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一个周五的夜晚

 @嗜寫症 1212生日快乐【过去好几天了啊qwq】终于写完了

某种意义上是个回归初心的作品,想起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看了就知道啦我就不加传送门了hhh

*第三方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一个周五的夜晚


  我叫蓝,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在近乎无限的加班之中苦苦挣扎,我终于忙里偷闲的在一个周五的晚上找到了可以自由安排的时刻。虽然内心很想直接回家躺下休息,但是在收到友人“想不想治愈一下”这样似乎有点可疑的邀约的时候,我竟然同意了。

  “是要去哪儿?”我尽量快速地敲打着手机键盘回复友人。不过已经完全进入冬季的室外环境让我的手指行动缓慢了起来,好在友人马上回复了我,让我能够不长时间地把手暴露在空气之中。

  “猫咖,就在你公司附近,不过那边你应该没怎么去过所以不知道也正常。”我把手机连同我的手一起放回了大衣口袋里,终于感觉自己复活了,不过我还确实不知道这附近有猫咖,新开的吗?

  “开了有好几年了,看评价似乎很不错。不过我前阵子知道的时候那家猫咖在重新装修,所以我也没去过。”

  我了然地点点头,跟着她穿过了一条街,原本一片金黄的银杏树叶这两天飘落得差不多了,露出有些萧瑟的树枝,我缩了缩脖子,感觉夜晚的寒风直往自己的领子里钻。

  “还要走多久?”

  友人看了看手机又四处张望了一下,忽然指了指对面,“到了。”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抬头看去,店的招牌不算特别明显,但得益于室内的明亮柔和倒不让人觉得破败反而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我眯了眯眼终于看清了店名:1992*4##111

  见我似乎有些在意店名,友人笑了起来,“店名完全搞不明白什么意思。”

  “是‘谢谢’吧。”我把目光移了回来轻轻地回答着友人。

  “嗯?”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一推开店门,我就目睹着一直圆滚滚的黑白相间的大猫跳过隔门直冲门口跑来,又突然在门口停下了脚步跳上了架子。

  我下意识地想笑,这猫明明那么圆倒是充满着活力。

  门口摆了几个座位旁边是一筐鞋套和一瓶消毒液,客人们三三两两地分坐在店内的桌前,桌上或摆着咖啡或摆着逗猫棒。

  一个身材瘦小的看上去像是店长的男人从旁边房间掀开帘子走了过来和我们讲解在本店撸猫的注意事项。那男人长得很可爱,声音也很好听,尾音有些黏黏糊糊地上扬着,还长了一张猫唇,看上去就像一只傲娇的猫。之所以觉得他是店长,是因为墙上挂了很多他和猫咪照片,每一张都表情温柔,让人能够透过照片感受到他对猫咪们的爱。

  把我们带到位子上,男人递给了我们两份菜单,和我们说要点单就喊他,自己跑出了隔门把一只纯白的小猫抱了回来,“牛奶你又越狱,以为我没看见是不是?”他两手托着白猫的腋下,猫咪的腿轻轻踹了一下男人,男人用脸蹭了蹭猫,“还敢踹我了?胆子不小啊。”明明像是生气时会说的话,男人却一直语气软软嘴角带笑,他把白猫放在了最高的架子上,白猫望了望下面似乎有些犹豫。

  男人抬头看着那只白猫眯了眯眼,“不让你下来不准下来哦。” 像是在自言自语,话音刚落,从员工专区那里又走出了另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和那个疑似店长的男人软趴趴的头毛不同明显做过造型,他看见店长微微嘟嘴埋怨的表情笑了起来,“干嘛对牛奶那么严格?”

  “还不是因为他到现在还是会出门就迷路。”他半皱着眉头看着另一只橘色猫灵活地越过隔门,但这一回,店长却没有在跑出去追,反而欣慰地看着越出隔门到达门口的橘猫欢腾地上蹿下跳。

  “几天不见,炸鸡是不是又胖了。”

  “是啊。”店长的语气略微有些忧愁,“我也没给他多吃,不知道是不是相叶氏偷偷给他吃了零食。”他看了坐在他身旁的男人一眼,突然异口同声地笑着说,“很有可能!”

  

  时间过了七点,明明是周五的晚上,店里的客人却陆陆续续地都离开了,我看了一眼手机确认现在的确才七点多,过了一会儿我恍然发现宽敞的咖啡厅里竟只剩下了我和好友,还有那群或打盹或活蹦乱跳的猫咪们,瞬间有种包场的感觉。

  店里放着安静舒缓的音乐,我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上面猫咪纹样的拉花早就在我喝第一口的时候变了形,但我始终没舍得把他搅散,而好友杯中的猫爪棉花糖也已经从立体变成了平面,正安静地躺在她的杯子里,有猫从我的脚边踱过,停下来看了看我们,我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它配合地蹭了蹭我的手。

  啊……被治愈了。

  好友则遭到了一只棕色小猫的被膝枕待遇,乖巧地跳上了她的腿满足地蜷起身子就入睡了。

  这样仿佛独占所有猫咪的感觉让我神清气爽,陷入了我有了猫的幻想之中,直到我从音乐声中听见了别的音乐声,转头一看,疑似店长的男人竟旁若无人地头顶一只小黑猫打起了游戏,另一位就坐在他的旁边捧着本杂志看他打游戏,腿上团了一只深棕色的猫。

  我忽然有一种闯入了别人的世界的感觉。尤其是我看见了那个男人看店长的温柔眼神。

  “啊……煤球你能不能下来,好重啦。”店长动了动脑袋,黑猫却似乎毫无反应,男人想抱他下来却被黑猫不留情地伸出了爪子。

  也在下一秒,店长哈哈大笑起来,“润君你……还是那么……”

  “闭嘴啦。”他泄愤似地呼噜了好几下团上深棕色的猫,“反正我已经有猫了。”

  “那也是我养的。”

  “可费用是我出的。”

  “但巧克力比较亲我,愿意趴你腿上是看在猫罐头的面子上。”店长伸手挠了猫的下巴,无视男人一脸受打击的表情。

  “骗你的啦,巧克力是真的还挺喜欢你的……相比他们。”他朝地上那些开始追着球乱跑的猫咪们努了努嘴。一下抬眼,对上了我的视线,然后坦然地抱起了头上的黑猫走到了我们的身边,“他叫煤球,是英短哦。”

  “桌上那只叫荞麦面哦,脚边那只叫法拉利,他们是两兄弟,那位小姑娘腿上那只叫奥利奥。”店长又抱起了地上的另一只小白猫,“你怎么自己下来啦,我还没让你下来呢,她叫牛奶,是在家门口都会迷路的天然呆。”把煤球和牛奶放了下来,店长又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摸了摸黑白相间的大猫的头,“这只叫马里奥,是这里猫咪们的大哥。他怀里那只叫巧克力,唯一一只会理睬这个动物园极差的人的猫。”

  “喂……”男人无力地吐槽着,眼里却盛满了笑意,我突然发现,墙上的照片里不仅有店长也有这个男人。

  

  “其实他是犬派哦。”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听到了那个男人和我好友的爆料。

  “诶诶店长养了那么多只猫结果是犬派吗?”

  店长笑而不语,只捞起了桌上的法拉利,“我养猫不是因为它们是猫或是狗,只是它们和我有缘,谢谢他们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

  我突然想起了店名,那个被我解读为谢谢的乱码,因为我知道这串数字符号用AU的手机输入,就可以拼成谢谢。

  真有意思啊。我了然的笑了起来,却不知道那时的我才解读出了店名的一半,直到我后来又来了好几次熟知了这里每一只猫的性格,我才知道原来店名读作“特别”,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我们又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个小时,炸鸡很愿意地陪我玩耍,在我的逗猫棒的挥动下欢快地跳跃着,好友一只试图与法拉利拍照,可法拉利似乎并不喜欢镜头,于是她只能改和荞麦面合了影。时间差不多了,我和好友也打算走了。店长在游戏的厮杀间隙和我们结了账,然后拖长着音懒懒地说着“拜拜”,男人也和我们挥手,绅士地为我们拉开了门。

  我和好友出了门穿过了马路,我突然心里出现了一个疑问,“那个男人看上去不像店员,可是对这里的猫又和熟悉,那么他和店长是什么关系呢?”

  “他们两个……”我呢喃出了声,好友听见声音,转头和我对视了一眼,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和她会心一笑。

  一定是彼此最特别的存在吧。

  ——————END——————


评论(18)
热度(14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