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Boss 08

大概是没什么人期待的有生之年
请蹲守这篇的人举个手好嘛让我知道有人在等😂
谢@吃葉子的鲈鱼(艾特不到你呀)催更

前文: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手机上没有显示任何来自二宫和也的信息,对方不联系他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没事,二是他有事。松本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有点担心二宫过头了,他那么聪明,会保护好自己的。

  他在美国一个人的夜晚,常常会想起来他和二宫在警校时候的事情,他的生长期比较晚,那个时候刚刚和二宫差不多高,因为包子脸没张开总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事实上他也真的被欺负了。

  很无聊也很低级的手段。大多也就是睡前趁他上厕所把他锁在厕所里,等到查寝的时候有时时间正好就陷害他无故晚归,要不就是在他的被子里床单上放些钉子,那帮欺负他的人很聪明从来不会直接的拳脚相加也就不会留下直接证据。

  二宫基本上每次都会来帮他,但说到底他和二宫的交情也没有好到那种可以对他倾诉前因后果的程度,有的时候甚至他都不知道二宫是不是有意在帮他。只不过二宫会在他被关在厕所之后若无其事地来上厕所,然后装作并不知道有人被锁在里面似地自顾自地小解。

  他其实也从来没有被钉子弄伤过,因为二宫的床在松本的上铺,他爬梯子的时候会随意地看看松本的床骗他说有虫子跑进去了,松本便会去抖被子,然后抖出了一堆钉子。

  发现二宫在帮他的时候,那群人本来想将欺负对象转移成二宫的,只可惜二宫太谨慎了,这些小把戏他从来就没有上过当,反而像变魔术一样地全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还给了那帮人。这些松本都不知道,他更不知道的是那群人对他的欺负之所以停止,是因为二宫和他们说,“你们知道他是谁吗就敢这样欺负他?你们又以为我为什么要帮他?”话里话外就是松本是哪个高层的亲戚,自己这么帮着他当然也是因为帮他有好处拿。

  然而事实上,松本并不是任何高层的亲戚,二宫这些话都是忽悠他们的。

  等到那帮人终于明白松本哪个高层的亲戚都不是的时候,松本已经得到了去美国深造的机会。

  松本本来就是认真努力的人,文化和实战都很优秀,说实话二宫一点都不惊讶他能去美国深造。但他当初会帮松本的理由倒是让他自己费解了很久,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帮了,还帮了不少。他记得当时松本很感激他,感激到了崇拜他的地步,但是因为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的感激,所以对他十分冷淡,就好像一切都不是为他做的一样。

  二宫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在别扭什么,现在想来,倒是很有意思。

  时间已经接近半夜12点了,换做平时如果没有案件松本肯定已经早早入睡了,但是现在他睡不着,他希望二宫至少告诉他一切安好。毕竟他是二宫的Boss,就算这个案子与他无关也该向上级报告下情况不是吗?

  他攥着手机等待,只能等待,就算没有接触过也知道,如果他主动联系二宫很容易暴露他,像他这样时刻需要紧绷着神经斗智斗勇的情况,自己绝对不能让他分心。

  

  大约又等了一小时,松本因为生物钟几乎已经开始困得睁不开眼了,但手机还是紧紧地抓在了手里时刻等着二宫联系他,手上忽然感到一阵震动,松本马上睁开了眼,发现是二宫发来的消息,不仅如此还有二宫手机的GPS也被打开了。

  【还记得以前你被锁在厕所里的事吗】

  他当然记得,松本皱了皱眉看了看那条消息,他相信二宫这时候说这个一定不是为了叙旧,又结合GPS定位被打开的事情……

  二宫和也被关在哪里了。这个想法马上跳进了他的脑袋里。

  他飞快地打着字,穿上鞋拿上车钥匙坐上车。

  【现场什么情况,有多少人,你再坚持一下,我就来】

  【暂时没有人,快点,就要坚持不住了】

  看到坚持不住这几个字的时候,松本的脑袋“哄”地一下一片空白,二宫一向很坚强,就算是真的有事也会骗他说没事,更不会说“坚持不住”这样的话。松本觉得自己的心快得像要跳出来一般,甚至连自己已经超速了都毫不在意,根据二宫GPS定位,车载导航将他东拐西拐带到了一条小道,二宫的定位突然消失了。

  看地图前面应该是一个废弃仓库,周围一片漆黑,松本不得不更加小心地驾驶以及注意周围的环境。松本匆忙地看了一眼手机,那之后他发出去的消息,二宫一条都没有回,这下连定位都不见了。

  松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他甚至没有通知其他人自己一人孤身前来,身上甚至连枪都没有。

  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只摸出一把防身的小刀和一副手铐还有手铐的钥匙。但与他的紧张相反,废弃仓库的周围一片安静,不要说人了,连只鸟的没有。

  难道是陷阱!

  ……可为什么?

  不,不可能是陷阱,就算是陷阱也应该有人才对啊。

  松本翻开手机,手机的光源成了四周唯一的光亮,他想不把希望地再打一次二宫的电话,却听到一声有些遥远的“润君。”

  “Nino?”

  “润君!我在这里!”对方的声音有些微弱,松本循着声音走过去,终于在草丛堆里找到了捂着肚子的二宫。

  他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甚至忘记确认周围有没有埋伏,他紧紧抱住了二宫,“坚持住,我就送你去医院。”

  “不,等等,去什么医院?”

  松本放开了二宫,用手机照了照他的全身,没有流血,没有伤口,面色倒是真有些惨白。

  “我饿了一天了,胃有点……”

  “你……”松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胃痛虽然也是大事,只是这个现场状况二宫既没有被关起来,也没有到坚持不住的地步,“你最好给我好好解释下什么状况!”

  “不就是让你接我回市区嘛要不要那么斤斤计较,我以前都帮你多少回了……”二宫说着看了看松本的脸色,发现对方的脸色越来越怪异,终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哈哈大笑起来,“不是吧润君,难道你以为我……哈哈哈哈……”

  松本拍了一下二宫的脑袋,拿出手机读起了他的信息,“暂时没有人?”

  “是你问我有多少人的啊,周围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嘛。”二宫无辜地摸了摸脑袋。

  “快点,就要坚持不住了?”

  “手机快没电了。”二宫举起手机给松本看,“GPS很耗电的,结果没开一会儿还是自动关机了。”

  松本叹了一口气看了看依旧坐在地上的二宫,伸出了手去,“走吧,去我那里,我先给你做点吃的。”

  

  回松本的住处还要一点时间,刚刚开到有商店的地方,松本就在便利店前停了下来先给二宫买了两个饭团又在旁边的药店买了点胃药。

  “谢谢。”二宫拆了一个饭团慢吞吞地啃着,啃完了一个才有了点力气告诉松本前因后果。

  他的独家情报告诉他今晚10点在那个废弃仓库有一场交易,但是他等到12点都没有人来,他的独家情报和他合作了很多年没有理由骗他,二宫揉了揉脑袋,“反正等到12点半我想应该今天是不会有交易了,就想回去,但是这么晚了没有公交又是荒郊野岭的连辆公共自行车都没有。”二宫嫌弃地扁了扁嘴。“但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没有交易,不仅是那里没有,我查了一下,今晚没有任何地方有发现可疑交易……”

  二宫还想说什么,忽然被松本又塞了一个剥好的饭团,“先吃吧,回去再想也不迟。”他闭了嘴,乖乖地啃掉了第二个饭团,然后发现有点饱了,可他还想吃松本做的汉堡肉。

  “没人说过要做汉堡肉。”松本目不斜视地打着方向盘,“最多给你做个蛋包饭。”

  二宫想了想,觉得蛋包饭也不错,“裙子蛋包饭?”

  驾驶座上的人透过后视镜对二宫翻了个白眼,“普通蛋包饭。”

  

  “好吃。”被两个饭团塞满了大半个胃的二宫吃了小半份蛋包饭就吃不下了,对着剩下的大半个直感叹可惜,松本其实晚饭也没怎么吃就干脆无视自己和自己定下的过了12点不吃东西的规定解决掉了剩下的蛋包饭。

  等到把碗洗干净已经接近两点,松本擦了擦手走回客厅发现二宫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想了想到底还是回房间找了套衣服然后推醒了二宫,“醒醒,洗了去床上睡。”

  “……嗯?”二宫睁开了眼,有些懵逼地接过了衣服,“你家有多余的床?”

  “没有。”松本抓了下头发,“所以跟我睡,虽然你要是想睡沙发我也不拦着你。”

  “谢谢润君收留。” 稍微有点清醒了的二宫笑了起来,又敬了个礼,“啊不对,是Boss。”然后立马被拍了屁股,附赠一句佯怒的“快去。”

  二宫泡在浴缸里,只觉得全身的疲惫都开始渐渐地消散,忍住困意没有在浴缸里睡着要不等下他的Boss就该冲进来了,及时地从浴缸里出来套上了松本给他找的衣服,发现是松本去美国前常穿的衣服,竟然还是松垮垮的大了一圈。

  “我和他当年体型就有差那么大吗?”

  二宫看了看自己的萌萌袖和踩在脚底的裤腿,弯腰卷了两圈,自言自语一般地喃喃出声。

  “二宫和也你洗好了没啊,不是睡过去了吧。”

  “没有没有。”他关掉了灯,拿着刚洗好的内裤出了浴室。

  “……蓝精灵?”松本的视线粘在了二宫的手上。

  “有意见?”

  松本目不转睛地看着二宫将那条蓝精灵挂在了阳台上,看它在夜风中随风飘舞,“……没有。”

  ——————TBC——————

  

  

评论(30)
热度(11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