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我的邻居是idol

好久不见,我又又又回来了

主题:贯彻傻白甜

目标:祝润先生生日快乐!


  1.

  咔哒一声,隔壁家的门开了又关。

  二宫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脖子和快要麻掉的腿,瞟了一眼显示屏上的时间。“都这么晚了啊……”他自言自语出了声,保存了下游戏进度起了身。

  身体陷在柔软的床里之后,本来没有那么明显的困意一下子涌了上来。二宫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莫名其妙地瞎想起来他的邻居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经常这么晚回家,又时常很早出门,有时还会连续几天不在家,比他还生活不规律。

  其实他从未见过他的这位邻居,但是这栋高级公寓租金不菲,治安完备,住的都是些明星艺人,或是各界知名人士,大家的门口都没贴姓氏,信箱上自然也没有,非常注意隐私。电梯里偶遇名人更是家常便饭,大家也都心照不宣,最多点个头算是打招呼了。

  看隔壁的作息,十有八九应该是明星吧,拍戏跑通告经常早出晚归或是彻夜不归也讲得通。看阳台晾的衣服应该是个男人,剩下的就不得而知了。

  闹钟在他设定的时候叫了,这天他有个几个合作要谈不能睡到自然醒,伸手拍掉了闹钟迷迷糊糊地睁不开眼,即使自己一点没有起床气,早起还是有点要命。二宫稍微收拾了下自己,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个宅男,穿了鞋子,没忘记把扑克牌揣进裤兜里。

  刚关上门,隔壁的门就开了,二宫还没来得及走,和对方结结实实地打了个照面,尽管对方帽子口罩全副武装,二宫还是认出了对方,可他没有大惊小怪,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冷静地点了点头,对方便也朝他点了点头。

  二宫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邻居竟然是松本润。说起松本,那可是就连二宫都看过几部他主演的电视剧的国民偶像,而之所以二宫只凭眉毛和身形就能认出对方是松本润,是因为松本最近正和二宫的女神竹内结子共演电视剧。二宫是竹内结子很多年的忠实粉丝,能和她一起演爱情剧的男演员自然是让二宫羡慕嫉妒不已,牢记在心。

  不知是不是最近拍戏太累,松本的眼里满满都是疲惫,带点生人勿进的气场却也没有让人感觉难受,出了电梯他们就分道扬镳了,二宫本想着能不能求对方帮他带个竹内结子的签名,但初次见面,对方凭什么会帮他?

  合作谈得很顺利,他接了两个大型演出,顺便还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接了个今晚在酒吧的小表演。看时间还早又不愿意再回一次家,二宫在街上闲逛寻思着找家咖啡厅打打游戏消磨时间,路遇一家电影院在重映暗堡里的三恶人,二宫瞥到了主演名字里正巧就有他的邻居,他便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2.

  那是九年前他和松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早上刚刚得知自己邻居是松本的二宫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之后他们不仅是邻居,还是朋友,甚至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关系。

  

  3.

  二宫进酒吧的时候,里面已经三三两两坐了些人了,和后台确认了表演的时间,问酒保要了杯金汤尼,坐在吧台边上慢悠悠地喝着。酒保相叶和他也是熟人了,趁着现在不是很忙,扯了会儿有的没的,比如jump上最近有什么新的漫画,比如最近都有些什么客人来。

  “松本桑你知道吧?”

  二宫皱了皱眉,“哪个松本桑?”

  “和你女神演戏的那个松本桑。”相叶擦着酒杯,“他之前和朋友来这里喝过几次,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来。”

  二宫听着慢慢抿着酒也没把相叶的话放在心上,这家酒吧经常会来明星,松本会来倒也不意外。

  因为店里人还不多,二宫的身边的几个位子全都空着,他便摸了扑克牌出来练习,练了没一会儿,又有人陆陆续续进了酒吧,店里的音乐也变得越来越热烈,有人问他旁边有没有人。

  二宫下意识地回答着“没有”,答完了才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抬头看了一眼,竟是松本润,“啊……”

  松本像是也认出他来了,一边招呼朋友们坐下一边问他,“你是504的吧。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你了。”

  “要不是今早,我也没想到我的邻居竟然是国民偶像。”既然认出来了,二宫也不再遮掩,像他平时和人接触一般随性调侃起来。

  “没有没有。”松本谦虚地摇了摇头,随即问了个有些傻的问题,“你也是来喝酒的吗?”问完发现这不废话吗,来酒吧不喝酒干嘛……

  对方倒是不在意,朝他眨了眨眼睛,“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二宫说的一会儿很快就到了,因为松本发现那个刚才还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此刻正站在台上。几束聚光灯照在他的身上,那个缩在座位上猫着背的男人此刻像是有奇怪的魅力吸引着大家的目光,松本这才有机会好好观察对方的脸,茶色的瞳孔配上肉鼻头和薄薄的猫唇,精致的五官不输给他认识的那些艺人,最重要的是对方的下颚线很漂亮,线条感十足却不会显得锋利,是松本喜欢的轮廓。

  “我叫二宫和也,是个魔术师。”他特意拔高为了让人听清楚的声音很容易入耳,“也许有人听过我的名字。”他看向观众,台下有人频频点头略显激动,也有人一脸茫然无动无衷,“当然肯定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我,不知道也没关系,回去谷歌一下就知道了。”他笑了起来,台下的人也跟着他笑了起来。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进入魔术的世界吧。”他刚才还空空如也的手上忽然变出了一副扑克牌,猫一样的嘴角扬起得意的笑。

  

  4.

  松本当时还不会知道,那双薄薄的猫唇到底会有怎样的魅力,让他忍不住舔了又舔亲了又亲,那双汉堡小手又会怎样触摸他的身体。他只觉得当时的二宫很有意思,对方的外表和才华都深深地吸引了他。

  

  5.

  松本对魔术了解的不多,也没看过什么魔术表演,但二宫和也这个名字他却是略有耳闻。据说是年轻一代的著名青年魔术师,擅长近景魔术。

  虽然知道自己所在的公寓住的都是些名人,刚才还在想504的邻居到底是哪一个领域的人,倒没想到竟是魔术师。二宫的魔术撇去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却依旧吸引人,他会表演那些经典的容易炒热气氛的魔术,也会表演自己原创的出其不意扣人心弦的魔术。松本是第一次看这种近景的,对方那看上去并不适合变魔术的小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好,现在把那张牌还给我吧。”他伸着手,正了正麦克风。

  “诶——”松本把牌放在胸口微微侧了身露出有些不愿意的样子,也不知是在演什么小剧场,二宫也不慌,又伸了伸手说,“好啦,还给我嘛。”声音听上去竟然有些像在撒娇。

  松本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像是玩够了把牌还给了二宫。

  二宫把牌面对着观众插回了整副牌里,“待会儿我会从这副牌里找到刚才松本桑选的那张牌,你觉得我能找到吗,松本桑?”

  “你会有找不到的时候吗?”松本笑了起来。

  “那可说不准。”二宫搓了搓手,把牌背着漂亮地摊开了。

  

  6.

  话是那么说,二宫还是一下子就找到了那张牌。尽管知道这都是套路,松本还是由衷地感到佩服,以至于二宫坐回他身边的时候还请他喝了一杯酒。

  “谢谢松本桑,能被松本桑请客还真是荣幸。”

  “一杯酒而已。”松本拿着酒杯和他碰了杯,可能是因为之前已经喝了几杯,此刻情绪十分高涨,“下次有机会一起出来吃饭吧。”

  二宫就当松本是客气客气,便也大方地接了句“好啊。”

  他们一直喝到了酒吧快要关门,松本说明天休息所以喝多点也没关系,二宫明天也没工作,被他拉着和他的朋友们一直喝到了最后,没多久,二宫和他们也混熟了,有几个二宫本来就认得,有演员也有歌手,还有运动员。

  “松润一喝多就不愿意回家。”小栗苦笑着和二宫“告状”,二宫笑了两声轻声调侃起来,“没想到松本桑还有这么一面。”

  “所以和他喝过酒的人大概都不想再和他喝酒了。”

  “喂。”松本笑眯眯地瞪了他们一眼,也不生气,“好嘛我一会儿就走。”转头又看向了二宫,“打个车一起走。”

  “那松润就拜托你照顾了。”小栗提醒着二宫,“不过要小心他等下拉着你继续喝。”

  “不会吧?”二宫摸了摸脑袋,松本却直接勾上了他的肩,“不会,你听旬瞎说。”二宫突然就觉得小栗说的可能是实话。

  

  车到了公寓门口,二宫扶着有些摇摇晃晃的松本下来,夜风吹得松本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看了眼身边的人,还能记得对方是二宫和也,他们今天是初次见面。

  “真是不好意思……”松本努力站直了身体。

  “没事没事。”对方摆摆手,身体有些微凉,可搀着他的手却很自然,一点都没让他感觉不自在,就仿佛他们认识了多年一样。

  “我们这也算是朋友一场了。”松本开心地笑了起来,二宫也趁机提出了要签名的请求,没想到二宫还没说完,松本就很爽快地答应了。

  二宫微微一愣,他都没说是要谁的签名,松本怎么就答应了呢。他也没好意思再问,送到家门口一左一右地开门进去了。

  原来和松本从陌生变成朋友竟然只需要一晚上,二宫换了衣服准备洗澡,门却被敲响了。

  “嗯?”开门对上的是一双浓眉,二宫一头雾水地看着对方递给他一个签名板,伸手接过来又“嗯?”了一声。

  “怎么了,不是你问我要签名吗,这就忘了?”松本的酒可能还没完全醒,此刻说话还带着点奶音,可爱得很。

  “啊是,谢谢。”二宫看着签名板上“松本润”三个字心情复杂,可我是要竹内结子的签名啊谁要你的啊,可对上这样温柔的松本的脸,二宫又把话吞了回去。

  “那晚安,二宫桑,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好,晚安。”

  他关了门,又看了看手里松本的签名,这松本润,怎么感觉还有点天然。

  

  7.

  他们没有留联系方式。过了几天二宫突然想起来这事,说什么下次有机会吃饭喝酒,果然是说说而已的吧。不过也正常,松本朋友这么多,那还能想起来他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邻居。练习完了今日份的魔术,二宫难得给自己做了个饭,开了电视随便看看,上综艺番宣的正好就是松本润。

  “我其实很好奇,松本桑到底在多少领域有朋友?

  “可能已经全领域制霸了。”

  “哈哈哈没有没有。”松本谦虚地摆了摆手。

  不过上次见到松本的朋友领域确实特别广,有几个也是番组上机场提到的,一边吐槽一边关心,也只有真朋友才能够做到如此。

  “……最近的话,认识了一个很有名的魔术师,不过上次喝酒喝得太开心了忘记留联系方式了。”

  “哈哈这位魔术师桑,请您看到节目想办法和松本桑取得联系。”

  “我会等着的。”松本像模像样地鞠了一躬。

  二宫愣愣地看着电视,什么鬼啊,上节目要联系方式可还行?正心里滔滔不绝地吐槽着呢,门却被敲响了,二宫透过猫眼一看,可不就是在电视上要联系方式的那位。

  “晚上好。”那人一身二宫看不懂的时尚衣服,戴着帽子没带口罩,像是刚刚拍完戏回来。

  “晚上好……你怎么……来要联系方式的?”二宫笑了起来,一边开大了门放松本进来,“进来再说吧。”

  “虹色夏恋,明晚九点最终回,要看哦。”电视上的松本润挥着手和大家道别,电视外的松本“啊”了一声,仿佛有点不好意思。

  “正好看到你上节目。”二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他既然刚才说了要联系方式的事,就证明自己肯定在看节目了。

  “难怪你知道我是来要联系方式的。”松本哈哈笑了起来,摸了手机出来,却一眼看见了二宫做了一半的饭。

  “你在做饭?”

  “嗯。”他给松本倒了杯水,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那可惜了,本来还想约你出去吃饭。”

  二宫看了看松本,又看了看锅,“如果不介意的话……要不我再多做一份?”

  “当然不介意,但是不会太麻烦吗?”松本站起了身。

  “都是些家常小菜,不费事。”

  “那我帮你。”对方走了过来,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还有围裙吗?”

  二宫看他似乎是认真的要来帮忙,用下巴指了指方向,“那边抽屉里。”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他看着松本穿着围裙端着盘子等他把菜盛上来,到底是怎么发展成松本润穿着围裙站在他旁边和他一起做晚饭。这该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啊,二宫胡思乱想着。

  

  8.

  【应该还有半小时就到家了。】二宫看了一眼松本发过来的短信,恢复了一个表示知道了的颜文字,扔了手机打开冰箱确认了一下冰箱里的东西,想着等会儿要给对方表演一个大变蛋糕的节目,嘴角就忍不住偷笑。

  他很懒,不常做饭,唯一几次做饭却都被松本撞上了,二宫一度怀疑松本当时是不是故意来蹭饭的,可他做的饭都挺普通的也没什么惊艳之处,虽然松本总夸好吃,二宫却也只是听过算过从不当真。再后来他也不做饭了,倒是外卖点的太多,松本看不下去了,经常抽空亲手下厨做饭给他吃,二宫觉得那才是真的好吃。不仅如此光是在客厅看着松本做饭就已经完全是种享受了,视觉和味觉都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有时候他会异想天开,如果松本去开家餐馆,一定生意非常火热。

  

  9.

  “Nino好厉害,不管看多少次都好厉害。”他们认识也有五年了,称呼也早从二宫桑改为了Nino,而二宫则总是叫他润君。

  松本拉着他的手兴奋地看来看去,似乎想知道这双小手到底是怎么变出这些魔术的。这些年,他在二宫身边看过他变过很多魔术,有些看得多了看厌了,二宮却总能变出新的花样来,让松本十分佩服。

  “明天开始巡演?”他摸着二宫的手问,丝毫没意识到他已经摸了太久了。

  “嗯。”二宫想抽开手却又有些不舍得,只好任由自己在发尾下的耳朵偷偷红了又红。

  “我明天开始也要巡演了。”松本最近在演舞台剧,练习十分辛苦,没想到巡演时间正好和二宫的魔术巡演撞上,得有一阵子见不到面了。

  “等结束了再一起喝酒。”

  “嗯。”二宫终于能够收回了手,其实他偷偷了解了松本的巡演时间,大阪场正好都是那几天,最后一天正好是松本的生日,舞台剧演出时间在下午,而二宫的魔术在晚上,他打算白天偷偷过去探班,给松本一个生日惊喜。

  

  10.

  进后台并没有费很多功夫,二宫虽然不是演艺圈的人,但是这些年二宫也曾和松本一起上过节目,公开过他们的亲友关系,

  记得第一次一起上节目的时候两人完全不知对方也会上,二宫那天收到的通告是教艺人魔术,到了现场才知道,原来那艺人就是松本润。节目组也不知道二宫就是那五年前松本在节目上要联系方式的厉害魔术师,直到在台上,二宫对松本毫不留情地吐槽松本喝了酒不愿意回家,松本控诉二宫私下完全不教他魔术。二宫吐了吐舌头说,“教了你我在你眼里就不厉害了。”逗得现场一片笑声。

  “记得当年我在节目上新认识了一个很厉害的魔术师但是忘了要联系方式嘛,就是Nino。”

  “对,就是我。”二宫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后来你们怎么联系上的?”

  他和松本相视一笑,“这是个秘密。”

  顺利走到松本乐屋外面,对方开着门在背台词,二宫接过了工作人员给松本准备的衣服,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放在了他跟前。

  “松本桑,你的衣服我挂在这里了。”

  “谢谢。”他背得专心完全没发现异常。

  二宫坏笑了起来,换了称呼,“润君要喝水吗,我去倒。”

  “不用了,谢谢……嗯?”这世上会叫他润君的也没几个人更何况这声音,他转头看去,那人侧坐在他的椅扶手上看着他笑。

  “惊喜不?”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探头看了看门外,一个人都没有,茫然地朝二宫眨了眨眼。

  “嘛,正好有时间,就过来给你变魔术了。”

  “什么魔术?”

  “你看着就知道了。”二宫勾着嘴角,伸手打了个响指,灯一下就黑了,有烛光隐隐闪烁由远到近,又是一个响指,灯开了。工作人员和共演围成了一个爱心唱起了生日歌。

  松本感动地要命,起身就抱住了二宫,抱得超级紧,抱得二宫呼吸都停了一秒。

  

  11.

  松本打开了门,和预想中的不同,家里竟是一片漆黑,没有游戏背景音乐也没有人说话的声音。他觉得有点奇怪,二宫不是说好在他家等他的吗。还没想明白呢,他看到了熟悉的烛光由远及近,还有那张因为像在做坏事一般偷笑的脸,松本知道是二宫,也不开灯,等着他站到自己跟前。

  想问他什么时候才能开灯,黑暗之中却又想起了吉他声,然后温温柔柔地歌声伴着吉他声一起唱了起来。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dear 润君,Happy birthday to ……唔……”没有等他唱完,松本开了灯,那人就站在他跟前,只要一凑近就能吻上他的唇,于是他张开双臂抱住了二宫,吻住了他那张为他唱生日歌的唇。

  吉他被这个拥抱压出了一阵乱音,二宫的耳朵几乎快热的烧了起来。

  “至少等我唱完吧。”

  “我等不及了。”他挑了挑眉,扔了对方怀里的吉他,直接把人一搂抱了起来。

  “诶你要干嘛?蛋糕!蛋糕!”

  “还吃什么蛋糕啊……”松本压在他的身上,伸手抚摸他最近剪短了的黑发,虽然最近晒得有点黑了,但这不妨碍在松本眼里,对方比奶油还美味,“当然是吃你啦!”

  ——————end???——————

来吃蛋糕吧

评论(9)
热度(181)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