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业务考察

和 @不知道阿喵是谁 喵老师的奇妙联文,我负责煮菜她负责炖肉()

实在是拖得太久了,我有罪我认错orz

12月估计要在加班中度过了,希望这不会是我今年最后一篇文(苦笑)


业务考察

  1.

  感应到有人在靠近,自动门缓缓打开了,走进门的男人头发仿佛刚起床不久似的乱蓬着,瘦弱的身材和洗到不知道有没有褪色的T恤与玻璃房内一旁卖力挥散汗水的肌肉男们格格不入。然而,走过前台的时候,笑容甜美的女生却仍然恭敬地向他微笑鞠躬,没有露出丝毫异样之情。

  熟练地拐过走廊,迎面走来的男人一看到他就惊得停下了脚步,到嘴边的“社……”还未发出完整音节,就被二宫用眼神狠狠警告了。

  对方紧张地看了看健身房里的情况,现在是他们的王牌教练松本教练上课的时间,班上毫无意外几乎清一色是女性,练得认真,看脸看得更认真。

  宽松的运动服盖不住那教练的好身材,他在玻璃窗外站定了,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里面那位挑染着金发的教练。

  二宫像是在满意地微笑,眉头却并不放松,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看了一会儿又转身进了能够进行自由练习的健身房。

  没过五分钟,松本教练的课就结束了。扭着模特步的教练肩上挂着毛巾,从发梢上滴下的汗水流过脸颊,他捏起毛巾一角随性地擦了一把,左转走进了隔壁的房间。那房间里只有一个男人正在跑步机上慢跑,随意的穿着头顶仿佛现代艺术的鸟窝也遮不住对方好看的脸,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就对了上去。

  松本向对方点头,对方看了一眼他的胸牌,也朝他微笑,“你好,我是健身房新人,请多指教。”

  “难怪以前没有见过你。”松本大方地笑了起来,把湿掉的前发捋到了后面,露出了漂亮的美人尖,他察觉到跑步机上的男人的视线转移到了他的额头马上又回到了眼睛,“第一次来?”他问。

  “差不多吧。”男人还在跑步,有一点点喘,松本却毫不在意地继续和他搭话。

  “有选好指定教练吗?”身着教练服的人绕到另一边坐了下来,腿随意地伸展着,流畅的肌肉线条一览无遗,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二宫的脸。

  “还没有。”二宫跑得稍微有点累了,放慢了速度,假模假样地又瞄了一眼松本的胸牌,“要不就松本教练好了。” 

  松本像是休息够了,站了起来走到二宫的跑步机边看他的数据,“指定我的话可得入vip的哦。”

  “没问题。”他跳下了跑步机,站在了松本的跟前。对方比他高一些,他不得不仰着头看他,毫不意外地看到了他脖子上残留的汗珠,明明只是普通的汗,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却显得性感得要命,二宫眯了眯眼,收回了有些露骨的眼神。

  他被松本带着去办了vip,办理处的员工一看到他就站起了身,刚张开嘴就被二宫一句“怎么了?”给堵了个严严实实,只得装作若无其事地又坐了下来。

  对方一头雾水地看着他在表格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了“二宫和也”,从钱包里掏出卡刷了会费,边上的松本只看了一眼表格,剩下的时间都在观察二宫的举动。

  “二宫先生?”他试探着叫二宫,像是在确认该如何称呼二宫,温温柔柔的嗓音又带着奶音,和个性张扬的外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叫我Nino就行。”他轻松地眨眨眼,“以后松本桑就是我的指定教练啦,还请多多关照。”

  对方的“桑”字尾音稍稍上扬,不知是个人习惯还是故意的,听起来虽然礼仪周正却并没有太多恭敬的感觉,反而带上点调侃的意思。松本觉得不公平,凭什么自己得叫他Nino却要被叫松本桑,但他没有说出口,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又马上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那么,Nino你想要练点什么?”

  “腹肌?”他不确定似地问,绘声绘色地和松本描述起了自己比女性还弱的肌肉纤维,以及堪比60代的肺活量。松本将信将疑地听着,捏上了二宫的手臂,软绵绵的,是货真价实的缺乏锻炼的宅男了。

  “现在的腹肌是什么状况?”

  “一整块吧。”他摸了摸肚子。

  松本情不自禁地被他的形容逗笑了,“那你的目标是几块?”

  二宫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了起来,“松本桑有几块?”

  “我?”松本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因为出汗而微湿的衣服一下子贴上了对方的身体,二宫看清了教练隐约可见的腹肌轮廓和纤细的腰身,也不等他回答又轻轻地笑了起来,“那就和松本桑一样吧。”

  “要练到我这种程度会很累哦。”

  “没关系,我相信松本教练可以的。”二宫灿烂地笑了起来,松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这位可爱的客人调戏了,“行吧,那我们先做拉伸,一会儿开始训练。”

  

  2.

  二宫的身体很软,还没有做什么拉伸直接趴在地上轻轻松松地就能把腿开到120度,“体前屈——72。”因为身体前倾的动作,他的衣服往上缩了一段露出了一截腰,松本很顺手地扶了上去,“你腰不太好?”

  “嗯,以前受过伤。”他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淡然,仿佛不像在说什么严肃的事情,松本看了他一眼,想问什么又闭了嘴,带他到旁边的垫子上躺了下来,又给了他一条毛巾。“毛巾拉住脚底板朝自己方向靠。”松本说着,扶了二宫的一条腿让他曲起来,又碰碰另一条腿让他抬起来。

  他的腿很细,虽然已经换上了紧身运动裤却依旧显得松松垮垮的,腿绷得挺直,松本稍稍用力按了按他的脚底就被他的喊痛连发逗笑了。

  “啊…痛…啊……不行……好痛啊……”一边喊一边轻喘,光听着声音还以为松本对他做了什么呢,“痛痛痛……”他倒不是故意这么喊的,是真的疼。

  二宫受不了了,拍开了松本的手,没什么气势地瞪了他一眼,松本不理他,变身魔鬼教练一般地又按住了他的腿。

  这一回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一边按一边扶,动作却是从大腿跟摸到了小腿,因为是同性,直接上手也显得顺其自然,不值一提。可像大腿根这种平时不太会被别人触碰的地方覆上了一双男人的手,还让二宫激起了一丝奇妙的感觉,明明是正常的动作却又觉得哪里带了一丝像错觉一般的挑逗意味。

  “以前有锻炼过吧?”教练“摸”着他的腿,轻轻揉捏着分析着,正经得让二宫觉得自己刚才不该这样想他,但是再看对方的眼神,明明就有那个意思。他微微扬起嘴角,也不点穿,老老实实地回答着对方的问题,“以前打过棒球。”

  这个动作拉的差不多了,松本又拍了拍他的屁股让他起来,完全不在乎他们今天还是初次见面,二宫站起来张开腿扎了个马步,身子沉下去,腰挺起来,动作倒是很漂亮,松本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人却是有些自豪地朝他看过来,仿佛在问他自己做得如何。

  一套拉伸下来之后,二宫开腿角度到了140度,体前屈也进步了不少,松本在他背后像是圈着他一般给他贴标记,呼吸就打在他的耳边,近到他能闻到教练身上的香水味和微微的汗味,这样混合的味道本该有些微妙,在松本身上却显得野性十足。

  。松本教练的健身指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二宫虽然别有用心却也练得认真,他是真的想在30代的后半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说是为了健康也好,为了形象也罢,当然还为了接近松本。

  

  3.

  对方的脸在健身俱乐部教练一览里格外显眼,浓眉,小脸,深邃五官,是典型的浓颜。长翘的睫毛搭配漂亮的双眼皮,微厚的嘴唇边点缀着三颗痣,看起来十分性感。挑染了金色的头发刘海乖顺地覆在额头,发尾微翘,整体形象看起来不像健身教练,倒像是会出现在时尚杂志表纸的模特。也难怪会有那么多女学员冲着他的脸来上他的课。

  二宫也就是在例行检查工作的时候惊鸿一瞥,对松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机立断地对松本工作的这家分店进行了一次毫无预兆的暗访,认出他的员工怕是以为他在做突击检查,在他的眼神警告下才没把“社长”两个字喊出口——松本应该不认识他。

  当然,也可能是装作不认识他。

  二宫有这么怀疑过,可他想不出松本这样做的理由。既然松本没有表现出来,他就暂且默认松本不知道。说到底,其实他也并不是一定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只是觉得装作健身房新人很有意思,事实上,他也的的确确就是健身房新人,也是正正经经地来找松本当他的教练的。vip都入了呢,钱可不能白花。

  二宫每一次来健身房的时候都是T恤运动裤,一头乱翘的头发,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通常,他会在松本下课前5到10分钟提前来到健身房,在跑步机上走上一会儿等松本下课。松本教练在隔壁的教室和女孩子们一一微笑告别后,脖子和往常一样挂着毛巾,领口也被汗水浸湿。他擦着汗走过来,看见二宫在跑步机上走路,便笑他偷懒。

  “哪有,我先热个身,循序渐进嘛。”他笑嘻嘻地走着,和教练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一会儿说起松本桑的ins很有意思要向松本桑学习,一会儿又说每天早饭都吃麦片要吃吐了。松本就坐在旁边一边喝水一边听着,目光停留在他的学员圆润的屁股上。

  对方的腿如果长在女孩子身上,一定是个长腿美女。因为骨架偏小,能藏肉,屁股虽然看上去瘦瘦的,摸起来却肉肉的,手感很好。松本倒不是故意要摸的,只是帮二宫做拉伸,指导他训练的时候不可避免地碰到了。几次上课之后,他们熟悉了不少,二宫甚至改口叫了他润君,偶尔也会叫他松本桑,还是那样听不出尊敬的轻佻语气,听的人心痒。松本有一次曾经半开玩笑地称赞过他的屁股软,二宫也不生气,故作嫌弃地看他,笑他竟然是这种爱好。

  “比起腿和胸,我还是选屁股。”松本扶着他的腿要他伸直。

  二宫扁扁嘴,扬起眉毛,给对方挖坑,“那看到屁股好看的女孩子会不会多指导一下?”

  “不会。”他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合格的教练可不会在工作的时候因为个人喜好而偏心。”

  “那会不会多看两眼?”二宫皱皱眉,他觉得腿抬得有点酸了,对方却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松本瞄着他的屁股,反问道,“你觉得呢?”

  二宫不回答了,心里俨然有了答案,对方挑了挑眉又补充道,“不管男人女人,屁股好看的我都会看。”松本伸了手拉他从地上起来,催他进行下一个锻炼动作。

  论职业素养,松本绝对对得起王牌教练这一称号。

  

  4.

  从休息室喝着水走到健身房门口,松本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在跑步机上发现偷懒走路的二宫。对方正坐在另一台器械上和他的同事——相叶教练谈笑风生。二宫指着机器好像在问对方什么问题,对方回答着比划着,说着说着上手扶上了二宫的背。被触碰的人脸上没有任何不悦,反而笑眯眯地去掀相叶的衣服,看他的腹肌。

  松本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脸从走出休息室时的愉悦期待变得如同刚起床一般朝低气压。他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没有立马走进去,却又见二宫掀起了自己的衣服给对方看他的肚子。

  他听见了二宫和相叶的笑声,虽然知道不是他想的那回事,松本还是觉得那笑声有些刺耳,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像二宫不该对着除他以外的人这样笑似的。松本终于是忍不住了,迈大着步子走了过去,勾住了相叶的肩,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相叶教练,你怎么还抢我客人呢。”

  相叶听了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没有”,诚恳得要命,就差和他来个否认三连。相叶心里直犯嘀咕:这发小,坑人不浅。

  一旁的二宫却是波澜不惊地替他解释了起来,“我看你还没来,就先向相叶教练请教了一下。”

  “哦?”松本挑挑眉,不知道是接受了这个解释还是没有接受,相叶见状不妙借口还要上课匆匆打了招呼离开了房间,而二宫的脸上还是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似的。

  “是我哪里教的不好吗?”松本紧紧按着二宫的腿脚让夹紧,辅助他进行仰卧起坐。

  对方双手抱着头,重复着躺下起身的动作,“没有啊。”语气还是那样轻飘飘的,“都说了是润君你还没来嘛。”

  “你也可以等我来了再问。”对方似乎不太接受这个理由,就算叫了他润君,他的脸还是板的像蟹肉饼配了牛排酱。二宫却不回答他了,勾了嘴角问他,“干嘛,吃醋啊?”

  “是啊。”松本倒也不否认,甚至因为这句话心情变好了不少,看着对方因为仰卧起坐而渐渐卷起的上衣,又想到了刚才他对着相叶撩衣服的样子,到底还是耿耿于怀。

  “你刚给相叶看什么呢?”他的视线瞟向了二宫的肚子。

  “给他看我练出来的腹肌。”

  松本失笑,“这就有腹肌了?”

  “有啊,六块了呢。”对方得意地扬着眉毛,仰卧起坐的动作倒是一点不含糊。

  “骗人的吧。”松本不信,感觉到了二宫的动作在渐渐变慢,从用手压着对方的腿变成了直接跪坐在二宫的脚上,对方每次起身,发梢都轻轻扫过松本的鼻尖,扫得他心里痒痒的,“还有二十个。”

  “是是——”他拖长着音应答着,没忘记为自己辩护,“是真的,不信,你看看?”

  对方都这样说了,松本也不客气,腾出一只手掀了对方的衣服,一看,忍不住笑出了声。

  只见那白嫩的肚子上最上面的部分左右分明整齐地划分出了四块,四块的下面是一整块,那一整块下面又是一整块,六块腹肌倒还真是六块腹肌。松本摸了一下,硬邦邦的,练的还不错。

  “都没用什么器材就能练成这样,看来我教的不错?”松本轻笑。

  二宫眨眨眼,“你怎么不说是我天赋异禀?”

  “哈哈哈……。”松本笑了起来,凑近了脑袋,让自己能够看清二宫的眼睛里映出的自己的脸,压低了声音,“那您可还满意吗,二宫社长?”

  二宫愣了一下,抬眼对上了松本满含笑意的脸,露出了一副“竟然暴露了”的遗憾表情,到底还是好奇,“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第一天。”

  这么早?二宫有些惊讶,“我写名字的时候?”

  松本摇摇头,“不,看见你脸的时候。”

  对方觉得腹部有些发酸了,微微皱着眉头,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松本话里的意思,轻轻“嗯?”了一声,“公司网页可没放我的照片。”

  “是没放。”松本弯着眼笑了起来,“我来应聘的时候,HR给我看了你们员工慰问旅行的照片。”

  “啊……”他可终于明白了过来。

  “HR和我说每年都会有慰问旅行,福利非常好。”松本拍拍他的膝盖,示意他坐起身的时间太久了,“还有五个。”

  二宫扁扁嘴,又躺了下去,“然后呢?”

  “我看到了站在中间兴致缺缺的你,就问HR这位是谁,他说是社长。”松本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等他接话,二宫累得要命,努力起来的动作带出了他的喘息。他看了看坚持不懈和他搭话的松本一眼,调侃了起来,“松本教练……是有什么,喜欢听人,一边喘气,一边说话的癖好吗?”

  “行,你做完我们再说。”

  突然的无声像是放大了二宫的喘息声,松本听得神经紧绷,恨不得让二宫不要再做下去了,但是王牌教练的职业素养使他坚持着让二宫做完了这组训练。他松了手,二宫也伸直了腿七歪八扭地躺倒在地上,他是真的累了,松本也在他旁边躺了下来,接着说,“我当时就在想,这社长这么好看,进了这家健身俱乐部的话还能和社长一起旅游,挺不错的。”

  二宫转头看了他一眼,“来我们家俱乐部竟然是为了泡社长,松本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松本失笑,起身拿了个健身球放到了二宫身上让他曲起腿来,无视对方的叫苦连天继续说,“那社长呢?为什么接近我?”

  “王牌教练每个月的奖金这么高,我总得来亲自检查一下业务能力吧。”虽然他的确是因为松本长得帅才接近对方的,但业务考察倒也算是实话。

  “那我合格了吗?”教练这么问着,脸上却看不出半点惊慌,他很有自信,自己一定是合格了。

  二宫眯了眯眼,笑了起来。“你说呢?”

  对方却不接话,拍了拍他的腿,“腿不要放松,不然我就要摸你屁股了。”

  “这可是工作时间。”二宫翻了他一个白眼,提醒道。

  “有道理。”松本绕着他走了一圈检查着二宫的动作,一会儿又蹲了下来看了看对方由于各种原因微微涨红的脸,凑到了他的耳边,“那就……”

  “下了班,再摸。”

  ——————END——————

  

  


评论(23)
热度(17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