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我可能开了假车(下)

昨天第一次写完的时候word崩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了一下午一个自动保存的没有很绝望。重新写了一遍不知道有没有忘了什么_(:з」∠)_

前文:(上)

内有破三轮注意


(下)

  这么说起来,对方倒确实从来没有明确表明过自己是女孩子,是松本从ID和对话当中一厢情愿地这么认为的。既然对方是男孩子,那么对方到底为什么要问他“你觉得打游戏的女孩子怎么样”?

  Ninorin:那个是我替我姐问的。

  MJ:你姐?

  Ninorin:我姐也打游戏而且打得很好,但她很担心男人会不会对打游戏的女孩子有什么偏见,所以一直没有告诉过她男朋友她打游戏的事。我天天打游戏她又是我姐,我的看法没有参考性,就想替她问问别的男人的客观看法。

  MJ:原来是这样啊。

  Ninorin:我告诉她了J你的想法之后,她就鼓起勇气和她男朋友说了,现在他们快结婚了,谢谢你啊J。

  Ninorin:有蛋龙!开了房再继续聊!

  Ninorin:3479 0258

  MJ:不谢不谢,我也没做什么。

  Ninorin:啊然后这个P&D账号其实也是我姐小号,她开了之后嫌初始不够好就扔给我了,我也懒得再改ID就这么用着了。

  Ninorin:我明白了!J你之前是不是误认为我是女孩子啦?

  MJ:……是。

  Ninorin:哈哈哈真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其实我姐长得和我特像,可惜你没机会了(。

  Ninorin:J你怎么不回话了?生气了?

  MJ:没……我刚刚一直卡在里面在点重试。

  Ninorin:哦哦没事我等你一会儿,等下重新开间房。

  松本的确是卡在奖励界面了,他一边一遍遍点着重试,一边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既然Ninorin不是女孩子,那面基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就算开房也没事。虽然自己失去了一个未来女友很可惜,但是获得了一个大佬基友也不错啊。

  MJ:总算出来了。

  Ninorin:之前就想说你家wifi不行啊,上次我房间都开好久了你都不进来。

  MJ:看来面基得找个wifi好点的地方再开房。

  Ninorin:噫,J你好污。

  MJ:什么啊,明明你更污!

  面基当天,松本抱着一种要去抱大佬大腿的想法来到了咖啡厅,虽说知道了Ninorin不是妹子,但他还是有点紧张,毕竟面基可不是常有的事情,在等Ninorin来的时候,松本自己单刷了几盘P&D然后果不其然地翻车了,一边问对方还有多久到一边和他诉苦说一个人打不过。

  Ninorin:我马上到了,等下让本good looking guy带你飞!

  ……good looking guy什么鬼。

  说是马上到了,松本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店门,猜想着Ninorin的真实模样,过了一分钟,有一个穿着连帽卫衣的人推门和他对上了眼。

  正想着这人的轮廓可真好看啊的时候,对方不仅没有移开目光而且毫不犹豫地朝他走了过来,拉开他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说,“下午好啊,J。”

  

  其实他只猜错了一半,Ninorin虽然不是女孩子,坐在对面猫着背吸着蜜瓜苏打的样子的确娇小可爱,要不是松本知道对方的真实年龄他真怀疑对方是逃课出来的大学生。

  “你确定你33了?”松本盯着二宫头顶一撮没有抚平的呆毛,忍住了伸手摸上对方脑袋的冲动。

  对方放开吸管笑了起来,眼角笑得弯弯的,“下个月都要34了。”

  松本不知道怎么了,目光粘在对方下巴上的小黑痣移不开了眼,然后恍然间他又找回了在知道Ninorin真实性别前和他聊天时的心动感觉。

  “你刚才打的哪个本?”

  松本把手机给他看,指了指界面上一个未通关的副本,“就这个降临本。”

  “行,你开房,我带你。”

  打了一会儿,对方忽然大叫起来,“卧槽?掉线了?”

  松本看了看游戏里切到一人模式的消息提示,“你掉了。”

  “你一个人先再努力一把,等下找个网好点的地方。”

  “这家咖啡厅的网已经挺好的了。再好就得找酒店了……”松本抬头看了他一眼,对方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忽然一口喝完了所有饮料,“走,开房去,正好手机要没电了。”

  

  第一次见面就开房可真刺激,松本站在酒店前台一边登记一边想,面前那位专业地微笑着实则不知道怎么腹诽他们的前台服务员一定想不到他们开房只是为了打游戏。等松本拿到了钥匙,身后的人跟了过来,他忽然想起来,其实他们认识第一天就已经开过房了。

  在游戏里。

  Ninorin,松本现在知道对方叫二宫和也了,二宫找到了插座给手机充上电,松本坐在床上心情有点复杂,刚好翻了车,便专心致志地盯着二宫看了起来,对方头顶的那撮毛还翘着让他有点犯强迫症,鼻子很挺显得侧脸线条十分完美。对方自顾自地刷了一会儿手机转过头来看他说,“这里不错,能上。”

  松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手倒是伸出去了一半,赶紧若无其事地收了回来却见二宫又笑了起来,“都开房了,不干正事愣着干嘛?”

  “啊?”

  二宫晃了晃手机,“打本啊再过一会儿本就要结束了……不然你以为要干嘛?”

  总感觉被调戏了。

  他还是第一次开房干了比盖棉被纯聊天还要纯洁的事情,他们坐在床上清了两轮体力,天也黑了,甚至听到了隔壁开房干了开房真正要干的事情的声音,松本有点尴尬,对方倒是若无其事地放下了手机转了转脖子摆了摆手,“不打了不打了。”

  松本从床上站了起来问他,“一起吃晚饭吗?”

  “啊……突然想喝啤酒!”二宫说话的尾音黏黏糊糊的,颇有点撒娇的意味。

  对方笑了起来,“我认识一家不错的居酒屋。”

  二宫一听这话跟着站了起来,随手用胳膊搭了松本的肩,眼里闪了点光,“……走?”

  

  明明说想喝酒的是二宫,现在喝了没两杯就摇摇晃晃地红着脸开启魔术师模式的也是二宫。

  “抽一张牌吧。”

  松本失笑着抽了一张牌,看了看牌面又放了回去。

  “能把手给我吗,润。”松本被突如其来改变的称呼吓了一跳,听话地伸出了去,二宫捏住了他的手笑了起来,“我能从指纹看出你刚才抽的哪张牌哦。”

  是是你最厉害了。这样想着的时候松本发现二宫竟然保持这抓着他手的姿势打起了瞌睡。

  “喂别睡……”松本用另一只手戳了戳对方看起来就很软的脸颊。

  对方努力地睁了睁眼,但并没有放开他的手,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说,“你的手真好看。”

  为什么只是被夸了手好看,松本却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二宫忽然松开了他的手,撑了脑袋痴痴笑了起来,“润你可真好撩真可爱。”

  为什么他要被一个喝了酒之后浑身粉红软乎乎的家伙说可爱啊!

  “我很喜欢润哦。但是我觉得润比我喜欢你更喜欢我。”二宫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可能你不信,但是我还没醉,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是了,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心底被唤醒了。他是喜欢Ninorin,在不知道对方性别样貌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我说对了吗?”二宫笑得游刃有余。

  他到底还是把那个魔术变完了,看了看手机抬头问松本,“开房吗?”

  “不了,没体力了。”

  打了一下午游戏刚才又喝了酒是挺累的,二宫想了想,又说,“不是现在,是等下。”

  “那行,那回家再说。”松本了然地点了点头,把手机揣进了兜里。对方反而有点疑惑起来微微皱了眉看他问,“回家了再开房?”随即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地笑了起来,“行啊,去你家?”

  

  他进了门,松本在鞋柜了给他找出了一双毛茸茸的拖鞋,二宫看了一会儿到底还是穿上了。

  “随便坐,要喝点什么?”

  “白水就行。”二宫抓了一个坐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才开始打量四周,那是一个典型的单身男人的家,但是十分干净整洁反映出房子主人认真仔细可能还有洁癖的事实。

  松本放在桌上的手机不停地震动起来,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二宫还是看到了屏幕上不断跳出的大约是来自松本亲友的消息。

  “松润!出来喝酒吗?”

  “怎么不回话???”

  “又和上次那个叫什么Ninorin的开房去了?”

  他抬头看端着两杯水的人走了回来,提醒他说,“润,你的手机一直在震。”

  二宫看着松本拿起手机之后的微妙表情变化,感觉特别有意思,松本在屏幕上敲下了几句话然后放下了手机一会儿又拿起了手机转头看二宫,“什么时候开房?”

  二宫放下了茶杯摩挲着茶杯边缘,抬眼问他,“都来你家了为什么还要开房?”

  “嗯?不是要刷副本吗?”

  “我说过要来你家刷副本了?”二宫笑了起来,站起身来弯下腰去,“我问过你要不要开房了,是你说回家再说的。”他把松本抵在了沙发背上,低头吻住了松本因为发愣而微张着的唇,和他想象中的一样软软甜甜。


就一个破三轮!真的!

  

  Ninorin:开房吗!

  Ninorin:我洗好澡了,就等你了?

  从洗手间回来的人一回来就看见自己的损友用八卦的表情看着他,“松润!你家妹子又开房等你了!”

  “啊?”松本一愣,拿起了手机,这个二宫,又给他发这种充满歧义的消息!

  “说真的,那Ninorin长什么?可爱不可爱?”损友用胳膊推了推他害他差点没把手机飞出去。

  对于这种问题松本是拒绝回答的。

  如果非要回答的话他可能也可以摸着良心告诉你,“可爱,长得很可爱。”至于其他的,他一点都不想多说。

  ——————END——————


评论(12)
热度(206)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