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宅男改造计划 02

前奏太长什么时候才能写到改造啊【笑哭】

(然而改造也不是重点

前文:01


  02

  推开门,风吹起窗帘,细小的灰尘在空中飞舞,松本微微皱了眉嘀咕着昨天才打扫过怎么又那么多灰,转头让二宫等等,他再去打扫下。”二宫被他的认真劲儿逗笑了起来,把拉杆箱往墙边靠了靠,跟着松本进了厨房表示他想帮忙一起打扫。

  松本家的那间空房看上去没有什么生活气息,不过家具被褥都齐全,虽是不用的空房间但因为房子主人一直定期打扫也只有一层薄薄的灰,松本看见二宫熟练地擦拭着桌子,试探着问他是否也有洁癖。

  “洁癖还算不上,可能是洁癖预备患者。”二宫把抹布挂到了旁边的椅背,忽然对着阳光下格外清晰的灰尘粒旁若无人地抓了一把,在松本眼里就像是一只被奇怪的东西吸引了目光的猫。

  房间打扫干净之后,对方抱着手臂倚在门框上看二宫把拉杆箱拖了进去,“把东西放一放,我带你转一圈。”

  松本指了指墙边的大书架,里面只有被整齐地摆放着的五六本书,“这个书架你可以随便用,我的那几本书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随便看,我房间里还有一个书架你要是有想看的书也可以和我说,客厅里的那个书架上都是漫画,也一样随便看。”

  他带二宫走出了房间,马上就看到了松本刚才说的满是漫画书的书架,二宫刚才进来的时候随便瞄了一眼,看见了不少他也有的漫画,底层还有按期排放的少年Jump。“客厅,的电视机连了PS4,可以随便玩。”

  二宫浮夸地“哇噢”了一声,吹起了口哨,“真的吗,太棒了!”

  “不过我的游戏不算多。”

  对方冲他得意地笑了起来,“没关系,我带了很多游戏。”

  松本带二宫进了厨房,告诉他锅碗瓢盆的摆放位置,又问,“你平时做饭吗?”

  “不做。”他如实回答着。看对方微微皱眉又马上舒展了开来,“等下一起去超市采购吧,顺便给你配把备用钥匙。”松本扬了扬嘴角,带二宫把整个家都转了一圈之后回到了他的房门口指了指旁边那间关着的房间,“那里是我房间,有事可以找我。”

  

  和一个才认识一天都不到的人又是男人一起逛超市的感觉有些奇妙,索性二宫好像并没有感到不自在,乖乖地推着车一边还帮松本比较价格,“松本君,这个比较合算哦。”他扯了扯松本的衣袖,只给他货架上层的东西,松本其实并不怎么在意价格,不过既然二宫这么好心为他着想,那么就如他所愿吧。

  他买了很多日用品包括要给二宫用的牙刷毛巾等等,在二宫“那边的汉堡肉在打折”的循循善诱下买了汉堡肉,于是今天的晚餐是汉堡肉蛋包饭。听到这个消息的二宫似乎很开心,松本猜测对方大概很喜欢吃汉堡肉吧。

  做晚饭的期间,二宫一直呆在房间里理东西,等松本敲了房门进去之后,里面已经是另一番模样。书架上摆满了游戏和书籍,桌上摆了一本笔电整齐地接着电源,旁边是几副叠放整齐的扑克牌,窗帘下的墙边靠着一把吉他,是二宫之前就背在身上的。

  “吃饭了。”

  “就来。”正在整理床铺的二宫回过头来,灵活地跳下了床,穿上松本刚才特意买给他的黄色拖鞋,走出了房间,饭菜的香味立刻扑面而来。

  二宫果然很喜欢汉堡肉,吃汉堡肉的时候眯着眼睛一脸满足的样子就像是偷吃了小鱼干的猫,腮帮子鼓得满满地十分诚恳地夸奖着汉堡肉的美味和松本的高超手艺。松本虽然擅长做饭但是被人这般夸奖还真是第一次,不禁有些沾沾自喜,想着二宫平时也不做饭,便承包下了以后的晚饭。

  “没时间的话我们就出去吃或者叫外卖。”

  二宫忙不迭地点头,表示没有异议,他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超级好的房东,如果这个房东在以后的日子里没有费尽心思想要改造他的话。

  

  正如相叶所说,二宫是个货真价实的宅男,第一天以后,除了晚饭时间松本几乎没有见到二宫踏出过他的房门,偶尔见他出来也是坐在PS4前操纵手柄,眼神对上的时候,二宫就把另一个手柄塞到了他的手里强行让松本和他一起玩。

  松本自认为自己算是游戏玩得不错的人,但和二宫想比还是差了一些,二宫的脑子转得很快手也很灵活,游戏技巧很好,输了好几局之后一向不服输的松本终于投降了,把手柄扔到一边说“不玩了,不玩了。”

  二宫捂着嘴笑了两声,将游戏调回单人模式,松本倚着沙发后背看二宫猫着背打游戏的样子,被扎成小辫的头发随着二宫的动作一颤一颤地动,下巴上的胡渣倒是刮干净了,显得那张脸更加年轻。

  “嗯?”大约是意识到了松本的目光,二宫转头看他,“怎么了?”

  “二宫君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你是说一直是个死宅?”二宫笑了起来,“现充太累啦,不合适我,对我来说衣服能穿就行了,活着就是运动,如果哪天没有了网络和电的话我大概会疯掉的。”

  就最后一句话来说松本倒是十分赞同,前面那些在松本的世界观中简直是天方夜谭,看见好看的衣服怎么能忍住不买,不健身的话自己都会讨厌自己。可是二宫又和世人印象中的死宅有些微妙的区别,比如二宫并不排斥和人交流,相反他很擅长把握和人的距离。

  但是有件事情松本一直很在意,那就是为什么二宫在家里不穿裤子……

  回到家里之后,二宫又回到了不穿裤子状态,细白的腿整天在松本跟前晃让松本有些动摇起来,他本来就是比起胸更喜欢腿,比起腿更喜欢屁股的人,这么一双美腿在他眼前晃实在让他没法把注意力移开。

  “二宫君,你……”你为什么在家不穿裤子什么的,实在是有些问不出口。纠结着怎么说下去的时候,二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抱歉,我在家里不喜欢穿裤子,因为那样比较轻松,如果给你造成困扰的话我去穿上。”

  仿佛被读了心的人愣了一下,赶紧解释起来说“没有……”

  “哦,那我就不穿了。”二宫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游戏上,不再理会松本像是粘在了他腿上的目光。

  二宫现在穿的这条短裤很短,因为姿势原因,松本总觉得努力下就能看清他的大腿根,可以说是相当糟糕了。

  

  其实松本还有一件在意的事情,那就是为什么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二宫穿着女装,只不过每天遭受着白腿攻击,松本几乎忘了这件事情,直到那天二宫穿着的衣服被从阳台上晒干收了下来,松本才想起来问。

  “这个啊,说来有点复杂……算是副业的一种吧。”

  副业的一种?那是个什么样的副业啊……松本瞬间脑内出了二宫穿着各式各样女装的样子,比如穿着女仆装在女仆咖啡厅打工,比如穿着旗袍在中华料理店当看板娘,比如穿着女警衣服玩奇怪的play。

  太糟糕了,松本想不出任何一种不糟糕的解释,只好上上下下地又看了几眼二宫,并没有意识到对方误会了什么的二宫将衣服叠好放回了房间,再次出来的时候松本还站在阳台上望着刚刚晒着那套女装的地方。

  “润君,晚饭吃……”二宫神色怪异的看着松本,出声叫他,“润君?”

  “嗯?”

  “你……为什么要看着我的内裤。”

  松本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刚才晒着女装的地方现在挂的是二宫刚洗好的内裤。

  “啊,不是……”意识到自己这行为像个变态的松本想了想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嗯蓝精灵……挺可爱的……”

  ……这下更像变态了。

  ——————TBC——————


评论(12)
热度(28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