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天下没有免费的南瓜(4)

万圣节都过了为什么才写完!

只有4章,有缘番外见!


4.陪睡的意义有很多种


自从吸血鬼知道了小恶魔不是小孩子之后,天天追着他问魔力恢复了多少。一会儿问他要不要带他出去“招摇撞骗”,一会儿问他要不要买pocky出去分享。


“你少看点广告吧!”小恶魔一边咬着pocky一边没忘记吐槽。


“所以你真实年龄是几岁?”吸血鬼抱着他,凑上了脑袋示意对方喂他。


二宫看了看pocky又看了看松本长到逆天的睫毛,到底还是伸出了手去。咬断pocky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响着,清晰地让二宫心神不宁。


“按年龄算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吧,可能还多个几百天。”吸血鬼凑的离他太近,虽然对方说他不是储备粮,但小恶魔总觉得自己就像是任人宰割的汉堡肉。


吸血鬼有用香水的习惯,所以身上总是香香的,二宫很喜欢对方身上的味道,他总觉得长此以往自己会离不开松本,虽然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自己恢复魔力也未必逃得走。


要不不逃了吧,二宫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这里什么都有,在吸血鬼这里多混吃混喝一阵子好像也不错。


“想什么呢。”松本戳了戳小恶魔白嫩的脸,看他的皮肤微微凹陷又弹起,乐此不疲,“还在想怎么逃跑?”


“是啊。”他懒得解释,索性大方承认了。


“在这里赖我一辈子不好吗?”


他听见吸血鬼似乎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惊得pocky都掉了。


“喂喂,pocky可是无辜的。”松本笑了起来。

“可我们才认识几天啊。”二宫缩着脸,“你知道我真正的样子吗,你都不问我为什么会失去魔力吗?”

松本收回了笑容,显得有些严肃,但依然温柔地抱着二宫,“这重要吗?反正我们还有好几年前呢,足够了解彼此了吧。”

见二宫还有些担心的样子,他又补充了一句,“真没把你当储备粮。”


其实二宫也不知道他自己魔力丧失的原因,他从恶魔届出来也有一两千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他也没吃什么不该吃的,没做什么不该做的,唯一可疑的就是在城堡附近遇到的白发白胡的老爷爷,和pocky广告里一模一样的那种。


他的魔力正在逐渐回复,这两天已经可以使用基础的法术,大概过两天就可以回到原来的样子了。松本还是每天在城堡里呆着,但是二宫发现对方并不是每天都在游手好闲而是在工作。


吸血鬼竟然是个服装设计师!


那为什么还要给我买小恶魔睡衣啊绝对是故意的吧!二宫扒着门偷窥,但吸血鬼显然早就发现了,撑着头看他,“要不要过来看?”


“不了。”小恶魔别过脸去。他也要快点恢复身体恢复工作,总不能真一天到晚白吃白喝吸血鬼的吧。


“用人类的话说,这叫包养。”吸血鬼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我知道!”小恶魔恼羞成怒,好歹也在人间闯荡几世纪了,这点知识还是有的。


这一天,天刚黑松本就醒了,怀里的人依然很软,但他总觉得好像大了几圈,一掀被子,笑出了声。


“唔……”小恶魔也醒了,揉了揉眼睛睁开了眼,然后发现吸血鬼的双眼像正在进食的时候一样泛着猩红。他这才发现自己恢复了身体,原本小孩子的衣服不能穿了,全身光溜溜地躺在松本怀里。


“这可真是个大惊喜。”吸血鬼舔舔嘴唇,慢慢凑近。明明比对方修炼的时间更久,小恶魔此时却无法动弹,他觉得吸血鬼看他像在看食物但又并不是食物。


冰凉的牙齿触碰到了他的脖子,但那刺破皮肤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同样冰冷但却柔软的唇,吻过后颈,吻过下颚线来到小恶魔的唇。手也从腰背滑到了屁股和大腿,稍稍用力揉捏了一下,满意地听见了对方从被堵住的唇间露出的喘息。


“いただきます。”吸血鬼说。


小恶魔红透了脸,现在知道对方看他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但他不讨厌这样被在吸血鬼拥抱的感觉,甚至有点兴奋。


二宫咬咬牙,顾不上羞耻,而是听从了自己身体的感觉,轻轻吐出了一句可能会把自己一辈子卖给吸血鬼的回应。


“どうぞ……”


END


灯关了,蜡烛也没有


评论(23)
热度(92)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