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我可能开了假车(上)

一个二润

满篇P&D和开房x分个上下

顺便在家门口楼道里搜到了一个ARASHI FOR DREAM的wifi求靠谱勾搭方法(家里wifi名字改不了

我可能开了假车(上)

  Ninorin:我去洗个澡

  Ninorin:等下开房!

  Ninorin:等我哦

  这么三条消息在松本的手机上跳出来的时候,他的损友正拿着他的手机把照片发给自己手机上,对方看着line消息弹窗一条条弹出来一脸尴尬地把手机还给了松本,一边挤眉弄眼地说,“松润……你要是有约就先走吧?”

  松本接过手机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下意识地一愣回答,“啊?我没有约啊。”

  “行啦你。”损友用胳膊肘推推他,“我刚刚不下心看到了,妹子都开房等你了,走吧走吧别让妹子等太久。”

  松本越听这话越摸不着头脑,低头瞄了一眼手机,看到了赫然跳在屏幕上的“开房邀约”,顿时明白了损友是误会了什么。

  “不是你误会了。”

  “哎呀这又没什么,妹子长什么样啊,给我看看呗。”

  “不是不是你真误会了。”

  “我怎么误会了,她不是说要开房吗?难道你们不是要开房?”

  “是要开房,啊不是不是,不是这个开房,是那个开房,就……游戏。”

  “别装啦不就开个房吗,有什么关系,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好掩饰的。”

  “诶什么?松润你有妹子在开房等你?那去吧去吧别陪我们了!”

  ……不是,真不是!松本百口莫辩地看着这帮瞎起哄的人,又看了看line的聊天记录不禁皱了皱眉,现在的女孩子都那么不拘小节了?

  再下一秒,他发现自己被推出了酒吧,美名其曰让他去赴约。问题是他真的不是要去开房也真的没有约可以赴。

  “我洗完回来啦,你去开我去开?”

  “你开吧。”坐在回家的车上,松本有那么点心累,他也很想和这个叫Ninorin的妹子真的开房啊,但就算是真的开房,估计也只可能是两个人对坐着刷副本。

  毕竟这个Ninorin是个十足的游戏宅。手游、掌机游戏、主机游戏、PC,对方几乎是全机种制霸,休息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游戏,简直宅出了境界。松本虽然也打游戏但却是个室外派,在认识Ninorin之前他从来不知道竟然能有人两天连续打40小时游戏。

  

  然而Ninorin并不是个除了游戏什么都不会的人,她有自己的公司,会至少五种乐器,会写歌作曲,会变魔术,会料理……还会撩汉子。

  关键是很会把控和人之间的距离,不会太亲近也不会太生疏,初见感觉比较傲娇相处下来又觉得很温柔,至少很会安慰人。

  除了游戏,松本有的时候也会说起他的盆栽,说到因为他太忙了错过了家里樱花盆栽的开花期,Ninorin就说,“樱花明年还会等着你的。”不过是一句话,却安慰到了他心里。

  虽然他还没有和Ninorin见过面,也没有见过Ninorin的照片,不过看她推上偶尔发的照片会拍到她的手,意外得是肉肉软软的类型,手很小,手腕也很细,应该是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

  当然松本并不是怀着要与Ninorin谈恋爱才和她打游戏的,他只是想找个大佬带他打副本。

  和Ninorin认识并不算是巧合,但也绝对不是必然。全国玩P&D的人那么多,基本上都混迹于P&D论坛,求勾搭的帖子那么多,却偏偏让他看见了,发现主玩属性相同对方又已经500多级了,最近急切需要人带着打本的松本就随手不抱希望发了个ID号勾搭了一下。

  这一勾搭竟然还给他勾搭到了。

  加上好友的时候,发现对方叫Ninorin,一看就是个女孩子名字,然后立刻就收到了对方发来的邮件,“这里是Ninorin,我也没有玩很久,还请多多指教了。”

  大方得体,毫不扭捏。松本在心里给Ninorin打了个高分,一边回复着“也请你多多指教。”顺便附上了line号,说“邮件交流不方便,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加个line”想了想又觉得这样随便问女孩子要line号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被误认为是要搭讪的,于是手忙脚乱地又添了一条,“啊我不是要搭讪,如果不方便的话也没关系。”

  “可以哟。Line号:Ninorin哒哟。”

  “This is MJ是你吗www加上了!”

  

  Ninorin:可以叫你J吗?

  在松本纠结该如何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头像是一只马里奥的Ninorin发来了信息,松本有些受宠若惊,毕竟他现在只有300多级,被对方理睬已经很高兴了,更没想到还会这样和他友好的搭话,本着抱大腿的心情,松本噼里啪啦地介绍了一大堆他的常用队和常用宠,然后附上了箱子里的所有宠,想求Ninorin帮他搭配一下。

  没想到Ninorin欣然同意,快速地给他组了个队,要他以后就带着这个队和他一起打协力。

  Ninorin:不过J,你的队长还没满级,这两天赶紧练练,不然会翻车的。

  其实还没有人叫过松本“J”这个称呼,Ninorin是第一个,他也试着叫对方Ninorin,对方又说,“叫Nino就可以了。”

  Nino,松本在家里念出了声,真是个可爱的名字。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隔三差五地收到Ninorin这样的Line信息。

  Ninorin:J!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Ninorin:J!在吗!召唤J!

  Ninorin:J你回家了吗,我开房等你!

  虽然总是不分时间地点地被传唤,有时是半夜,有时松本在吃饭,也有时松本在洗手间,但是被Ninorin这么召唤,他竟然一点都没有觉得不耐烦,相反还觉得挺高兴的。

  真正开始接触到除了游戏以外的方面是在他们打了一周协力之后,Ninorin忽然问他头像是不是本人。

  MJ:是啊。

  Ninorin:还挺帅的wwww

  Ninorin:J你是住在哪个地区?

  MJ:东京

  Ninorin:诶我也住东京

  MJ:诶诶?东京哪里?说不定意外得很近。

  MJ:哈哈哈哈不行不行不能再问了,再问就好像是在搭讪了。

  Ninorin:没关系啊ww我不介意的。

  Ninorin:啊!!!蛋龙本!上车吗!

  MJ:上!

  聊天和打副本,这两件事成为了松本的闲暇时间唯一的活动,这一阵子松本的P&D体力刷得特别勤,等级也升得很快,他还从没有那么认真的玩过游戏,只不过看着Ninorin打游戏打得那么努力就会觉得自己也该再努力一点才能帮到Ninorin。

  午间也在和Ninorin聊天,同事问他“在和谁聊天,笑得那么开心?”松本这才意识到和Ninorin聊天时的自己有多开心。

  

  说不好奇Ninorin长啥样是不可能的,可松本翻穿了她的推也没看见一张脸的照片,看上去是个不喜欢自拍的女孩子,不喜欢自拍大多有两种情况,一是特别美,二是特别丑。这两种都不是的话就是单纯不喜欢自拍。

  反正不管哪种都和松本没什么关系,他又不可能问对方为什么没有照片,也不可能主动开口问对方要照片。

  算了算了,随缘随缘。松本放下了手机看了看所剩无几的体力和通关了的副本,时间也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他想说个晚安就睡吧,对方却忽然发来了信息。

  Ninorin:J你觉得打游戏的女孩子怎么样?

  下意识就把打游戏的女孩子和Ninorin联系在一起的松本心下一惊,这是对方在问自己怎么看她。

  MJ:我觉得很好啊,坚持自己的爱好没有什么不对的,当然还是要注意不要打游戏过度伤了眼睛。

  虽然有可能带了点私心,但这也是松本最真实的想法,打游戏也好其他的也好,都是爱好,既然是自己的爱好别人就没有妨碍的权利。

  Ninorin:谢谢你,J

  对方这样回了他这样短短的一句,松本看不太出对方的情绪,不过还是趁着夜深有说了一句,“早点睡吧,晚安。”

  Ninorin:晚安,明天再找你开房!

  不过看见多少次“开房”,松本还是有些不习惯,明明有更好的说法比如……

  糟糕他好像想不出来。

  

  他还是很想见Ninorin,因为对方很懂他,平时聊天很有趣,打副本时又很可靠,偶尔犯天然翻车之后的反应也很可爱。他想见她,哪怕只是见面一起打游戏。

  MJ:下周连休我们要不要面基?

  趁着深夜,松本到底是鼓起勇气邀了约,可平时几乎秒回的Ninorin却过了半个小时都没回他。于是他又发了一条。

  MJ:和女孩子单独面基会不会不太好,不方便的话就也没关系的。

  Ninorin:诶?女孩子?J你是女孩子???

  MJ:啊?

  Ninorin:J你头像不是本人吗,原来你是帅气的女孩子啊!

  MJ:啊不是啊

  Ninorin:不是?上次不是说是本人吗!

  MJ:是啊,我是说是本人,但我不是女孩子。

  Ninorin:哈哈哈哈哈那就没关系了啊

  松本盯着自己和Ninorin的对话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意识到,长久以来一直认为的“她”可能不是“她”。

  ——————TBC——————

  

 

评论(37)
热度(266)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