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我的哥哥不可能那么可爱

老晓师傅要休息了,所以,进停车场了,改日再开

祝松本先生35岁生日快乐!

前文: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可爱


  我的哥哥不可能那么可爱

  

  大学的暑假没有繁重的作业,但是兼职和游戏还是将二宫的生活填得满满的,感受到天气渐渐没有那么酷暑难耐了,他知道暑假快结束了,夏天也快结束了。

  松本的生日要到了。

  他兼职的咖啡厅在周边小有名气,环境舒适装潢清新,咖啡醇厚甜点美味,深受年轻女性的欢迎,这一周二宫就常常听见年轻女性顾客们在讨论关于松本润的生日要到了事情。对方是他的初恋,生日自然是早就记在了脑中,只是要送什么礼物,还真是没什么想法。

  认识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认真地为松本准备过礼物,小时候妈妈总会准备好了礼物让自己送过去,大了之后他们渐行渐远生日也只不过多了一句平淡无趣的祝福,但是今年不一样。

  那么问题来了,松本润会希望收到什么样的礼物呢?那可是松本润啊……

  思考无果,二宫决定直接问他。

  【润君要什么生日礼物?】

  【诶?】对方秒回。

  【诶?】

  【诶?】

  这什么段子啊……二宫挠了挠头。

  【……深山熊绝版了我买不到,船梨精还可以考虑一下。】

  【哈哈哈哈不是,我是想说,生日礼物什么的像小孩子一样】

  【那你是不要咯?】

  【那必然是要的。】

  【要什么呢?】

  【不知道】

  【不然给你买条红裙子吧】

  【!!!我拒绝】

  【算了不问你了,我随便送了。】

  【其实Kazu送什么我都喜欢的啦。】

  【那……红裙子?】

  【不!!!】

  二宫捧着手机笑得前仰后翻,就算隔着屏幕,他也能脑补出对方气绝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离松本生日还有两天,二宫终于决定送松本什么了。对方生日那天刚好有一本对方喜欢的弟系漫画要出单行本,但对方那天有一天的拍摄工作估计没时间去买,因为这个,松本和他小小抱怨过一下。

  为了给松本一个惊喜,他没有提起过会买来送给他的事,只说当天会去探班。松本很高兴,转眼又嘱咐二宫别再穿成老奶奶了。

  “好好好我不穿就是了。”不穿成老奶奶还有芥末黄和蓝精灵嘛,二宫不以为然地扁扁嘴。

  “芥末黄和蓝精灵也不行!”

  被突然读心的人只得乖乖点头答应,并且摆出一副“润君说什么都是对的”的姿态。

  作为时尚杂志的模特,松本一直很嫌二宫的服装,二宫自己心里也有数,为此对方还送了他很多衣服,只是没当要穿他还是会下意识地选择舒服的衣服。松本很操心也很无奈,毕竟习惯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的,但每当二宫不珍惜自己那张脸任性穿衣他都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虽然他一直安慰松本喜欢看少女漫和BL漫,喜欢弟系角色没什么可奇怪的,但当他真实站在店里面对那一柜子的漫画时,二宫还是感受到了一阵羞耻。今天的二宫头发做了造型,衣服也好好搭配了,不是随便到仿佛下楼倒垃圾的T恤也不是宅男标配格子衬衫,站在店里显得有那么点显眼。无视掉身边来来往往有些异样的眼光,二宫不禁开始思考松本那家伙平时是怎么有勇气站在这里的,不是会超级显眼嘛。

  ……说不定早就暴露了。

  他吐了吐舌头,拿起那本单行本,迅速走向收银台,收银台的小姐姐职业素养很高看都没看他一眼把他买的东西装进袋子里递给了他。

  出了店门,他竟恍然有种复活的感觉,对于冒着会被店内顾客和工作人员认出来的风险还来买漫画的松本,二宫此刻很是佩服,但说不定,对方也享受着这种微妙的刺激感也说不定。把漫画放进了包里,二宫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你什么时候过来?】却看到了松本发过来的消息。

  对方是个主动派,消息总是对方发的更勤快。他觉得这样的松本像一只看似高冷实则热情的大型犬一样可爱,一向懒得回别人的二宫也总会及时有认真地抱着逗他玩的心情回他。

  【你猜呢?】

  【不猜,我去拍摄了。】

  被无情拒绝的人勾了勾嘴角,跳上了通往摄影棚的电车。

  

  闪光灯有些耀眼,松本早就已经习惯在相机和灯光的注视下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他被称赞性感的嘴唇微微张着,他被盛誉的睫毛让他的眼睛更加迷人,保持锻炼的身材撑起了衣服,像是给衣服带来了生命。对于刚才二宫那个不着调的回复,松本心里有数,对方只是想逗他玩,即使二宫不说他也知道,对方应该已经在赶来这里的路上了。

  休息的时候,松本将脸旁那撮有些碍事的头发别在了耳后,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预料之中没有新的消息。想起前两天二宫神神秘秘地问他要什么礼物,当时自己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想不出什么礼物,大概唯一的愿望就是二宫能再陪他一起开开心心地过生日吧。

  小的时候,他和二宫总是会一起过生日,对方的生日在夏天的开端,而他的生日在夏天的末尾,等他们的生日过完了,夏天也就差不过结束了。

  二宫生日的时候,他总是会带上妈妈要他带去的自家做的棒冰和小蛋糕,窝在二宫的房间里一边看他打游戏一边舔棒冰,二宫还会拿出他自制的游戏让松本试玩,或是和他分享最近看到的不错的少年漫画。

  轮到自己生日了,对方也会带来妈妈要他带的味增和梅干,两个人推推搡搡挤进小房间里窝成一团看漫画讲鬼故事。对方总是会说些恐怖的故事吓唬自己,然后看着自己被吓到的样子捂着嘴偷笑,他知道二宫的目的就是为了吓他,但自己要是长久没恢复过来,对方又会担心地揉着他的脸说,“润酱对不起嘛,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你不要哭啊。”

  自己会吸着鼻子说“谁哭啦。”然后把擤了鼻涕的纸巾朝他丢去。

  真丢人啊。

  想到这里,松本轻轻笑了起来,一旦开始回忆,那些存封在脑中的记忆就像一下子被打开的魔盒一样全部涌入脑中,只是当这些美好的事情都回忆完了的最后也不存在糟糕的噩梦,

  与二宫相关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啊,除了初次见面的女装。

  那样的夏天真是松本一年中最难忘的回忆,就算长大了疏远了,夏天出门遇见穿着宽松到能看见胸口的T恤和同样宽松的短裤的二宫,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来他们曾经夏日天天黏在一起的时光。

  休息时间结束了,松本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手机,却正好看见对方的消息弹了进来,没有文字只有一个有些微妙的歪嘴笑的表情。

  他抬起头来向门口张望,果然看见有个人影探头探脑地看向他。

  “松本君可以准备在此拍摄了。啊……那位是……?”服装师顺着目光望向了门口。

  “他是……我朋友。”

  注意到有人在看他的二宫瞬间抢答,“我是润酱的哥哥哦。来探班。”

  “哥什么哥,明明就大两个月。”松本不客气地翻了他一个白眼。

  得到相关人员进来的许可之后,二宫抱着他的包坐在了一旁的座位上,灯光下的松本似乎比那灯光还要耀眼,却又让人沉醉其中移不开眼。

  明明只是在一旁等候拍摄,二宫却一点也不觉得时间漫长,偶尔和台上的人对上眼,对方会露出有些幼稚的表情和拍摄时耍帅的样子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二宫很受用,在心里夸了松本一万遍可爱。

  

  “所以你想到送我什么礼物了?”换好衣服的松本接过对方暂时帮他拿着的包,跟上二宫的脚步。

  “想好了,只是可惜,不是深山熊。”

  “没人说过要深山熊。”松本再次气绝。

  走过长长的地下商业街,两边的抓娃娃机吸引了松本的目光,他眼尖地看到了船梨精,下一秒二宫就问他,“要不我给你抓一个吧?”

  “抓不到的。”

  “没事,多抓几次一定能抓到的。”二宫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就和他平时对待其他游戏一样,“反正站久了被认出来的是你我不丢人。”

  “喂!”松本气急败坏地吼了他一声。

  “好嘛,我不会让你丢人的。”二宫扬了扬眉毛,将硬币投了进去。

  三分钟后,松本的怀里多了一个船梨精,身边的二宫还有些不满意似地轻声抱怨,“竟然抓了三次,真是手生了。”

  他听不出来二宫这话是真是假,但是他知道二宫抓到了很开心,自己也很开心,下意识地傻乎乎地朝对方笑说,“Kazu好厉害。”就像小时候对方给他演示完了无伤通关一样。

  “热死啦,赶紧回家开空调。”二宫悄悄牵了他的手,试图拉他快点走。而松本却也知道,二宫这是害羞了。

  

  回到家,松本的爸妈在家,二宫打了声招呼,跟着松本上了楼,对方这才想起来所谓的生日礼物他还没有收到。看二宫身后背着的包,礼物应该就在里面。

  房门一关,二宫留了一个心眼发现对方顺手锁了门,便从包里肆无忌惮地掏出了那本漫画,“送你的!生日快乐!”

  松本愣住了一下,看着封面竟一时忘了伸手去接,他没想到二宫竟然去帮他买这个了。

  “不喜欢吗?”

  “没有……就是,还以为你要把你自己送给我。”松本接过了那本漫画把他放在了书柜里,一边开始调戏二宫。

  “……送自己也太老土了吧,你需要吗?”二宫微微红了耳朵,抓了抓脑袋看向了别的地方

  “你要是送,我当然是要的。”他拉住了二宫的手利用体型优势把对方拉进了自己怀里。

  对方抬起眼看他,眼底微微蒙上了一丝情欲,双手也不安分地在松本的背上来回抚摸。

  他吻住了二宫,闻到了他今天特意涂的发胶味和特意喷的香水味,今天的二宫有用心好好打扮过,连这短袖衬衫都是熨烫平整了的。

  感觉到了有手解开了他的皮带,伸进了他的裤裆里,松本低头看了一眼那双胡作非为的汉堡手,轻轻笑了起来,也不说话,只是默契地也伸了手去摸对方的大腿,慢慢滑到身后揉搓对方的屁股,一会儿微凉的手指划过臀缝激起二宫轻轻的颤抖。

  “等等……”二宫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不是你说的吗,哪有过生日还要被睡的道理?”他把二宫的裤子脱了下来,响亮地拍了一下。

  二宫理亏地扁了扁嘴,只得跨腿坐到了松本的股间搂住了松本的脖子,微微撅起屁股用臀瓣贴着涨红的地方轻轻摇晃起来。

  “那好吧。生日快乐。”

  ——————END——————

  

  您的阿晓已下线,添加评论唤醒

评论(29)
热度(22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