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备用钥匙

段子变成了短更hhh @blublublue 是你的破镜重圆

珍惜这两天那么勤快的我吧接下来我就要消失一个月了(躺

备用钥匙

  

  闹钟还没有响,二宫就醒了,像是做了噩梦一样有些喘不上气。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做了梦,谈不上噩梦但也绝对不是什么美梦。他梦见了松本靠在他的肩头喊他“kazu。”和他们没分手的时候语气一模一样,低低沉沉温温柔柔又带一点奶音。

  其实他已经记不太得他们到底为什么分手了,开始是一点无关紧要的小事,他一向迁就松本,松本也一向顾及他的感受,可能是为对方着想太多反而在一起过的很累,人累的时候想法就会极端,明明是满足对方而做出的妥协却被想成敷衍,明明是为了不打扰对方却被想成冷淡。

  终于他们都受不了了,忘了是谁说出的分手,二宫只记得当时他们给了彼此一个拥抱祝福对方能找到更合适的人。松本靠在他的肩头叫了他一声Kazu,叫完之后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也没有问松本。只笑了笑拍了他的肩,拿上他的行李箱离开了那间房。

  说起来,备用钥匙还没还给对方。锁门出去上班的时候,二宫看到了自己钥匙串上那把松本家的备用钥匙,他们分手都快一年了,事到如今再联系他还钥匙好像也说不过去,对方也没问他要过,说不定早就换了锁。

  二宫摇摇头,坐上了车的驾驶座。和松本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常有幸坐在副驾驶上享受松本的司机服务,这个“司机”过于帅气,总是让他在打游戏的时候忍不住偷偷看对方的脸,为此游戏game over了好几次,后来他就学会了坐在后座,这样就不会被松本影响了。松本问过他为什么突然坐后座,二宫噼里啪啦地按着键回答他,“因为你太帅了。”

  “什么啊……”

  但算起来还是坐副驾驶更多,看着松本驾驶时认真的侧脸,会让他觉得安心,因为即使现在二宫也觉得松本是个特别温柔特别可靠特别特别适合当恋人甚至结婚的人。

  只是可能并不适合他。

  

  在会议室翻阅资料的时候,他们这次的合作方负责人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二宫抬头想要和平时一样客套两句,却在对上对方那双眼的时候愣在了原地。

  他可没听说过松本跳槽到这家公司了啊?

  也是他们都分手了,松本也没有义务告诉他这些,是他自己没有提前做好功课。

  “这次还请多多指教了,松本君。”他努力扯开一个若无其事的笑容,对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手掌和以前一样宽大而温暖。

  对方的表情看不出一点异样,“合作愉快,二宫君。”

  二宫君……

  还真是好久没有听到他这样叫自己了,二宫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然后马上回到了工作状态。

  会开的很快,知道负责人是松本之后,二宫也放心了不少,他了解松本,这次的合作一定会非常顺利。他送松本出公司,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他想问对方过的好不好可又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问。稍稍仰头看松本的脸试图找点话题,却只看到了他的黑眼圈。

  对方停下了脚步,说,“就送到这里吧。”

  “好。”他点点头,可那双黑眼圈让他鬼使神差地又开了口,“你……别太累着自己了。”

  “谢谢,你也是。”

  “那我回去了。”他摆摆手。松本也朝他摆摆手,嘴角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可眼里又是动摇,他最见不得松本这种表情了,低了头不再去看一边转了身。

  “kazu……”刚走了没两步,他又似乎听见有人叫他,犹豫着转回了身,松本还站在原地看他,发现他转过头来又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那个……晚上有空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今天不行,估计要加班,明天吧。”

  “好,明天,我来接你。”

  “不用了啦。我自己去就好。”

  “那好,地址我慢点发给你。”

  

  回到办公室,二宫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怎么就答应松本的邀约了,一约就答应,还是像以前一样对松本没原则,对待别人他明明可以有一百种拒绝的理由,唯独对松本的请求他总是会一口答应。

  哪怕现在还是一样。

  

  明天很快就到了,二宫站在餐厅面前有一点犹豫,这家店他知道,以前他和松本说据说这里的汉堡肉很好吃,松本说那有空带你去吃。之后他们都非常忙就忘了这事,没想到松本竟然记到了现在。

  一年的时间改变不了人的外貌太多,松本剪短了点头发,早上刮得胡子长出了一点胡渣,脸上有一点点疲倦,但还是尽力保持着微笑送他到车站。

  二宫又想对松本说别太累了,可也知道松本是说了也不听的人,和自己一样。

  于是话到嘴边变成了,“为什么来这里?”这样明知故问的问题。

  “有人和我说这里的汉堡肉很好吃,我答应过他要带他来。”

  “你还记得……”

  “我什么都记得。”松本笑了起来,“你知道的,我记性很好。”

  “那你怎么不记得问我要备用钥匙。”

  松本挑了挑眉,“你不是也不主动给我。”

  二宫扁扁嘴,这话听着像是自己不舍得把钥匙给他似地,作势掏了钥匙串出来就要把备用钥匙拿下来还给他。松本抓住了他的手,二宫的手比他小一圈正好可以包在他的手掌里。

  “留着吧。还有用。”

  “有什么用?”

  “偶尔来看看我有没有累死也好啊。”

  “我才不来看,你看看你的黑眼圈累死你算……了”话没有说完,他就被松本抱住了,也不顾现在还在大马路上。

  “Kazu……”松本和他梦中一样轻声叫他,“别走。”

  “好。”

  他又妥协了,但是他不后悔。

评论(14)
热度(141)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