,怎么办怎么办超级帅诶!”

  “玄野计”抽回了手,很无奈地笑了起来,松本能够感受到他的气场已经完全脱离了玄野计,不知道对方和女生说了什么,转眼间“小岛多惠”已经一脸激动地走到了自己跟前,而后面的“玄野计”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开了口,“别紧张,给她块巧克力就会冷静下来的。”

  “还想要合照!”女生又举手要求,转头看着松本,松本点了点头,“玄野计”便退后了一步举起了他的X gun。

  嗯?X gun?

  ……不是要合照吗?

  

  4.

  看样子可能不是女朋友,回去的路上松本只考虑了这么一件事情,而身边的姐姐兴奋地检查完了微单里的照片之后又抢了松本的手机看看他有没有拍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忽然手臂被剧烈摇晃了,姐姐有些激动地指着手机问他,“你在哪里拍到的?”

  “什么?哪张?”他低头去看,是那张玄野计。

  “……就在摄影区。怎么了?”

  “天哪润酱你不认识他吗!他是Nino桑啊!”他的姐姐几乎要尖叫起来。

  “……Nino桑?”松本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的姐姐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推特给他看Nino桑的推。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不认识他。”姐姐点开了Nino桑的头像,滔滔不绝地和松本科普说Nino桑是很有名的coser虽然体型瘦小但是cos角色起来神韵非常到位,而且明明已经是20代后半的人了还长着一张高中生的脸简直了不起。说到这里松本才恍然醒悟因为玄野计是个高中生,所以他丝毫没有对那名看上去像高中生的coser的年龄产生疑问。

  那张脸,竟然是个年上?

  他看着姐姐滑动着手机,忽然跳出一条新消息提醒,姐姐往下一拉一刷新再一次尖叫起来。

  “润酱!!!”

  “又怎么了?”松本放下自己正在搜索Nino桑推特的手,接过了姐姐塞过来的手机,Nino桑刚刚发了推,配了几张图,其中有两张图可不就是自己嘛。

  【参展结束!累挂了=. 口 =

  顺便今天捕捉到了一个帅萌的爽太君

  虽然爽太君“抢”走了玄野计的多惠wwwwww

  还有……】

  一张是自己茫然地抱着巧克力盒子的照片,背景是摄影区,还有一张是他和“小岛多惠”的合影。其实对方po了很多图,文字也说了很多,自己只不过被对方轻描淡写地提到了罢了,松本却涌起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是一种想进一步了解他的冲动。

  “姐,我现在开始当coser还来得及吗?”

  

  5.

  后来他知道了“小岛多惠”真不是“玄野计”的女友,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妹妹一般的存在,而当时手中的X gun其实中间藏了一个相机,Nino桑是个coser的同时也是个摄影爱好者,但是角色手里如果拿着单反相机会有违和感,于是为了能够自然地拍照,对方也是费了一番苦心。

  这些都是他关注了Nino桑的推特然后视奸了一晚上之后发现,等他视奸完了忽然收到了一条新关注的提示,点开一看,竟是Nino桑的回fo。

  松本受宠若惊,觉得应该说些什么而点开私信,转眼又想说不定对方只是习惯性回fo,要退出界面的时候,他收到了对方发来的信息。

  【是白天的爽太君吧,很帅哦】

  

  6.

  有很多人夸过他帅,但还是第一次只因为对方夸他帅就心跳不已。他强装着镇定回复了几句,并表示对方的玄野计非常还原,认真地从发型妆容服装道具一样样分析下来,过了一会儿对方一直没有回复,松本几乎以为是不是自己太烦了被对方讨厌了。

  好在,一条消息及时跳了进来。

  【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认真地评价我的cos,谢谢你爽太君!我会继续努力的。】

  松本有些激动地抓了抓头发,冲动地又回复了一句:【以及,我很喜欢Nino桑的轮廓!】却忘记告诉对方自己不叫爽太君而叫松本润。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对方都称呼他为爽太君。

  其实他们的交流也没有那么密切,只不过隔三差五聊聊新番聊聊漫画聊聊游戏,直到下一次漫展,Nino桑问他这次去不去展,要不要面基。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那一次松本cos了金田一,而对方cos了暗杀教室中的死神。他们拍了面基照,被说这次元交错感简直奇妙。

  

  7.

  几次参展下来,松本和Nino桑交换了真名,他也凭借本身颜值优势加上对服装道具及妆容的认真细致追求竟然也成为了小有名气的coser,只是松本的后期实在是一般拍摄的角度也很一般让二宫十分惋惜,说是没有还原出松本的百分之一帅,“你该换个后期了,摄影就算了,后期必须得换。”

  松本虽然知道二宫是夸张了,还是给面子地皱着鼻子笑,“那也得有替换的人选啊。”

  二宫沉默了一秒,举起了手机对着松本的锁骨就是咔嚓一下,松本“我给你做后期,这张照片就当是报酬了。”

  “这么便宜?”

  “只是第一次。”二宫扬着嘴角笑,“先让你见识下拥有个好后期的重要性。”

  

  8.

  【卧槽?这次后期是谁做的,简直帅呆了!】

  【这后期和Nino桑的后期有的一拼啊】

  【我记得Nino桑的后期是自己做的吧】

  【天啊!太棒了!】

  松本收到了很多类似于这样的评论,他自己也很仔细地对比了下二宫做的后期,和他以前请的后期,完全不能比,对于凡事都要做到完美的松本来说,答案一目了然。

  于公于私都该换了那个后期。

  二宫开始正式承接了松本的后期,自然是收取了一定费用的,而在一次一次越来越酷炫的后期里,松本的名气也越来越响,终于在圈名前能够被加上“知名”两个字的时候,二宫突然说他想要退圈。

  说出这话的时候,二宫正在帮他修图,而他坐在二宫的床上,手搁在他的椅背上看二宫微微嘟起的唇。

  “为什么?”

  二宫指了指他正在修的照片没有做出正面解释,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如果再往左侧一点的话,会更帅。”

  

  9.

  二宫还是会去漫展,只不过不再cos任何角色,固定的装备换成了一台单反。一开始众人还会痛惜他的退圈,随着时间过去,人们渐渐遗忘了coser Nino桑,只记得coser MJ桑和他每次都会艾特的神摄影+后期。

  偶尔还会有记得Nino桑的人在展上捕捉到了他拍了照片,称赞他的童颜简直了不起。也会有新人拍了他的照片发到论坛兴奋地说发现了一个颜值很高的摄影小哥,然后炸出一堆新人跟着夸赞他有多好看。

  

  要说Nino桑退圈可不可惜,松本觉得大约是可惜的,他还没有和二宫cos过同一部作品里的角色,还没有见过二宫cos他想要对方cos的角色,还没有看够二宮融入角色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还想要二宫cos女性角色

  想和他一起被拍。

  

  10.

  MJ:Kazu桑,在吗?

  Nino:在。

  MJ:这次漫展我想cos雪名皇

  Nino:可以啊,很适合你。

  MJ:但是还缺个木佐翔太

  Nino:你没有熟人可以cos木佐吗?

  Nino:或者你可以发条推征集一下?

  MJ:身边没有合适的人可以cos木佐,而且因为雪名和木佐拍照时肯定会有比较亲密的身体接触,不是很想和不认识的人一起

  Nino:……那?

  MJ:所以我想请你陪我

  MJ:想请你cos木佐

  MJ:不行吗?

  MJ:服装什么的我都会准备的!!!拜托了!

  MJ:Kazu桑?

  Nino:也不是不行,如果你真的找不到别人的话。

  MJ:太好了,那过两天你来我这里试妆?

  Nino:好。

  

  11.

  其实二宫还是觉得对方不可能找不到别人cos木佐,他明明就记得有一个很崇拜松本的年轻coser挺适合cos木佐的。

  “但是要我抱着那家伙可受不了,还没有熟到那种程度。”松本摇着头,一边将假毛扣到二宫头上。

  “好像有点难戴……”

  “……我头大还不行吗。”

  松本笑了起来,顺了顺二宫假毛的刘海,“没有没有,你头才不大,是假毛太小了。”

  “难道抱着我就能接受了吗?”

  “当然能!我和Kazu桑都是睡过一张床的人了。难道Kazu桑介意被我抱一下?”

  “……那倒也没有。”

  “好啦不要想那么多,你看木佐30岁长了一张看起来20多的童颜,可没有比Kazu桑更符合人设的了。”他摸了摸二宫眼睛下的黑眼圈,“你看,连黑眼圈都还原了,虽然你是打游戏打的。”

  二宫轻轻锤了一下松本的手臂,“赶紧拍你的试妆照吧……诶等等不行,还是我来拍吧!”

  

  12.

  “你一定要带相机吗?”cos成雪名的松本拿着车钥匙看着非要在脖子里挂一个相机的木佐,“木佐才不会在脖子里挂着相机。”

  “那就塞进包里。”二宫把相机摘了下来,试图塞进包里。

  “今天你陪我游场,估计这包也不会带在身上。”

  “那怎么办!”

  “你就不要带相机了,乖乖陪我,久违地享受一下被拍的漫展不也很好嘛。”

  “好吧,我有点紧张。”二宫抓了抓脸,“我好久没有不带相机去漫展了。”

  “你回想一下当年。”松本示意他回想他做coser的日子。

  二宫翻了个白眼,速答:“不记得了。”

  

  13.

  他到底还是没有带相机,坐在松本的车里看着路上各种角色从他眼前飞驰而过,场馆到了,松本拉开了车门绅士地请他下车,笑容耀眼得就像是真正的雪名皇。

  二宫其实很有能还原木佐的信心,毕竟他看着松本的感觉和木佐看着雪名的感觉是一样的。

  被从背后抱住的时候,二宫稍微愣了一下,他感觉到了松本在他耳边的呼吸,和环抱着自己的身体的温度,他有点紧张,害怕被松本听到过快的心跳声,却从紧贴着的背感受到了松本快得异常的心跳。

  他不自觉地就红了耳朵,松本对他笑得十分好看,他知道对方笑容的意义,知道他的美好和温柔,知道他的认真克己,也知道这是一场“阴谋”。

  可二宫还是顺其自然地被骗了。

  听说要还原咖啡厅Kiss的场景,二宫吓了一跳,脑袋冷静地告诉了他到时候会用笔记本挡住他们的脸,可他还是对于松本会不会真的亲上来抱了一丝不确定的期待。

  他想要松本亲上来,又害怕松本亲上来。他怕不会不知道如何面对松本,也怕松本只不过是太过认真。

  松本没有真的亲上来,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感受到了松本与他相贴的鼻尖和他捧着他的脸时指尖的温度。

  

  14.

  雪名说他喜欢木佐。

  二宫说他知道。

  他知道,松本并不仅仅是在说台词。

  

  

——————END——————

评论(31)
热度(33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