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你关注的up主正在直播 -《眼缘》复活番外

正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HB to @安–眠–蟹–🚳 ,为了蟹宝贝,我打脸来更直播组番外了hhhh

好久没写,感到手生

  你关注的up主正在直播

  

  还没到预告说的直播开始的时间,直播间的弹幕刷屏速度却已然让人眼花缭乱。今天是少见的五人一起直播,各家粉丝都聚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地刷着,二宫坏笑着悄悄上线,发了一句:“大家,冷静一下!Ninorin”,果不其然掀起了更热烈的刷屏。

  大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樱井和松本马上就在旁边笑了前仰后翻,一边的相叶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好快啊啊啊啊我看不过来了。”他便又立马发了一句:旁边的Disco star开始混乱了哦。松本轻轻推了他的胳膊一下笑他太皮,相叶还在混乱中。

  “差不多是时候了吧?”樱井端上了披萨,二宫伸手打开摄像头,松本抱着手机确认着直播间的状况。

  “相叶氏快别混乱啦,要开始了。”他拍了一下相叶,没忘记用另一只手快速敲击着手机屏幕:Disco star来啦!

  松本笑他这种时候还要见缝插针地调侃相叶,笑的眼睛迷成了一条线完全不顾自己平时的酷boy形象。

  “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们五个人难得聚在一起。”

  “吃披萨。”二宫探了探脑袋插嘴道,又被对方拍了一下手臂。

  “聚在一起吃披萨算怎么回事啦!”松本笑了起来,“总而言之就是今天我们聚会然后想着开个直播,也不打游戏了,就和大家随便聊聊天,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们,然后我们来解答。”松本说完一长串话,低头盯上了手机弹幕,旁边的二宫和樱井也凑过来看。松本没戴眼镜,看的艰难,努力在一堆“啊啊啊啊好帅”,“啊啊啊啊好可爱”中寻找可以回答的问题。

  平时他们的直播总是会有游戏画面占据大部分的直播画面,人物就只是一个小窗口,但由于今天不是直播游戏,人的画面便被放到了满屏,二宫眼尖地看见有人在说这个事情,悄悄地在松本背后比起了小树叉。

  对方光顾着看弹幕完全没发现他的小动作,直到弹幕提醒才回过头去,二宫马上把手收了回来装作没事人的样子。“你刚在干嘛?”

  “没干嘛呀。”二宫无辜地眨了眨眼,拿了块披萨往嘴里塞,他吃的很大口,也不知是披萨好吃还是饿了,乖巧地端着盘子,吃了两口放下又吃两口。

  【披萨好吃吗!】

  【弹幕把脸都挡住了】

  【我也好想吃披萨啊】

  【我想成为披萨】

  【醒醒,就算变成披萨也不是他们吃的那块】

  “大家都不怎么问问题呢……”

  “观看人数突破20万了?”

  “这位荞麦面感觉坐的很挤。”

  “我也不知道我该坐哪里总觉得坐哪儿都不对劲。”樱井双腿抱膝缩在沙发拐角,看了看地板,“要不我坐地上?”

  “我看行。”见弹幕没人提问,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没营养的话。

  “估计会有人奇怪我们为什么突然一起直播。”松本也伸手拿了一块披萨,看见旁边的相叶试图和大野分享披萨然后失败地只扯下了一个角。

  “实际上是……?”二宫给面子的做出好奇状。

  “我们组了一个限定组合发了首曲子,还跑去美国拍了MV。”

   “像模像样的。”二宫补充着。

  松本快速嚼了两口披萨披萨,抬头对着镜头宣传,“曲名叫turning up。大概一会儿你们就能看到了。”

  “扩散j pop耶!”相叶情绪高涨地举起了手。

  “嘛,具体大家等下去确认吧。”樱井笑了起来,“现在我们接着吃披萨。”

  “啥啦,问题不回答了?”

  “也没人问问题啊。”

  【想看Ninorin变魔术】

  【Ninorin变个魔术吧】

  “有人要你变魔术。”松本推推二宫。“你去变一个吧。”

  “好啊。”他立马站起身来。

  “马上就能变了?”松本捏着手机,目光却全在他身上

  樱井看他站了起来走到镜头跟前,“纸牌吗?”

  “没带啊。”二宫扬起了嘴角,一脸神秘莫测,“所以我变个别的,回应大家的期待。”他拿起了一把叉子。

  “大家看得见吗,这是把叉子。”他把叉子放到镜头前又退远了一点。“大家都没看过这个魔术吧。”

  “没有没有。”樱井捧场地摇头。

  “现在开始,我要弄弯这把叉子。”

  “这也行?”松本震惊,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没看见他学会了这种新技能啊。

  四个人坐在后面聚精会神地看着二宫的动作,只见他揉捏着叉子连接的部分,“我要开始啦。”然后“啪”地一下,把叉子弄断了。

  “诶!!!”配合着樱井的震惊,旁边的松本和相叶爆发出笑声,大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惊呆地看着那把断掉的叉子。

  “哈哈哈哈哈!”他笑得要命,还以为二宫要变什么样的魔术呢,没想到竟是硬核魔术。二宫眨眨眼看他,“我本来是想弄弯的,没想到就断了。”

  你就跑火车吧……松本心里默默吐槽。

  聊天吃披萨的直播时间很快结束了,一会儿会继续播出他们的新曲,五个人下了播,一人一台手机蹲在直播间里继续刷弹幕和评论。

  【我感觉刚才自己看了个吃播?】

  【啊啊啊大屏幕看五个人好爽】

  【呜呜呜Ninorin老是而被弹幕挡住】

  【想看Ninorin和M桑打游戏】

  【看得我想吃披萨了。】

  MV播出的时候,二宫还在趁乱发评论,松本看见了默不作声地截了个图。这次的新曲和MV对他们来说都是新的尝试,他很期待观众们的反应,当然也很期待MV接近尾声的那个画面。

  【噢噢噢噢靠头了竟然!!!】

  【好甜】

  【哇突然发糖】

  【噫,竟然有糖】

  【截图了截图了】

  松本自己也在那一幕截了个图,并且设成了桌面。他还记得MV拍摄的时候对方靠在自己肩上的触感,脸软软的身体也软软的,乱糟糟毛茸茸的头发就在自己眼前,让人很想上手摸一把。虽然回到家他们可以随便肢体接触,但是这样的场合反而让松本起了“坏心”,他悄悄地搂上了二宫的腰,吓得二宫睁开了眼。

  “干嘛啦。”他埋怨着。

  “没干嘛呀,感觉这样更自然。”

  他搂了腰又搂了会儿肩,满意地看着二宫的耳朵红了起来。最后又放开了手。虽然最后他们用在成片里的是单纯靠着肩的那段,松本还是非常满意,因为他吃到了豆腐,看到了因为害羞而耳朵变红的二宫。

  虽然回家也能看到,但是像这种“工作状态”下看到的红耳朵才更有意思。

  “真搞不懂你。”二宫瞪了他一眼,似乎不理解他的“出格举动”,回去还不是想怎么摸怎么摸。

  “哦?回去我想怎么摸就能怎么摸吗?”他小声问他,语气里全是笑意,果不其然地被二宫偷偷捏了一把大腿,疼得他龇牙咧嘴。

  “M桑怎么了?”

  “没怎么……”他幸福又“痛苦”地笑了起来。

  

  【你的Ninorin下线了,大家晚安。】他最后又发了一条正式结束了这次直播。

  直播结束了,大野,樱井和相叶也准备要走了,松本却毫不动作。

  “松润你不回去?”

  “我再和Nino喝会儿酒打会儿游戏什么的。”

  “哦哦那我们先走啦。”他们招着手,二宫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举着啤酒罐也和他们招手。

  门关上了,刚才装满五个人的房间此刻只有两个人,显得稍稍有些安静起来,松本“啪”地拉开了罐头,看着二宫在他身边盘腿坐了下来,露出了一截细白的脚踝。

  他的Kazu上线了。

  ——————END——————

评论(13)
热度(9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