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天下没有免费的南瓜(3)

小恶魔:Trick or  treat?

前文看tag

万圣夜快乐呀!


3.吸血鬼是有千里眼的


小恶魔在吸血鬼家里混吃混喝了两天,原本的衣服已经被松本(的洗衣机)洗干净了,但吸血鬼还是又给他买了几身衣服,像是在养小孩儿一样。


二宫猜测松本肯定是真把他当小孩了,也不挑明,反正他本来就是小恶魔,最会使坏捣乱恶作剧了。


蛊惑的人心越多,他的魔力回复得越快,小孩子体型正好也有助于他坑蒙拐骗。小恶魔的如意算盘打的飞起,丝毫没有注意到松本正对他的尾巴蠢蠢欲动。


吸血鬼没有尾巴,所以他对小恶魔那开心地时候欢快甩动,思考的时候缓慢摇动的尾巴非常好奇。


“啊!”被突然抓了尾巴的小恶魔敏感地颤抖了一下,捂着屁股回过头来瞪他,“润!你干嘛抓我尾巴!”


松本笑而不语,突然一打响指,南瓜灯亮了起来。他给小恶魔披上小恶魔原来的斗篷,摸了摸对方柔软的黑发,“要不要跟我出去讨糖果?”


今天是万圣夜,大街小巷全是扮成各种妖魔鬼怪的人类。小恶魔缩在吸血鬼怀里飞到集市周围,他们没有任何伪装,仍然是小恶魔和吸血鬼,却在此时完美地融入了人群。


“Trick or treat?”小恶魔伸着白白嫩嫩的小手,扬起脸朝人们微笑,一边露出可爱的小尖牙,在一片“好可爱!”和“扮得好像!”的称赞声中收获了一大桶糖果。


二宫提着糖果罐子,另一手被吸血鬼牵着,对方的手很凉,和他的一样凉,他却有一点触动。几千年了,还从来没有“人”这样牵过他的手。


“玩的开心吗?Kazu。”吸血鬼温柔地问他。他不假思索地点着头,然后又被松本摸了摸脑袋。


集会结束了,又被吸血鬼公主抱着飞回家的小恶魔突然觉得有点羞耻,他觉得自己正在被吸血鬼驯服。


南瓜灯里的蜡烛早就灭了,松本又换了一根进去,夜还很长,正是吸血鬼和小恶魔精神最活跃的时候。吸血鬼从冰箱里拿出了血袋,小恶魔才终于想起来,对方可是又优雅又凶残的生物。


“第一次见到吸血鬼进食?”松本双眼猩红,挑着眉问他,小恶魔完全没了前两天的放松,尾巴都绷得笔直。


意识到自己可能吓着对方的人笑了起来,“怕什么,你是我留着陪我睡觉的,不是储备粮。”因为之前吸血鬼发现小恶魔抱起来软软的是个极佳的抱枕之后,就天天要二宫陪他一起睡。


那就好……小恶魔松了一口气,回头一想松本的话,又觉得哪儿哪儿不对劲,自己明明也是个几千年的正经小恶魔,怎么就沦为陪吸血鬼睡觉的抱枕了呢。


趁着吸血鬼忙着照顾花花草草,二宫躲进书房测试了一下今天恢复的魔力,虽然还变不回大人体型,但这翅膀总算可以飞了。


天亮了,吸血鬼打了个哈欠,招呼小恶魔陪他睡觉,小恶魔懒得反抗也反抗不过乖乖爬了上来。


松本抱着软软的小恶魔,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魔力恢复多少啦?”二宫浑身一僵,吸血鬼怎么知道的,难道是今天测试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他不敢回头看吸血鬼,却感受到吸血鬼的靠近,冰冷的尖牙轻轻划过他的脖子,像在威胁又像在诱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真正的kazu。”


tbc


评论(14)
热度(10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