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不单纯关系(番外三)

我来了,我带着晚安甜饼来了!

正片复习:(上)  (中)  (下)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旅行


如果不是因为取材,他也不想在12月的冬天来到札幌。

“而且是你要取材,和我没关系,干嘛非得拖着我一起来。”二宫缩着脖子抱怨着,把手塞进了松本的羽绒服口袋里。即使要风度如松本,来到这片雪白的大地之时也乖乖地穿起了羽绒服。

“因为你是副社长。”

“你说因为我是你哥还更有说服力一点。”二宫扁扁嘴。

松本转头看了他一眼,“哦?”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二宫不接他的话,把自己的手伸到了松本的手掌里。

“好冷……”他被二宫的手冰得缩了脖子,却没有放开。脖子上戴着的那条格子围巾是刚在机场等行李时二宫为他系上的,对方的脖子上也有一条,同款不同色,是他们之前去英国旅游的时候买的。

“不用这么全副武装吧?”一小时前刚下飞机的松本还不以为然。

二宫扁扁嘴,把围巾在背后松松地打上了一个结,“某人忘记自己小时候回来感冒的事情了吗?”

“哦……”他瞬间闭了嘴,年末他本就容易感冒发烧,就不作死再折腾自己了。真感冒了自己遭罪还要被他的好“哥哥”嘲笑。

他想起来十几岁的时候,他们一家来北海道旅游,松本吵着要滑雪,又不会,拉着二宫双双摔了个四仰八叉,雪花沾到了衣服上帽子上和脸上,没有想象中的冰,却依然让松本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尽管长大之后因为锻炼松本的身体强壮了不少,但看上去相对瘦弱的二宫却从小到大都没那么容易生病。

“这不科学……”松本常常这样想,不仅如此,对方甚至只锻炼了三天就找回了五块腹肌,这两天隐隐约约能看见第六块了,这是什么神奇体质?

“这次还滑雪吗?”快到他们预定的民宿门口,二宫突然问他。

松本笑了起来,“那也得有时间。”

有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招呼他们,“是松本君和二宫君吗?”见他们点头,用钥匙开了门带他们进去。

他们没有订酒店,经常在各地出差的他们对于酒店早已了如指掌,虽然这次的旅行也夹杂着工作的成分,但偶尔也想住住更自由更有人情味儿的民宿。

房东太太是位50出头的年长女性,保养的很好,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些,她说自己儿子和差不多大,看着很亲切。“朋友俩来旅游啊?”

“他是我哥。”松本指了指二宫,笑着回答道。

“哦哦,不好意思,是兄弟俩啊。”房东太太也笑了起来,没有追问为什么他们姓氏不同。

她又寒暄了几句,留下了钥匙,离开了。札幌的室内有暖气,一进屋子,二宫和松本就齐齐地脱掉了外套。“地板好暖和!”二宫脱掉了鞋,穿着袜子在地上乱跑,像个孩子。

松本也脱了鞋,跟着他踩了进去,“真的好暖和……”

二宫却忽然转头看他,笑了一脸莫名其妙,“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松本被问得一头雾水,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调侃他的口癖,笑没了眼,“这个房间一点儿都不冷啦!”

收拾好了东西,已是傍晚,二宫上身早就脱得只剩一件毛衣,“晚饭出去吃吗?”他问。

松本想了想,虽然这里有厨房,也有一些基本食材,但是几个小时的飞机还是让他有些犯懒,“要不出去吃吧?”

“ok。”他站了起来,披上了外套,伸手去拉还坐在地上的松本。

“吃什么呢?”

“随便走走看看咯。”

饱餐一顿回到民宿,松本还要为明天的行程做点准备工作,二宫便先去洗澡,洗完发现松本坐在房间里对着笔记本一脸认真地在工作,忍不住偷偷摸出了手机。

对方一天没刮胡子了,下巴上长出了点胡渣,带着黑框眼镜,头发也没了早上出门时打理好的样子,可是在二宫眼里,这样的松本极具魅力,他打开了照相机,咔嚓咔嚓地拍了好几张。

松本沉迷工作,完全没有发现他的举动,等他收起手机才像是发现了二宫的目光似的,看着他“嗯?”了一声。二宫也不告诉他,若无其事地“嗯?”了回去,松本抓了抓脑袋,摸不准对方刚才又干了什么。

“那我也去洗澡了?”

“啊,记得先开暖气!”二宫笑了起来,“不然可不是‘这个房间有点冷’的程度了。”

“你啊……”松本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就知道拿我开玩笑。”

等松本洗完了早,二宫早已把智龙迷城地体力刷完了,拿着switch不知道再和世界哪个角落的网友联机。松本还要接着干活,问二宫要不要先去睡觉。

“我陪你吧,反正游戏还没打完。”

“那也行。”

二宫打游戏总体来说还是很安静的,不会打扰到他,而且知道二宫在他身边也会比较安心。

又过了一个小时,二宫收起了switch却仍然没有去睡觉,非要陪着松本。

“你去睡吧。”他笑了起来。

“不用,我不困。”二宫说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松本跟着他也打了一大大的哈欠,他说服不了二宫,只好由着对方陪他,心想也许对方也许是想用这种方式督促自己不要工作到太晚吧。

又过了一个小时,松本终于做完了,转头一看二宫,早已横倒在地板上睡着了。他失笑出声,想伸手拍二宫却忽然犹豫了,起身找了两条毯子给二宫盖上又给钻到对方身边躺下的自己盖上。

“晚安……kazu。”

——————END——————




评论(18)
热度(105)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