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换座位

喂,睡了吗

我有个睡前故事,你要不要看?


换座位


  换座位就像一个没有选择权的转折点,一定要经历却无法由自己掌控,也像是一场赌上未来一学期生活的赌局,一秒天堂一秒人间。有人为与漂亮女生做同桌而欣喜若狂,也有人为坐在捣蛋王的身边而愁眉不展,有人为没有分到自己喜欢的人身边可惜不已,有人为换到了前排而抱怨不断。

  松本看着座位表上的名字出了神,对他来说这是愿望实现的一天。

  带着包走向属于自己的座位,他的同桌已经安静地在偷偷地打游戏了。自从高二分到了一个班之后,由于座位隔得远,松本和他现在眼前的这位新同桌几乎从未单独说过话,然而没有人知道松本对他在意的不行。

  好的意义上的“在意”。

  他的新同桌叫二宫和也,班上和他熟悉的同学会亲切地叫他Nino,喜欢打游戏,喜欢棒球,学习还很好,尤其是国文,而最让人惊叹的是从未有人看见过二宫在课下认真学习或是追着老师问问题,也没人见他上过补习班。要是有人问他为什么成绩那么好,他会很欠扁地眨着眼睛说因为他聪明,同学们便一脸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放弃追问。二宫的脑子里就仿佛有一个未知的神奇世界,让松本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了解。

  他实在是好奇,二宫究竟是怎样做到这些的,而现在他似乎马上就能知道答案了。

  二宫和也也并不能次次都拿第一名,有时也会被松本反超,班里的其他男生纷纷抱怨说他们把班草和学霸的名头都占尽了,完全不给他们机会,好在两人性格好相处不高傲,倒是让他们心服口服,可对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猜测就不怎么善意了。

  

  “那个角落感觉很糟糕诶……”有人发现了班中两大风云人物成了同桌,小声议论了起来。

  虽然同为风云人物,可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一个认真克己,一个随心所欲,这会儿又成了同桌,凭着之前一学期没有单独说过话就认定两人关系并不算好,有人等着看戏,有人担心坐在周围殃及鱼池。

  拉开座位,旁边的人因为动静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自带的弧度微微上扬像一只路边碰瓷等捡的猫,这个形容出现在脑中的时候,松本瞬间觉得有点糟糕,也太可爱了吧。

  由于从未单独对话过,松本有些紧张,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憋出一句,“啊,请多关照。”

  对方轻轻笑了起来,“嗯请多关照。”又转回了脑袋接着打游戏。

  明明是同样的白衬衫,穿在他身上却有些宽松,猫背的弧度明显,让松本有些想一掌拍上去的冲动,但是现在不行,他们还不熟。

  松本有自信对方并没有对自己抱有敌意,等待上课开始的时候,他偷瞄着对方打游戏,对方偶尔会被boss的突然举动搞得措手不及,那样子像是受惊吓的猫,让松本有些想笑。

  铃声响了,他在老师踏进教室的前一刻将掌机扔进了桌肚里轻轻抱怨了一句,“可恶。”大约是明明快通关了却被迫打断而感到不甘心。

  二宫上课听得很认真几乎从不走神,和课间那个打游戏的家伙判若两人,松本想原来他也是有在认真学习的,并不是别人口中所说的不学习也能成绩优秀的天才,他只是该学的时候学,该玩的时候玩罢了。

  可能是偷瞄地太多过,在老师说同桌相互练习的时候,二宫捧着书遮了半张脸轻轻问他,“松本君刚才在看什么?”

  “……啊?”没想到被发现的人慌了,“没什么……就是觉得……二宫君的鼻子真好看啊。”这话一说出口,松本就后悔了,对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奇怪。

  “什么啊……”对方没有再追问,把话题扯到了练习上,而那个时候的松本还不知道当时的二宫偷偷红了耳朵。

  经过几周的观察下,松本发现二宫也会在上课的时候犯困,一犯困就不停地记笔记,假装自己是个机器人似地一字不落地记录着老师的话。刚开始松本还没发现,直到他偷看到了对方的笔记内容,歪歪扭扭地字迹下写着老师刚刚叉开的题外话,再看对方的脸,竟然十分淡定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松本被这样的举动逗笑了,碍于上课又不能直接笑,憋到下课,二宫扔了笔记倒头就睡,松本才轻轻笑出了声。

  “可恶昨天那个boss也太硬了,磨了我一晚上。”他小声地抱怨着,声音刚好能让松本听到。松本觉得对方应该就是特意说给他听的,“我没觉得你是学习了一晚上。”

  “哈哈哈……”他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抬眼看了他一下又把脸埋进了胳膊里,“上课了叫我。”

  松本盯着对方毛茸茸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应了声“好。”

  

  等着看戏的人等了好几天发现并没有什么戏可以看,两个人虽然对话依旧不多,但相处和谐的很,还一起指导后座的同学做题,你一言我一语配合默契,甚至还约着一起吃午饭。

  “啊,可我已经和人约了。”二宫看着听了他的话倚着桌子神情有些落寞的松本,忽然又放下了掌机站起身来,“不如我们周末去吧。”

  “诶?”

  “你请客。”

  “为什么啊!”

  “请我去你家里玩也可以。”

  “我拒绝。”

  有的时候松本真不知道对方说的话是真是假,可却会下意识地无条件地相信对方,这很不妙,松本想。

  对方勾起了嘴角,就像是排练了无数遍一样地顺手搭上了松本的肩膀,“走吧润君,带你认识一下相叶氏。”

  相叶氏全名相叶雅纪,是隔壁班的学生,也是二宫的发小。

  可就算和二宫的发小一起吃过饭了,松本还是觉得二宫的周围笼罩着谜团,他能若无其事地叫自己润君,自来熟地要他放风打瞌睡,仿佛他们不是竞争对手,仿佛他们是认识了好久的挚友。

  

  “松本君,二宫君,田茂老师叫你们去办公室搬一下东西。”作为课代表,免不了会被老师使唤,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二宫熟练地将掌机丢进桌肚,慢吞吞地背着手跟在松本后面走。

  田茂老师的办公室有点远,要穿过一栋教学楼,开满了紫色小花的树被风一吹,花瓣漫天飞舞,抱着书返回教室的时候,二宫走在他前面小半步,依旧猫着背像个小老头似的,他看见一片花瓣稳稳地落在了他的头发上,想伸手去摘又怕动作太亲密,纠结了好一会儿,可那片花瓣就在他眼前跟着对方的头发晃啊晃,引诱着松本伸出手去,可一松手才发现自己抱着书根本摘不了,眼看着快到教室了,松本终于忍不住叫住了他。

  “嗯?”二宫看着松本把他手里的那叠书也堆到了他怀里,想着松本这是在“欺负”他还是怎么回事,对方一手搭着二宫的肩膀,一手摘掉了他头上的花瓣。

  “啊,谢谢。”二宫看见那片花瓣从他的手心滑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下一秒对方又把他怀里的书全部抱走了。

  “诶诶?”

  “你走太慢了。”

  “……什么啊。”二宫挠了挠头,刚才难道不是自己走在前面吗。

  

  半个学期过去了,他们即将迎来期中考试,而就在这紧要关头,松本竟然生病了。突如其来的感冒发烧让他不得不请了假,好在临近考试也只有几节复习课,没有耽误什么课程,可躺在床上的松本还是感到阵阵的失落——这得有好几天看不到二宫和也了啊。

  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他的手机突然发疯似地震动起来,松本睁眼一接,马上吓得清醒了起来。

  “润君?你家在哪儿啊?”

  “……Nino?”下意识地叫了他Nino,再改口有些可疑,只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地等对方继续说话。

  “对啦对啦是我。”对方仿佛恶作剧得逞一般软乎乎地笑了两声,“我来给你划考试范围,所以……你家在哪儿啊?”

  松本对着手机上的未知电话看了一会儿,一瞬间怀疑自己烧糊涂了还在做梦。

  “喂喂?润——君——”

  对方的声音清晰地从手机里传出,不是在做梦啊!

  门铃被按响了,他咳了两声穿着睡衣下床开了门,对方一进门就把他推回了床上阻止了他要给自己倒水的举动。

  “病人还是好好躺着吧。”

  松本委屈,有客人来不给倒水实在是不符合他的礼节。“话说为什么是你来?”要知道要说松本在班中最好的朋友绝对不是二宫。

  “你不想我来吗?”二宫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希望我来呢。”

  松本吓了一跳,不知道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没什么啦,是老师觉得别人可能传达不清楚,所以派和你实力相当的我来划重点咯。”说这话的时候,二宫没有看他,松本第一次怀疑起了对方这句话的真实性。对方摸了摸鼻子,从包里拿出了书翻开了,“我可不想被别人说因为你生病了所以才没有考过我。”

  “……什么啊。”躺在床上的人笑着吐槽道,看二宫低着头给他划重点的头顶,有点想揉揉他的脑袋。

  ……自己是不是病糊涂了啊。

  “大概就这些吧,我都给你划上了。题型也写在这里了,有什么看不明白的给我打电话。”他站起身来,敲了敲肩膀,拿起了他的包。

  “要走了吗?”

  “嗯。”

  “那……考试见。”他想说点什么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考试见!”

  “我不会输的。”松本想,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个。

  “我也是。”

  “Nino,谢谢你……来看我。”最后几个字他说的很轻,整个人也几乎是埋进了被子里,他的心跳的很快,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发烧。

  “才不是来看你。”二宫刚踏出房门又回过头来,看见松本眨着眼睛他,他便也瞪着眼睛看了回来,“我真的走了。”

  “嗯……拜拜。”

  

  听到关门的声音,松本的心跳才渐渐地恢复到了正常频率,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借着生病“撒娇耍赖”,却也开心二宫竟然来看他,伸手捞过对方刚才放在他床头柜上的书翻了两下,看见了对方写得工工整整的题型后面同样工工整整地写了一句话,松本忍不住捏了捏自己腿怕自己真的在做梦。

  【要快点好起来哦❤——二宫】

  ——————END——————


评论(24)
热度(21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