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总有邻居在装修 05完

这篇文竟然拖了一个多月(害怕

总算完结啦,然而我的邻居还在装修()

前文:(1) (2) (3) (4)

  5.

  

  太近了。

  二宫用余光瞄了一眼一手撑着背后的沙发,一手绕到他的身前拿着稿子的松本,那姿势继续把他圈在了怀里,因为是在家里所以声音很低很轻,就在他的耳边,二宫甚至能感受到松本说话的气息。

  为什么要靠那么近。他很想这样问松本,可又觉得说不定对方根本没有注意这些,只有自己那么在意的话会显得很奇怪。于是只得闭了嘴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松本的话上。

  他们从来没有靠得那么近过,因为他以前只有在收稿那天才会见到松本,对方提出修改意见的时候也会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保持一定的距离听,改的时候就丢松本一个人在客厅自己窝回房间改,从来没有这样经历的二宫有一点点不安。

  对方忽然停下了讲话,问他,“Kazu你有在听吗?”

  “没有。”

  “……啊?”松本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一向认真可靠的二宫老师刚才竟然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没有在听,这个世界都不好了。

  “开个玩笑而已。”二宫笑了起来,“知道了,我再想想。”

  松本总算放心了,他家二宫老师还是那个认真可靠的二宫老师,只是在他没挪座位保持着原来的位置拿起手机之后,二宫转过头来看他,表情看上去有些困扰。

  “你能不能……”

  “什么?”

  二宫张了张嘴,似乎在纠结措辞,“你能不能走开?”

  “啊。”松本站了起来,“抱歉我在这里打扰到你了吗。”

  “嗯。”对方坦诚地点了点头。

  “那我去趟超市买点晚饭的食材吧。”松本打开冰箱看了看,又走向了玄关,“老师你想吃什么?”

  “……汉堡肉。”二宫停下了笔,但依旧没有抬头。

  松本一听就笑了,他就知道问二宫要吃什么只会得到“汉堡肉”这一个回答,想想也有好几天没吃了,就痛快地答应了,“老师你要是等下还有什么要我带的就打电话给我。”

  “好。”

  他打开了门,回头看了一眼二宫伏在桌前的背影,宽松的T恤更体现他的体型娇小,就这样坐在那里小小一团,特别可爱。

  门一关上,二宫就一下子趴倒在了桌上,脸埋在了双臂之间,露出的耳朵通红通红的。

  

  自从上次说要改称呼之后,松本就开始叫他Kazu,但是似乎叫老师叫习惯了,一时间还不能完全改过来,于是有时松本还是会叫他老师,也有的时候会叫他Kazu老师,当被这么称呼的时候,二宫总觉得自己是被他的编辑耍了,但耳朵还是会止不住地变红。

  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不能再拖了,得赶紧给松本取个特(xiu)别(chi)的称呼。

  比如マッジュン就很好。

  一段落顺利写完,二宫放下了笔,往身后的沙发上靠,视线刚好盯上滴答滴答走的时钟,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松本差不多该回来了吧。这样想着的时候门开了,对方推门走了进来,一边把食材放下一边说,“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マッジュン。”

  二宫看到松本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有点不知所措的表情。他忽然有种恶作剧成功的感觉。

  “マッジュン是什么鬼?”

  “新称呼。不喜欢?”

  “倒也没有。”

  

  专访的日子很快到了,有阵子没有住人的房间漂浮着灰尘,松本帮着擦了擦桌子,看着因为最近天越来越热所以总是一件T恤一条内裤就在家里乱跑的二宫穿上白色的修身V领T恤外配一件剪裁合适的小马甲,不会太严肃也不会太随意,很好看。只是……松本定睛看了看胸口,确认了好几次这件白T不会看到他家老师的乳首。

  说起一件T恤一条内裤就在家里乱跑的事,这其实并没有给松本造成多大困扰,只是二宫老师的腿很好看让他总是把目光往上面瞟,同时心里有个越来越大的疑惑。

  “一般来说如果觉得热不是应该脱上衣吗?都是男人。”

  “这个啊。”二宫愣了一下,低头瞄了瞄自己的肚子,“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给你看我的羞耻body的。”

  所以说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啊!

  咳……他可绝对不是想看的意思。

  拍摄很顺利,摄影师都说二宫表情动作都配合得很棒,很帅很可爱很好拍。没有听惯这类夸奖的二宫微微红了耳朵道谢。柔软的黑发被整理过之后清爽有型的露着额头,这个样子的二宫对松本而言有一些新鲜。

  他站在摄影师旁边可以把二宫的表情清清楚楚,微微上扬的猫唇,生动点缀在下巴上的小黑痣,还有透彻又沉稳的茶色瞳孔,一瞬间他觉得二宫的表情变了,一眨眼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微微一侧头,松本想起了当初打动他的二宫的侧颜,那张脸仿佛天生就应该生活在镜头下一般精致,谁能想到这么精致的人前一两个小时还顶着现代艺术头穿着大裤衩坐在他的床上。

  这么想想,松本仿佛赚到了一般有些得意。

  摄影师终于放下了镜头,松本走了过去想问问二宫要不要喝水,却看见二宫一瞬间收起了微笑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他连一句“怎么了?”都没来得及问出口,对方忽然又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躲到了他的背后抓住了他背后的衣服。

  “等等你别摸我背后……”松本颤抖了一下,背后可是他的敏感带啊,“Kazu你到底怎么了?”

  二宫伸出手去指了指电视机旁边,松本顺着手指放下看过去看见了一个黑褐色物体迅速钻到了电视机后面。

  “啊啊啊……”二宫抓得更紧了。

  松本赶紧转过身去拍了拍几乎整个人都要躲进他怀里的人的脑袋,“别怕,不过是一个蟑……唔唔唔……”他被二宫用力捂住了嘴。

  “别把它的名字说出来……”二宫抬起头来,眼神可怜兮兮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二宫,忍不住笑了起来,“二宫老师像小孩子一样啊。”

  “太可怕了……”往常的二宫绝对听见这话绝对要跳起来反驳的,但是现在却牢牢地抓着松本的手,松本想起来刚才摄影过程中二宫一瞬间的表情变化,估计就是因为看见了蟑螂,可就算害怕得要命二宫刚才还是坚持完成了摄影。

  他突然很想夸夸二宫,于是像安慰小孩子一样又摸了摸二宫的脑袋,“二宫老师可真厉害啊。”

  “比起这个,你快点去处理掉啊……”

  “好啦,我就去了。”松本笑了起来,看了看二宫抓着他衣角的手,“你抓着我我怎么去?”

  

  等他处理掉了蟑螂在二宫的目光下洗了好几次手之后他发现二宫好像不愿意理他了,一和他对上眼神就开始耳朵通红,怕是觉得刚才的行为太过丢人所以现在不愿意面对他。松本倒是不怎么介意,不如说觉得这样的二宫真是超绝可爱了。

  专访在阵阵装修声中还算顺利地进行,不知不觉还剩下5分钟就要结束了,杂志社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二宫老师最近最想感谢的人。

  二宫想了一会儿笑了起来,“是松本编辑吧。”

  “为什么?”

  “松本编辑很认真,也帮了我很多忙……比如刚才他还帮我处理了可怕的生物。”

  “噗。”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提起这事儿的松本在旁边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看见记录的人真的在本子上记下了这句话。

  “啊最后一句话就不用记了啦。”

  二宫侧头看他,不知道是不是松本的错觉,他觉得二宫笑得特别可爱。

  

  杂志社的人从二宫家撤走之后,屋子里忽然变得格外安静,连邻居装修的声音都暂时听不到了,二宫换回了他的T恤短裤,把客厅又稍稍收拾了一下,松本自然还是帮着他一起收拾,等收拾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二宫走进厨房里到了两杯柠檬水端到了沙发前,这一回没有再像以前一样早早地就把松本赶走了。

  松本好好地环视了一下二宫的家,发现卧室的房门竟然是开着的,从打开的门正好能窥探到房间角落里竖起的几把吉他。低头一看,还能从茶几下面找到几副扑克和按期整理的少年Jump。

  这些熟悉的关于二宫的喜好充满着他的脑袋,几周前的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他和二宫的距离竟然能近到这种程度,走神的时候二宫已经打开了电视从电视下面的柜子里掏出了两只手柄塞给了松本一只说,“打两盘游戏再回去吧。”

  松本接过了手柄却迟迟不说话。对方转过头来问他,“怎么了?”

  “Kazu。”

  “嗯。”

  “我……”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松本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伸手又摸了摸墙壁,感受到了极有规律的嘈杂震动。

  “你刚刚想说什么?”二宫皱着眉头顶着嘈杂不堪的装修声音加大了说话音量。

  “我说,我们一起回家吧。”

  “什么?”

  装修的声音变得更响了,松本放弃抵抗一般叹了一口气将身子探到了二宫跟前,对方似乎被他吓了一跳微微往后仰了仰,松本迎了上去侧头吻住了他的唇。

  “我说跟我回家吧。住一辈子都可以。”

  二宫避开了他的眼神,把目光定在不知何时被松本趁虚而入被迫十指交叉的手,“如果你那儿也有邻居装修呢?”

  “那我们就再搬回来。”

  “那如果两边都在装修呢?”

  “那Kazu老师就努力一点,买个独栋房子就不会有邻居装修烦恼了。”

  二宫眨了眨眼,抬头看又趁机叫他“Kazu老师”的人,挣脱开了手,“那好吧。”

  “老师你说什么?”松本皱皱眉,像是在这装修声之中听不见而二宫的回话一般。

  二宫便扯着嗓子想要重复一遍,话没说出口就又被极速靠近的人吻住了,这一回对方像是要夺走他嘴里所有的空气一般给了他一个深吻,另一手托着他的腰一手扶着他的腿,二宫伸手回搂住的松本,闻到了对方身上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好闻的味道。

  ——————END——————

评论(21)
热度(25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