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表里如一

大家好我回来了,好久不见,开始缓慢还点文hhh

 @耽于mario和akira的美色 你的星期恋人!


  表里如一

  

   “Nino和表面看起来不一样……”女生拨开被风吹在脸上的头发,用着失望的语气微微抬头看他。就算是二宫也明白对方这是在和他分手,然而他却什么挽留的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想说。被告白的是他,被分手的也是他。二宫觉得很无奈,擅自因为长相就先入为主觉得自己治愈温柔,又在相处之后觉得自己和想象中不一样很冷淡就要分手,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二宫真是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句“Nino和表面看起来不一样”的话总是会在他的脑中回响,明明他也没有多喜欢那个女孩子,明明他一向不太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可是就是对这句话上了心,甚至缠绕了他一个周末,连打游戏的时候都偶尔会想到这事。

  

  世界上真有表里如一的人吗?二宫打开门,天气有点不太好,他抬头看了下乌压压的云,犹豫了一秒要不要带伞,想着的瞬间门已经顺手被带上了,他微微耸了耸肩,把包甩上了肩踏出了脚步。

  算了吧,说不定不会下雨呢。

  家离学校不算太远,他有时会步行,有时也会骑自行车,一路上他能遇到很多和他同校的人,而其中令他最印象深刻的是隔壁班的那位叫松本的男生。

  松本是学校的知名人物,每次二宫遇见他的时候,他的身边都站着不同的女孩子,据说只要在星期一第一个表白,不管是谁他都会答应交往。二宫第一次听闻他的时候几乎是嗤之以鼻的,这难道不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吗,在一次看清松本正脸的时候,二宫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深邃的轮廓配上浓眉大眼,留到肩的卷发放到别人身上可能会显邋遢,但放在松本身上却似乎毫无违和感。不得不承认,松本是个对得起校草称号的帅哥,这样的人也确实会有一大把女孩子轮流和他表白。某种意义上还真是“表里如一”。

  话是那么说,其实二宫在真正看到松本和女孩子相处的时候并不觉得他是个花花公子,他的表情很认真,他对每一个女孩子都很体贴,所以即使每周换一个女孩子二宫似乎也不曾听到有人说他坏话,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佩服起来了。

  乱想了一通之后二宫摇了摇头自嘲地想笑了笑,一个人的上学路就是容易胡思乱想。他本想把这乱想翻过页去,可凑巧的是,那松本润就正正好好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反手背着包,敞着外套纽扣地从路口走了出来,和他对上眼的一瞬间甚至还给了他一个礼貌的微笑。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二宫却有了一种做了什么坏事被发现的感觉。他不自在地挠了挠头,慢慢吞吞地跟在松本后面走。对方的身材比例很好,即使走路扭成了模特也完全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不过说起来……今天他是一个人呢。

  哦对,今天是周一的早上,还没人和他表白。

  二宫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可怕又危险的想法,不知道像他这样的男生和松本表白会不会被接受,二宮内心偶尔会出现的爱恶作剧的小恶魔无法抑制地躁动起来,他快步走到了松本的身边,对方不明所以地看了过来,睫毛的影子打在微微低头的脸上,很好看。

  “松本同学……请和我交往吧。”啊啊……他这是在干嘛啊,说出口的瞬间,二宫有一点点后悔,万一松本不答应他还把这事儿传播出去要怎么办,冲动害人啊。

  空气似乎都沉默了一秒,二宫屏住呼吸等松本回应,竟有一种自己真的在和他表白的紧张感。

  “好啊。”对方轻巧地应答着,向他扯开一个估计能迷倒一片女孩子的笑容。

  太闪了吧?

  二宫觉得自己眼睛有点疼,但是比起这个,对方怎么还就那么随意地答应了,也不推脱一下,他还没做好真的要和松本谈恋爱的准备啊。

  冲动害人。

  “可我是男生诶?”二宫抬头看他,有些不解他答应的原因。

  松本笑了起来,“我的狩猎范围也从来不只限于女生啊。”

  “可你也不认识我吧。”

  对方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二宫,脸上没有半点为难的意思,“谁说我不认识的,二宫同学太小看自己了吧?”他做了一个投球的姿势,“我也很喜欢棒球。”

  原来是因为棒球啊。二宫倒是没想到松本这样的人也会喜欢棒球。

  “而且,我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爱的东西。”

  ……嗯?什么意思?二宫心中突然警铃大作,对方果然是个见一个爱一个的花花公子?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请问。”

  “为什么你每周的女朋友都不一样?”

  “因为每周第一个和我表白的女孩子不一样。”

  “没有女孩子连续好几周第一个和你表白吗?”

  “……”他沉默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抓了抓头,“可能她没赶上?”

  二宫完全忘记了他刚才说“问一个问题”,问出了第二第三个问题,“就没有那个女孩子你想接着和她交往的吗?”

  “有啊,但是她第二周没有第一个和我表白。”

  “那你和她表白不就好了?”

  松本忽然又沉默了起来,像是被二宫问懵了,“那可能……是因为我也没有那么喜欢她吧。”

  气氛似乎尴尬了起来,二宫原本以为他会避而不谈,却没想到他竟然回答地实诚,这下反而轮到二宫自己不自在起来了,明明是自己只是因为恶作剧才跑来告白的,却质问了他一堆有的没的,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沉重的空气的二宫只好破罐破摔般地喊了,“所以你果然是花花公子!”

  “哈哈哈哈是啊,怎么,你要逃吗?”松本大大方方地笑了起来,朝二宫挑了挑眉。

  二宫做出一副真的要逃的表情,被对方伸手拉进了怀里勾住了肩,“想得美,你可是刚刚和我表白了的。”

  没听说表白了就一定要交往满一周的啊,这么不讲理?

  

  在一起走进校门的时候,二宫再一次为自己早上的冲动举动感到后悔,他几乎肠子都要悔青了,天知道和松本走在一起有多显眼,更要命的是松本一点也不知道避嫌,进了校门还搭着自己的肩。

  不过普通男生朋友勾肩搭背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哦?二宫突然意识到了这点之后心似乎没那么虚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这样的姿势一直持续到教学楼下,一路上二宫感受到了很多目光,有不解的,有犹豫的,但是面前那双眼睛表现出的是从期待到不解和愤怒,而且是对于自己的愤怒。

  面前的漂亮女生刚刚和松本表白了,而松本礼貌地拒绝了她。

  “为什么?我不是第一个吗?”女生不解地看着他,尽力无视旁边那个不自然到想要逃跑的二宫。

  “因为……”松本一把搂回想要挣脱他的二宫,“这周第一个和我表白的是Kazu,所以对不起了。”

  女生终于舍得看他一眼了,愤怒的眼神像是要把他扒了皮,“你太差劲了。”二宫很无辜却也无从辩解,只好忍着被对方骂差劲和周围不解的目光,也不敢抬头看松本,但是在女生瞪他的同时,二宫感觉到了松本略微加强了点力度的拥抱,像是在给他底气一般。

  女生气哼哼地走了,松本这才轻轻问他,“怎么回事?你前女友啊?”

  “嗯……”二宫有点无奈,“我没想到她和我分手之后是要和你表白。估计她现在以为是我故意先和你表白让她没法和你交往的。”

  “这怎么行?我得找她谈谈。”松本说着就要回头去找,“她哪个班的?”

  二宫毫不犹豫地抓住了他的手,“谈什么啊……回来。”

  “怎么,担心她啊?”

  “怎么可能?”

  松本听了突然哈哈笑了起来,“那就是担心我咯?”

  “什么逻辑?”二宫皱了皱眉松开了松本的手。

  “不管怎么样,她凭什么认定你是为了让她表白失败才和我表白的啊。”松本把楼道走成了T台,完全不顾周围同学的目光。“万一你是真的喜欢我呢?”

  “虽然我……”二宫犹豫着要不要趁机解释一下。

  “虽然你真的不是因为喜欢我。”没想到出声的瞬间就被对方抢了话。

  他吓了一跳,二宫是真没想到松本竟然会知道这件事,“你怎么……?”

  “你问我怎么知道?”松本有点开心地笑了起来,“真的喜欢我的人才不会问我早上那些问题吧。”

  “既然如此……”二宫挤了挤眉。

  “不行哦,说好要交往的嘛。”松本拍了拍他的肩,也向他挤了挤眉,“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放学来找你。”

  “我今天有社团活动。”

  “那我来操场找你。”

  “我不是让你找我我是让你回家!”

  “要等我哦。”他挥挥手,朝二宫眨眼。

  “别来!喂!不准来!”二宫站在自己班级门口对着匆匆离去的松本气急败坏般地喊了起来,再转头回来的时候,全班齐刷刷地看着他,他猫着背走回他的座位心累地不想多说一句话。

  算了算了,反正早上这么一闹,谁都知道他二宫和也是松本润这周的恋人。

  前女友和他不在一个班可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听说了吗?松本sama这周的恋人是A班的二宫君。”

  “二宫君?谁?”

  “就那个,校棒球队的投手。”

  “啊啊,长得挺可爱的那个吗?”

  从办公室里抱着一叠作业出来的二宫,听见女生们在楼道里这样窃窃私语,他把作业举得更高了试图遮住自己的脸,就像是怕被她们认出来一般。

  太丢人了,如果能够让他回去做一次选择,他绝对不会再因为恶作剧去和松本表白。

  他们学校的校风很自由,不太管学生的恋爱,也没有对男生和男生的交往大惊小怪,只是他一向喜欢低调,实在是不习惯就这样成为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也许是他看上去不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对于他前女友散布的因为对她因爱生恨而抢先和松本表白的说法没有怎么被相信,对此二宫真的无话可说,只希望这周能够快点结束,他能够快点和松本分手回到自己该有的生活里。

  并不是说松本怎么不好,相反,松本真的是个很好的男朋友,温柔体贴,无微不至,该霸道的时候霸道,该迁就的时候迁就,二宫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被人宠着的感觉,但是哪里不对,他又不是小女生!他可是男人!男人!

  “松本同学,虽然我知道你知道我是个男生,我还是想要强调一下,我是个男生!我不需要你做这些!”

  “哪些?”

  “早安晚安,接送上学,要什么给什么。”

  “那该怎么做?”

  “我说你……那些女孩子是怎么和你坚持一周的?”二宫几乎就想在对方的脑门上敲个暴栗。

  “小女生比较吃这套吧。”松本嘿嘿地笑了起来,“好嘛我不做这些就是了。”

  “在我面前,松本君只要做自己就好了。”二宫忽然认真起来,“既然机会难得,我还是想要认识原本的松本君,而不是刻意迎合别人心中形象的松本君。”

  “从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些。”松本收回了灿烂的笑容,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其实我脾气不太好,也没有那么温柔。”

  “脾气好不好我不清楚,但是我倒是觉得松本君的温柔是真的。装的温柔可没那么有温度。”他握住了松本的手,稍稍上目光地看他。

  “还有四天。”二宫轻轻地说,“让我认识真正的你吧。”

  “好。”

  

  话是那么说,松本的早安晚安还是没有落下,虽然不是每天和他一起上下学了,但是会在他差不多到家的时候问他“到家没有?”然后闲扯几句。

  有时候他们会交流作业,往往说着说着就聊起了漫画和游戏,看上去很酷很潮很现充的松本实际上也是一个喜欢漫画和游戏的网瘾少年,截然不同的性格却又拥有这些共同点,让二宫觉得很神奇。

  越相处二宫越觉得松本是个有意思的人,他认真克己有时候却又容易泄气放弃,追求完美又很容易自暴自弃,温柔体贴却又有很重的起床气,酷酷拽拽的却又很喜欢吉祥物和有小动物,有时候还会顶着那张酷脸和他撒娇,像骄傲的猫又像粘人的大型犬,这样的反差萌让二宫很乐在其中,他能无所事事地观察松本一整天,看的松本都笑了,“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看你好看呗。”他撑着头,脸不红心不跳地夸奖着,难得打直球的二宫这球很快很直让松本有些招架不住,“怎么突然那么直接?”

  “可能是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有点舍不得你吧?”他坐在松本家的地板上,靠在松本的坐垫上玩着松本的掌机。

  “啊……别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一直不肯帮我打过这关吧!”

  “才不是!”他瞪了松本一眼,继续噼里啪啦地按着掌机。却听到松本又轻轻地开了口,“下周你也可以再来的。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作为朋友吗?还是作为前男友?”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心情问出这句话的,明明是想调侃松本的,怎么问出来的感觉酸溜溜的,想再解释什么却被突然靠近的松本忘了手上的动作,“啊啊啊啊都怪你!又死了!”

  

  不停响的闹钟把二宫从朦胧的意识中拉了回来,他拍掉了闹钟坐起了身,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自言自语起来,“啊,周一了……”不知道是在感叹什么。

  和每一个周一一样,起床洗漱穿衣吃饭出门,二宫却也知道,今天和每一个周一不一样。上周,他和松本度过了一个美妙的星期,而这周,松本又将会哪个女生一起上学吃饭互道晚安呢?

  快走到经常会遇到松本的路口,他放满了脚步,然后看见松本和每个周一一样走了过来,和往常一样反手背着包,敞着外套。

  “哟,早上好,Kazu。”

  “早上好,润君。”

  自然而然地并排走着,二宫率先开了口,“不知道今天和你第一个表白的会是怎样的女生。”

  “怎样的都无所谓吧。”他还是那样把普通的路走出了T台的样子。

  “什么意思?”

  “因为我没打算接受啊。”

  “嗯?”感受到松本脸的靠近,二宫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头,对方的手掌揉上了头顶。

  “因为今天我打算主动表白。”

  二宫突然停下了脚步,松本便也跟着停了下来,“kazu,请和我交往吧。”

  空气沉默了一秒,二宫屏住了呼吸,他看着松本认真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真的在和他表白,只是这么四目相对,二宫都能感受到自己耳朵正在逐渐升温。

  “好啊。”

  他轻巧地答应着,没有任何一点犹豫。

  ——————END——————

  


评论(28)
热度(21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