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总有邻居在装修(2)

(2)来了 前文:(1)

我怎么就写他们日常也能写出一章来

(说到底这篇也就是日常)

(2)

  有一件事二宫一定不知道,松本睁开眼看见他旁边空荡荡却还残留着余温的位置想,他其实是因为二宫才进入出版社工作的。也许二宫会以为他是敬业所以才知道对方写过家务专栏的事,然而事实上,松本是从二宫写家务专栏起就关注起了他。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可能是偶尔在杂志上露的被刘海遮了大半的侧颜,脖子线条好看极了,也可能是明明能够写出这么细致的家务技巧本人却是一个宅男的反差萌,又或许只是单纯的在二宫看似冷淡又公式化的语言之中读出了一丝温柔。

  第一次浮现出这种想法的时候,松本几乎以为自己是生活压力太大以至于出现了幻觉,可仔细想了想,那并不是幻觉,而是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得知二宫是X出版社的签约作者之后,本来志向是舞台设计的松本毅然决然地往出版社投了简历,想要当一名编辑,然而因为专业不对口,毫无意外地被拒绝了,他便换了一家出版社从最小最基础的职位做起慢慢地积累了经验,再一次往X出版社投递简历的时候,二宫已经不做家务专栏了,而是在小说版块上占据了不小的位置进行连载,写的还是SF小说,要不是因为对方的笔名没有发生变化,松本几乎以为不是同一个人。

  门被推开了,对方依旧穿着居家T恤和条纹平角短裤……等等短裤?

  松本定睛看了看对方的腿,就算都是男人,大白天的要不要那么毫无顾忌啊。

  “吃早饭吗?”二宫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这样有任何不对地走到他的跟前。

  松本憋了一会儿,怎么也无法把“你能不能把裤子穿上”这句话说出口,只好坐起身来,挠了挠头,“……好,我就起来。”

  两顶鸡窝对坐着吃早饭的样子有些好笑,松本庆幸现在除了二宫没人能看见他这副样子,对面也没有镜子,所以自己也不知道鸡窝筑成了什么形状,往常他会把头发整理好了再出来吃饭,可是一走出房门就看见二宫已经坐在位子上了,并且一副在等他过来一起吃的模样,为了不让二宫等太久,松本只好进行了最基础的刷牙洗脸然后在对方的对面坐了下来。

  “今天要上班吗?”快要吃完的时候,二宫问他。

  松本点点头,把最后一口味增汤喝下肚,“下午去出版社。”这对话太过日常,让松本油然升起一种仿佛他们已经共同生活了好久的错觉,说完才想起来要问二宫怎么那么早就醒了是不是他睡相太差压到他了。

  “那倒没有。”二宫一边收碗筷一边解释,“我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昨天白天睡了一天,睡够了。”

  不知道是不是松本的错觉,他总觉得二宫说这句话的时候在笑。

  他还真怕是自己睡相不好,毕竟他好久没有和除了抱枕意外的东西同床共枕了,昨天为了给二宫腾地方还特地把抱枕给收了起来。

  “碗放着我来洗吧。”松本跟着对方走进了厨房,对方却毫不动摇地系上了围裙,“都白吃白住你的了,可不好意思碗还要让你来洗。”

  他想说没事,你不是还给做早饭还提供叫早服务了吗。对方吃得又少人也不占地方,白吃白住也带给不了自己什么损失,不如说,对于对方到他家来避难这件事他还挺高兴的。

  这代表二宫和也信任自己。松本自信满满地下下了推断,那可是和他相处了好几年除了问他“要不要喝点什么”和“稿子有什么问题吗”以外不会再多说一句话的二宫老师,那可是说自己没有朋友但其实朋友很多的二宫老师,那可是,他憧憬已久的二宫老师。

  

  松本准备出门上班的时候,二宫已经在他家的电视机前扎了根,因为刚交了稿现在比较闲,二宫打算把这几天睡不好游戏也打不好的进度补回来,他甚至一本正经地告诉松本说,“松本君你知道吗,其实打游戏才是我的主业,写作只是副业。”

  见证过对方昨天捧着掌机打到天昏地暗的松本差点就要相信了。他穿上鞋打算出门,手刚一碰到把手却又有些不放心地回过头来,“你今天不出门吧。”

  二宫没有回头用鼻子“嗯。”了一声。

  “晚饭回来我们出去吃。”

  对方依旧没有回头,应了声,“好。”

  “但是还是给你配一把备用钥匙吧。”

  这一回,二宫回过了头来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下又回了声,“好。”

  他本来是想说不用了的,他最多在这住不超过1个月,平时也不出门要备用钥匙也没什么用,到时候要记得把钥匙还给松本,现在还要找地方放钥匙,但是他还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门被轻轻地关上了,对方这儿的邻里上下没有在装修,工作日的白天显得极其安静,只能听到游戏的音乐在房子里回响,这让之前被装修声音折磨已久的二宫有些不习惯,打了两盘甚至又产生了些困意。

  也不知其实是没睡饱还是睡多了,反正昨晚他的确睡得挺好的。松本的睡相不算太差,除了早上睁眼发现有坨被子被松本抱在了怀里让他有些费解。好在天气转暖,不容易着凉,但是二宫下床之后想了想还是把被子从松本的怀里抽了出来把它盖回了对方的身上。

  二宫到底还是退出了游戏,但并没有关掉游戏而是让游戏的音乐放着,自己打开了手提电脑开了word文档。游戏的音乐让他很安心,手指在键盘上流畅地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字符,他想写一个新的故事,关于一个温柔是带着温度的男人的故事。

  天色渐暗的时候,二宫已经写完了一章节,关了电脑重新进入了游戏。画面中一直待机的角色终于又重新跑动了起来,游戏里的好友问他晚上组不组队,他说不了,晚上要出去吃饭,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你要出去吃饭?你竟然会出去吃饭!!!你家附近的外卖怎么了?????】

  【没有,是有人要带我出去吃饭。】

  二宫说完这句就没有再回好友任何一条消息,直接退了游戏拿出了手机,又从那个被松本好好地放在一边的鼓鼓囊囊背包里摸出了防滑垫和触摸笔。

  现在是智龙迷城时间。

  钥匙转动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二宫已经刷完了他的体力,松本换了鞋走到客厅放下了包,又从包里摸出了钱包放进裤子口袋里,看了看捧着手机的二宫问他,“你打算这样出门吗?”

  “……蓝精灵不能出门吗?”二宫稍稍歪了脑袋有些无辜地问对方,他已经把松垮垮的白T恤换成了蓝精灵还想要他怎样。

  “也不是不行。”松本又看了他一眼,小声笑了起来,“但是总有种带弟弟出门吃饭的感觉。”

  “你有弟弟?”

  “倒是没有。”

  二宫站了起来,扯了扯皱在腰间的衣服披上了外套,“那让你随便体验一下好了。”

  对方说得理直气壮的,松本一时竟然无法反驳,转而又看了看二宫的头发,“那至少不要顶着现代艺术出门吧,二宫老师。”

  这一回,二宫妥协了。

  在西装革履的松本旁穿鞋的时候,松本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叮呤咣啷的东西,“对了,备用钥匙,你收好。”

  他接过了备用钥匙,那上面甚至还挂了一只马里奥,体积有那么点大,想了想用那只还穿着拖鞋的脚单脚跳到了背包前好好地放到了夹层里。

  “吃什么?”

  “……汉堡肉。”

  要不是松本知道对方喜欢吃汉堡肉,配上今天这副装扮,他几乎以为对方是真把自己当小孩子了。

  “前面左拐有一家还不错,还可以点啤酒。”

  二宫点点头,乖乖跟着松本走,然后在点啤酒的时候被服务生上下打量了一下,要不是松本帮着解释说,“没事,他成年了的。”估计二宫今天连啤酒都喝不上。

  “让你换身衣服来的吧。”

  “喝啤酒还不准人穿蓝精灵了?”

  蓝精灵本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二宫长了一张看不出年龄的脸,想当初松本第一次看见二宫的照片的时候,也怀疑过资料上写的1983年出生是不是假的。

  汉堡肉配啤酒,对方吃得井井有味,仰头豪饮着啤酒,喝酒的样子倒是有些像大叔了,但是在松本又追加了一杯之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二宫好像有点困了,或者说,是醉了。

  ——————TBC——————

评论(8)
热度(25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