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24小时

一个拖延了5天的二宫先生入社日贺文

警视厅机动搜查队216paro(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这部剧

简而言之,就是机动搜查队上班时间是24小时,一整天都能在一起【】

24小时

  7:50AM

  “早上好。”二宫打着哈欠推门进来,把门边上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翻了过来,座位上的男人扬着有些粗的眉毛问他是不是又通宵打游戏了。

  “哪有……”他抓了抓睡得有点乱的头发,“我倒是想,才打到12点不到就困得睡死了。”

  对方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朝旁边的菱形嘴的高个男人伸出了手,“我赢了,500日元。”

  相叶掏了掏口袋不满地把一枚硬币递给了松本,失望地看了一眼二宫,“你变了。”

  “哈?”他听得一头雾水,另一边的樱井却哈哈哈地笑成了BGM,“他俩打赌你昨天会打游戏打到几点来着。松润说你没过零点,相叶酱说你打到今天凌晨。”

  二宫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转动着腰间别枪和警棍的带子,“等下,赌我打游戏到什么时候只值500日元吗!!”

  樱井再次笑成了BGM,连递给旁边的队长大野警部确认的时刻表的手都跟着笑抖了起来。

  “没问题。”大野接过了时刻表看了看,“但是翔君,真的不需要精确到分钟的。”

  “毕竟我们的工作也不可能完全按照时刻表。”二宫站起来从复印机里拿出刚刚吐出来的时刻表复印件递给剩下三个人,“不过翔桑是日程表狂魔嘛可以理解。”

  “他没给我们精确到秒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松本也跟着吐槽着。

  “喂,日程表狂魔什么鬼啦。”

  

  8:55AM

  “Leader,我们走了。”四个人收拾好了东西,朝坐在位子上的大野挥了挥手。“走好,注意安全。”出了警局,四人便兵分两路,松本二宫一路,樱井相叶一路,上了两辆不同的匿名巡逻车。 

  松本关上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二宫点了点头。

  “出发。”那人的声音软软的,一点都不像个警察。松本联系着警视厅报告着他们出发巡逻的事情。

  车开了几条街,二宫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松本闲聊着,“今天也要和润君一天24小时形影不离了。”

  “你这话说的怎么听上去有点不对。”

  “诶?哪里不对。”

  虽然他们的上班时间是从早上9点到第二天早上9点,吃饭休息都只能在警局里,的确是一天24小时形影不离,但是……就是不太对,可光从话里又挑不出毛病只好故意找错重点,“我们8点不到就见面了,会超过24个小时。”

  “哈哈哈哈……”他被逗笑了,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今天的街上还算安宁,没发现什么异常,松本听着耳机里的报告,没有关于他们负责的这个区的事件,这是好事,但却也让松本想起了上一次当班遇到的案件。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二宫好像发现了他有些异常的沉默,看了他一眼。

  “两天前那个案子凶手还没找到……”在二宫面前,松本似乎不太擅长隐藏自己,只好实话实说。

  “确实有点令人担心。”眼前的信号灯由绿转红,二宫缓缓地停下了车,“不过……润君还是不要想那么多比较好,毕竟我们只负责初始搜查,后面的调查和审问都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

  “我知道……”

  “我也知道润君很不甘心,但是没有办法。”他再次启动了车子,安慰着,“润君就是太认真了啦……不过我喜欢。”

  松本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不确定地用鼻子哼了一声“嗯?”表示疑问。

  “嗯?”二宫也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解释了起来,“我是说我喜欢这样认真负责的润君,很可靠哟。”

  哦,这个意思啊。

  

  10:40AM

  巡逻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他们刚刚抓获了一个骑车抢劫的现行犯。等信号灯的时候松本正好目睹了那起抢劫,拍了二宫的大腿要他往那边看。

  “骑车抢劫?”他盯着信号灯,等着跳成绿灯的那一刻好去追,手指有些焦急地敲打着方向盘,“再不变绿灯就要追不上了。”

  松本把身边的警灯拿起来伸手放到了车顶,红色的警灯闪烁了起来,“前面的摩托车请马上靠边停下,停下!”他对着扩音器喊,而那辆车却更快地向前冲去。

  “紧急车辆通行,紧急车辆通行……”为了让马路上的其他车辆及时避让,他们每次都会这样喊,而二宫每次都觉得松本声音奶声奶气的完全震慑不到嫌疑人。

  “你的小尖嗓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好不好。”对方不满地放下扩音器嘀咕了一句,又接着朝前方的摩托车喊,“前面的摩托车请马上停下!”

  “会停下就有鬼了。”二宫扯着嘴角笑了起来,一打方向盘之后猛踩着油门,“我绕前面堵他。”

  “一大早就不消停。”松本皱了皱眉头盯着前方的路面,“看到他了。”他们顺利地横挡在了摩托车前面,松本下了车,手摸上了警棍,摩托车朝他闯过来他眼疾手快地将警棍准确地敲在了摩托车手的小臂上,摩托车手一松手,摩托车和他都滑倒在了地上,二宫冲过去背了他的手将他拷了起来,松本捡起一同掉在地上的受害人的包。

  “得包还给主人才行啊。”

  他们把骑车抢劫的犯人审问了几句,二宫工工整整地做下了记录,等一课的人过来交接,再把记录给他们。一课的人很快就赶到了,接过了犯人朝他们点头说,“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处理吧。”

  一课的人一走,二宫拉开车门坐进去,“刚才那两个人倒不像其他一课的人那么拽。”没忘记系上安全带,旁边的松本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

  “没什么。”松本又轻轻笑了两声,“笑你难得说那么直接的话。明明平时心里在想什么都会藏着。”

  “哪有……”他重新启动了巡逻车,“我对润君明明是一片真心毫无隐藏。”

  “得了吧你。”

  

  5:00PM

  “还有半小时该回去吃饭了吧,希望别发生什么事才好。”

  “别立flag,我还想好好吃饭。”松本一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观察着街道,一边制止了二宫继续立flag的行为。

  二宫识相地笑了起来,却听到对方严肃地叫他,“Kazu”

  “斜对面!”二宫顺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斜对面在路上戴着风衣帽子快步走的人正是两天前那个案子的嫌疑人,没想到竟在这里遇见了,二宫又转回脑袋和松本对上了眼神,“那是……!”

  二宫和松本的车子逐渐向他靠近,对方像是感受到了他们的靠近,快步走了几步跑了起来,松本便也和二宫使了一个眼神下了车。

  二宫明白对方这是要他把车开到前面路口,两面包抄嫌疑人,然而当他赶过去的时候,嫌疑人已经被松本按在了地上嗷嗷叫疼。

  “感觉根本不需要我嘛……”他笑嘻嘻地掏出了手铐把嫌疑人拷住了,有些遗憾地看着松本,“还是需要的啦。”对方看着他,突然笑得灿烂,“你在我才敢放心去追嘛。”

  “我已经联系一课的人了,先押上车吧。”二宫转过脸,发梢遮盖下的耳尖红红的。

  

  5:30PM

  来交接的一课警察态度一如既往地拽,明明职位和松本一样是警部补,另一位只是巡查部长,却完全不把松本放在眼里,接过嫌疑人之后不仅没有道谢还指责他们没有等到增援就直接去抓获,是急功近利想要邀功,“这次是抓到了要是没抓到他们你们付得起责吗?”

  往常面对这样的质疑他们往往选择忍耐,一来和这种人较劲没意思,二来也不想给全队的人添麻烦。

  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巡逻的时候找到线索想要通知一课却被说这个案子已经与你们无关,被说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不要来扰乱他们的搜查思路,松本有得时候没忍住就会怼两句,二宫一般都会在他说出太激动的话之前及时拉住他,软软的汉堡手拉着他,让松本马上冷静了下来。

  但是这一次没忍住的确实二宫,只不过他刚开口说了“你们……”就被松本伸手拦了一下,二宫听话地收住了嘴,对面的人也自讨没趣地押着嫌疑人离开了。

  他坐在驾驶座上,脸上看不太清楚表情,松本知道二宫生气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只好在系上安全带之后抱了二宫的肩,“算啦算啦,快点回去吃饭吧要饿死了。”

  对发那个看了他一眼突然笑出了声,“难得你那么冷静,润君也变成大人了呢。”

  “什么和什么啊。”

  

  6:00PM

  话是这么说,回去的路上松本一言不发,明显能看出来情绪低落,二宫看在眼里却一时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回警局的时候离计划的休息时间晚了半小时,今天是相叶当班做饭,本以为应该已经差不多做好了,没想到他们那边也遇到了点事刚刚才回办公室。

  “相叶氏,今天我来做饭吧。”二宫走过去夺过了相叶刚要套上脑袋的围裙。

  “诶?为什么?”

  “润君心情不好,再吃你的麻婆豆腐会爆炸的。”他朝松本的方向努了努下巴。

  看出了松本的确心情糟糕的相叶露出了“糟糕了”的表情,“糟糕,好像真的心情很差。”

  “是吧,所以不能让你的麻婆豆腐祸害润君。”

  “喂。”相叶皱着鼻子不满地抗议了一声,“没准吃了我的麻婆豆腐就振作起来了呢。”回应他的二宫敲打猪肉的声音。

  “好香啊,噢,今天Nino做饭啊。”樱井走进来吸了吸鼻子看了一眼二宫用的食材,“炸猪排拉面?”

  “嗯。”

  “我那份请不要放香菜。”

  “好的我会给你多放点香菜的。”二宫突然使坏地说,引起了其他人的哄笑。

  “虽然你们都在笑,但这可是很严肃的问题!”樱井挣扎着,而相叶则敏感地发现松本的心情似乎变好了。

  “不会放的啦,润君也不吃香菜嘛。”二宫将炸猪排翻了个面,面包糠在油里响起了“滋滋滋”的声音,听上去很好吃。

  “其实我现在能吃一点了。”

  “那你要放吗?”二宫眨了眨眼。

  “呃……还是不了吧。”

  

  9:00PM

  “下半场的巡逻开始啦。”二宫升了个懒腰转了转脖子。

  “希望晚上能就这样安安稳稳地过去。”松本上了车跟着打了个哈欠。

  “这回不怕立flag了?”

  “反正立不立该发生的事件还是会发生的。”

  “所以防止有可能发生的事件发生也是我们机搜的使命嘛。”

  “你说的对。”松本给了他一个赞赏的微笑,“不愧是Kazu,总能说出这样的名言。”

  “你突然这样夸我我有点慌。”这么说着,二宫还是露出了有些得意的表情。

  车在这个熟悉的城市夜色里行驶了一圈又一圈,他们每一次的工作日都重复着同样的巡逻,但是每一次又都会遇上不同的事情,也有的时候他们帮助过迷路的奶奶,抓住过骚扰女学生的色狼,松本甚至还被要了line。

  “怎么没给?”二宫眼带笑意地捅了捅松本的手臂。

  “怎么能给。”他瞪了回来,“别废话了,开车。”

  二宫有的时候开着车会突然感叹想吃汉堡肉,松本笑他幼稚,过了一会儿又说“那明天去吃吧。”就是这样的相互理解和支持才让他们在做每次工作都要带着枪的危险职业时感到了安心。

  “最近那块区域经常接到有可疑人物尾随女性的举报,我们重点巡逻一下吧。”

  “好。”二宫转动着方向盘,额头的刘海有点长了。

  “你该剪头发了。”“我该剪头发了。”突然之间默契地说出了同样的事让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我要去润君常去的理发店。”

  “诶?为什么?”

  “因为那家理发店很厉害啊,能把润君的头发剪得那么帅。”

  “我都听不出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损我了。”

  “当然是夸你啦。”二宫开心地说。

  

  12:00PM

  今晚很安宁,几乎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两辆车回到警局,四个人微微面带疲惫地走进办公室,晚上12点到4点是他们的休息时间,他们会在休息室里小睡一会儿,充足的睡眠才能保证在执行任务时的冷静判断,毕竟他们是允许开枪的,而那枪早开和晚开,开不开都事关重大。

  “润君。”他缩在被子里只露了一双眼。

  “怎么啦。”松本转过身来看他。

  “晚安。”

  “哦……”松本愣了一下,“晚安。”能像这样互道晚安又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

  

  8:50AM

  4点到9点是待机时机,而他们很不幸在6点被叫了出去,公园内发现一具男性尸体身份未明,初始搜查了一番也没有什么收获,听取了第一发现者和周围居民的口供之后,一课的人来了。这一回他们懒得和一课的人废话,交接完了事情开着车又继续在周围转了几圈。

  他们是机动搜查队,初始搜查之后的事情不该他们关心,但有些事难免会在意,松本一直觉得如果在巡逻中发现其他线索就应该即使报告,如果无视这些线索,才是失职。

  “然而他们总说这些线索没有用或者他们早就知道了。”

  “说不定只是不想承认呢。”二宫轻松地笑了起来,“不要想那么多,做润君觉得该做的就对了。”

  9点快到了,二宫将车往警局方向开,突然想起几年前有一次他们也是快到下班时间了往回开,却在路上正巧遇到了早上通报过的诈骗嫌疑人便跟着这个诈骗嫌疑人呼叫了樱井和相叶,凭借四个人直接端了7人诈骗团伙的老窝。看着二课不服气又吃瘪的表情,心情特别舒畅了。

  他们还真是做了一些不得了的事啊。

  车稳稳地开进车位,二宫锁了车跟着松本走进办公室,对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他。

  “说起来Kazu,今天是不是你来到这里22周年的日子啊。”

  二宫一愣,在脑内飞速地换算了起来,“22周年我来的时候是几岁啊哈哈哈。”

  “错了错了是12周年。”松本跟着笑了两声,搂上了他的肩,“走,等下一起去吃个早饭庆祝下。”

  “好啊。”他看着松本工作了一天之后长出的胡渣,“接下来的日子也请多关照啦,润君。”

  ——————END——————

  

评论(9)
热度(17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