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总有邻居在装修(3)

变成3了(笑哭) 前文:(1) (2)

我怎么能有那么多日常能写

恭喜松本编辑解锁粉红糯米团子(可惜什么都没发生


  (3)

  

  明明困得眼皮都要搭上了,却还要硬撑着睁大了眼睛看他,脸颊红红的,连着耳朵脖子都粉红一片,那样子简直就像是粉红色的糯米团子。

  但明明只是喝了两杯啤酒。

  “二宫老师,你还好吗?”他忍着笑意问。

  对方没回答,反倒是盯着松本软乎乎地晃着脑袋傻笑起来。松本第一次见到二宫这个样子,觉得好笑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可爱。

  还有点糟糕。

  虽然很想再多看一会儿,但是脑袋清楚地告诉他,他得赶紧把二宫带回去,并且在脑中记下了一个画着重点的笔记,即以后千万不能放任二宫一个人在外面喝酒。

  喊了服务生结账,二宫却忽然说,“松本君,我给你变魔术吧。”

  “……啊?”松本愣了一下,看着二宫低着头摸了摸口袋,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突然一脸茫然地抬起了头来看他。

  “……忘带了。”

  “噗,没事。”松本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所幸这个时候服务生过来把找钱和小票和松本,他便顺水推舟的说,“走吧,回去再给我变好了。”

  二宫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跟着松本走出了店门,夜晚的风带着点凉意,吹得二宫一个哆嗦,酒意倒是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到家门口的时候,二宫差不多完全清醒了。想起刚才在餐厅里硬扯着松本要变魔术给他看的事,忽然觉得有些羞耻,所以当他进门之后松本问他“二宫老师,魔术还变吗?”的时候,二宫一下子又红了耳朵,扔下一句“不变”,逃进了房间里并且关上了门。然后想起来自己还横尸在沙发上的居家服又开门走了出来迅速拿了衣服钻回了房间。

  这可真是可爱得过分了啊。松本笑抖了肩膀,但二宫先生似乎忘记了一件事,他现在可不是在自己家里。

  虽然知道二宫应该是害羞了,但是在浴缸愉悦地发出“嘀”的一声提示松本水烧好了之后,抱着“这是我家,我只是要进我的卧室”的想法理直气壮地推开了房门。

  “二宫老师,可以洗澡了。”被他的声音吓到了的二宫抖了一下身子回过了头来看了看已经换下了西装革履并且完全没有因为他刚才的行为而有任何不高兴的松本,相反对方的嘴角竟然挂着笑意。

  “知道了。”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心情复杂的二宫回应着又转回了头去,忽然又一边将手里的掌机放了下来一边又转头看向走到床边坐下了的松本,“松本君,你想看吗?”

  “什么?”

  “……魔术。”

  

  明明是短小的手指,却在抚摸牌面的时候如此游刃有余,二宫给他变得魔术是比较常见的“找出你刚才挑选的牌”的魔术,却在找的方法上做出了自己原创的改变变成了独一无二的魔术。松本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魔术,也在二宮果真顺利找出了那张黑桃J之后不禁想感叹眼前这个人作为一个作家技能点是不是也点得太多了些。他犹记得二宫在刚刚来他家的那天在他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他那把买来就一直放置积灰的吉他,随手把它抱了起来就弹了一段涙そうそう。

  “音色还不错,就是有些没调准音,是把好琴。”二宫把琴还给了松本,在松本有些震惊的表情之下解释起来,“年轻的时候组过一阵乐队,把乐队标配的乐器都学了个遍。”

  “怎么没有继续下去?”

  二宫笑了笑,微微一耸肩,“后来大家都太忙了,就散了。当时那些歌的词都是我写的,没想啊……”

  松本想,对方想说的是,没想到他现在竟然成了作家。

  不管是这些看上去与他的文字无法关联起来的技能,还是他其实很容易害羞的性格,在二宫不堪邻居装修噪音躲到他家来之前,松本都一无所知。他了解的只是作为作家的二宫和也,最多也就只到了知道“二宫老师是个室内派”“喜欢的食物是汉堡肉”的程度。而对方对自己的了解更是少,或者说对方看上去完全对别人没兴趣的样子。

  不过经过这几天的了解,松本觉得说不定自己错了,当文字的主人成为他家电视机屏幕前的一颗蘑菇,占据了他的床上抱枕该趟的位置,刚才还试图在他家把他关在卧室外面之后,二维平面的二宫老师变得立体里起来,突破文字的束缚,打破在交稿时仅有的交流带来的认知,真正地成为了一个有情绪的人。

  二宫又变了几个简单的魔术,松本看得十分投入,魔术本身很迷人,二宫的手也很迷人,手指看上去肉肉短短的,手掌看上去也十分柔软好捏,有些像二宫晚上刚吃的汉堡扒。

  这样想着,松本就做出这几天以来最冲动的举动。他捉住了二宫刚刚收起牌的手,然后捏了一下,果真十分柔软好捏,而左手指尖上又有几个老茧,显示着他在吉他上下的功夫。

  “干……嘛?”二宫被松本忽然的举动吓得动摇起来,刚才有些醉了是他可不是松本。

  “没事。”松本放开了手,又朝他笑了起来,“不早了,去洗澡吧,二宫老师。”

  

  松本一直叫他二宫老师,二宫把干净的睡衣挂到一边开始脱衣服,他有想过让松本不要再这么叫他了,他们本来就是同龄人,二宫自认为也没有写出什么能被同时代的人称呼“老师”的经典之作,虽然知道对方只是因为作为他的编辑才称呼他二宫老师,可现在是在家里没必要这么称呼他。

  热水冲打在他的身上,染红了他因为缺乏日晒而白皙的皮肤,二宫仰着头,任由水流划过他的发尾,他的脸颊,水蒸气笼罩着整间浴室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伸手拿过一瓶东西定睛去看瓶身上写的字,不得不说松本家浴室的瓶瓶罐罐实在是太多了,让他有些头晕。随手拿了一瓶在认清上面写着香波之后往手心挤了一些抹到了头发上,和他在松本枕头上闻到的一样的味道扩散了开来,一瞬间又把他本来就已经有些混乱的心思搞得更乱了。

  潦草地擦干了身子,套上了衣服,连头发都没有擦干就逃出了浴室。他想逃离那个充满松本味道的空间,却忘记了再怎么逃这里都是松本的家,于是在撞上了正削完水果打算端到电视机前的松本,对方的目光在他的头发上停留了一秒然后扔下了一句,“你等一下。”就钻进了浴室。

  他看了看削成兔子形状的苹果,和沙发上叠整齐的从阳台上收下来的自己的内裤,忽然觉得脸上升起了一丝热度,他想起来昨天忘记问松本内裤该挂哪里并且今天也把内裤留在了浴室里的事实。松本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手拿着二宫的内裤,一手拿着毛巾,把毛巾扔在了二宫头上之后径直走向了阳台。

  二宫的眼睛一下子被毛巾蒙住了,把他从头上扯下来之后正好看见松本正把他的内裤扯了扯平再往栏杆上晾,忍不住“啊”地喊了一声。

  对方晾好之后回过头来,说“把头发擦干了再出来,小心感冒。”而二宫想的是,明天一定得记得自己把内裤带出来晾好。

  “怎么了?”对方可不知道二宫在想什么,只是看见他抓着毛巾也不擦就傻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样子有些疑惑,便走到了二宫的身后就着毛巾帮他擦起了头发。

  “我明天要早起,你不用帮我做早饭了,难得我家附近没有人装修就多睡一会儿吧,早饭我会做了给你留在冰箱里的,你记得转了吃。”松本一边帮他擦着头发一边这样说,二宫只觉得,他要是再在这里住下去,迟早会被松本润养成一个废人。

  ——————TBC——————

  


评论(15)
热度(225)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