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同谋(6)

 @空白  @Muttering 

没油了,等我找个加油站(。

前文:(1)  (2)  (3)  (4)  (5)

(6)

  相叶果然说想留宿,他明天在东京还有工作而且离松本家非常近,不高兴再回千叶了。松本自然是没有意见,看了眼二宫确认他的意思。

  “当然没问题。”

  “那我今晚和谁挤挤?”相叶也有自知之明,小心翼翼地看向松本,虽然松本说他和二宫只是室友,可他心里还是觉得这俩人关系不简单。

  “你睡Nino房间,Nino和我睡。”

  噫……果然不简单!  

  松本说的毫不犹豫,完全无视掉了二宫“你怎么也不问问我的意见”的眼神,当然,二宫倒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他能怎么办,让客人单独睡得舒服点本来主人该做的事情。

  距离上次一起睡都有一个多月了,自从上次他“帮助”了松本之后,虽然表面上尽力维持地和以前一样,调侃互怼插科打诨一个不落,但是二宫心里很清楚,他们都在小心翼翼地互相试探着对方。

  他不确定松本的想法是不是和他一样,毕竟他帮松本解决需求的时候,对方是被屏幕上的长腿御姐唤起的欲望,和他没有关系,即使他们的灵魂再契合,即使他不排斥自己的触碰,那都不能称为喜欢或者爱。只能说是,习惯。

  二宫也从没喜欢过男人,他的前女友们全是性感苗条的巨乳妹子,可眼前的男人没有他喜欢的柔软的胸,长得比他高,还唠唠叨叨。可他有胸肌细腰,做汉堡肉很好吃,他的温柔体贴有温度,让他觉得能够放松身心放肆撒娇,就连唠叨的样子都让他觉得迷人得挪不开眼。

  在外面他们是商务精英,是靠谱又有些严格的社长,但在家里,他们幼稚地像个五岁的孩子,可一起生活的那个人不会真心嘲笑他们,默契地配合着他的幼稚戏码。

  他享受那样的生活,这个家是他最放松的地方。

  

  “明天休息吗?”松本掀了被子爬上来的时候,二宫正盘着腿缩成一团玩手游,他瞄了一眼,肉肉的手指灵活地转动着,珠子被整齐地排好了,下一秒boss就被打死了。

  “啧。”他咂了下舌,轻声抱怨起来,“这次的排位也太难了吧。”微微撅起的嘴表示着他的不满,可手上却口不对心似地又迅速开了一把。

  “不打了!”他像被打击到一样把手机往旁边一扔,作势往松本身上倒去,松本也没躲,大大方方地伸手抱住了他,空气突然安静了,二宫率先出了声,还是那样游刃有余地轻声笑了起来,“这个靠垫好舒服啊,不知道要多少钱。”说着还摸了两下对方的腿。

  “给二宫先生用的话,不要钱。”

  “这么好。”他没起身,感受着松本的胸膛贴着他的背,“我能用多久?”

  “嗯?”松本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你想用多久?”

  这一回二宫没有马上回答,转了身微微抬头和他四目相对,茶色的瞳孔倒映着他的脸,好一会儿才开了口,“很晚了,睡觉吧。”

  松本很不爽,好不容易引出的话头营造的气氛就这样被二宫轻描淡写地逃掉了,顺便堵掉了话头。松本不明白二宫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对方的耳朵对方的眼睛骗不了人,他能看出,二宫明明也喜欢他。

  他在顾虑什么吗?他们的父母早就同意了他们的交往,他们的社会地位也很稳定,明明没什么可以担心的了。

  

  这一晚睡得很不安稳,他想伸手抱住二宫,但又怕他不愿意,更要命的是二宫虽然一直背对着他,他的呼吸却听得很清楚,他身上散发的同款沐浴乳的味道却前仆后继地充满了他的鼻腔,柔软的发丝偶尔扫过他的脸挠得他心痒,心一横,松本还是伸出了手。

  软绵绵的肚子,软绵绵的身体,像一个会呼吸的团子,诱人地让他想把脸埋在他的脖颈,想舔舐他的耳朵说出他俗气而真心的告白。

  “睡着了没?”他轻声的问,预想过二宫可能会不回他,却没想到二宫不动声色地“嗯”了一下。

  这不没睡着嘛。松本笑了起来,却大胆地尝试着收紧拥抱,黏黏糊糊地说“我也睡着了。”

  二宫没有挣扎,甚至往他怀里蹭了一下,很显然二宫不排斥他的拥抱,他便放心地吃着豆腐,他想过要不要现在告白,又怕二宫以为他是晚上的一时意乱情迷,想了想还是决定留在白天好好说。

  可没等到白天,松本就发现了自己的身体诚实地反馈着他内心的想法,不冷静的下身隔着浴衣顶着二宫,他不知道二宫醒了没,只好尴尬地先松了抱着他的手,这一撒手,二宫真的醒了,迷迷糊糊地转头看他。

  “我去下厕所。”他含糊地敷衍着

  “哦……”

  他本想在厕所自己解决一下的,可没想到相叶在里面,这下没了办法只好偷偷溜回了房间,抱着二宫可能继续睡觉了吧的侥幸心理,他轻手轻脚地掀开了被子,却发现床上另一边的人竟然裹紧着被子睁着眼,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异常,缩在被子里轻声笑了起来,“很精神嘛。”

  对方瞪了他一眼,也不怕丢人了,“也不知道是谁睡觉喜欢乱蹭。”

  “你不是不喜欢男人嘛。”

  “你不是也不喜欢嘛。”

  二宫勾起了嘴角,钻着以前说的话的空子,“我也没说以后不会喜欢啊。”

  “我倒是确实不喜欢男人。”松本觉得现在并不是说话的好时候,可是如果这一次再不好好说清楚下一次有机会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可我喜欢你。”

  躺着的人怔怔地看着他,有些惊喜,又有些不确定,“润君,你确定你是喜欢我,不是习惯了和我在一起吗。”

  他想了一秒,看了看依旧十分精神的兄弟,“你要不要自己来确认一下?”

  “噫,流氓。”他咂了咂舌,到底是坐起了身,“你刚不是说去厕所吗?”

  “相叶在里面。”

  他恍然大悟般窃笑起来,“还以为你是故意这样回来又想骗我帮你。”

  “我上次哪是骗……”上次他确实不算是骗可他莫名其妙地还是感觉有点心虚,看着对方明明害羞到红了耳朵还要假装老司机的可爱样子,情不自禁地想要逗他,拉着他的手就往身上带,“请二宫先生救救他吧,他快难受爆炸了。”

  对方彻底红了脸,又不想承认自己的害羞,翻身跨坐在了他的腿上,伸手没轻没重地摸了他一把吓得他倒吸一口冷气,二宫前倾着身体凑到他的脸前,呼吸就打在他的脸上勾人得要命,“难受爆炸了?那让我来帮你变得更难受一点吧。”

——————TBC——————

(拔哥:我来干嘛的?)

下章完结!

评论(13)
热度(165)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