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总有邻居在装修(1)

大约是个上(不是 是1

标题和正文画风不一样系列

然后我也想有个避难的地方()

  总有邻居在装修(1)  

  

  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被子蒙住了半个头,二宫觉着自己的意识开始飘远了,突然一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用锤子敲墙的声音一下把他的意识拉了回来,二宫微微睁眼分辨出了那是邻居在装修的声音,想要努力重新进入睡眠,可墙壁传来的振动一下比一下剧烈,二宫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被振出来了。

  隔壁家是从一周前开始装修的,白天太吵二宫对着电脑半天打不出一段字,眼看着截稿日将近,他便只得连着两晚写了通宵,本身就比较浅眠,早上六点躺下去这才刚刚进入睡眠没多久就又被装修吵醒。

  一天两天也就算了,可隔壁的装修一时半会儿不像是能结束,长期下去迟早精神衰弱。二宫现在觉得困倦无比,可是怎么样尝试都无法再睡着了,闭着眼催眠自己能睡着反而觉得更加疲倦,终于又熬了半小时,二宫到底还是翻身坐了起来。

  他收拾好了自己生活所需要的最少必需品,没有忘记带上电脑掌机和各类充电器,又挑了两盘最喜欢的游戏胡乱地塞进了他一年也用不上几次的旅行包里。

  当然,他不是要去旅行,而是避难。

  问题是,去哪里避难。二宫坐在玄关顾不上鞋子还只穿了一只摸出手机来翻了翻电话簿,相叶氏家太吵了没法专心创作不行,Captain出去海钓了不在家不行,翔桑……他家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离出版社有点远,手指最终停留在了松本编辑这个名字上,二宫想了想,把手机塞回了口袋,穿上了另一只鞋,出了门。

  松本昨天收了稿今天难得被放了假,因为生物钟早醒了慢慢悠悠地吃了早饭正思考着是出去逛逛还是窝在家里看看电影,门就被敲响了,想着大概是快递吧打开了门,看见一个头发乱糟糟的人。

  那人上身穿着宽松白T恤和皱巴巴的灰色外套,下身一条同样松垮的米色长裤,脚上却已经迫不及待地穿上了人字拖,仔细一看,背上还背着个鼓鼓囊囊的包。

  对方仰头用着上目线看着自己,刘海稍稍有些长了戳了眼睛,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和平时冷冷淡淡公事公办的样子不一样,比实际年龄年轻的脸配上背后的包倒有些像是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

  松本愣了一下,才想起开口问,“二宫老师……您这是?”

  “松本君……你家能不能借我住几天?”

  像是没听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一般,松本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如果不方便也没关系,我就随便找个旅馆住几天好了。”他看见二宫波澜不惊地移开了目光,脚已经转了方向打算离开他的家门,动作快于大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松本伸手拉住了二宫,“你要住几天?……不,我是说,你想住几天都可以。”

  “不过我能问问发生了什么吗?”松本给他找了一双拖鞋,接过了他手里的背包把他带到了客厅。

  “邻居在装修,吵得没法睡。”二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语气平淡地交代了他来这里的理由,又一眼瞥见了松本放在料理台上还没有洗的碗碟。

  对方给他倒了杯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又回头看了看他乱糟糟的头发,问他:“吃早饭了吗?”

  二宫摇了摇头,“没。”

  “家里还有点面包,我再给你煎个蛋吧。”

  “好。”二宫应着,想了想又补了声,“谢谢。”

  单手把蛋漂亮地打在锅里,一会儿滋滋的油声和淡淡的香味飘了出来,松本把蛋盛了出来放在两片烤好的面包之间,端着盘子走到客厅,松本才发现对方在自家沙发上缩成了一团,脸埋在手臂之间,肚子一起一伏的,像一只在午睡的猫。

  像是真的被邻居装修吵得无法入眠,二宫睡得很熟,以至于松本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把煎蛋在他的脸前晃了两下都没有醒过来。

  “老师?二宫老师?”虽然吵醒在熟睡的人有些不厚道,但是睡在这里会感冒,煎蛋冷了就不好吃了,松本狠狠心推醒了二宫,对方吓了一跳从沙发上坐起来的时候还睡眼惺忪,表情呆滞地盯着松本看了一会儿,直到肚子坦率地表态。

  “快吃吧,吃完回房间再睡。”

  松本看见二宫的眼神一瞬间有了变化,然后又恢复平静低头看着还热乎的面包加煎蛋,双手合十说了一句“我开动了”这才用手抓了起来放进嘴里咬了一大口,然后含含糊糊地称赞“好吃。”

  盘子很快就空了,他端起盘子主动走进了厨房,松本跟着他走了过去,他以为对方是不放心他洗盘子,开了水龙头说,“放心吧,不会摔了你的盘子的。”

  “不是,我是想说,擦擦嘴。”松本指了指嘴唇,对方刚吃了煎蛋,嘴上还有一层油。

  二宫愣了一下,胡乱地用水抹了一下嘴,听见对方轻声笑了起来,“我知道,二宫老师毕竟也是在家务专栏里做过连载的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许是真的太累太困了,顺着松本的好意,二宫真的就躺在松本的床上盖着松本的被子睡着了,鼻头尖萦绕着对方被子床单上衣物柔顺剂的味道还有一些残留的松本的香水味,很好闻,也很安心,像是很久没有享受过那么安静的环境,二宫一直睡到了晚上六点才终于又被饿醒了。

  头发乱敲地坐在床上,二宫懵了一会儿才回忆起来自己这是在那里,起床穿上拖鞋掀开窗帘,东京已被黑夜笼罩,绚丽的霓虹灯闪烁着让刚刚长期处于黑暗的眼睛有些不习惯,忽然门开了,灯亮了,二宫抬手遮了下眼看见松本穿着黑色的运动衣居家服朝他走过来,炫目得很。“吃晚饭吗?”松本问他。

  “吃。”

  自从避难到了这里,不是吃就是睡的二宫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松本和他其实就是最普通的编辑和作家的关系,因为二宫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作家了而且没有拖稿的习惯,两个人的接触并不算多,收稿以外的接触更是少到屈指可数。二宫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已经把平时和松本一个月份的见面时间都用完了。

  像是感觉到了他在走神,松本问他,“怎么了?不合你胃口吗?”

  “没有,很好吃,谢谢。”他低头又扒拉了两口饭,很好吃这点他说的是实话。松本给他的好意十分自然可二宫还是有一点心慌,他们的关系没有好到能让松本对他那么好,转眼又安慰自己只是松本这个人温柔而已,对谁都会这样好的。这样想着又心安理得地继续埋头吃饭。很顺其自然地包了洗碗,松本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漫画一边看电视,他记得松本是室外派,可今天显然不像是出过门的样子,怕不是自己的到来耽搁了对方的行程吧。

  二宫擦了擦手在松本身边坐了下来,像是要是实在太麻烦他自己还是去住酒店吧,还没开口,松本就塞了一包仙贝到二宫手里,然后把注意力从电视上移到了二宫脸上,“对了二宫老师,有件事我还是得和你说下,我家只有一张床。”

  “没事,我可以睡沙发。”二宫了然地点点头,却发现松本一脸怪异地看着他,想了想又说,“你要是想带人回来提前告诉我,我去住酒店。”

  可没想到这一说完,松本的表情更怪了,浴室里传来“嘀”地一声告诉他们热水烧好了,“我的意思是,你可能要和我一起睡,不知道二宫老师介意不介意。”

  “哦。”二宫傻傻地点了点头,低头往嘴里塞了一块仙贝,“我不介意。”

  

  他的床上好久没有睡过除他以外的其他人了,虽然二宫白天才刚刚睡过但这是两码事,松本是在说和他一起睡在这张床上的情况,二宫洗澡洗得很快,睡衣也是松垮垮的T恤,大约是同为男性,二宫下面只穿着一条条纹的平角短裤就爬上了床,松本注意到对方的腿很细,皮肤因为常年不出门而非常白皙,腿毛也少,但看二宫不像是会剃腿毛的人,估计是天生体毛比较稀少的类型。

  看见二宫摸出了掌机,松本抱着睡衣进了浴室,看见浴室里晾在一边的二宫的内裤,想着等下要把它一起晾到阳台上去,再仔细一看,啧,尺寸不小啊。

  除了写作以外,二宫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机了,松本以前就听闻过这一点,可真实看见二宫对着游戏机奋战的样子还是第一次,往常见到的二宫总是从房间里取出稿子递给松本,象征性地问问松本要不要喝点什么,松本拒绝之后,他就以要打游戏为由把松本赶走。松本觉得对方这么喜欢打游戏却不会因为游戏而误了其他事这点十分了不起,从不拖稿这点就让松本比其他编辑要省心上几百倍。

  但是他也不免想起了二宮客厅堆积起来的外卖袋子,他想对方还是误了事儿的,比如吃饭,比如睡觉。

  “二宫老师,该睡觉了。”这样提醒了之后,二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情愿的表情,“明天也可以接着打嘛。”松本笑了起来劝诱着,二宫到底还是听话地把掌机放到了一边,可那表情简直就像是被抢了玩具的孩子一般委屈。

  那表情到了松本眼里,竟然觉得有些可爱,让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二宫的头发说,“睡吧,晚安。”过后又觉得这动作过于亲密会不会惹二宫老师生气。

  “……嗯,晚安。”灯关了,被子里二宫的声音闷闷的,松本却听出来了,对方没有生气。

  ——————TBC——————

评论(29)
热度(29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