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总有邻居在装修 (4)

总觉得进展有点慢啊_(:з」∠)_

改称呼上线

 前文:(1) (2) (3)


  4.

  因为心里装着事,这一晚的前半夜二宫一直半睡半醒的,他能闻到身边的人散发着和他一样的味道,能听到松本浅浅的呼吸,能感受到松本贴近他的体温,刚刚朦胧的睡意瞬间就被加速的心跳驱散,如此往复到了后半夜才算是正式入睡。

  他做了一个有点出格的梦,他梦见松本喊他Kazu,从背后环抱着他亲吻他的发梢,那梦太要命导致于他睁眼看见松本进来从椅背上抽走皮带然后发现他醒了抱歉地对他笑笑时有那么些恍惚。

  对方说,“吵醒你了?还早,老师你继续睡吧。”

  要不是对方喊他老师,他简直以为自己还在梦里,这样想着,就连“拜拜,走好”都不和对方说,直接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了枕头里。他需要静一静,想想到底有什么发生了改变。

  隐约记得松本又嘱咐了几句早饭的事情,二宫又一次陷入睡眠,等到再次睁眼的时候,阳光透过窗帘洒满了整张床。

  “几点了?”他小声嘟囔出声,看了看时间然后发现自己想打的关卡还有2分钟就要结束了,坐在床上掐着点刷了一盘降临,这才扔了手机从床上爬了起来。

  二宫在冰箱里看见了他的早餐,贴着便条写着一定要他喝掉的牛奶,他想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要乖乖听对方的话喝什么牛奶,于是无视了对方的便条只端出了早餐就将冰箱门关上。但当二宫从微波炉里拿出他的早饭后,他还是把那瓶牛奶拿了出来并且喝掉了。

  吃了早饭洗了碗,二宫呆在安静的房间里和像家里一样打游戏,他开始有点怀念自己充满噪音的家了,至少那里没有名为松本润的情绪干扰着让他一次又一次的Game Over。

  “可恶。”他也不知道这是在说给谁听的,一边扔了手柄朝后仰面躺在了地上望着雪白一片的天花板。

  这毕竟不是在他家,他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能穿着内裤就在家里乱跑,好吧如果他真的想这么做相信松本也不会阻止他。

  最多就是松本会心情复杂的想他家老师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又或者匿名发上论坛求助自己负责的小说家总是穿着内裤在家里乱跑该怎么办。

  嗯……好像很有爆点的样子。二宫拿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脑袋,他已经放弃了打游戏,现在正打算提前写下一次要交的稿。之前一时兴起写的关于温暖的人的故事不知不觉变成了日常记录向片段集,二宫想,反正他本来也没打算写出来之后要做什么。

  松本今天似乎要很晚回来,等二宫写完好几张原稿之后,在看到他的责编一个小时前发过来的信息,要他不要等他吃晚饭了,又嘱咐他要记得自己吃晚饭。

  桌前的人摸了摸肚子,写了一下午都没发现自己在早饭之后什么都没吃,他一向做起事情来就会忘记吃饭睡觉,经松本这么一提醒反倒觉得有点饿了。

  外卖不知道叫什么,一个人也不愿意做饭,二宫穿上鞋打算去便利店买个便宜的便当,一下楼就遇见了走路带风的责编。

  “不是要晚回来?”二宫抢先开口。

  “你以为现在很早吗?”松本上下打量了下二宫,“你去哪里?”

  不知怎的,二宫总觉得对方有些生气了,但还是保持着一惯的语气说,“……买便当。”

  “不是要你记得吃饭吗。”

  “写稿呢,才看到。”

  松本又看了二宫一眼,忽然叹了一口气,掰着二宫的肩转了90度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走吧,别买便当了,吃夜宵去。”

  他听着身边的人滋溜溜地吸着面条,转头看了松本一眼,“你不是吃晚饭了嘛。”

  “是吃了。”他又喝了一大口汤,“但是饭局嘛你也知道的,吃不了多少东西,光顾着应酬了。”

  二宫这才知道松本今天晚回来是因为有饭局,难怪身上除了他原本的香水味烟草味还有点酒味。松本的饭局多半是和自己有关,二宫忽然意识到,只见着松本双手合十对店家礼貌地说了声“多谢款待”转过头来盯着他看。

  “有件事还得和二宫老师商量下。下期杂志想给你搞个访谈专栏,可能要拍点照,摆拍点老师写作时的照片什么的。”

  碗里还剩下半碗面,但二宫已经有点吃不下了,听到这里停了筷子问,“为什么要摆拍?”

  “……”松本沉默了一会儿,“老师觉得你平时穿个T恤短裤盘腿往桌子跟前一窝的样子能拍吗?”

  二宫觉得他被自家编辑嫌弃了,明明口口声声还叫着他老师,哪里还有半点尊敬的意思。他不满地撇撇嘴,反驳说自己是good?looking?guy,穿什么都好看。

  这话把松本给逗笑了,笑了两声才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果然是有自己长得好看的自觉的。可再怎么有颜任性,但要上杂志还是不能放任他穿成老奶奶。

  “比起这个,是要去我家拍吗,还是棚拍?”

  “估计是你家吧,我今天去看了下,邻居还在装修,好在访谈不用录音应该没有什么影响。”松本说着看了二宫一眼开始翻包。

  “擦擦嘴。”他塞了张纸巾给二宫,二宫觉得自己体内的废人二宫又开始出来作祟了,悻悻地接过了纸巾胡乱地抹了一把,对方接着刚才的话,“不过你要是不愿意,也可以在我家。”

  松本虽然进过二宫的家,但其实并没有进过二宫的房间也没有见过二宫平时写作的样子,就算改稿也是在客厅里,对方总是公事公办一般地给他倒杯茶就放任他在一边。这也给他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他观察二宫的眉眼。

  他很喜欢二宫的长相,当然最初被吸引的还是文字,每次看他轻咬着嘴唇或是微撅着嘴蹙着眉认真思考的样子,都会让松本对这个小个子的猫背男人产生极大的兴趣。

  各种好感堆积在一起之后的结果,就是他觉得除了按时吃饭和睡觉以外他可以无限制地给予二宫宽容。

  “没事。”二宫正式放下了筷子,也双手合十地说了声多谢款待,“就在我家吧,都要摆拍了,至少场景还是用真实的吧,我已经打扰你太多了,不能连这种事都麻烦你。”

  这话一说,松本总觉得他是被二宫温柔地推开了。虽然知道在二宫自己家做访谈本是理所当然,也知道二宫这样说是考虑到会不会为自己添麻烦,但是松本觉得他们都已经熟悉到睡过一张床吃过一碗面帮二宫晒过内裤的程度了,没必要还那么生疏。

  难道应该约二宫老师一起洗澡坦诚相对才行吗!

  松本心里吐槽着,然后意识到一起洗澡大约是不行的,会出事。

  “二宫老师,走吧。”他拍了下二宫的肩,才发现对方似乎也像是在思考什么,走了两步停了下来转头看他。

  “不要再叫我二宫老师了。”他说,“以此对应我也会叫你润君。”

  “润君。”松本轻轻地重复了一遍,忽然明白了他没法和二宫变得亲近的真正原因,二宫老师是个被动的人,自己得主动靠近他才行,于是咧开嘴角一把勾上了二宫的肩,“那叫你Kazu可以吧。”

  “Nino。”他纠正着。

  “Kazu,等下回家商量一下这个月的稿子。”对方像是没听到一般这样喊他。

  “Nino。”

  “Kazu桑。”

  “那好吧。”二宫终于拗不过他似的妥协,然而改称呼这件事明明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二宫想了想,算了,来日方长,他还有机会给松本改个独一无二的称呼。

  ——————TBC——————


评论(8)
热度(17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