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私人时间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诈尸了(。

一个保龄球约会,前文:公主头与牛郎头  走红以后

私人时间

  他戴紧了帽子,压低帽檐努力将容易暴露他身份的那双眉毛遮住,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后,转头看向同样戴着帽子倚着沙发打游戏的经纪人,“怎么样?”

  他的经纪人微微皱眉,又抬手捂了嘴一副忍笑的样子,“你一定要出去打保龄球吗?”

  镜子前的人有些崩溃地抱了脑袋,“可我怎么遮都会被认出来啊。”说着又从桌上拿起了一副黑框眼镜戴上了,“这样呢?”

  二宫歪了歪脑袋,走到他跟前仔细看了一会儿,又没骨头似地靠上了墙,“……要不还是在家里建个保龄球场吧。”

  “家里可没那么大,建不下的。”那人竟然一本正经地反驳起来,一边伸手拽了靠在墙边的人的胳膊,推他出门,“走了走了。”

  这是接连了几个月的工作之后难得的休息日,松本显得心情特别好,出门前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认出来,快到保龄球馆的时候竟然提出了要和二宫比在被路人发现之前谁的分数高。

  对于松本这种常常一时兴起的行为,二宫早就习以为常了,将车稳稳地停了下来,二宫关上车门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松本,“你确定要和我比分数吗?”

  “什么意思?”

  “那你肯定赢不了我。”二宫眨了眨眼睛。

  对方有些不服气地扁扁嘴,“不比比看怎么知道。”

  “说不定在比之前就被发现了。”二宫捂着嘴笑,“一球都没来得及投出去。”

  “不会吧。”松本又压低了帽子,“我会散发出不要向我搭话的气场的。”

  “噗。”

  

  上楼的时候二宫一直低着头看手机,松本看见他这样做之后也下意识地抬手挡了脸,一边心里笑对方果然一玩起游戏来就特别认真。

  对于擦肩而过并且还在玩手机的人的脸,一般没人回去注意,二宫找到了非常好的伪装方法,松本觉得他家经纪人的脑袋果然很聪明。挑选好了合适自己的保龄球,两人若无其事地往球道走,松本却发现他的经纪人拿了一颗紫色的球,而自己则拿了黄色的球。

  紫色一直是松本的应援色,而黄色则是二宫的。虽然二宫不是艺人,自然也没有所谓的官方应援色,但当年被松本软磨硬泡一起拉上台合唱的那首Tell me what you wanna be让二宫也着实圈了一波粉,再往后松本越来越火,连带着时不时被松本在节目上提到的经纪人二宫也有了自己的后援团。

  “经纪人还要有后援团是怎么回事啦。”混迹于各种论坛社交网站的二宫看到了这样的消息忍不住转身和松本吐槽,对方没大没小地伸手揉了一把他的脑袋说,“Kazu那么帅不出道真是可惜了。”

  “我出道了的话可就没有今天的你了。”二宫拍掉了他的手,不客气地揉了回去,“啊——当年的润君的公主头可真好看啊。”

  “……你到底是对公主头有多执着!”

  回想起当年的自己,出道多年一直不温不火,还是二宫用金牌经纪人的眼光和手段成就了今天的松本。二宫比他大5岁,却长了一张看不出年纪的脸,但在看不出年纪,今年35岁的二宫笑起来眼角也开始有了皱纹。

  

  “这有点不妙啊……”二宫向他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前方正好有两个女孩子将和他们迎面走过。

  他配合地抬起了手挡了下脸,一边把头转向了一边。

  “话说我怎么拿了个紫色的球啊……”快走到球道的时候,二宫突然看了看自己的球。

  “……什么,你现在才发现啊。”

  

  “那我先投了哦。”松本拿起了球,走上了球道,对方软软地应了声好,走到旁边的座位上坐下了,撑了头井井有味地看他家艺人玩保龄球的帅气背影。

  就算没了公主头,松本润在他眼里还是依旧有魅力,他看着对方的背影,突然想笑,怎么感觉对方的背影上都好像写着松本润。

  就算戴着帽子穿着随意,细腰长腿以及美好的身材比例都透露着这是一个帅哥的气息,也可能是和松本相处太久了,他甚至觉得,就算他闭着眼睛,只要松本出现在他身边他都能知道。

  “改你了。”不知道是终于成功玩到了保龄球还是刚刚打出了全倒,松本笑得特别甜,二宫不喜欢吃甜食,但是对于这样的松本倒是情有独钟,他站了起来举起了他的那颗紫色保龄球,他觉得自己一定能投出一个好分数,摆好姿势,将球投出去,“砰”地一声,瓶子全部应声倒地。

  小跑着和座位上的松本击了个掌,松本觉得向他这样小跑过来的二宫像只可爱的小飞机,他也不知道小飞机哪里可爱了,只是满脑子都是这个奇怪的形容,并且沉浸在这个形容里笑出了声,好在对方没有问他在笑什么,把球放一边又坐回了座位上。

  “这样看润君的屁股真翘啊。”二宫小声嘟囔出了声,跟前的人只顾着投球没有听见他的话,被球击倒的瓶子只有8个,松本显然有些不开心,他看了看分数,发现二宫的分数比他高了好多。

  “Kazu保龄球打的好厉害。”

  “好歹也比你多打了几年嘛。”他摸了摸鼻子,明明一脸得意,却悄悄红了耳朵。

  “哇——感觉要输了。”

  “说不定还有机会呢?”二宫安慰着。

  “不不不,”松本摆了摆手,“你这表情完全就是在说我没机会了。”

  

  知道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了胜算之后,松本开始专注于怎么让自己被发现的刺激游戏之中,“不然把眼镜拿掉吧?”他转头问二宫。

  对方倒是不介意把眼镜脱掉,只不过少了一层遮挡之后,二宫再看眼前的松本,忍不住捂脸憋笑,“虽然戴着眼镜也能看出来你是松本润,但是现在,完全松本润!”

  “下一投要是没有全中,就喊出对方的名字。”他提议着,下一秒被二宫吐槽他不知道是想被发现还是不想被发现。

  “喊松本还是润?”二宫活动了一下胳膊,“不过这两个都挺常见的吧。”这么说着二宫把球投了出去并且漂亮地全倒了,倒是松本只倒了八瓶然后自己也像是被击沉了一般倒在了地上。

  “二宫……”他泄气又无奈地喊着经纪人的姓,对方被这个少见的叫法逗笑了,眼睛笑弯成了一条线,一边没忘记吐槽他竟对长辈直呼姓名。

  “不过润君的声音很好认,我感觉要被发现了。”他懒懒地靠在椅子上,继续抬手抱头遮了脸,他说只要这样挡着脸就不会被发现。“有道理,这方法不错诶。”松本说着也学着做了,那之后再想想,这动作也太傻了……

  明明是在比赛,却总在投出全倒的时候下意识转身和对方击掌,下意识地十指相扣,下意识地在对方投球的时候盯着他的屁股,想象着那屁股的手感。这时候的松本不是那个人气歌手松本润,二宫也不是他的经纪人,他们只是普通的亲友,普通的,在约会的恋人。

  “被谁发现了吗?”两人交换的时候,松本轻声问他,“刚刚后面有一群学生样子的人好像发现了。”

  “你说他们是发现什么了?”

  二宫有些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当然是发现你是松本润了还能有什么。”

  “比如……我们两个在约会啊。”

  “……你可够了吧。”他悄悄地掐了一把松本的腰,把他往前推,“快趁被发现之前再多投几次说不定你还能赢。”松本看了看分差,笑了起来“这完全赢不了了吧。”

  他们还是被发现了,那群男生在他们身后走来走去好几次,松本甚至都使用了假装在打电话的手法,二宫看到了差点笑出了声。

  “那个不好意思……你是二宫桑吧。”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二宫停下了假装吹口哨的行为吐了吐舌头,只是没想到那群男学生竟然不是冲着松本,而是先冲着自己过来。惊讶了一小下,反应过来大概是松本又在假装打电话还浑身透露着不要和我说话的气场吧。

  明明不是艺人也不是明星,二宫还是站起身来往裤子上擦了擦手才握着了男学生伸过来的手,一边和对方解释他和松本这是私人行程。二宫握了一圈手,男学生终于鼓起了勇气问旁边的松本,“还有……是松本桑吧。”

  对方也不知道在倔强什么,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无视了对方的搭话,二宫忍不住背过身笑了两声,对方才放弃一般地转头说了声,“你好。”

  

  “今天可真有趣。”坐在车上,松本一直在刷推,“虽然还是输了”。

  “就说你赢不了我的。”二宫打着方向盘有些得意地扬了扬嘴角,余光里看到松本的手机界面,“在找目击吗?”

  “嗯。”松本快速往下翻着,“有几条。”

  “说什么了?”

  “在保龄球馆看到松本桑和他的经纪人在约会。”

  “假的吧。”

  “假的。”松本笑了起来,“虽然我们是在约会。”

  “噗。”二宫微微红了耳朵,“真是的,难得的私人时间又要被repo了。”

  “嘛嘛嘛。”松本安慰着,“反正回家之后还有更美好的私人时间嘛。”

  无视掉了松本的话里有话,二宫专心开着车,松本沉迷于刷推翻目击之中,一会儿喊出了声,“啊,被拍到了!”

  “拍到什么了!”二宫被对方也搞得一惊一乍起来。

  “……拍到我在摸你屁股了。”

  “这也是假的吧。”二宫思考了一秒,趁着红灯掐了一把松本的大腿,“耍我好玩吗?”

  “好玩。”松本笑得开心,连二宫朝他翻过来的白眼也笑嘻嘻地接受了,“Kazu,我们下次再去哪里约会吧。”

  二宫沉默了一会儿,就当松本以为对方又要唠叨他得意忘形的时候,他的经纪人软乎乎地开了口,“那……抓娃娃怎么样?”

  ——————END——————

  
求求给个评论吧,欢迎我回归一下也好23333

评论(42)
热度(24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