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同谋(4)

前文: (1)  (2)  (3)

@空白   @Muttering 

本章主题: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了,什么世面没见过

  同谋(4)

  

  盲选电影的坏处就是才看到一半松本就困得眼皮直打架,忽然感到有什么软软的东西靠上了自己,低头一看,二宫竟已闭了眼呼呼大睡起来,嘴角自带的弧度像是满足午睡的猫。

  松本挣扎了一秒就放弃了,空调开得很足,身上盖的毯子很暖,他和二宫依偎在一起恍然像一对真的情侣。

  如果起身大概会把对方弄醒吧,松本体贴的想,于是顺其自然地任由那无聊的电影继续放,自己慢慢地重新闭上了眼睛。反正明天不上班,放肆一回也不错。

  他梦到自己跟二宫去山间捉萤火虫,两人怎么也捉不到,在临近黑夜的傍晚拿着捕网垂头丧气地走。

  “润君想看萤火虫吗?”梦里的二宫回头问他,声音真实地仿佛不是梦。

  他无言地点点头,二宫便勾起了嘴角,说,“那看来今天绝对不能空手而归了!”

  梦里二宫最后有没有抓到萤火虫他记不太清了,只知道醒来的时候二宫几乎是窝在自己腿上,头轻轻蹭着股间,这无意识的举动让松本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赶紧在事态没有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提醒了二宫,对方一脸懵逼地仰头看他,半天张了嘴,“眉毛……好粗啊……痛!”说话的瞬间他就被松本扔了一脸靠垫,然后果断地抽开了腿,二宫反应不及差点摔下沙发。

  他看着松本走向浴室的背影,摸了摸后脑勺,刚才不知道撞到什么,硌得慌“不至于那么生气吧……”

  哦忘了他有起床气了。

  

  松本很确定,他和二宫以前并没有见过面,但梦里抓萤火虫的时候他和二宫都很年轻,不对,是他很年轻,二宫看起来和现在差不多。他也并没有和别人去抓过萤火虫,这样看来那个梦境是他擅自想象了如果以前就和二宫认识的话的产物。

  渐渐降临的黑幕,闪着微弱的光的萤火虫,二宫好看的侧脸和他嘴角一贯的狡猾弧度,他微微张口,“润君,我们回家吧。”

  松本往脸上狠狠泼了两把冷水,想把脑子里那张脸洗掉,再次抬起头,那张脸却清晰地映在镜子上。

  “啊!吓死我了,你这是什么发型!”二宫漂亮的茶色眼睛此时被长长的刘海遮了眼,平时刘海或多或少做了造型看不太出来,昨晚洗了头现在头发十分柔顺,配上那张异常白皙的脸把松本吓了一跳。

  他伸手揉了一把对方的头发,“你该剪头发了吧?”

  “再等一阵子。”

  “等什么?”

  “等……我长到脚踝?”

  “……那可不是一阵子吧。”松本无语,知道了二宫又在跑火车,可那跑火车的用意却是琢磨不透,干脆放弃思考地顺势吐槽。

  头发长长的二宫看上去没有原来清爽,多了些性感慵懒,松本一瞬间想到这样的形容词的时候他几乎觉得自己是疯了,是不是单身太久了又和二宫同处太久了,把所有的感情都转移到了二宫身上,包括情欲。

  这样想来,自己在二宫住进来之后再也没有释放过这方面的需求,松本这方面的欲望不算弱,只不过这阵子手忙脚乱的没顾得上,一安定下来就显现出来了,反观二宫看上去一点都没这个需求,天天对着二次元的大胸美女也只是夸赞一番随即该干嘛干嘛。虽然同是男人,但是万一不小心解决需求的时候撞见也会尴尬,松本在这方面很注意,就连平时坐姿也会很注意股间,思前想后与其到时候尴尬不如摊牌。

  他很直接的和二宫商量这事。二宫在晒衣服,伸长的手带起了衣服,露出了鲜艳的内裤。这人太没防备心了,要是自己真是弯的,二宫这样还不得分分钟被人占便宜。等他晒好衣服坐回沙发,刚要重新捧起掌机却发现自己的掌机被松本挟持了。

  “我有事儿和你商量。”语气很是严肃。

  “就这事儿啊,你要带女人回来的时候说一声我去朋友家避避不就好了?”

  松本不悦地看了他一眼,“我没有那么随便。”

  对方听懂了,松本是说自己不会随便带女人回来。

  “我明白了,你是要找固定火包友啊,那也不错,这种不用和我汇报啦。” ”二宫无所谓地耸耸肩伸手想要回自己的掌机,对方却像是生气了一般把掌机拿的更远了。

  “松本润你什么意思啊?”

  “我应该说过我有洁癖。”

  “……所以?”

  “不会随便和不是恋人的人做。”松本很崩溃,在对方心里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形象,非要自己说的那么明白吗?“我选择和我的右手。”

  话音刚落,二宫的目光就转向了他的右手,而他的右手此刻正拿着二宫的掌机。

  “啊啊啊松本润你玷污了我的小冰蓝!”二宫夸张的大叫起来,一点都不正经。

  松本冷笑了一声把掌机抛还给了他,“我还用右手给你做了早饭叠了衣服抱你睡觉了呢。”

  对方重新盘起了腿,丝毫没有刚才的动摇,“那我们也算是真正地亲密无间了,所以你要和你的右手相亲相爱的时候真的不用和我汇报。”

  “我这不是怕万一撞见了你尴尬嘛。”他就是什么事都会为对方着想,体贴得要命的人。二宫已经回到了游戏世界,随口回答着,“我比你大我尴尬什么……”

  “就两个月大什么……大……”松本反驳到一半,突然目光朝二宫的身下看去,意识到对方说的大也许不是年龄的大。

  三十多的成年人什么世面没见过,一起看小电影更是学生时代就见怪不怪的事情了,但和二宫一起看就有些奇怪了,他们喜好不同,在松本夸赞屁股的时候二宫悄悄说了句胸不够大啊,搞得松本也没了兴趣,捂了二宫的嘴要他闭嘴。二宫哼哼唧唧了两声真的闭嘴了,百无聊赖地看着屏幕,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屁股到底哪里好了?”

  松本便开始对屁股发表了近乎变态一样的见解后,以“Kazu你不懂”收尾,自己都没意识到平时和母亲汇报的时候说多了“kazu”竟脱口而出了Kazu,松本没有意识,但二宫却听到了,那两个简单的音节被松本这样叫出来像有魔力一样地烧红了他的耳朵。

  屏幕里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在二宫的突然安静下,松本俨然已经进入了情绪,他有点忍不住了,打算起身去洗手间,尽管二宫说不用和他汇报,松本还是打算告诉二宫一声,刚喊了一声“Kazu,”对方在暧昧的灯光下转头,眼神无辜,耳朵通红。

  “干嘛?”

  “我去一下。”

  “去啊。”二宫抬起胳膊捂着嘴笑了起来,“和我说干嘛,等着我帮你啊?”又像看热闹不嫌事大一样地拍了一下松本的大腿。哪想对方抓了他的手,侧了身直直地看着他,松本的睫毛很长,配合那双眼睛魅惑地要命。二宫自暴自弃地想,现在对方提多荒唐的要求自己说不定都会答应。

  “好啊。”松本游刃有余地勾起嘴角,“你帮我啊。”

  二宫眨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竟然真的伸手去扒松本的裤子。

  “喂,我开玩笑的……你别……哈啊……”他被二宫的举动惊呆了,直到对方的比一般男人要软上不少的手真的隔着内裤抚摸上了他的小兄弟,已经迟了。

  那感觉太过舒服,和以前的恋人和自己的右手都不一样,毫不扭捏又极尽诱惑。对方单手撑地向他靠近,由于低着头看不清眼神,却能看见他挺翘的鼻头和红润的嘴唇。

  他像是失去了理智,又突然内心豁然开朗,自己之前对二宫的那些感情并不是单身太久的转移,而是真实存在的。

  ——————TBC——————

  

评论(21)
热度(15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