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追人的正确方法(上)

 @青樹 一个迟到了一个多月的生贺!

顺祝树宝宝和大家儿童节快乐(。

就一个普通的校园文,润二润无差

  追人的正确方法(上)

  

  闹钟终于把他混沌的大脑弄醒了,松本看了一眼窗外,乌云灰压压的一片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似的。

  起床气爆炸了。

  松本掀开被子,紧皱着眉头洗漱穿衣,然后在妈妈的“走慢点”的叮嘱下叼着牛奶出了门,当然,没有忘记带上包和伞。

  今天说不定会下雨。就算他没有看天气预报也知道,虽然他早上看了天气预报,降雨率还没到50%,但他还是带上了伞。

  

  地铁到站了,他还没有出站就听见了淅淅沥沥的雨声,而且还在持续变得更加密集。

  就说会下雨吧。松本这样想着,从包里掏出伞,看了看那些堵在地铁站出站口的没有带伞的人们,淡定地撑开了他的伞。等他快要踏出地铁站的时候,松本却又突发奇想有没有长得顺眼的,他可以顺便捎对方一程。

  事实上并没有,松本也只是想想而已,这年头靠借伞搭讪也太老土,保不准还会被误会是不是另有企图。

  一手撑伞,一手插兜,包被随意地挂在肩上夹在手臂和身体之间,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有穿着别校校服的人从他身后跑到了他的跟前。

  那个人把包举过头顶,但显然没有什么意义,雨水不断滑过他的白衬衫,将湿透的布料紧紧贴上了他清瘦的背,松本盯着那透出的皮肤看了一会儿终于把目光转到了后脑勺。

  啧,看不见脸。

  他快步往前走了几步,终于追到了对方的身边和他齐平,恰好看见雨水顺着他的鼻梁和下巴滴落,线条完美。

  

  小跑着的人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转过头来瞥了松本一眼,猫唇自带了可爱的微笑弧度。

  “呃……要一起撑吗?”

  “不……用了。”正拒绝的时候,松本已经自顾自地把伞撑到了他的头顶。

  松本听见对方轻轻笑了两声,然后没有再拒绝地放慢了脚步又往里走了走。

  对方的学校就在他学校的旁边,到了校门口,猫唇少年和他了一声谢谢就重新举起了包跑进校门,跑过的地方溅起了浅浅的水花。一恍神,对方就变成了一个豆大的人影。

  

  他将伞插进门口的伞桶,走进教室,拍了拍微微被淋湿的裤子坐了下来,把第一节课要用的书摸了出来然后和迎面向他走来的小栗打了个招呼。

  “怎么了,你今天感觉心情特别好?”

  松本摸了摸他不住微笑地脸,一边不走心地哗哗翻了下书,“有吗?是你的错觉。”

  对方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嘀咕着“一定有问题”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说说,大早上的遇见什么好事了?”

  “没有没有。”松本摆摆手,看了眼时间,“回你的座位去吧,等下老师要进来了。”

  

  等到中午,小栗显然已经忘记了要追问松本早上心情那么好的原因。今天下雨,改在教室里吃便当的松本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半响问小栗你知道隔壁学校几点放学吗?

  “啊?”

  今天的雨下了一天,他担心早上遇到的那个家伙回不了家。虽然他们只是一面之缘,他甚至没有来得及问姓名,松本却不知道为什么很是在意。后来他从一个女友在隔壁学校的同学口中得知隔壁学校比他们晚放学半小时。松本想了想,打算好人做到底。

  “松润,还不回家吗?”小栗单身领上书包,依靠在课桌上。

  松本慢吞吞地收拾着包,看了一眼外面没有要停迹象的雨势,“你先走吧,我再逛逛……”

  “你再逛逛?逛……什么?”小栗疑惑地问,问到一半又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你逛,你逛……我先走了。”

  松本将包收拾好靠着窗看了一会儿外面操场上花花绿绿的伞顶,等时间差不多了才下了楼,走向了隔壁学校的校门。他不想太早过去,因为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可当他在校门口站了一会儿,有一批学生开始往外走的时候,他的存在已然引起了一点点骚动,有女生在议论纷纷他是来这里等谁的,有人兴奋地看向他然后又在他看过去之后害羞地低下头。

  他知道他在隔壁学校也挺有名的,所以才不想太早来,可是来得太晚又怕会和对方错过,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出来,松本还不想等太久。

  所幸,对方似乎是个回家动作很快的人,没过几分钟,松本就看到了一个黑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家伙顶着雨出来了,在周围撑着伞的同学中显得格外显眼,同时也没有错过对方身边的女生偷瞄了他好几眼有些纠结的小动作。

  什么嘛……这个人其实明明就不缺人给他撑伞。

  可对方显然并没有注意旁边的动静,就这么任雨淋着连早上无谓地用包遮一下的动作都不做了。松本纠结着等会儿要怎么毫不刻意顺其自然地送他回去,对方就快要走到他跟前了,微微眯着眼的动作加上有些被浸湿的头发,不知为何让松本想起了奶奶家隔壁那条还挺喜欢他的柴犬洗澡时的样子,于是忍不住“噗”地被自己逗笑了。

  这一笑,对方向他这边看了过来,松本已经想好理由了,对方要是问自己在这里干什么,他就说在等人,但是那个人好像先回去了,不过我来都来了就顺便送你一程吧。很好很自然!松本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然而对方只是朝他这边看了一下而已,然后像是没看见他一般继续不作停留地往前走,眼见着对方就要走远了,松本急了,跨了一步上去抓了对方的胳膊。

  对方显然被他吓了一跳,有些惊讶地转过身来,看见他的脸时又忽然冷静了下来,但并没有问出“你在这里干什么?”这种松本想象中的话。

  “……有事吗?”对方的猫唇还是勾着好看的弧度,偏离预想的问句让松本的脑袋有些乱,于是他说“是这样的,我给自己定下了每天要做一件好事的规定,所以,请让我送你回家。”

  对方看了他一眼,没有甩开他的手,只是问,“可你早上不是已经做过好事了吗?送我到学校了。”

  “啊,我说错了,是两件!”

  被他拽着手的人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吧好吧。既然这样,就麻烦你了。”

  等他那天送对方到了家附近,对方像早上一样说着“我差不多到了,谢谢你,再见!”就重新跑进了雨中。松本一个人回了家,把伞撑到一边,自己用毛巾擦了擦脸,这才想起来自己在校门口都说了些什么,这搭讪方式,没有更不靠谱的了,对方没有觉得他是可疑人物真是太好了。

  “小润,下来吃晚饭。”

  “哦!”他迎着,换了身居家服将刘海扎成了小辫跑下了楼梯,刚一坐下就没头没尾地问,“妈,明天下雨吗?”

  “干嘛?”

  “没……随便问问。”他想,明天起来也得好好地看天气预报。

  

  第二天是个晴天,他没有带伞出门,也没有遇见隔壁学校的那个少年,但是他却在操场看见了那个少年,在自己学校的操场上透过铁丝网看见隔壁操场上正把一颗棒球投出去的猫唇少年。

  “好球,二宫!”松本听见他的队友这样喊他。

  “二宫。”他心里默默念了一遍,然后忽然想起来,他昨天竟然忘记问对方名字。

  忽然有颗球越过松本的头顶被扔到了隔壁学校的操场上,松本听见有人在他身后喊,“松润!让隔壁学校的帮忙捡下球!”

  “真是的,为什么要我去啊……”松本一边嘀咕着,一边朝铁丝网走去,忽然灵光一现,大喊了一声,“二宫!”

  对方真的就转过了头来,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松本指了指离他并不算太近的球,“帮忙捡一下球啦,谢谢。”

  二宫走了过去,捡起了球,用左手把球往空中抛了两下然后朝松本这边投了过来,球落地之后滚了一会儿刚好在松本附近停了下来,松本朝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对方弯了弯嘴角压低了一下帽子又转过了身去继续他刚才的练习。

  有人拍了松本的肩膀,“你认识他?”

  “也没,两面之缘。”

  “刚才听你喊他二宫……隔壁学校棒球队王牌是不是就姓二宫?”

  “我又不是棒球社的我怎么知道!”

  对方失望地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问你了。我问小栗去。”

  你问小栗他也不会知道的好嘛,他交友圈再广又不会广到隔壁学校的这种阴沉少年型的人那边去。松本腹诽着往回走,但是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看来以后周二的体育课似乎会变得格外有意思了。

  ——————TBC——————

评论(15)
热度(23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