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突发段子-催稿

请听题:请问本文是哪一篇文的番外?


催稿


临近截稿日,一向不拖稿的二宫老师少见地还没有交稿,松本寻思着该不是二宫家的邻居又在装修了吵得二宫没法写稿,但他俩现在都什么关系了,真遇到心中情况的话对方应该会和自己说才对。

松本左思右想,合上手里的文件,披上那件被二宫称为长的像杀手才会穿的大衣,决定亲自去二宫家跑一趟。

“诶松润你去哪儿?”

“催稿。”

催稿?对坐的编辑一脸忧国忧民地皱起了眉头,世风日下,二宫老师都需要催稿了,这日子真难。

半个小时后,松本到了二宫家门口,邻居很安静,倒是并没有在装修。他没有告诉对方自己会来,用钥匙开了门就进去了。二宫正在厨房倒水,听见声音探了脑袋出来看,宽松居家服加上一头乱毛,一手还拿着水杯,看到他却似乎并没有很惊讶,用空着的另一只手随便地和他打着招呼“哦润君,你来了啊。”

所以这也没装修啊。

所以二宫老师为什么拖稿了?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来?”松本关了门,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打量着二宫。

对方摸摸鼻子,抬脸冲他露出一脸营业式微笑,“嗯——想我了?”

松本不客气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对方没憋住终于破功一般地笑出了声,“好嘛,我知道你是来催稿的。”又故作委屈地补充了一句,“润君真是冷酷无情。”

面对这样明明平时成熟可靠偶尔又会脱线撒娇耍赖的二宫,松本生不起气来。只好别别扭扭地坐在他的沙发上看他,电视没开,switch和3ds也没开,智龙迷城最后上线时间是几小时前,“所以……你怎么了?”这也不像是游戏打过头了啊。

“润君,我可能要失业了。”二宫喝了一口水,不咸不淡地说着。

“啊?”

“润君你说……我现在开始改行靠出卖色相能养活我自己吗?”

“???”松本看着一脸真诚说着这些的二宫老师,顿时满头问号,欲言又止。改行?出卖色相??牛郎???

啊?

他看了一眼二宫的眼睛,又看了一眼二宫的嘴角顿时灵光乍现,“……卡文了?”

对方又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水,点了点头。

“噗。”松本没忍住,笑出了声。

“润君……我很认真地在苦恼好不好。”

“原来二宫老师也会卡文?”

二宫扁扁嘴,“二宫老师又不是神,当然会卡文。”

“嘛嘛嘛。”松本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像在哄小孩一样,“慢慢想,还有好几天呢,实在不行给我们的劳模二宫老师难得休一次刊也不是不行。”

话是那么说,对方似乎并不是很认同这个解决办法的样子,和松本又闲扯了几句打开了电脑,对着文档抓耳挠腮起来。

松本去厨房给二宫泡了杯咖啡,做了点儿吃的。对方在创作的时候其实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太多的忙。咖啡泡完了,松本再次在二宫身边坐了下来,看他灵活敲击键盘的肉肉手指和因为思索而微微撅起的嘴唇。

其实二宫也并不是一点儿都没写,那已经写出来了部分被他打印出来放在了一边,松本在他身边看了会儿杂志,听着对方敲键盘的声音竟然有一丝犯困,终于是没有事做了,只能躺在二宫腿上看起了对方之前写出来的那三分之一原稿。

二宫低头瞥了一眼松本扑闪的睫毛,觉得自己腿上像是躺了一只漂亮优雅的大猫,慵懒又粘人。有一点碍事但其实又并没有妨碍到他工作,反而心头有些喜悦,像是撸了猫一样有种被治愈的感觉。二宫突然就好像有了思路,键盘敲个不停,偶尔看一眼腿上的自家编辑,腹诽着对方这枕着软软的腿悠悠哉哉摸鱼看小说的日子过的也太舒服了吧。

像是意识到他的目光,松本从原稿上挪开了视线,仰头看他轻轻“嗯?”了一声。

二宫仿佛看到了腿上的“猫咪”警觉地抖了抖耳朵,摇了摇头,笑了起来,“没什么。”

他想,要不下一篇连载让男主养个猫吧,会变成人的那种。

end


让我看看是哪位小朋友先答对了,奖励一份新年礼物!

评论(13)
热度(62)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