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负责人的日常任务

 @飘沐 非常非常迟来的生日快乐!

温馨日常都开始卡文的我是不是没救啦

大家猜的出是哪篇的番外吗XD先不贴前文啦,猜出来再补


  负责人的日常任务

  

  作为已经CD出道成为正式艺人的Nino桑的负责人,松本管理着二宫的生活作息和工作日程。工作方面其实并不太需要操太多心,二宫虽然看上去自由散漫在工作上却是绝不马虎追求完美的。倒是催二宫准时吃饭准时睡觉少打游戏多锻炼成为了松本的日常任务之一。

  当然在松本看来,如果他能不要在录歌的间隙打游戏那就更好了,

  但鉴于二宫说打游戏是他恢复精神的方法,就算困得要命握住游戏机也能立马满血复活,松本也从来没有强硬地收走他的游戏机,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他打游戏。最重要的是,打游戏时的二宫非常可爱,会发出各种惊呼,打通关了还会冲着自己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容。本质上还是个“迷弟”的松本每次都被对方萌到想捂胸口。

  最近,松本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二宫不知道为什么和同公司的另一位后辈艺人走的非常近,甚至在闲的时候会发line给对方却不给自己,这怎么行,这是大问题啊!

  他走进阳台,在对方的躺椅边上坐了下来侧头看二宫发line给对方,“现在在干啥呢?”“我现在是这样的(图片)”“你能关心一下我不?”

  看见二宫咚咚咚发过去好几条,松本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又在骚扰人山田君。”

  “哎呀骚扰他好玩嘛。”二宫转头抬了手臂捂着嘴笑了起来,往后一倒瘫在躺椅上,“我快闲死了。”

  松本上手摸了一把二宫在太阳下显得柔软好摸的头发,“怎么没见你平时来骚扰我?”

  对方眯了眯眼,像是在午后阳光下被人摸舒服了的猫,“因为润君太忙了,骚扰你我会有罪恶感。”

  “喂喂,山田君也很忙的好不好。”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脑袋,这回开始有些心疼那位正在认真工作的后辈了。

  “猫”睁开了眼睛,揉了揉额头朝他吐舌头,“但是不会有罪恶感呀。”

  “明天开始有你忙的了。”松本又揉了两下二宫的头发,转而去揉他的脸,对方不乐意了张嘴想咬他,当然也只是作势吓吓他罢了,一边自己坐起了身来,“要给我出新单曲啦?”

  “是专辑。”松本收回了手来,“等下整理下你想收录的歌,明天上午先拍封面和booklet,下午录歌。”

  “booklet?”二宫疑惑地看了松本一眼,“一册子的背影还是一册子的手啊?”

  “嗯?”松本也看了他一眼,然后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你忘了吗,你上次答应了说下次出专辑就露脸的。”

  “……啊。”二宫终于回过了神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所以啊,明天还得好好给你整整头发和衣服,随便穿什么都行,反正都不会让你穿着私服拍的。”

  

  他整理了几首曲子和松本商量,松本又帮他筛选掉了几首,确定下了曲目之后,二宫像是完成了什么大事一般地光着脚拿着手柄就遛到了电视机跟前盘腿坐了下来。

  “你又不穿鞋。”松本放下曲目单,提着二宫那双马里奥头的拖鞋放到了二宫身边。“穿上,快十月了天凉了小心感冒。”有时候,松本真觉得自己比起负责人更像个万能管家,不过要是能照顾像二宫这样可爱的少爷也不是不行。

  不过松本也知道,二宫并非真的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其实更像是一种依赖他的方式,当然也有的时候是纯粹犯懒。

  “我等下还要去开会,你记得自己吃晚饭。”

  埋头打机的人忙不迭地点着头,“知道了知道了。”

  “回来要是让我发现你没吃饭你知道后果会怎样的。”松本试着放了狠话,地上的人终于愿意抬起头来,朝他眨了眨眼,“会怎样?”

  松本挑了挑眉毛,露出了有些危险的眼神,“你可以试试看你就知道会怎样了。”

  “那我还是不试了。”对方识相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堆外卖单,“我这就叫外卖。”

  “你就不能自己动手做做饭吗?”

  “做了也只有我一个人吃没意思啊。”

  松本听懂了他的意思,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我们明天回家吃晚饭,晚饭就交给你了,二宫大厨。”

  “诶诶诶。”

  

  “这样会不会很奇怪?”二宫担心地看了看镜子里被打理好的头发,转头问松本。

  “不会啊,很可爱,不,很帅哦。”松本看着被打理得人模人样的二宫忍不住想笑,看习惯他穿着T恤短裤忽然看到这么被好好打扮过的二宫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不过好在脸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刚才化妆师都夸二宫皮肤好不用怎么化妆。

  虽然夸的是二宫,但是松本却很得意,二宫的皮肤是很好,细化白嫩的手感很好,而且很容易留下印记,每次早上睁眼看见二宫背后他前一晚留下的印记松本都会兴奋地一大早就想着再把二宫拆吃入腹一次。

  对此二宫抗议过很多次,松本置若罔闻并以对方平时又不出门照干不误,二宫归抗议但也不会生气,松本知道这是他包容他的地方,只有相互包容这些小任性,生活才能过得下去不是吗。

  不过因为今天要拍封面和册子,松本昨天回来很晚了,二宫早就捏着掌机瞌睡不已,看见他进来还睡眼惺忪地说,“欢迎回来”,虽然在这种状态下做也很有意思,但是鉴于明天要拍照,松本决定今天先放过二宫,亲亲抱抱就睡了。

  说起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其实非常平淡无奇,没有人明显表示出爱意,却不知不觉心意相通,趁着酒意睡了好多次之后,松本买了二宫想要了很久的游戏为他做了一顿汉堡肉宴向他提出交往请求,二宫听了愣了好久说,“我以为我们早就在交往了。”

  “嗯?”

  “不然之前的算什么啊?”

  “算……我在潜规则你。”

  “哈哈哈什么啦。”二宫笑得前仰后翻,还是鞠了一躬双手接过了松本送的游戏,“那么以后也请多关照了润君!”他看了看特意调暗的灯光和丰盛的晚餐,“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搞这么大动静。”

  

  “Nino桑往这里看,好,嗯不错,再来一张。”

  不得不说二宫的镜头感很好,虽然人有的时候不修边幅,却的的确确知道自己的魅力点,知道自己怎样更好看,拍摄的进程很快,完全没有因为二宫是第一次拍摄而拖慢进度。二宫录歌的速度也一向很快,比计划提早了一小时就完成了今日的工作,他猫着背脱下了耳机朝着工作人员鞠躬道谢,推开门就看见一直在门外看着他的松本,一脸求表扬地扬起了脑袋,“搞定啦,回家吃饭。”

  “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你先去超市买点食材,我们超市门口会合。”松本笑了起来,把扔在一边的包递给二宫,我钱包放你包里了可别弄丢了啊。”

  “不会不会。”二宫被他逗笑了,“放心,不会让你流落街头的。”

  电脑上是一排二宫刚才被拍的照片,松本作为负责人选出了最适合做封面的那张,又挑选了放进册子里的图,然后“买通”工作人员把其他照片都打包发给他。

  作为头号迷弟,这么珍贵的照片怎么能放过呢,他要存进电脑里慢慢看。当然如果单纯是二宫的照片他只要回家想拍多少有多少。松本看着迅速被他设成壁纸的那一张,开始思考起二宫露脸了更加出名了之后是不是应该给他购置一些衣服,以防他出门被偷拍背说私服太土。

  这是Nino桑的第一张露脸单曲,松本很重视,同时心情也很复杂,二宫会更红,就像是他发现的宝物要被更多人知道,被更多人分享,他的外貌会被人评价,他的身体会被人瞎想,他的一切就不再是属于自己的了。

  “重死啦,快拿着。”二宫把手里好几个袋子都塞给了松本,松本笑了起来说买这么多吃得掉吗。

  “放冰箱,多做几顿。”

  “我才后面几顿一定不是我做。”

  “就是你做哦,松本大厨。”

  “不是吧……”

  二宫捂了嘴fufufu地笑了起来,松本知道对方又在耍他了,便也无奈地笑笑问二宮晚饭做什么?

  “林氏盖饭,猪排,可乐饼。”

  不过也没关系,别人再怎么想二宫都没有用,回到家这个人还是属于自己的。松本再一次地开始庆幸起来,还好是自己发现了这件“宝物”并且先下手为强的据为己有了。

  Nino桑:“阿和现在闲着。”

  32:“我也闲着。”

  Nino桑:“那来我家打游戏?”

  松本并不是故意地看到了对方和后辈的聊天记录,沉了沉嘴角,嗯……好像也并不完全是这样。

  “诶?润君你干嘛……啊……那里……不要……会被看见的啊……哈……等下山酱会来……等等……”

  ……谁管他来不来!

  ——————END——————

  


评论(18)
热度(20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