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陌生旅客(上)

上中下预备


  陌生旅客(上)

  

  1.

  他不喜欢旅行。

  夏天就要去海边去烧烤去花火大会什么的,让他死三次都不想干。

  坐在晃动着的巴士上,二宫用手撑着下巴把目光放在窗外不停飞驰而过景色上,包里的掌机微微发着烫是刚才被二宫折磨了一路的后果。身前有钱的男男女女们似乎在讨论着今晚的活动安排和后面几天的行程,叽叽喳喳地听得他脑壳有些疼。

  他真的不喜欢旅行,而之所以会坐在这一辆装满了所谓上流人士的旅行团的巴士上,还得追溯到前两天。他的发小,某位相叶先生实在是看不下去他把整个长假都花在电脑和各种主机前这种近乎浪费人生的行为,“不是说不让你玩游戏,可是Nino,你真的不出去走走吗,感觉你身上都快长出蘑菇来了。”相叶先生说完这句话之后掏出了一张车票塞给了二宫,“我给你报了旅行团,不用你出一分钱的!”

  一大早上还没清醒的二宫被迫接受着自己假期必须要出门的事实,虽然他也可以选择不去反正不是他出的钱,但想想既然是免费的就不要浪费了,怎么说相叶也是一番苦心。

  

  2.

  一上车二宫就后悔了。不管年轻年长的都穿戴高档,名牌手表,昂贵首饰,不像是出去旅游倒像是去参加舞会。相叶他真没帮他报错名吗?

  即使知道是所谓的高端旅行团,这也太夸张了吧,二宫穿着T恤短裤,脚蹬一双凉拖,肩上背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双肩膀,仿佛一名乱入的大学生,自觉自己格格不入的二宫默不作声坐在了倒数第二排的角落,哪里没有人会注意,他可以不被打扰地打一路游戏,还可以很好地观察整车的人。就算不喜欢,基本的了解总会对以后万一产生的交集起到帮助。

  就在车快要启动的时候,又上来了一个人,和别的人稍微有些不同,他的穿着虽然时尚却并不全是名牌,不过搭配的很好很衬他的身材和肤色,而手腕上的那块手表才是真的价值不菲,二宫偷偷上下打量着,仿佛自己像是正在寻找目标的小偷一般,想到这里二宫轻轻地被自己逗笑了起来。

  对方似乎注意到他了,有些疑惑地打量了他一下然后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坐到了另一边的角落。二宫又悄悄地看了一会儿,最重要的是对方长得很帅,要说他是那家杂志的模特二宫都不觉得意外。不过既然出现在这里就肯定不是杂志模特,看那抹得一丝不苟的发胶和稍显严肃的表情,估计也是哪儿的社长。

  

  3.

  纵使车上有一位很合他胃口的帅哥,二宫也并不会去主动搭话,毕竟在还不了解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只会让自己趋于劣势,秉持着敌不动他不动,二宫后半程甚至陷入了睡眠。

  真的太无聊了,他讨厌坐车,更讨厌旅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了发现巴士竟然还没有到目的地,抓了抓本身也没有什么发型可言的头发,看起了手机上的股票行情。

  而刚才在前面的人们交谈的人们此刻也非常安静,长途的劳顿让整车的人都变得有些疲倦,外面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二宫瞄了一眼斜前方,发现对方好像在睡着了,头一晃一晃的像极了上课打瞌睡的学生,造型好的头发也有些乱了,后脑勺翘起了一撮乱毛,有些可爱。

  可真有意思。

  又过了大约半小时,巴士终于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导游让大家在车上坐着,自己下了车一会儿又上来了,说是因为酒店出了一些状况,现在房间不够,少了两间大床房可以换成双人豪华套房,问有没有人愿意拼房的。

  导游道了好几次歉,像这种高端的旅行团本不该出现这样的错误,就算出现问题要换也该换成两间套房,可这家酒店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完全没有空余的房间。

  这话一出车上又开始吵闹起来,这个团本来的报名条件中就是独身,大家又相互不认识,甚至在路上就开始明争暗斗,谁都不愿意和别人住一间房。

  二宫揉了揉脑袋觉得头更疼了,他想快点下车,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于是本就不是和介意和别人同住的二宫举起了手来。

  “我不介意。”

  

  4.

  二宫没有想到对方会说他也不介意。房间问题很快就解决了,然而这个结果却让二宫很意外,对方看起来明明就像是那种会很介意和陌生人一起住的人,服帖平整的衣服,干净光亮的鞋子,衣服不长不短正正好好,众多细节表明他可能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说不定还有洁癖。

  当然人也不能光看外表,说不定这样的男人的身体里藏着一颗热情温柔的心,说不定还有熟了会和你撒娇之类的反差萌。毕竟他的五官虽然深邃让人感到有些难以靠近,可看眼睛又觉得很温柔。

  领完房卡放完行李,大家集体去餐厅进餐,菜还没有上来的时候有人提议先做个自我介绍,毕竟接下来的几天大家都得朝夕相处。

  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自我介绍?如果有这种环节难道不是旅途刚开始就进行的吗。他不太用心地听着自我介绍,其实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早就有不少人偷偷互相认识过了,现在也就是走个形式,让二宫这种坐在角落里当蘑菇的人也能刷一下存在感。

  他倒是宁愿不要刷存在感。虽然刚才因为自己率先同意拼房已经非常有存在感了,这会儿他们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好奇。

  对方正好坐在他的旁边,是一把略微有些低沉沙哑的男音,可仔细一听却又带着奶音。刚才在放行李的时候他们就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知道对方的名字叫松本润。

  “松本润,今年33岁,单身,目前是Jun style眼镜的社长。”这会儿比刚才详细一些,加上了职业和年龄。

  Jun style 眼镜二宫倒是知道,外观时尚,质量过硬,他甚至还拥有一副Jun style的银边眼镜,外出谈生意专用,显得很有品味。

  二宫是最后一个做自我介绍,他非常简单地说自己是二宫和也,34岁,单身,兴趣爱好是打游戏。

  他甚至没说他的职业,但是一听他的名字在场的人心里都有了数,二宫和也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二宫银行。这会儿二宫换掉了他的T恤换了一件衬衫,这是刚才在房间里松本的建议,说是等会儿可能会有什么活动不要穿得太随便比较好。

  二宫本来是不想理会的,管他什么活动他又没兴趣,但转眼一想,还是听从对方的意见换上了。

  即使他对在场的人和这次毫无兴趣,但是他的形象会影响别人对二宫银行的印象,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会不知道和在座的哪位有合作,二宫决定还是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样一点。

  

  5.

  晚餐能吃的东西不是很多,二宫也不能喝太多酒,期间松本往他这里看过来好几次,甚至问他要不要紧。

  “什么要不要紧?”二宫被对方问得一头雾水,转头看松本。

  “看你脸有点红。”

  “没事。”二宫笑了起来,“没醉啦,不过还是谢谢,松本君真温柔啊。”

  被夸温柔的人忽然不好意思起来,“没有没有,作为接下来几天的室友应该的。”

  餐厅里的其他人开始相互敬酒,带着各有心思的笑容,二宫又喝了一口酒放下了酒杯,“说起来,松本君为什么会同意和人拼房?”他压低着声音轻轻问身边的松本。

  “没……那个时候以为你才20几岁,有点不放心让别人和你拼房。”

  “嗯?”二宫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声,“原来松本君是在担心我啊。”那个时候的二宫恐怕不知道,松本是认真的,他当时是认真的担心二宫和别人睡会不会不安全,毕竟他看起来那么毫无防备。

  

  ——————TBC——————

  

评论(17)
热度(209)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