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コイゴコロ

2019年第一篇,当然!是!甜饼!

听说你们要睡了,吃块甜饼再睡吧hhh

 @蛙_kero 主设定完美主义的客户J X 程序员N。

副设定请看文ww

  【末子】コイゴコロ

  

  他总是在同样的时间上同一班电车的同一节车厢,就像他平时工作的时候那样严谨。同事调侃说他这样万一有人蹲点盯他岂不是很危险?松本笑了一会儿,“可我每天都穿不同的衣服啊。”

  同事哑然。

  松本当然知道这样对于别有用心的人来说很容易得手,他几乎做着同样的事情——那个时间的那节车厢里有个他很在意的人。当然松本并没有恶意,不是要去搭讪他或者袭击他,他也说不清楚是怎样一种心情,仿佛仅仅是见到他,就感觉一天的疲惫都能够得到治愈一样。

  那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看上去非常年轻的脸眼角却有皱纹,皮肤很好又像是常年不见光一样的白。在了解一个陌生人的性格之前大部分人总免不了会先观察外表,当然也会把目光在符合自己审美的人上多停留一会儿无论男女,松本也不例外。

  为了不被人误会,他看的很隐晦,只是时不时地借着看站名往对方那边瞄去,或是借着人流涌动趁机朝他靠近。对方应该也是一名上班族,看着装和体型应该是长期在电脑前办公又不用见客户的那种工作,有的时候他会看见对方的头顶有呆毛乱翘,有的时候他会发现对方的刘海有些长了遮了眼,有的时候他会发现对方原本光滑的脸上调皮地冒出了一两颗痘痘。

  这样的日子自从他搬家改乘这辆电车开始大概也有大半年了,松本几乎每天都能遇见他,可是这周开始连续好几天没看见他了。最近松本的工作也很忙,一天忙碌下来看不见对方总觉得有些失落。可是也没办法,毕竟他没有勇气也没有理由去问对方要联系方式——那太可疑了。

  

  “松润,最新修改好的版本发过来了,你看一下。”刚一走进办公室,同事就转身对他说,一下把他那些有的没的的胡思乱想拉回了工作中。

  最近他们公司在做一个手游,他们公司负责角色形象操作界面等外观设计并提供剧情脚本,找了另一家科技公司负责程序编写。松本一向克己,严格要求自己也严格要求别人,可这家公司之前合作的时候都非常认真配合唯独这一次,马虎得有些离谱。

  看着松本越来越紧锁的眉头,同事拍了一下他的肩问他要不要叫杯咖啡放松一下。

  “现在不是喝咖啡的时候。”他摆摆手,有些生气地埋怨出声,“这个地方不是说了让他改了吗怎么还是没改?”

  “糟了,这是真生气了。”同事耸耸肩,为对接的程序员的命运感到不安。

  说着松本关掉了游戏界面,打开了line对话框找到了对方开始和那位程序员进行沟通。没过一会儿,全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松本的怒吼“试都没试过就别理直气壮地说做不到啊!”那架势仿佛松本下一秒就要冲到对方公司去了。他气冲冲地打了一个电话把对方骂了一通,发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火。过了一会儿,有个电话打到了他们的座机上。

  “松润,山际科技打来的,找你。”

  他们还敢打电话过来?松本扁扁嘴,刚消下的气又上来了一半,克制了一下怒火试探着“喂?”了一声。

  “松本先生您好,我是山际科技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没听过的名字,声音也和之前对接的那位完全不一样,细细高高的少年音尾音带这点黏糊,竟然让松本一时忘了生气。

  “之前我们公司的高桥实在是多有得罪,我们已经又批评过他了也再次向松本先生道歉……”对方的态度非常诚恳,面对这样的人,松本也不好再说什么,又听见对方说,“现在开始这个项目由我来负责,还请松本先生先通过一下line的好友申请。”

  说话瞬间,就有一个ID叫NinoK,头像是块汉堡肉的人的好友申请弹了出来。

  “换人对接了?”同事见他突然平静下来,贼兮兮地凑过脑袋来问他。

  “嗯。”松本回忆了一下对方的名字,“换了一个叫二宫和也的。”

  “Nino啊,那没问题了。”同事转过了身去,“Nino动作很快做事也很认真。”

  最好是像你说的这样。松本嘀咕了一声,到底还是起身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加上好友之后,松本马上把修改资料发送到了对方的邮箱。

  NinoK:收到,我尽快给你修改好。

  这句回复之后,对方直到松本今天下班前就再也没有给他发过消息。

  

  今天果然又没见到他。

  处理完了别的事情,和平时差不多时间下班的松本一走上电车就开始四处张望,可哪里都没见到对方的身影,瞬间就让他今天有些糟糕的心情更加糟糕了,这也导致他第二天起床气加重,一大早就对着二宫发过来的修改吹毛求疵。

  其实二宫已经完成了他大部分的修改,包括一些细节都注意到了,他自己也知道这样迁怒别人是不对的,更何况是迁怒这样认真负责的人,所以到了下午,他的起床气消了突然就对那位姓二宫的程序员充满愧疚啊。

  那想道歉的消息刚刚发过去,对方就给了回复。

  NinoK:没事啊,我理解的,要做就要做到完美嘛。

  NinoK:松本先生不用自责,认真克己才是对的,如果觉得早上对我生气过意不去的话,下次有机会请我喝酒好了。

  MJ:哈哈哈好的一定。:)那么新的修改已经发到你邮箱了,请查收一下。

  NinoK:收到啦。拜松本先生所赐,我今天又要加班了(苦笑)

  听他这么说,松本忽然觉得更加愧疚了,可转眼一想这也是对方的工作,如果对方能一下子改好就不用加班了。事后被对方反驳说,“你明明就趁我不注意又改了新的地方。”没错他的确在对方改前一版本的时候又提出了新的修改意见,不愧是二宫记忆力非常好。

  MJ:这也没办法,要改就要改到完美,这可是你说的。

  NinoK:行行行,准备请我喝酒吧。

  二宫埋怨归埋怨,最后还是会认真替他改,松本愣是从他这句话当中读出了一丝傲娇,以前的乙方不是让他怒火冲天就是战战兢兢地让他觉得自己在欺负人,这样相处自然的还是第一个。

  

  今天果然还是没有见到他。下班的时候松本失望地发现他已经连续一整周没见到那个男人了,但因为今天和二宫的聊天还算开心,他的心情还算不错。回家看了一部电影准备洗洗睡的时候收到来自NinoK的消息,“终于改好了,已经发给你啦。”

  MJ:好的,辛苦你了!早点回家吧。

  NinoK:嗯嗯,我都一周没准时下班了,糟了快没电车了,先不说了。

  MJ:好的,你快去吧!

  松本看着消息脑补出了一个有些慌张地跑向车站的男人模样,竟然觉得有些可爱,更加见鬼的是,他擅自把二宫的脸脑补成了电车上经常遇见的那个可爱男人的脸。

  不不不,二宫才不会有“他”可爱。

  NinoK:呼~赶上了。

  MJ:赶上就好!说起来你不是这两天才接手吗,怎么会加了一周的班?

  NInoK:前一阵子我在忙另一个项目,公司缺人手才让高桥君先接着的,他刚入社几个月还是新人,所以我只好加班先把之前的项目提前搞完来接手你这个。

  松本这下才明白,为什么不是一开始就是二宫负责这次的工作了。

  “Nino,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角色有点像你?”

  二宫在进行最后一次修改,听见问话又看了一眼角色,微卷的头发刘海稍稍遮了眼,茶色瞳孔,波浪形的猫唇,确实有那么点像自己,“没有吧,这样的人不是到处都有?”

  “诶……可我觉得真的很像Nino。”对方举着手机到他跟前比了比。

  “像就像吧。”他挥挥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才不相信真会有人照着他做游戏角色。

  

  他们的修改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是不停地测试看看有没有什么漏网的bug,最终测试的时候,松本约二宫一起过来,他没有发line消息,直接打了电话。

  对方愣了一下,问他:“诶?现在?”

  “怎么了还有别的项目要忙?”

  “这倒是没有。”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要怎么说,“就是往常见客户我会特意穿的正式点,今天穿的……实在不太适合见人。”

  “那好吧,这样,今天下班我请你去喝酒。”松本笑了起来,测试完了就可以发布了,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好。

  “好。”这一回二宫没有再拒绝了。

  “那下班联系。”

  “下班联系。”

  他们一起工作那么多天,电话没少打,消息没少发,偶尔也会直接发语音,但是总未见过面,就算是开会也是电话会议,因为这样更加节约时间,二宫可以一边开会一边应对松本偶尔突发奇想的附加修改,松本有时也会询问他的意见,没有把他当成绝对听从指挥的乙方,更像是一个合作伙伴。听见松本在和二宫讨论并且接受了二宫的建议的时候,松本的同事惊掉了下巴,“不愧是Nino,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你接受别人的建议。”

  “别说的我像个恶魔一样好吗。”

  游戏测试非常成功,不枉费这么多天他们的变态一般的细致修改,根据计划按时下了班,松本给对方打了个电话,“地址在line上发给你了。待会儿见。”

  “好的,待会儿怎么认人?”

  这倒是个问题,他没见过二宫,二宫也没见过他,这样想想初次见面就一起喝酒好像有那么点尴尬。

  “呃,靠感觉?”

  电话那头传来二宫爽朗的笑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般,可说出的回应却很配合,“哈哈哈哈,好那我就靠感觉看看。”

  

  松本现在有点紧张,他已经忘记由于今天约了二宫喝酒,所以他又见不到电车上那个男人了,不管他今天有没有准时出现。算算时间二宫应该快到了,松本便向门口张望了一下,然后不可置信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电车上的那个男人。像以前每天见到他一样乱着头发,刘海稍微剪了点露出了漂亮的眼睛,松垮垮的格子衬衫配似乎老大爷才会穿的毛衣和松垮垮的裤子外面还裹了一件厚外套,和开门一瞬间的冷风一起到了他的跟前。

  ……不会吧?

  松本设想了很多种可能,也许他是正巧也来这里喝酒,或许他就是二宫和也,万一他认出了自己怎么办,万一他早就知道自己在电车上偷看他怎么办?

  他的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都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慌张过,现在不像是在电车上,看完了下车了还是陌生人。松本觉得自己心跳的非常快,说不清是什么想法,希望他是二宫和也,又希望他不是二宫和也。对方的目光终于看了过来,他来不及移开,结结实实地来了个四目相对。对方有些犹豫地站在原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四周又掏出了手机。

  松本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他不假思索地拿起来接通了,“喂?”

  “润君?吧台上那个眉毛很粗的是不是你啊?”对方又看了过来,这一回露出了有些得意的笑容,“果然是你。”

  这下尴尬了,二宫坐在了他的身边,而他则主动问他要喝什么。

  “和你一样吧。”他指了指自己的杯子,调整了一下坐姿。

  松本点着单,加快的心跳却没有平静的趋势,他这一次的角色设计原型就是电车上的那个男人也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二宫面对设计稿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这点,如果发现了岂不就暴露了自己总在电车上偷看他的事实吗?

  这太尴尬了,松本心乱如麻,直接导致了他和二宫并排坐着相对无言,过了一会儿,二宫的酒调好了,他举起杯子与松本碰杯祝新游戏发售顺利这才打破了平静。

  “游戏顺利发售也多亏了Nino啊。”

  “哪里哪里,我只不过被你剥削着不停修改而已。”

  “哇,这样听着我简直像个罪人。”

  “没有啦,开个玩笑。”现实不像line,沉默了可以发表情包调节气氛,话被聊死了,松本突然有点绝望,二宫和也和电车上的男人是同一个人明明是好事,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和他成为朋友,约他出去喝酒吃饭开电影,可他心里又充满不安,怕二宫发现他“不怀好意”会远离他。

  “说起来,我同事说这次游戏的主角长得很像我,润君你觉得呢?”

  当然像啦。松本在心里崩溃地吐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慌乱之中做出的决定是勾起了嘴角微笑,“是挺像的。”

  “我们以前见过吗?”他波澜不惊地问,却让松本的心里一下狂风大浪。他该说实话吗。

  “我见过润君哦,以前在电车上经常见到。”这二宫主动说了他该怎么办?正发着愣,对方突然轻轻笑了起来,“润君长得那么显眼还是不要总干偷看的事比较好,太容易被发现了。”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松本懊恼地想,突然没有了强装镇定的必要,冷静下来一想,既然二宫什么都知道还愿意和自己坐着一起喝酒难道不是代表对方不讨厌自己嘛。松本忽然有了勇气。

  “什么啊Nino,原来都被你发现了。”

  二宫抬起胳膊捂着嘴笑,“你看的超显眼的,长得也显眼不发现都难。”

  “不是吧……”

  “说到这个,润君你在电车上老看我干嘛?”

  呃?他该说因为你好看吗?

  “想知道?”恢复了镇定的松本也恢复了理智,他现在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情是什么了。

  “嗯。”他点点头,有些困惑地看着松本,也不知道是真不解还是假不解。

  他捉住了二宫的手,而对方没有抽开。

  “大概是因为,想和你谈一场恋爱吧。”

  ——————END——————

评论(24)
热度(23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