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Happy end

二宫和也生日快乐!!!wb和lof点喜欢点转发点到生贺没在零点前写完←借口

因为不知道写哪篇好,所以前两天评论的设定我都写了,目前全是段子,但也许未来有一天会有完整版也说不定呢(。


  Happy end

  

  1.

  颓废博士N X 完美机器人J @樱井非翔 

  

  他双手插着兜猫着背慢慢悠悠地踱进他的实验室,头发蓬乱得像是五秒前刚从床上起来,额发遮住了眼被他随手一拨夹在了耳后,胡渣有点扎手他却没想着要刮,倒是他身上那件白大褂,明明已经洗的皱皱巴巴的了却依旧白净得没有一点污渍。

  刷了脸进行了瞳孔认证,实验室的门缓缓打开了,在他踏进去的同时,灯也亮了以来,实验室中间是一个玻璃柜,里面站立着一个人,或者说,是机器人。

  9102年的今天,机器人早已不是什么少见的东西,甚至普通家庭拥有机器人都是普遍现象,恋爱机器人,工作机器人,家人机器人,等等等等,机器人在整个社会都渐渐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打开玻璃柜,二宫轻轻抚摸着他的机器人的脸,毛孔清晰可见甚至还有一些不平整的痘印,睫毛纤长,覆盖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鼻子立体,嘴唇性感柔软。身高虽然不是一米八的大高个,但是肩宽腰细还有腹肌身材极佳,除了头发覆盖着的后颈上写着MJ-830证明他是个机器人以外,哪里都像一个真正的人类。

  MJ-830是二宫博士倾注全部心血制造的完美机器人。虽然他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然而这些不完美的地方才构成了他心目中的完美机器人。

  他决定在今天唤醒MJ-830,为什么选择今天,二宫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因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他想找个人陪他过生日,哪怕那个人只是机器人。

  不知道MJ-830醒来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呢?这样想想早已对这个世界毫无留恋的二宫突然心中又有了一些波澜,就像是刚刚确定制造机器人的时候一样,充满期待。

  他给MJ-830准备了衣服,就拿了一台3DS坐在旁边等MJ-830醒过来。他手上的这台小冰蓝在9102年早已成为古董,现在几乎没有人会再用3DS玩游戏,可二宫还是会坚持用他玩超级马里奥,他想等MJ-830醒过来,一定也要对方陪他一起玩马里奥。

  “游戏能力要怎么设定呢?”当他的助手这么问他的时候,二宫正在操纵着水管工大叔疯狂地顶他头上的砖头。放下了小冰蓝,二宫走到MJ-830的跟前。

  “我自己来吧。”他挥手赶跑了助手。

  “要陪我玩游戏的不能太低,但是也不能太高,完全碾压我就没意思了。技巧中上,反应速度快一点,加一点情绪化,失误容易手忙脚乱比较可爱……”他对着设定版面自言自语起来,助手早已离开了房间,只剩下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实验室里回荡。

  “怎么还没醒?”他抬头看了一眼玻璃柜子里面的“裸男”,对方安安静静地闭着眼,仍然处于沉睡中。

  “差不多是时间了啊……”二宫想了想打算走过去看看情况,他把手放在MJ-830的胸膛,听着对方与人类无异的平稳心跳,小声嘀咕了一句“应该没什么问题”打算回到他的旋转椅上坐等,MJ-830的心跳却似乎变快了一点,他抬起头来,睫毛纤长的眼睛慢慢睁开了,露出了漂亮的眼睛,而那透亮的瞳孔里映着满脸胡渣还有些惊讶的脸。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MJ-830。”他温柔地说着,牵着对方的手走出玻璃柜,并把一身家居服递给他。

  MJ-830看了看眼前形象有些颓废此时眼神却熠熠生辉的男人,忽然“心”里生出一丝亲切感,对方的声音很熟悉,对方触碰自己的触感很熟悉,他认出了对方是带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而今天似乎是对方的生日,他的系统记忆这样告诉他,他得说点什么。MJ-830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稍稍仰头看着,耐心等他说话。

  “生日快乐——kazu。”

  

  2.

  松浦武四郎X水野佑之进 @Ormosia_   @宾砸不是冰   @ノノ`∀´ル魅音(.゚ー゚) 

  

  从外国奉行堀井出云守那里出来,才没走几步,松浦就感觉有人在跟踪他。跟踪他的人目光锐利,藏有杀气,不怀好意,快步走了几下突然停了下,感受到身后的人也跟着他停了下来,松浦终于确认对方的确是在跟踪他。

  趁对方一个不留神,他加快脚步跑到了空旷的桥上以为自己甩掉了对方,哪想这一口气还没松完,他就发现自己被两个刺客包围了,刺客手里拿着刀,刀光闪得他心慌。

  虽然他叫武四郎,但他四处旅游喜爱刻字作画写书,并不擅长这些刀剑之术,装个样子比划两下还凑合,真打起来可能只有体能还算有优势。本来就没有胜算,刺客又是两个人,自己肯定寡不敌众。松浦拔了刀,脑子却没有写书时那么运转顺畅,除了见招拆招仿佛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刀砍过来的时候他本能地抵挡了几下,体能优势让他总算没有命丧此处,可远处驻足围观的人却只是围观没有人出手帮忙。

  推开刺客之后,松浦往人多的地方跑去,尽力和两个刺客拉开了一段距离,前面是一座寺庙,他想着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却撞到了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羽织的人,留着月代头,看上去像个商人,却哪里又透露着一些武士的样子。

  对方看他慌慌张张还回头张望像是逃离着什么,主动开口问他是不是正在被人追赶。

  “我被人追杀……”松浦才刚开口,头发乱蓬衣裳也很破旧的刺客们就追了上来。水野看松浦衣服整洁文质彬彬长得一副正派,大致也猜到了对方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人才被追杀,伸手把他拉到了身后,抽了他腰间的刀摆出进攻的姿势。

  “两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

  刺客们听了,嗤之以鼻,“我们本来就是拿钱办事,不要命,也不在乎什么本事。”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水野说着却还是翻转了刀身,看上去不太想伤害这两名刺客,但动作的确敏捷,攻势迅猛,三下两下就把两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最后用刀背切向他们腹部,拉起松浦就往庙里跑。

  “在下松浦武四郎,多谢阁下相救。”

  “哪里哪里。”他挥挥手,拿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饭团吃了起来,“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进吉……是个商人……”他话说了一半又突然摇了摇头,“不,在下水野佑之进,是个已死之人。”

  “幽灵?”松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但是眼前的男人怎么看都像是活人。

  水野轻声笑了起来,茶色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下巴上的小黑痣让整张脸生动得很,“我可是正德年间的人,你说我是什么?”

  “正德!那不是一百多年前?”松浦惊讶地喊出了声,“果然是幽灵吧。”他四处游历见多识广,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难以置信的事情。

  “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信啊,虽然我说的都是真的。”水野吃完了饭团,擦了擦手,把手伸向了坐在地上休息的松浦,对方迟疑了一下终于也伸出了手去,握住了,“有温度……”

  “我又没说我是幽灵。”水野扁扁嘴,觉得松浦被他吓得一惊一乍的样子很好玩。“这事儿说来话长了,我本来是要被砍头的,后来对方舍不得砍我又给我一个身份。”

  “就是商人进吉吗?”

  “对。”他拍了拍身上的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寺庙里睡了一晚醒来时代就变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这……”

  “武四郎,不如你暂且收留我吧,那些追杀你的人肯定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我可以保护你。”

  “诶?我……”

  “就这么说定了,武四郎。”他拍了拍对方的肩,像是笃定了对方不会拒绝他一般自信地笑了起来。

  松浦觉得自己一定是在逃跑的途中不知道在哪里撞坏了脑袋,才会相信这世上真有从一百多年前穿越过来的人,可眼前的人有的的确确存在,会吃,会动,会笑。

  还说要保护他。

  

  3.

  深山大翔X冲野启一郎  @宁堇珞   @彩末。 

  

  “冲野,有位叫深山的律师要见你。”同事走过来叫他的时候,他刚刚打开饭盒。

  “深山?”他轻声问出了口,然后马上想起来对方是他现在正在负责的这起案件的嫌疑人的辩护律师。而在这起案件之前,冲野早就听闻了对方在业界掀起的惊天大浪,有个叫深山大翔的刑事专门律师在一旦起诉99.9%会判有罪的今天,已经成功地为好几位嫌疑人取得了无罪的审判结果,是个棘手的人。

  冲野倒是不这么认为,他从来不觉得每一个被起诉的人都一定有罪,冤案从来不是空穴来风,他奉行正义,更追求真相。

  只是对方来的实在是太不是时候了。冲野合上了便当,稍微整了整衣服走了出去。

  低头阅读对方递过来的法律意见书的时候,冲野听见了自己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对方倒是很识相,为打扰了他的午饭而道歉。

  “不如等下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一身蓝西装的律师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一点没有该有的严肃样子,但是法律意见书又的确写的到位,这次的案件有很多疑点,就这样决定起诉有欠考虑。

  “不用了。”对方的眼神过于热情,冲野有点招架不住,虽然检察官和律师不该是敌人,但也不能走的太近。何况他们还是初次见面。

  “行,那就请冲野先生再好好考虑一下了。”深山拿起身边的双肩包背上了,突然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啊对了,这个是我特调的汉堡肉酱汁,希望冲野先生等下可以用得上。”

  他疑惑地看了看酱汁,抬头对上了对方真挚的眼神,笑了起来,“别是给我下毒了吧?”

  “哪会,这么证据确凿的事我可不会干。”深山也跟着笑了起来。

  “也是。”冲野接过了酱汁,一边也站了起来打算送深山出去。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汉堡肉?”

  “这个嘛。”深山贼兮兮地笑了起来,“晚上要是能一起吃饭的话就告诉你。”

  “那不用了。”冲野收起了笑容,不接他的套路,朝他敷衍地挥挥手,“后会有期。”

  深山尴尬地摸了摸脑袋,哎呀这个冲野,长得软软萌萌的,没想到是个难搞的对象。不过不要紧,后会有期嘛。

  

  4.

  节能N X好奇宝宝J(冰菓设定)  @宁堇珞   @L


  要说二宫和也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除了夏天会在黑暗小角落里伺机而动的棕黑色不明生物就是松本润的“我很在意。”

  他是一个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能坐车就绝不走路的人,人生苦短,活着就是最大的运动了,让他身体和脑子都动起来简直比让他不玩游戏还难受。

  然而没办法啊,松本一对他说“我很在意”,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觉得自己必须行动起来解决松本在意的问题或者事件或者其他一切。

  二宫想,这大概是因为,他喜欢松本吧。

  这不,这会儿松本又趴在桌上凑近了脸对他说“我很在意”了,近到毛孔和脸上的细小容貌都能看见,近到能闻到松本身上清爽的香波味。

  “这回你又在在意什么了?”

  “kiss是什么感觉?”

  “哈?”二宫一头雾水,这家伙长得一副现充样子,难道没有kiss过。二宫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看见松本凑得很近的柔软的唇,本来被吓得往后靠的人便也凑了上去,吻住了对方。

  柔软的唇瓣相贴,他尝到松本口中刚才吃的薄荷糖的味道,清清凉凉带着微甜。

  “嗯……”二宫抓了一下头发,“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5.

  超级兄控J X 万花丛中过N   @花策 

  

  他有一个特别喜欢的人,那个人没有一头柔顺的长发,没有傲人的身姿,没有八块腹肌,没有飞天遁地的能力,也没有无所不知的学识。但他猫着背看起来毫无干劲的背后是可以包揽作词作曲的才华,被称为“天才”的背后是日复一日的默默积累和练习。

  那个人是他的“哥哥”,没有任何血缘的哥哥,小时候是邻居家的小哥哥,长大了是同学校的学长,其实也没大他多少,但他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喊比他瘦小的二宫一声“哥。”但有的时候又觉得他的“哥哥”很可爱。

  也许是因为对方小时候总会挡在他面前,那时的背影很宽大。也许是因为对方现在总会仰头看他,茶色的瞳孔像有魔法一样吸引着他。

  他很受欢迎,在吉他社的时候拥有一大票迷妹,哭着喊着要听他唱歌听他弹琴,梦想着有一天能为自己做一首曲子;在魔术社的时候又吸引了一大票迷妹,天天围在他的身边申请做他的助手,幻想着能为自己表演方块Q变戒指的魔术。

  而松本从来不这么想。

  因为他早在20岁就拥有了对方给他一个人写的曲子,比起对方给自己表演方块Q变戒指的魔术,他更像用自己的手指圈住对方的手指。

  “润君?想看魔术吗?”二宫拿着纸牌笑眯眯地问他。

  “好啊,你要把自己变进我的怀里吗?还是想把你的生日礼物变到你的手上?”

  “嗯……”二宫思考了一下,眯了眯眼睛,“都要。”

  他往前走了两步坐在了松本的腿上,而松本慢慢环上了他的手指,仿佛那里有一颗独一无二的戒指。

  

  6.

  性格反转。主动和x被动润  @Captain. 

  

  暗恋让他的心无法平静,只是看着对方都让他心跳不已。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又怕会给对方带来困扰。但是万一对方也喜欢自己怎么办……不,对方一定也是喜欢自己的。

  二宫知道,松本只是不说而已,他的身体早已暴露了一切,他对自己的关注,他对自己带有温度的温柔,明明洁癖却还愿意帮自己催吐,明明醉得晕头转向脚步虚浮却又在跟自己回家之后提出要回去。

  这样下去不行,他得主动出击,哪怕对方万一真没那个意思,之后做不成朋友了,他也得主动出击,满到要溢出来的爱意在他的心里濒临爆炸。他冲到了对方的家门口,甚至忘了提前联系,敲门的时候才想起来忘了确认对方是否在家。

  好在门开了,居家服的松本好看到让他心脏乱跳。顾不上寒暄客套,他挤进了对方的家门没忘记顺手关上门。

  “有句话我想了想无论如何都想对你说。”

  “其实……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你别说,让我先说。”二宫捂了松本的嘴,强行让对方听他先说。“我喜欢的东西,吉他、音乐、电影、演戏、放假、春、秋、棒球、游戏、工作、aiba酱、sho君、大野君、松润、嵐……润君、润之助、MJ、J、松桑。”

  

  ——————END——————

  


评论(22)
热度(126)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