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后悔

 @深山渡海 Share House设定下的甜饼

偏题预警


  后悔


  打开门的时候,旁边的那扇门也正好打开了。“啊,早上好。”他朝对方点了点头,眼前那个在外永远帅气完美的男人此刻正顶着一头鸟窝,两顶鸟窝相视而笑,不约而同地向旁边走去。

  可能是刚起床还有些没睡醒,两个人一直走到了浴室门口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先你先。”他和松本同时出了声。

  “那我先。”两人再一次同时出声。

  二宫笑了起来,抓了抓脑袋,“那一起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其实松本不太习惯和别人共用浴室,但是如果和二宫的话,不知是习惯成自然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倒一直没有半点不自在。不管是上厕所还是洗澡,二宫进来的话没有什么问题,要是相叶进来,大概率会被他踹出去。为此相叶和二宫抱怨了好几次,二宫便会露出得意的表情说“这是同83年生人的特权”如此跑火车的理由。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松本已经整理好了他的发型,几年前的时候他常常会梳大背头,二宫每次见他抹发胶,都会吐槽他用的量和力度简直像要把头皮扯下来。这几年松本又开始偏爱刘海造型了,二宫不知为何很开心,问他理由也不说,松本便也懒得再问了。

  

  “今天好早?”二宫从烤面包机里取出面包,松本马上又在面包上盛上一个煎蛋,像接力一样默契地完成了早餐。

   “嗯,今天早上要去合作公司那里开个会。”松本咬了一口面包,“正好就在你公司旁边,等下可以顺路带你。”

  “哇……”二宫大惊小怪地喊了一声,“谢谢润君。”

  “不谢,改天换你送我去上班。”还没吃两口,松本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酱料挤在了面包上。

  在松本对酱料无比执着的时候,二宫已经快要吃完了,“这没问题。”他拍了拍胸口一副非常可靠的样子,“交给我吧。”

  过了一会儿松本也吃完了,回头看了看面包机问二宫,“我们不给他们三个留早饭好吗?”

  二宫笑了起来朝他挤眉弄眼,像只狡猾的小狐狸,“晚起的人才没早饭吃。”

  

  他们和大野,樱井以及相叶是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在这个Share House里住了好多年。五个人虽然都不在一家公司工作,但是从学生时代就因为音乐这个共同爱好结识,还组了个乐队,在工作的闲余时间,他们会写歌唱歌,偶尔在油管上上传视频或是开直播进行演出。

  二宫和松本是他们五个当中年纪最小的,年轻的时候松本还以二宫和他同岁为由,将二宫选为了“如果自己是女生最不想交往的人”。现在想起来松本还是想笑,那个时候的二宫看起来真的很失望,这两年都不太容易看见他这么坦诚的表情了,开心也好难怪也好,可能是成为了成熟的大人,他总刻意不让自己流露出太多的感情,松本常常觉得自己看不透对方,有时候仿佛看懂了下一秒又觉得自己没有看懂。

  与此相对,二宫很了解他,无需语言,只从一些细小的举动里就能读懂他的想法,现在想想当初自己“不想和他交往”是不是也有害怕被他看透的原因。

  

  车缓缓地停了下来,二宫打开车门,笑容灿烂地和他挥手,“谢谢润君,晚上回家见。”

  “晚上见。”他也笑容满面地和二宫挥手,看着对方放下了手转身离开的背影,鬼使神差地出声叫住了他,“诶……Kazu”

  “嗯?”

  “算了没什么。”

  “什么啊。”二宫皱着鼻子笑了起来,满脸困惑。

  “真没什么,路上小心。”松本又挥了挥手和他告别,明明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松本却忽然有些后悔当时选了他,后悔让二宫失望。可他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对方,也不知道告诉了之后又能如何。

  

  【晚饭想吃什么】差不多到了松本的下班时间,一条二宫发送的群聊消息弹了出来。

  【麻婆豆腐】大吉头像的人迅速回复。

  【驳回,想吃你自己做】

  【猪排怎么样?】

  【我都可以】

  【ok】

  【Kazu你要去超市吗?】

  【嗯】

  他点开了那个汉堡肉头像,和他私聊了起来,【我正好下班,等下过来接你一起去超市吧。】

  

  二宫觉得今天的松本很奇怪,虽然他平时也这么温柔,但是为什么接他去超市这种事不在群里直接说而要和他私聊,为什么今天他下车的时候突然叫他又说“没什么”,像是有话要对他说又不知道怎么说似地。

  别是交了女友想搬出去住吧!!!

  下楼的时候二宫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甚至没看见松本的车就停在门口,无视掉了对方的车一个劲儿地往旁边走,下一秒就听到了有人摇下车窗喊他:“kazu!我在这里,你要去哪里啊?”

  坐上了车,二宫还是有点心神不定,看着认真开车的松本的侧脸,忍不住开口问了,“你今天白天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那个啊……”松本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扯开话题一样问他记不记得以前他们曾经做过“如果自己是女生,选谁做恋人,最不想选谁做恋人”这样的问题。

  “记得啊,当时最不想和谁做恋人的这个问题,润君选了我,我伤心了好久呢。”二宫捂了捂胸口,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没有半点正经样子。

  松本摸了摸脑袋,“抱歉那个时候选了你……现在我很后悔。”

  “啊?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因为……”松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恰好眼前又是红灯,车停了下来,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什么啦到底?”二宫被他搞得一头雾水。

  “就是说……现在我说想和你交往是不是有点晚了?”他转头看二宫,夜色笼罩下的霓虹灯把二宫的眼睛照得很漂亮,此刻因为过于惊讶还泛着光。太黑了他看不清对方的耳朵有没有红,只看见二宫突然转过了脸去不再看他。

  就在松本心想可能没希望了的时候,副驾驶座上的人突然笑了起来,“也还不算太晚吧,去完超市再说就有点晚了。”

  “诶就差这么一会儿,好险……”虽然知道二宫是为了遮掩害羞而跑火车,松本还是欣然地配合了起来。

  不晚就好。他还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是不着急,因为以后,他们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说。

  ——————END——————


评论(14)
热度(139)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