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同谋(3)

骗人骗多了,总有一天会把自己也骗进去(。

前文:(1)  (2)

 @空白  @Muttering 欢迎收看本期斗嘴日常(x)

(3)

  “你问我啊?”松本被他逗笑了起来,“我还想问你呢。”

  二宫下了床,跑回自己房间看了一眼又啪嗒啪嗒地跑了回来,“不好意思啊,我以前住的房间就在这位置,大概半夜起来上了洗手间搞错房间了。”

  大概是早上二宫带给他的惊吓太大,明明刚刚起床松本现在却一点起床气都没有,心情很好地开始调侃二宫,“上个厕所都能搞错房间,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想和我一起睡。”

  “是是,润君暖好的被窝谁不想睡呢。”二宫自暴自弃地翻了一个白眼,单腿跪在床上倾身去摸松本的脸还故意用上甜腻的语气,把松本一下“恶心”得不行,刚思索着怎么“恶心”回去,对方突然撒了手。

  “噫,胡渣扎手。”

  “喂。”

  “对了你睡上来的时候看见我抱枕没。”松本掀开被子到处翻找起来,他睡觉是需要抱着抱枕才能睡得安稳的。

  “多大的人了睡觉还要抱枕?”二宫有些不明所以,四处张望了一下从地板上捡起了一个像枕头一样的东西,“是不是这个?”

  “啊!是它。”他接了过来拍了拍灰,最终还是嫌弃对方在地板上睡过了把芯取了出来把抱枕套扔进了洗衣机,“也不知道是谁多大的人了还搞错房间。”

  “行行行。”二宫摆摆手,跟着走进了浴室去拿他的牙刷杯,“以后你请我来睡我也不会来了。”

  松本失笑,想说谁要请你来睡啊,一下又有些怀念昨晚怀里格外柔软的触感,他本来以为是它的抱枕,现在想想,估计是二宫。“没有,我还是很欢迎你来当我的人肉抱枕的。”

  对方用水抹了一把脸,听到这话转头故作惊恐地看了一眼松本,“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润君。”

  

  他还在洗漱,对方的洗漱过程简单的惊人,这会儿早就洗漱完毕去厨房做两个人的早饭了。二宫的洗漱过程虽然随便,皮肤却很好,第一天一起洗漱的时候他上手摸过一把对方的脸,细白嫩滑,实在是不像一个三十多还天天熬夜打游戏的人的皮肤,这让松本羡慕不已。

  今天他们早上都没有会要开,松本很享受这样悠悠闲闲吃早饭的状态,不免内心感叹有人能和他轮流做早饭是一件多么棒的事情,看来当初答应了二宫“假恋爱”的馊主意也不是太坏。

  吃了早饭,松本快速地洗了碗,二宫在旁边毫不避讳地换衣服,他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二宫今天没有穿西装,休闲地像是哪里的大学生。

  “我不谈生意不开会的时候不穿西装的。”意识到了松本的目光,二宫耸耸肩,“天天穿也太拘束了,感觉工作会很累。”

  二宫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当出门松本发现二宫竟然穿着凉拖的时候还是惊掉了下巴。“要我公司有员工穿凉拖上班怕是要被我赶出去了。”

  对方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所以我才是社长嘛。”

  【今天中午我有应酬,午饭你要自己吃了。】到了办公室松本才想起来今天没和二宫商量午饭的事,出口的语气却像是在和邻居家的小孩子说话一样。

  【没问题,我昨天已经让我的下属收集了周边的外卖了。】

  【你也少吃点外卖吧。】

  这条消息发出去之后松本没有再收到回复,想着应该是专心工作没看到了自己便也放下手机认真工作,直到中午他和客户吃了饭,突然收到了二宫的回复,【想骗我做便当就直说嘛,润君~】

  【谁要骗你的便当了!】松本目瞪口呆地看着手机,要做当然是一起做两个人的份啊,难不成还互相做对方的便当吗这是什么小情侣play啊。

  

  鉴于两个人的工作都很忙,做午饭便当也只是偶尔心血来潮或者闲得发慌的时候 的事,大部分时间他们还是会叫外卖或者一起出去外食。松本的下属也终于知道那个会中午来找自家社长吃午饭的二宫先生是NK Estate的社长,没有多想地把这个也归为了松本的应酬,甚至在有一次不小心听到二宫和松本抱怨“洗澡洗了太久憋死我了”的时候以为松本为了这栋办公楼出卖了色相,看他俩的眼神都复杂了几分。

  “我怎么总觉得你助理看我们的表情怪怪的,是不是发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麻烦你不要每次说的好像我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一样好吗。”

  二宫轻声笑了起来,“确实不可告人呀,我们可是同谋。”

  说起这个,松本突然想起来前两天自家母亲发消息问他和二宫的关系进展怎么样了,【你和小和怎么样了,相处的还好吗,进行到哪一步了?】他当时正喝咖啡看漫画,差点没把嘴里的咖啡喷到书上,【挺好的。Kazu很可爱,做饭也很和我胃口。】为了不引起怀疑,在妈妈面前他一直称呼二宫为“Kazu”,但平时他还是叫二宫“Nino”,对方倒是不管何时何地都叫他“润君”。

  他说的是实话,妈妈也没有引起怀疑,却是抓着“进行到哪一步了”这个问题不放。松本一脸无语,他们都是男人不管进行到哪一步都一样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身边的二宫从游戏世界里分了神问他,“怎么了?”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就实话实说睡过了嘛。”他低头继续按键,丝毫不觉得这回答有哪里不妥,“反正也没骗人,不仅睡了,还抱了呢。”

  这二宫,越说越惹人歧义了。

  “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和我没关系。”他在键盘上敲下了“睡过了”的字样犹豫了半天到底是按下了发送。

  “那你还不是抱得很开心,连抱枕都不要了。”

  松本无言,和二宫斗嘴他永远处于下风,但和二宮斗嘴又很有趣,像熟识已久的朋友对弱点了如指掌却不会说伤人的话,给无趣的起床工作下班睡觉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欢乐。

  这天是周五,可以晚点睡觉第二天睡个舒服的懒觉。看完了漫画,松本还不想睡,抽了一张影片问二宫要不要一起看。

  “我确认下,是什么电影?”他朝松本挤挤眼睛,对方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想哪儿去了,是正经电影。我和你喜好不同,那种电影可看不到一起去。”

  对方一本正经解释的表情让二宫觉得很有趣,所以他常常喜欢故意逗他,可同时也觉得这种对什么事都认真的样子正是松本独特的魅力。做松本的恋人应该很幸福吧。他隐隐地想,看松本弯腰播放影片的背影,宽松的浴衣遮不住对方的好身材,带子勒出了他好看的腰线,二宫不是那种只看外表的肤浅的人,可他确实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他心中慢慢发生了变化。

  ——————TBC——————

评论(14)
热度(165)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