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金牌代驾(中)

其实我想了想这章该叫专属代驾x

感觉这蛋(贺)糕(文)好像不是很甜,可能是提拉米苏味的

前文:(上)

争取今晚再更一章


  (中)

  

  其实松本并不讨厌喝酒,相反他本身还是挺喜欢酒的,所以在没有人灌他酒的时候在家里就着电影小酌几杯,和朋友在时尚的酒吧或有氛围的居酒屋通宵畅饮他都很乐意。

  但上次宿醉的体验实在太糟,以至于松本有一阵子潜意识地对酒避退三舍,除了工作以外的时间都给了健身和电影鉴赏。

  在健身房遇见小栗,恰好晚上没安排就相约一起吃个晚饭并不在松本的预料之中,一直到了两杯生啤端上了桌,松本想着稍微喝点也没关系,然后一直和小栗畅聊到了晚上十一点,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开车来的。

  “没事儿,这里停车不会被贴罚单的,你今天坐出租车回去明天再把车开回去。”小栗笑了起来,没想到一向考虑周全的松本竟然还能忘记这事儿。

  松本打开钱包付账的手停顿了一下,蹙了蹙眉头把从上周起就一直躺在他的钱包里的名片又抽了出来。

  “二宫和也?……谁?”

  松本没回到他的问题,放回了名片合上了钱包掏出了手机开始拨号,而小栗盯着他手头的动作看了看站在旁边的的服务员,掏出了自己的钱包,“抱歉,我来付。”

  松本把手机放到了耳边,听见电话那头有些低沉而清爽的声音无情地告诉他,“我已经下班了。”

  “但是我现在需要你。”

  “你可以找别的代驾,app上有显示当班时间。”

  “可是,我需要你。”

  “好吧……”电话那头终于妥协了,松本听见对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是布料摩擦的声音,“下次别喝到那么晚了,对身体不好。”

  松本记得他说过自己不喜欢代驾管得太多,可是听见二宫这么说的感觉似乎不坏,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嘴角扬起了怎样的弧度。

  “润?润!”

  “嗯?”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刚刚问了什么?”

  小栗显然有那么点崩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松本这么明目张胆地无视他说的话,“我说,二宫和也是谁?”

  “哦,是代驾。”松本顿了顿看了眼自己的钱包,“嗯?结账呢?”

  “……我结过了。”

  “……哦。”

  

  十五分钟后,有人掀开帘子走进来,头上沁着一层薄汗。6月的天气有些闷,稍稍运动就会出汗,更何况是骑了十五分钟的自行车,松本看到对方衣领被汗水稍稍浸透了忽然有些过意不去,对方明明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可能都已经要洗洗睡了却还被自己叫了出来。

  “抱歉,麻烦你了。”

  “没事。”他接过了车钥匙坐进了驾驶座,松本没有坐进后座而是拉开了副驾驶那边的车门,二宫稍微有些意外却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和上次一样安静地将车启动起来。

  窗外的景色以很快的速度飞驰而过,松本开了点窗,初夏夜晚的风吹在他的脸上让他清醒起来。二宫忽然听见对方问他,“那你等会儿怎么回家?”

  “我家里你家不远,走回去。”

  “……注意安全。”

  “真那么担心就请不要再那么晚叫我出来加班。”

  这话让松本几乎无言以对,这种吃瘪的心情就像是找不到破洞却依然在不断漏气的气球,他值得倚上椅背,扭头看东京繁闹的街道,不再和二宫搭话。

  

  二宫在代驾app上的评分非常高,大家的评价都在夸他开车稳、做事稳重周全,专业素质很高。松本想了想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代驾,即使那天像是在埋怨他但还是在非工作时间赶了过来送他回了家,而且也没有多收费,下次也没有拒接他的单子。

  就像是一杯一直在慢慢变冷的温水,松本简直好奇那个人到底会不会露出除了冷静的微笑以外的表情,几次相处下来也发现二宫并不是冷漠的人,从第一次的那瓶水开始就知道。但是当他在车上和今天酒吧里遇到的感觉还不错的女人拥吻,感觉上来了他轻轻啃咬着女人白皙的脖子,手也摸上了裙子的拉链,一抬眼却从后视镜里看见二宫一如往常冷静到几乎冷漠的脸,忽然就没了兴致。

  他放开了女人,戛然而止的动作让女人有些意外,抓着松本的胳膊问他突然怎么了,松本不动声色地抽出了胳膊,抬手温柔地理了理对方稍显凌乱的头发,说,“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诶——”女人放出不满的撒娇的声音,松本的眼里却全是那双没有神色起伏的茶瞳。耐了性子解释说,“抱歉我想起来等下还有事,下次再约。”

  车上重新变成只有他和二宫的时候,二宫的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开了一会开了口,“其实可以不用顾虑我,金牌代驾是专业的,只要你不影响车辆行驶,我们都会当做没看见没听见。”二宫笑了起来,“还是说……你怕被我看见……”

  二宫的话说了半句,让松本总觉得自己被小看了,怕被他看见什么,身体吗,那里吗?

  “没有,只是突然没兴致了而已。”

  驾驶座上的那个人用鼻子变调的“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他的答案,然后一路无言地把车开到了家门口,二宫从驾驶座里钻出来给他开了门,松本仰头刚好看见对方下巴上那颗小痣,在线条好看的那张脸上,像是有魔力一般地吸引着他所有的目光,然后想象起二宫的伴侣是不是会亲吻他的小痣。

  “松本先生……”二宫忽然叫了他的名字。

  “嗯?”

  二宫的视线往下定在了他的裤子上,松本跟着低头看去才发现刚才女人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而他刚才一直没发现就这么前门敞开着还露出了黑色的内裤。

  还好是黑色的。松本想。

  

  松本发现了一件不妙的事情,也许是那天在车上透过后视镜看到的二宫的脸印象过于深刻,之后每当他想要做这种事的时候都会想起二宫的脸,不论是别人做还是自己做,那张冷淡的脸都会浮现在他的脑中,接近魔咒一般困扰着他。

  钱包里的名片已经被拿了出来好好地放进了抽屉里,从第一次使用代驾之后,他每次都直接联系二宫而不是通过代价app,因为他只想要二宫做他的代驾,在遇上二宫没空的时候换过一次其他人,明明是一样的专业甚至态度还比二宫好一些全程笑脸示人,可就是不一样,松本侧着身子揉脑袋,他想喝水了,如果是二宫的话应该会提前给他买好水。

  他虽然是社长却一直没有给自己配备司机,出差的时候就体现出了没有司机的不方便,开车可到的地方肯定是驾车过去,平时只能自己一个人开,累了只能停下来休息一下。出差免不了应酬,也只能开车过去打的回来,那边不知道能不能找代驾。

  他翻着代驾app的各种功能。然后在【出差代驾】这一栏停了下来,把界面切到了电话簿播出了二宫的号码。

  “后天有预约吗?”

  “暂时没有。”

  “很好。”松本笑了起来,“后天和大后天,你的时间都归我了。”

  对方像是马上反应过来了什么,“……出差代驾麻烦通过app预约。”

  “直接打给你比较快。”松本顿了顿,“通过app下单的话会被公司抽成吗?”

  “那当然。”二宫皱了皱眉,换了一个肩膀夹耳朵,“但是出差这种我也不能直接请两天假啊,所以麻烦你还是动动手下个单。”

  松本想了想,又说,“那下次出差以外的我还是直接约你吧。”

  电话那头的人轻轻笑了两声,“app下单会比较安全。”

  “能有怎样的不安全?”

  “嗯……各种各样。”

  松本也跟着笑了起来,“没关系,我相信你。出差两天一夜,食宿我都会包的,你只要帮我开车就行了。”

  “松本先生没有私人司机吗?”

  “没有,要不……你考虑跳个槽?”

  对面忽然不说话了,松本以为自己玩笑开太过想解释什么,电话那头忽然又开了口,“不行的吧,代驾的好处在于需要的时候就出现,我要是做你私人司机就会一直跟着你,会知道你很多秘密,会让你下了班还处于上班状态。”

  “停停停,别说了。”松本揉了揉脑袋,这二宫和也怎么以前不知道他这么能说会道。

  但是他说的的确有一定道理,这样想来,还是代驾好,反正是只有需要才会出现的人,所以他才能处于放松状态与二宫交谈,只可惜,对方展现给他的却是工作的那一面。

  ——————TBC——————


评论(3)
热度(142)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