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可爱

赶在生日过完的最后!!!

卡了6617字数hhh祝二宫先生每年都能健康快乐!

偏二润注意,不知道松本先生生日的时候能不能再写个我的哥哥不可能那么可爱。


  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可爱

  

  台上的老教授正在唾沫横飞,他的同桌打了一个哈欠忽然用手肘顶了顶他,一脸八卦地凑了过来,“Jun酱是谁?”

  他停下在笔记本上乱涂乱画的动作,微微皱了眉转头看对方,“你从哪儿听到这名字的?”

  “就昨天,你做梦的时候喊了一声Jun酱。”同桌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毛,仿佛认定他做的是什么不可描述的梦。

  

  “Jun酱啊……”他舒展了眉头,稍稍勾起嘴角。“是我的初恋。”

  白衬衫,红色背带短裙,乌黑的长发绑成的双麻花辫,包子脸,长长的睫毛跟着灵动的眼睛扑闪着。这些要素构成了二宫心中初恋的样子。

  小时候,他特别喜欢和邻居家的那个叫松本润的同龄小孩玩,对方会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无伤通马里奥,会在夏天送来他们家自制的西瓜冰糕,会在早上乖乖来敲门等他一起去学校,会在遇到不会做的题目的时候不甘心地对题目发脾气。

  10岁那年的夏天,他搬来这里,正好遇到一家出门游玩的邻居,刚成为10岁的二宫第一次遇见了他的初恋,对方的双麻花辫和红裙子,像夏天最明媚的阳光,让他忘记了打招呼。

  和子妈妈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他不满地看了妈妈一眼,移开了目光,“二宫和也,今年10岁,请多关照。”

  “我叫松本润,今年9岁,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kazu哥哥!”他的初恋奶声奶气的声音,特别甜。

  

  二宫不记得昨天他梦见了什么,只记得梦里似乎有条红裙子。

  那条背带红裙子在初次见面之后再也没有见对方穿过,不仅如此,对方连裙子都似乎没有再穿过,现在想想,他当时就应该感到奇怪的。而他却迟钝地在把邻居家那个小两个月的妹妹当成初恋三年之后,发现他的初恋竟然是弟弟。

  他们不是一个班级的,教室也不在一个楼层,所以二宫并不知道每天松本进的都是男厕所,直到那天他被老师抓去搬东西到楼下的时候遇见了从男厕所里走出来的松本,二宫和也在那一瞬间觉得世界给他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所以为什么初遇那天对方要穿着裙子”这样的问题他自然是没能问出口,“为什么在自己说长大想要娶邻居家妹妹的时候妈妈并没有表示反对”这样的疑问也缠绕在他心头久久得不到解释。

  那之后他和松本还是会在一起玩,只不过单纯当成了比自己小一点点的弟弟,会肆无忌惮地箍他脖子捏他的脸,会带他一起打游戏玩接抛球,分享少年jump,在对方的床上故意滚来滚去地捣乱,但这样的时光也仅仅持续到中学结束而已。

  他们进了不同的高中,一开始还会互相串门,随着学业的加重,放假也都在参加各种补习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渐行渐远,直到有一天二宫在家门口遇见了反手背着包敞着外套留着到肩的长发还挑染了白毛的松本,他才发现曾经的邻居家的弟弟竟然变得如此陌生,对方看见他只是点了下头就从他的身边走过,二宫这才发现他心中一直瘦瘦小小可爱极了的男孩子已经比他高出了半个头。

  ……而且为啥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

  再然后他们进了不同的大学,松本妈妈带着松本来串过一次门,对方剪了头发烫了卷,黑色的指甲油,破到二宫觉得这裤子真的能穿吗的牛仔裤,冷冰冰的表情,实在让二宫无法把他和“可爱”还有“初恋”再挂上钩。他听说松本现在还成为了某时尚杂志的专属模特,在女生中特别有人气,出门上街会被要签名的那种程度。

  曾经那个会用着上目线,甜甜地喊他kazu哥哥的人,现在用下目线看他,喊他二宫君,本来喊的是二宫,被松本妈妈按了头才勉勉强强地加了一个“君”。

  

  “所以那个Jun酱,就你初恋,可爱吗?”同桌没有放弃他的八卦之心。

  想到这里,二宫有些心痛地摇了摇头,现在的润酱可真的不能称之为“可爱。”虽然不“可爱”,却是帅气好看的,浓颜显得五官立体,长年保持锻炼的身体身材很好。

  

  他奉和子妈妈命令来给松本家送梅子,顺便带了点旅游回来的伴手礼,松本妈妈开了门,让他进去之后喊了声“润酱~来客人了。”就向二宫告别匆匆出门。他捧着盒子站在门口不知所措,一会儿才像以前那样自己换了鞋把东西放到了桌上,松本却迟迟没有下楼,他只好走到对方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哪想,门没锁,一敲就开了,松本的房间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小时候熟悉的感觉,只是……一眼就能看的床上那本封面写着“和弟恋爱吧!”的少女漫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松本家里会有这种女孩子才会看的东西!而且弟弟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松本女朋友留下的?

  他又愣了一会儿,到底是关上了门没有进去。毕竟现在不比从前,已经不是熟到可以随便进房间躺床翻床底的关系了。

  “你怎么在这?”不知道什么时候,松本出现了,皱着眉头盯着他,过肩的长发绑成了公主头,在他身上竟然十分和谐。

  “来给你们送东西的。”

  “东西呢?”

  “楼下桌上。”

  松本没有招待他进房间,二宫心头关于这本少女漫的疑问越来越重,跟着对方下了楼,松本把东西放好之后给他倒了杯水,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明明小时候还那么亲密无间,怎么不过几年的空白时间就变得和陌生人似的,他也不说留不留二宫在家里坐坐,二宫只好摸了摸鼻子说,“那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找你玩,我们好久没一起打游戏了。”对方也客气地答应了。

  为了搞清楚那本少女漫的主人,暑假放假在家,除了打工的那几天外,开始想方设法地往松本家跑,什么我买了个很好玩的新游戏一起玩啦,什么来借漫画啦。

  松本总是一副“你怎么又来了”的傲娇表情,收下二宫送过来的小礼物,然后把二宫带到客厅一起打游戏,偶尔允许他蹭吃蹭喝,给他做汉堡肉。但几次下来,他都没能进松本的卧室,二宫决定试探一下。

  “润君知不知道最近很流行什么弟系角色。”

  听到弟系,松本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表面上还装作一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样子。

  二宫百分百可以确定那本少女漫就是松本的东西。

  他又看到了那本少女漫,这回是第二册,封面是樱花树下女生给男生膝枕,这一回不是无意看到的,而是光明正大地放在了他的面前(虽然上一回他也不是故意偷看的)。收到松本发来的“有空吗,你能不能来我家一次,我有事情和你商量”的消息的时候,二宫几乎以为松本是不是和朋友玩大冒险输了。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二宫看着满书架的弟系少女漫,惊讶地说不出一个字来。他的邻居家的弟弟,他的初恋女装大佬,走冷淡帅气王子系的杂志模特松本润竟然沉迷少女漫和弟系角色无法自拔。

  二宫的内心很震惊,但是用上了在话剧社锻炼出来的演技,他不紧不慢喝着松本刚给他倒的茶等对方开口。

  对方的居家服是一件低领T恤和一条宽松运动裤,往地上一坐却总让二宫有种误入摄影棚的感觉,对方抓了抓头发难得露出了小时候才会见到的慌张表情,说他自从高中时在看了姐姐的少女漫之后就无法自拔,疯狂沉迷于少女漫,而且特别喜欢那种男主角是弟弟类型的角色,他该怎么办……

  二宫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是看着有点困扰的松本,忽然觉得当年那个可爱的弟弟回来了。

  “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二宫整理了下思路,“没人规定男生不能看少女漫,不能喜欢弟系角色啊。”

  “不仅仅是少女漫……”松本又从角落里抽了两本东西出来,“还有BL漫……”

  “!!?”

  松本露出了一副没脸见人了的表情,他看了一眼封面,果不其然写着“弟”这个字。

  “要是让fan知道我是这样的人她们会幻灭的吧。”

  原来是担心这个啊?二宫松了一口气,安慰着松本,“她们又不会闯进你家里,不会知道的啦。”

  “万一我不小心说漏嘴暴露了怎么办?”

  “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兴趣爱好而已嘛。”

  对方显然受到了打击,二宫看了看桌上的漫画,突然又问,“说起来,你是喜欢弟弟类型的人还是你把自己代入了弟弟角色?”

  “代入吧。”松本愣了一下,抓住了二宫的手,“Kazu,我果然还是太奇怪了吧!”

  ……等等,他刚刚叫我kazu!

  

  经过那次事件之后,松本就常常会找二宫谈心,有的时候是安利二宫漫画,有的时候是拉着二宫意思玩弟弟攻略各种哥哥姐姐的游戏,都是成年人了,偶尔出现限制级画面也不会大呼小叫,二宫有的时候还带点啤酒过来,醉了困了就直接在松本这里住下,像小时候一样霸占对方的床。

  松本有的时候会嫌弃地踹他两脚说:“回自己家睡啦。”二宫哼哼唧唧地不动身,也不知道是真睡着还是假睡着,但对方到底还是也没有再赶他走,翻身上床抱住他就睡。

  小时候松本也会这样抱着他,说他比任何抱枕手感都好,后来渐渐疏远了之后,松本的床上多了很多抱枕,时隔好多年再次踏进他房间的时候二宫被吓了一跳。

  但这会儿他床上那些抱枕正好好地堆在沙发上,除了第一次长大后抱着二宫睡觉有些别扭,那之后他迅速地找回了当年的感觉抱得越来越顺手。

  “所以你为什么不叫我kazu哥哥了。”二宫忽然有一天想起来问。

  “20多岁的人了这样叫太羞耻了。”

  “明明小时候润酱还叫我kazu哥哥的。”

  “所以说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想听润酱叫哥哥。”

  “二宫和也你给我差不多一点。”松本瞪着眼睛,二宫却一点也没有被吓到的伸着手去揉松本的脸,软软的像棉花糖一样,“好可爱。”

  “才不想听你说我可爱。”对方拍开他的手。

  “好可爱。”

  “啰嗦啦。”松本不满地也想伸手捏他的脸,门被咚咚敲了两下,“润酱kazu酱,要吃水果吗?”

  “要!”

  

  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和松本算是怎样一个关系,没有小时候那么形影不离,却也能在敲敲窗户作势要翻阳台过来的时候得到松本紧张的阻止,也能一起吃饭喝酒打游戏看小电影去对方打工的地方探班。

  却从来不会称呼对方为朋友或者亲友,而是从小玩大的邻家兄弟。

  

  “说起来,你那个初恋后来咋样了?”开学的时候,他的同桌突然又想起了这件事,二宫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和对方说过那个初恋是个男人的事情,当然他觉得也没有说的必要,于是神秘莫测地勾起了嘴角,“上次暑假见的时候发现又变可爱了。”

  无视掉同桌的满头问号,他继续按掌机。二宫是真的觉得松本好可爱,和小时候不同,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可爱。傲娇地让他不要没事往他家跑但真的来了又会很开心的样子,偶尔兴奋又谨慎地和他安利漫画的样子,都让二宫打从心底地回想起了初恋的感觉。

  “润君真的很帅啊。”第二节课二宫趴在桌上补觉,他听见了前座的女孩子拿出了包里的松本润表纸的杂志,兴奋地翻给旁边那个女孩子看。

  二宫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又把头埋了起来,这些女孩子根本就不了解真正的松本。

  

  他心满意足地合上了漫画,掏出手机看二宫回复他的消息。

  “周三晚班,怎么润君你要过来看我吗?”

  “考虑考虑。”这样回答了之后,二宫发过来一个开心到转圈的表情。

  他没有告诉二宫的是,他除了把自己代入弟弟角色,有的时候还会把二宫代入哥哥的角色。

  小时候的二宫特别护着他,像个守护他的英雄,他特别依赖这个只比他大两个月的哥哥,也曾后悔过为什么初次见面的时候自己要穿着裙子。他怕被二宫当成女装大佬,怕二宫讨厌他,却不曾想到二宫直到13岁都不知道他是男的。

  进高中之后的疏远并不仅仅是学业繁重,也不仅仅是怕二宫发现他爱看少女漫的秘密,他有个更不想被二宫发现的秘密,那就是,他喜欢二宫。

  他记得二宫解救被高年级的不良少年缠着的他,一边揉他的脸一边教他做题,拉他出去打棒球,球从二宫的左手稳稳地落到了他的右手。

  松本真的去二宫打工的咖啡厅探班了,前几次并没有被认出来了,这一次一进店门就听到了女客人的小声惊叫。

  和二宫一起打工的人捅了捅他,“你不是说他是你弟弟吗,你弟弟是明星?”

  二宫含糊其词,“算是?”

  

  松本犹豫过今天到底要不要来看二宫,但是想见二宫的心情紧紧缠绕着他,最近刚看完的那本超甜的BL漫里,哥哥的角色身材瘦小长相可爱擅长卖萌,却总是护着弟弟角色,有着不符合体型和人设的霸气,总让他联想到二宫。

  然而和漫画里那对撒了一整本狗粮的“兄弟”不同,现实里的他却无法确认二宫对他的想法。

  松本的咖啡喝完了,蛋糕也吃完了,但他似乎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二宫收走了他的盘子,给他倒了一杯水,又看了还坐在原地也盯着他看的松本一眼,“你不走吗?”

  “我等你下班。”

  “诶?”没想到对方竟然要等他下班的二宫一时脑子没反应过来原因,便傻傻地看着他发愣。

  “这不是……明天你生日嘛。”对方说着说着突然不好意思起来。

  二宫把脸埋在手肘里fufufu地笑了起来,忽然又把手伸到了埋怨着“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人的跟前。

  “什么啊?”

  “礼物呢?”

  “你要什么?”

  二宫思考了一会儿,忽然回想起了10岁生日那天初见的那条红裙子,但想象了一下现在对方穿着它的样子马上摇摇头否定了,视线又落在了松本的领口。

  “锁骨。”

  “啊?”

  “让我拍你的锁骨。”

  “什么鬼啦。”松本笑眯了眼睛,“好吧回家随便你拍。”没想到对方就这样轻松地答应了,二宫笑得像个偷吃了糖的孩子。

  “至于那么高兴吗?”

  当然高兴啊,这可是时隔至少五六年再次受到的生日礼物。

  

收礼物啦,滴滴滴——  


——————END——————

祝最棒最帅最萌最宅(诶?)的二宫先生,35岁生日快乐!!!  

  

  


评论(17)
热度(315)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