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试运行

假装自己赶上了,松本先生入社日快乐!

各种希望518的VS不要打脸(。

前文:今日润担  松润、润君与J

  试运行

  

  1.

  “是明天吧。”二宫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张嘴做出了“啊”的口型。

  松本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半块仙贝,想说“可是我都咬了一半了”同时又在对方无意识地小动物眼神下把那半块仙贝送进了二宫嘴里。

  好吧反正对方也不介意是不是被自己咬了一半,或者也许是因为自己咬了一半他才要吃,不管是哪一种,看着仙贝消化在了二宫鼓鼓囊囊的嘴里,他想,他有的时候果然还是不明白二宫在想什么。

  一起生活了至少有20年,虽算不上朝夕相处,但对方的习惯爱好早已了然于心唯独思想还是无法看透,纠正,是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他永远搞不清楚二宫那句是在跑火车哪句说的又是真的,真正重要的事情倒是凭借神情动作尤其是耳朵就能窥透真心。

  不过松本也不在意这些,反正凭借他对二宫的了解,对方要是真心想骗自己绝对不会露出一丝马脚,再多想也是徒增自己的烦恼,而对于世人给二宫贴上的傲娇标签,松本是不赞同的。

  他觉得在他面前的二宫一点都不傲娇。

  “什么?”想完了前面这些有的没的松本终于开口回应二宫的话。

  哪想对方竟然伸了手过来使劲揉乱了他的头发,“我家まっちゅん最近记忆力变差了啊。”

  松本想起来了,这家伙在给他的新称呼搞试运行呢。

  

  2.

  “比起这个,是今天吧。”

  “入社日对吧,我记得呢,我家まっちゅん的入社日怎么会忘呢……唔唔唔”对于对方这种逮着机会就叫他まっちゅん的行为,松本决定堵住他的嘴,用手,必要的时候用嘴,当然也可以用……咳咳少儿不宜。

  “像以前那样叫我润君不好吗?”松本一边埋怨,嘴角的笑意倒是一直没有收起来,虽说这称呼听起来很像他曾经吃螺丝吃到怀疑人生的词语让松本觉得二宫是不是在欺负他,但是无论什么称呼被二宫叫起来,总觉得别有一番风味。其实不怎么喜欢的“松润”也好,很喜欢的“润君”也好或者是一开始让他哭笑不得后来又习以为常的“J”也好。对于最后一种称呼,其实并不是“J”的创始人只是推广者的二宫表示出了十分的不满。

  “明明是我一个人的J,现在全变成了大家的MJ……所以我要和J这个称呼保持距离……”

  傲娇?不存在的。

  

  3.

  从那期广播之后二宫就变着法的想给他换称呼,从まっさん到まつも到其他奇奇怪怪的称呼全都叫了个遍,叫着叫着还说“不对不对不是这个感觉”,要不是他知道对方到底是在给他起新的昵称,这架势还以为是创作歌曲遇到瓶颈了呢。

  二宫扁扁嘴,“这比创作歌曲重要多了。”

  他是真的想不到新的顺口又只有他一个人会叫的称呼,可又不想随便敷衍了事,于是困扰到做梦都有各种jun在脑中转圈,起昵称小能手也会有今天。

  那期VS灵感像是眷顾了他一般,忽然まっちゅん这个称呼就出现在了他的脑中,可爱,又不算太拗口,没有人曾经这么叫过松本,棒极了。

  这么顺口地说着“我们家まっちゅん”的时候,松本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个从未听到过的新称呼是在叫他。

  真想钻进二宫的脑袋看看他是怎么想的,可真会想昵称啊。

  

  4.

  可他还是想听二宫叫他润君,尾音很特别自带撒娇的感觉,很好听。

  “真的不再叫我润君了吗?”

  二宫看了他一眼,继续如无其事地嚼着他的仙贝,“你不都录下来了,想听自己去循环不就好了。”

  松本要收回他曾经说二宫从不会S他的话,事实上说这话的时候他也忘记了小时候的二宫可爱欺负他了。

  什么掀裙子箍脖子捏脸还忽悠他说另一个完全没关系的Jr是他的兄弟……啧啧太差劲了,他怎么会喜欢这种人。

  但另一方面,年龄只大他两个月的二宫却又很可靠,空翻上手,就连吉他也很快学会了,明明就是因为5000元才来参加面试,明明就一副没有干劲的阴沉少年样子,怎么仿佛一眨眼对方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正浮夸地和他卖萌的家伙。

  “昨天才吃过汉堡肉。”

  “没有汉堡肉的我已经死了一半了。”二宫像是忽然被击沉一样趴到了桌上,他顺势拍了两下对方的背,看他已经长得非常长了的发尾。

  “那就请另一半的Nino桑明天也好好加油工作。”

  

  5.

  “晚上有什么安排?”

  “小栗他们叫我去喝酒,一起?”

  “嗯。”二宫没有停下打机的手,“既然如此我就先多打几盘。”身边的人却是又看了看他的发尾伸手拢了一拢拢出了一撮小辫。

  “你该剪头发了。”

  因为松本忽然的动作搞得二宫有些痒痒的,“到7月再说吧。”

  “什么时候再扎个小辫?”

  “你什么时候再留次公主头?”

  松本仰头笑了起来,“哈哈哈那算了放过我,长发打理起来太累了。”

  “来世我要是个妹子也一定要留短发。”二宫停顿了一下,“然后胸能多大就多大。”

  松本微微皱了皱眉,伸手摸了一把二宫短裤下的白嫩大腿,“随便你,把腿给我留下就行。”

  “不是屁股吗?”

  “……哦还有屁股。”

  

  6.

  离约定的喝酒时间还有一小时,二宫正在抓紧最后的十几分钟拼命打机,松本看见屏幕上看上去像是女孩子的ID知道他的同事兼恋人又在玩一贯的网骗游戏了。

  而且二宫的演技很好,松本觉得要不是他认识二宫也一定会被他骗的。

  “话说去年我们这会儿在干嘛?”

  “去年?”二宫想了想,“你好像和我告白了。”

  “那是前年。”松本轻轻把头搁在二宫的脑袋上,听他喊“重重重重重……”,“而且明明是你先和我告白的。”差点又被他骗了。

  “是嘛,时间过得真快。”二宫终于顶开了那个非要在他的头上施加重力的人,灵魂操纵着摇杆给了boss最后一击然后和旁边那个全程只给他添乱的家伙击了一下掌。

  “好了,我们走吧!”

  “……换衣服。”

  “……哦。”二宫看了看自己被松本吐槽了无数次的老奶奶打扮,看着松本从柜子里拿了一套出来递给他。

  “上次和准一桑一起喝酒的那套挺好看的。”松本看着他换衣服忽然摸了摸下巴说。“不愧是我挑的。”

  对方扯了扯衣服下摆抬头给了他一个wink,“不愧是唐·松本·J。”

  “这么麻烦的名字你竟然还记得。”松本笑了起来,“不是说要离J远一点?”

  “那就唐·松本·まっちゅん。”

  “升级了!”

  

  7.

  其实松本还记得去年对方后来叫了他很多次润君,今年他也打算这么做,毕竟松本可一点都不相信在那种情况下二宫还能继续叫他まっちゅん。

  松本锁好了门,盯着二宫背着手小老头的走姿,慢慢跟了上去。

  “对了润君,入社日快乐!”

  还真是狡猾啊,竟然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趁机叫他润君。

  “22年请多指教。”松本伸出了手去。

  二宫一愣,到底还是把手放进了对方的手里,“请多指教。”

  ——————END——————

评论(18)
热度(16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