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0.01%

 @唯C美凌格 拖欠了好久的生贺【笑哭

舞驾设定,伪骨科

低糖预警

0.01%

  他坐在镜子前,对面的镜子里印着他做完造型的脸,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发信人,微微扬起嘴角打开了line的消息。是一张笑容灿烂的小男孩的照片,他有点不明白对方发这张照片的用意,对方又发来了一句话,【今天的活动上遇到的,很像小时候的五郎(笑)。】

  【哪里像啦。】他哭笑不得地左看右看,也没觉得哪里像。

  【眉毛呀ww和五郎一样粗。】

  就算隔着屏幕,他也能脑补出对方那张稍微有点得意洋洋的脸,要不是对方是他哥哥,他可真想把对方拉黑了,然而现在他却只能心里翻了个白眼,并且敲下一行字,【本来今天晚饭是汉堡肉的,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Q.w Q!五郎我是在夸你可爱!可爱!】

  他的这个哥哥,卖起萌来倒是有一套,舞驾五郎对着对方又发来的一连串的可怜兮兮的颜文字笑了起来。

  “松本桑,可以准备了。”工作人员来叫他准备了,他只好匆匆又回复了一句【驳回】把手机放在桌上站起了身来。摄影棚的灯光很耀眼,他向旁边的工作人员点头打着招呼,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在摄影师的指导下开始他今天的工作。

  

  舞驾四郎看着手里的回复,虽然写着【驳回】,但他却一点都没有伤心的意思,反而胸有成竹一般地笑了起来,身边的经纪人看了他一眼,“二宫桑,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没什么。”他眯着眼睛朝经纪人笑了起来,“晚上应该能吃到好吃的汉堡肉了。”

  经纪人愣了一下,看着整个人都要冒花了一样的自家艺人,决定还是不要和这位汉堡肉狂人计较比较好。

  舞驾四郎看对方不再和他搭话,捧了掌机斜斜歪歪地靠着车窗打起了游戏。他想起了小时候他和五郎总是会比赛玩游戏,五郎玩不过他,不甘心地鼓着脸的样子非常可爱,他想让五郎赢可又想看五郎鼓着脸的样子,于是就玩赢到看够了五郎的鼓鼓包子脸再让五郎赢一句,接着看五郎终于打赢自己之后超级开心的笑容。

  对他来说,五郎就是天使,哪怕是20多年后的今天,五郎已经长成了一个肤白貌美身材棒的好男人,他还是总觉得五郎是小小一只需要他保护的孩子。五郎当然也抗议过“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抗议过,“你不过就比我大几秒钟不要总用这种隔壁家大叔的口气说话好嘛。”然后借着身高优势揉了他的头发说,“四郎啊,你是不是又变小了?”然后理所当然地被对方埋怨,“我可是哥哥!叫我四郎哥哥!”

  “哼,就不叫。”跟四郎在一起的时候五郎也总觉得自己变得幼稚起来,孩子气地朝他吐了吐舌头,“四 郎。”

  

  舞驾五郎是舞驾家最小的孩子,大哥一郎是个画家,二哥二郎是一名新闻主播,三哥三郎开了一家宠物店,四哥四郎是一名歌手,而他是一名模特。和上面三个哥哥不同的是,他和四郎在外面的名字不叫“四郎”和“五郎”。

  和别的歌手、模特一样,他们用艺名在这个圈子里工作生活,四郎叫二宫和也,五郎叫松本润,并且默契地决定不主动提起对方和自己是兄弟的事情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五郎从小就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他和四郎是双胞胎,五官和轮廓却没有任何一点相似之处,虽然双生子长得完全不像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哥哥们总这么说,五郎也时不时地能找到他们两人神似的照片,可这终究是个心结。

  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总会调侃他们明明是双生子,却一点都不像,虽然心里知道他们并没有恶意,但是没有恶意的话才更伤人。明明只比他大几秒钟的四郎总会抱住憋了满眼眶眼泪的他说“你是五郎,我是四郎,四郎永远是五郎的哥哥。”

  为什么今天总是想起小时候的事来,五郎走下抬去揉了一下被灯光照射有些刺痛的眼睛,可能因为今天在来拍摄的时候遇到了一对双胞胎兄弟,而这对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五郎换下了身上的衣服,接过了助理递来的另一身衣服穿上了,他恍然又想起来20岁的时候他们一起过生日,四郎梳了一个大背头画浓了眉毛,和自己站在一起竟有些像双胞胎了,那张合照一直存在五郎的手机里,那时的自己笑的很开心,四郎也笑得很开心,四郎还趁他不注意“啪”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举起手里的蛋糕糊了他一脸。

  很宠爱自己也很保护自己的四郎却也喜欢捉弄自己,可五郎在四个哥哥里还是最喜欢四郎,虽然总是会斗嘴,但能够马上相互理解并默契配合地一起怼其他三个哥哥的果然还是只有四郎。

  双生子在成年之前一直住在一间房间里,家里只有四间房,四郎和五郎睡在上下铺。晚上睡觉害怕的时候抱住他的是四郎,在学校受欺负的时候帮他出头的也是四郎,叫他起床的是四郎,帮他打游戏的也是四郎。他们渐渐长大,而原本比他高大的四郎变得瘦小起来,原本酷炫拽的表情变得软萌起来,原本爱箍自己脖子爱揉自己脸的四郎开始喜欢摸自己的胳膊拍自己的腹肌,而他垂着眼一脸无奈地看四郎在他身上恶作剧的时候却忽然生出了“四郎好可爱,想亲亲他”的想法。

  太可怕了。就算是双生子,容易相互吸引,20多岁的人了也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五郎摇了摇脑袋,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害怕。这个时候他和四郎的事业都有所成就,两人决定搬出去住,四郎问他要不要合租一间大房子,五郎想了想拒绝了,他说我们的工作时间都不稳定一起住会彼此打扰,不如租相邻的两间公寓。

  虽然五郎说的有道理,但四郎还是觉得五郎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他感到了若有若无的疏离,察觉到了五郎在逃避什么。

  

  四郎也一直有一个心结,就像二宫和也和松本润的一样,或许两人的熟人会知道两人是朋友,但却绝不会知道两人其实是双生子。提出不要公开双生子身份是两人共同的想法,四郎不知道五郎是怎么想的,四郎是在为如果五郎有一天得知真相而为他做心理准备。

  他和其他三位哥哥一直保守着一个秘密,五郎和他其实并不是双生子,不仅不是双生子,甚至连有血缘关系的兄弟都不是,五郎是舞驾妈妈从福利院里收养的孩子。

  五郎来舞驾家的时候一岁多,为了防止五郎发现,妈妈和哥哥们细心地将四郎一岁前的照片和五郎的出生证都收了起来,而五郎和四郎实际的年龄差是两个多月,五郎原本的名字叫松本润。

  15岁的时候,四郎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从二郎的房间里翻出了自己一岁前的照片还有一本出生证,照片里只有自己没有五郎,四郎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收好了照片,装做自己什么都没发现一样地继续打扫,然而从这一天起,四郎决定他要更加努力地保护五郎。

  听说五郎改了艺名,艺名叫松本润的时候,四郎和其他三位哥哥都吓了一跳,四郎问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五郎耸了耸肩,“想名字的时候这个名字突然就出现在了脑中,觉得挺好听的就用了。”看上去他并非知道了真相,而像是真的只是突然想到这个名字一样。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五郎出了电梯往家门口走,走过四郎家门口的时候,门突然开了,穿着居家服的四郎手里还拿着手柄冲着他笑,“欢迎回来!”

  “吓死我了。”五郎惊魂未定一般地捂着胸口,然后也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的?”

  “唔……”四郎认真思考了一下,“心灵感应?”说话间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一样,重回了房间,拿了一盒东西出来递给五郎,一边换了鞋关了门跟着五郎进了家门,“拜托你了。”

  “这什么?”

  “汉堡肉。”

  “都说了不做汉堡肉了。”五郎坚持着。

  哪想四郎扑倒了他的背后把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极其自然地和他撒娇,“诶——做嘛做嘛。”

  他忍不住朝天翻了一个白眼,他的哥哥太可怕了。

  五郎做饭的时候,四郎就摊在他家沙发上打游戏,怪物猎人的音乐充满了整间客厅,“等下帮我也杀一条龙。”围着围裙的五郎在厨房间里喊。

  “啊?你说什么?”

  “帮——我——杀——龙——”

  其实第一遍就听见了的四郎哈哈大笑起来,操纵着猎人敏捷地躲开了攻击并趁机狠狠砍了龙一刀。五郎将汉堡肉盛出了锅,闻到了香味的四郎,像他操纵的猎人一样敏捷地窜到了五郎的身边。“好香。”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做的。”和虽然会做饭并且做得不错的却懒得做饭的四郎不同,五郎喜欢做饭,于是时间允许的话,两人就会像今天这样一起吃饭,有的时候是在四郎家,有的时候是在五郎家,要是第二天没工作,两人就会窝在一个人的家里喝酒打游戏,困了就直接在对方家里洗洗睡了,为此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家里买了一张大床,方便对方留宿。

  明明出门拐弯不到一分钟就能回家,可他们谁也没有提出异议。

  五郎看见了四郎桌上自己表纸的杂志,应该是四郎从便利店买回来的,四郎曾经说过很喜欢他的脸,甚至把手机壁纸设成了小时候的五郎。五郎不知道四郎是怎么想他的,但他知道自己对四郎的喜欢早就超越了兄弟之情。

  同性本就是问题,更何况他们还是双生兄弟。五郎每一次都会在心中有这样想法的时候感到害怕,他怕四郎知道会讨厌他,又厌恶对什么都不知道的四郎产生这种想法的自己。想远离四郎而选择不合租,却又因为想见四郎而无法拒绝四郎一起吃饭喝酒打游戏的请求。这种矛盾的想法一年年在心中滋生,却怎么样也无法说出口。

  五郎曾经怀疑过自己和四郎不是兄弟,因为舞驾家的家族相册里没有自己和四郎一岁前的单独照片,却在其他三位哥哥的照片里看见过一张他们抱着四郎的照片。五郎其实希望自己和四郎不是兄弟。

  

  “四郎,你是不是说过下周一要上一个节目?”五郎躺在床上刷着手机,忽然问他。

  “是啊怎么了?”四郎头也没抬地按着掌机,“……你也去?”

  五郎点点头,看了看经纪人给她的嘉宾名单果不其然地在里面找到了“松本润”和“二宫和也”的名字。

  “这么巧!看来那期节目一定要录下来。”四郎放下了掌机,摸过了旁边的手机又打开了P&D。完全没有注意到五郎的神色变化,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五郎有些不对劲,看了一眼问他,“怎么了?”

  “听说要做免疫力测试。”五郎翻看着节目的流程有些不安,他听说免疫力的类型会影响相性。

  “免疫力测试怎么了?”

  “……不,没什么。”

  

  “免疫力如此高度重合的几率只有0.01%,一般只有兄弟才会这样。”他听着节目上的专家滔滔不绝地分析他和“二宫和也”的免疫力类型,他的免疫力类型是“A24 — B35 B61”有一项没检测出来,而“二宫和也”也就是四郎的免疫力类型是“A24 A11 B35 B61”。他听见了专家嘴里说出了“兄弟”这个词,心中的不安更加严重起来,倒不是担心他和四郎是双生兄弟的事情暴露,而是这仿佛在提醒他,“你和四郎是兄弟。你对四郎有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是不被原谅的。”

  注意到五郎似乎思绪飞走了的四郎担心地看了他一眼,而五郎却没有看他,四郎突然怀疑到了五郎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专家又说,免疫力相近的人如果是异性的话会讨厌对方身上的味道,没法交往,五郎接了话说,“幸好我和Nino是同性。”这有些意味深长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让四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知道没检测出来的那项以后会不会变得和四郎一样。”下了节目,五郎悄悄地和四郎说,语气十分轻巧,就好像节目中那神情有些异常的五郎是四郎的错觉一样。

  “如果能一样就好了呢。”四郎顺着对方的话说,对方却又突然不说话了。

  “怎么了?”他终究是停下了脚步,转头问身边哪个有些魂不守舍的人。

  对方张了张唇喊他,“四郎……”

  他走到对方跟前握住了五郎的手,“嗯我在。”

  “我……喜欢四郎。”

  四郎愣在了原地,他不知道五郎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去想五郎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突然想到了节目上专家说的话,迅速反应了过来,“瞎想什么呢,别担心我们是同性,我不会讨厌五郎的。”

  “是啊,我们是同性……”

  “……嗯。”

  还是兄弟。

  

  只有0.01%几率这样高度重合的免疫力类型,真的除了兄弟就没有别的可能性了吗。

  五郎的心里还存了一份侥幸,却不知道四郎对这个检测结果松了一口气,他之前还担心他和五郎的免疫力类型差太多会让五郎怀疑自己和他是双生子的真实性。这样的结果“肯定”了他们的兄弟关系,却也让四郎放弃了告诉五郎真相的那一丝想法。

  四郎想,只要五郎不问起,他永远不会告诉五郎,他们不是双生子的这件事。

  休息日,四郎难得的回了舞驾家,大哥出去海钓了,三郎在认真工作,二郎也搬出去住了,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他去了二郎房间,没有找到照片和出生证,便打电话给二郎确认照片和出生证还在二郎那里。二郎吓了一跳,一下子就明白了四郎已经知道了。

  “在我这里。五郎还不知道吧。”

  “应该不知道,你藏好,别让五郎看到了。”

  “五郎怀疑了?”

  “我不清楚。”四郎摇了摇头,走出房间关上了门,“但他这阵子怪怪的,好像在不安些什么。我们还有什么会让五郎知道的东西吗?”

  “没有了,除非……”

  “除非什么?”

  二郎皱了皱眉,犹豫着该不该这样说,“除非他拿你的头发什么的去做DNA鉴定。”

  四郎给过五郎家里的备用钥匙,五郎进来轻而易举,不,五郎甚至不用进来,他在五郎家里留宿用的牙刷剃须刀全都放在五郎家,如果五郎真的想到去做DNA鉴定,自己完全阻拦不了。

  只是五郎为什么会突然怀疑。一直朝夕相处的五郎此而变得陌生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有些看不懂五郎了,五郎不再像小时候那样直接那样对他无所顾忌,有时候他会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有时候他会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他早该发现了的。

  

  “DNA监测结果:无血缘关系。”他拿着检验报告,手有些颤抖起来,心里的情感无法用一个词来概括,乱的像一团解不开的耳机线。

  他和四郎真的不是兄弟,高度重合的免疫力类型竟然真的只是0.01%的巧合。只是这事四郎知不知道,五郎心里没有主意。他想,就算四郎知道也肯定会因为不想自己受到伤害才瞒着自己。

  【今天回家吃饭吗?】

  【在做奶油蟹肉饼哦。】

  四郎发来的信息让他的手机震个不停,他脑补出了四郎系着围裙懒洋洋地靠着料理台和他发信息的样子,他想告诉四郎自己的心意,那藏在心中好多好多年就要再也抑制不住即将爆发的想法。

  到家的时候,四郎早就脱下了围裙,盘腿坐在地上看之前把本自己表纸的杂志。

  “我回来了。”

  “啊,五郎欢迎回来。”他转过脑袋,举起了手里的杂志,一脸无辜,“你看五郎,这个叫松本润的人好帅啊。”

  五郎走了过去抢走了他手里的杂志放到了一边,趴在沙发上撑着脑袋问四郎,“那我和他谁比较帅啊。”

  “唔。”四郎犹豫了一下,伸手捏住了五郎的脸,“当然是我们的五郎比较可爱啦。”

  “我是问你谁帅。”对方伸手也捏住了四郎的脸,“要说可爱还是四郎比较可爱吧。”

  “五郎可爱。”

  “四郎可爱!”

  互相捏着脸的人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四郎说,“别闹了,蟹肉饼要凉了。”而五郎的视线却一直在四郎松松垮垮的领子上。

  “四郎,吃完饭我有话要和你说。”

  

  天热了,四郎在家里不喜欢穿裤子,一直是一件T恤加一条大裤衩就在家里乱跑,此时他也就那样毫无顾忌地盘腿坐在沙发上,五郎洗完了碗擦了擦手走了过来坐到了他的身边。

  四郎等着他开口说话,五郎却一直盯着四郎的脸。

  “你要说什么?”四郎隐隐约约觉得他之后的话会颠覆他们的人生,他猜,是不是五郎真的去做了DNA鉴定。

  “之前节目上不是说我们的免疫力类型高度重合,这样的几率只有0.01%一般只有兄弟才会这样吗?”

  “嗯。”

  “你觉得,世界上有没有不只是兄弟但却这样相似的可能?”

  四郎的心中“咯噔”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仍旧抱了一丝侥幸大大方方对上了五郎看过来的目光,“应该会有吧。”

  “我也觉得会有。”五郎点了点头,忽然又转了话题,“四郎你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相册里没有我们一岁前的照片?”

  “我问过大哥他们,说是忘了拍了。”

  “大哥也是这么和我说的,但我不相信,哪有忘了拍的道理。”他坐的离四郎更近了,他看到了四郎眼底的犹豫,于是他更加确定,四郎是知道这件事的。下一秒司郎突然抱住了他,让他把即将说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五郎,不要再说了。无论如何,你都是五郎,我是四郎,我是你四哥。”

  “……可我不想你当我四哥。”他推开了四郎的怀抱,握住了他的肩膀。

  “你……说什么?”四郎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和他想象中的发展不一样,五郎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讨厌他了吗。

  “我喜欢四郎。”他一字一顿地说着, “我喜欢你,四郎。”

  四郎挣扎了一下,想要抽开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五郎?”

  “我知道。”他将四郎的手握得更紧了,“感谢我们不是兄弟,让我至少有了喜欢你的权利。”

  “可在别人眼里,我们依旧是四郎和五郎,这件事是不会发生改变的。”

  “那又如何。”五郎有些倔强地摇了摇头,“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要能和四郎在一起就行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四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心里乱的很,一向脑子反应迅速伶牙俐齿的人此时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怔怔地看着五郎,他也喜欢五郎,喜欢的不得了,但是为了保护五郎,这样的话绝不能说出口。

  “还是说四郎讨厌我,不喜欢我,只想和我做兄弟?”

  不是的。

  “如果是的话,今天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我会继续好好扮演好五郎的角色,不给你添麻烦的。”

  “……不,不是的。”他再一次抱住了五郎的脖子,这一次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脑袋,他最见不得五郎受委屈了,“我当然喜欢五郎,我……”

  五郎也环抱住了他的腰,将脸埋到了他的颈间,闻着四郎身上熟悉又好闻的味道,那个专家说的没错,还好他们是同性,他们喜欢彼此。

  ——————END——————

  

评论(10)
热度(20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