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MJ和Ninorin睡前在干什么 part3

P1 P2


part3

水珠顺着发梢滑落,松本随便地裹了一下浴袍抽了条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本应该躺在床上与手机,准确来说是P&D相亲相爱的人此刻正猫着背一脸表情严肃地盯着电脑。搞不明白对方在干什么实际上也不是特别想搞明白的松本若无其事地走过去从对方身侧的柜子里拿出了吹风机,刚把柜子门关上,转头就对上了二宫认真到可怕的脸。

“怎……怎么了?”松本下意识地举着吹风机往后退了半步,这个表情似乎有那么点眼熟,上次让这个看上去什么都不在意的家伙露出这种认真的表情是什么时候来着。

“……润君。”

“……在。”

对方停顿了一会儿,把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到了系的松松的浴衣又移回了他的脸上。松本已经脑内出了好几种不同的少儿不宜情景,然而对方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问他,“你多久没更文了?”

“也没多久,一周吧,上周忙着加班呢。”

“……那你肯定没看tag。”二宫坐回了座位上,将tag展示给对方看,松本突然间就想起来上一次看到这么认真的表情是因为什么了。这一阵子两人都忙着加班,写文的事情就搁置了一段时间,这阵子风平浪静以为大家总算又常事知道该怎么打tag了,没想到……

“润君你不知道,我今天等你洗澡出来把体力都刷没了你还没出来,”虽然知道对方是在叙述过程可这话怎么听都像在埋怨他洗澡太慢。松本挑挑眉不说话等二宫接着说,“没事做我就去刷了下tag,看见有更新的时候我还很兴奋来着……结果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

看着二宫真的有些失落的表情,松本腾出一只手来揉了一把对方的脑袋想劝他想开点,等下周他恢复更新,再一想对方一向对他的文有意见,还是不说更文的事了。

“所以润君……”对方的目光像猫咪跟着逗猫棒一样跟着他的手把吹风机插上了电。

“嗯。”他没打开开关,等着听完二宫要说什么。

二宫眨了眨眼看他,一脸的人畜无害,“你更文吧。”

“诶?为什么是我?”

“我宁愿看润君写的文。润君的文虽然傻白甜还逆我CP,但至少写的是纯粹的深山和有明。”

“喂喂喂……二宫和也你越说越过分了啊,什么叫宁愿嘛……”松本不满地扁扁嘴,手上却还是不紧不慢地放下了吹风机又走过去搂了搂二宫的肩膀,“好啦,早点睡吧,我吹完头发就来陪你。”

“陪我干嘛?”二宫的目光又锁定在了对方松松垮垮的浴袍领口。

“睡觉啊……不然还能干嘛?”松本毫不在意地打开了开关终于吹起了5分钟前就该吹了的头发。

知道对方大概听不清了的二宫在座位上笑了一会儿,忽然伸手搂了一把松本的腰,朝着他不知道说了什么。

“嗯?你说什么?”松本关掉了吹风机,想听清楚二宫说的话。

“当然是陪我……没什么我再更会儿文,等下你就知道了。”

松本直觉不是什么好事情,悻悻地打开了吹风机继续吹头,等他彻底吹干了头发,二宫也按下了ctrl S关掉了电脑。他把“陪我更文”的选项从脑中划掉,由着二宫牵着他的手爬上了床,“陪我开会儿脑洞吧,最近有些没灵感。”

“开脑洞?”松本转头看他突然笑了起来,“不知道Ninorin大大想开的是哪方面的脑洞?如果是关于深山和有明在床上一决胜负的脑洞的话我非常愿意陪你实践一下。”

“行啊,我这篇是有明X深山,我还怕你不愿意陪我实践呢……”二宫说着终于把手伸向了松本的浴袍带子,轻轻一拉浴袍里的结实腹肌就展现在了他的眼前,他满意地笑了起来用他微微发凉的手滑过腰间摸上后背,“没想到MJ大大竟然如此配合,真让我意外。”

松本抓住了对方乱来的手略微使力调转了一下两个人的姿势,将二宫固定在了怀里,“非常遗憾,那你的脑洞怕是开不成了。”

——————TBC/END——————





评论(10)
热度(15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