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On the street

好久不见!我终于更新了!

太能拖了把 @唯C美凌格 从生贺拖成宝宝节贺文,竟然还超时了orz

完了很久很久的生日快乐,和晚了一天的节日快乐!!

注:双警察,基本上是个《被盗的脸 ~寻人搜查班~》paro,有部分梗是直接引用的


On the street


  他几乎每天都会在这条街上站上几小时,然后换几个地方再站上几小时,每天要看上百成千张不同的脸,映入瞳孔又消失。他见证过人们的幸福喜悦,也目睹过人们的悲伤愤怒,每天面对这么多脸,偶然在玻璃窗上映出自己的脸时,二宫竟然感觉到了一丝陌生,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孤独。

  这是他们寻人搜查班或多或少都有的心境,和普通的刑警不同,他们不需要奔波于各个案发现场,不需要为了查出嫌疑人和寻找证据绞尽脑汁,他们所要做的是记住那些通缉犯的脸然后在街头进行漫长的等待。

  这样类似守株待兔的方法看上去似乎有些蠢,但也的确有用,那些通缉犯也需要进行日常生活,人多的地方,广场、公园、剧场、车站,亦或是混乱的地方,小钢珠店、棋牌室、女仆店、牛郎店。变装之后以为没人能认出就掉以轻心的通缉犯们,当他们出现在二宫的眼前时,就是他们结束逃亡的那一天。

  二宫觉得眼睛有点累了,5月的阳光也有些刺眼,但他不敢闭眼太久怕一不小心让犯人溜走,肩上却被突然搭上了一只手,“Nino,休息一下吃饭去。”

  搭话的人是他的同事,警校时的同期,进入警局后又被分到了同一个地方,是工作上的搭档也是生活里的朋友。和擅长伪装和消除气息的二宫不同,对方的外表看起来显眼的很,耀眼又招摇,是走在人群中一下就会被注目的帅哥,可看起来又一点儿都不像刑警,更像是哪里的模特明星。

  他所在的部门对外出执行任务时的着装没有任何要求,或者说越不像这行的越好,松本便放飞自我,尽显时尚达人气质。再看和松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二宫,一副落魄社会人士的模样,他自己都为他俩能成为朋友这件事感到惊叹。

  

  在等上菜的时候,松本看了会儿玻璃窗外走来走去的行人,刷了会儿推,随意地开始和对方闲扯,“早上我看见前女友了……”

  二宫从智龙迷城的世界里抬起头来,从鼻子里挤出一声轻轻的“嗯?”

  “她牵着身边那个男人的手,笑的很开心。”松本的话里听不出太多的情感,二宫也通常不会随便乱猜,“什么感受?”

  在对方跟前,松本从来不伪装,喝了口飘着柠檬片的水,笑了起来,“放心了,她找到了比我靠谱的人。”

  “世界上可能没人比你更靠谱了。”二宫也跟着轻轻笑了起来。

  还冒着热气的拉面被端上了桌,二宫吹了两口,放下了筷子,“你呢,遇见过你前女友没?”松本反问他。

  “遇见过。”他又重新拿起了筷子,“和一个高高瘦瘦、一脸好人样的男人从婚纱店走了出来,看上去挺甜蜜的,祝她幸福吧。”

  “做这份工作,难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松本像在安慰他又像在自言自语,“可怕的是我开始下意识地会寻找熟悉的身影,寻找她们……”

  “们?”二宫眯了眯眼,“你到底有几个前女友啊?”

  “这是重点吗?”对方白了他一眼,伸手轻轻去拍他的头。

  “下意识地会寻找熟悉的身影是正常的,就算是那些通缉犯们,对我们来说也是熟悉的身影,所以,没什么可怕的。”二宫恢复了正经的样子,吸溜了一口拉面,终于是在安慰松本。

  对方点点头,不知道听了他的话有没有释然一些,只是一会儿吃完了饭开始盯着对面搭档那张长了胡渣但大体还算白净的脸看。

  “Nino,你最近是不是有点晒黑了?”

  他并不注意护肤,自然是对自己有没有晒黑不太上心,“可能吧。”借着玻璃反光摸了摸自己的脸,胡渣有些扎手。

  “要不要给你安利防晒霜和美白产品。”松本兴致冲冲,又转念一想,“不过和你说了估计你也不会买,还是我买给你算了。”

  对面的人露出了一副“不愧是你,可真懂我”的得意表情,又软软乎乎地笑了起来重复了一遍,“世界上可能没人比你更靠谱了。”语气像极了他们休息日偶尔多喝了一杯的样子。

  

  短暂的午餐休息时间过后,又是无穷无尽的寻人时间,他和松本默契地走向不同的方向,虽然是搭档,但是在街上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分头行动,一旦发现疑似目标才会打电话给对方,等对方过来进行目标的确认,再合力抓捕。所以,松本把二宫设为了紧急联系人,二宫也是。

  他站在桥上四处张望,有两个打扮可爱的女孩子远远地看到他就兴奋地跑了过来问他是不是星探,二宫近乎无语,也懒得解释,掏了警官证给她们看,引起两人“真的假的,一点都不像!”的惊叹。他得承认,自己确实穿的长的都不像刑警,还总是连续好几天在一地方蹲点看来看去,要不是因为这片区域的片警认识他,怕不是要被误认为是可疑人物带去警局喝茶聊天了。

  松本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三天两头被问“对当牛郎有没有兴趣”。问的松本都烦了,对方一开口就瞪了过去,吓得那人不敢再多说话,灰溜溜地走了。

  天色渐暗,今天的夕阳很美,二宫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连续不抓捕日的增加让两个人都有些失落和焦躁,下班的时候,松本皱着眉头,二宫想安慰他,一时竟也想不出什么巧妙的话,只得费力搂了他的肩膀说“来我家喝一杯?”

  他们基本不在外面喝酒,怕喝多了误事,所以每次的喝酒地点都是松本家或者二宫家,喝得稍微多点就直接在对方家里留宿,干净衣服备了好几套,明明是独居,浴室的桌上却常年多一套牙刷和杯子。

  松本是个怕寂寞的人,对此,他很有自知之明,同时他也知道二宫也是个怕寂寞的人,在基本上完全相反的性格里这大概是他们最大的共同点。为了缓解寂寞,二宫养了只猫,某天回家的时候被对方碰了瓷,二宫便顺势把他捡了回去,打了针买了厕所和猫砂,正式成为了有猫的人。听说二宫养猫了之后,松本很羡慕,可他也只能羡慕,不尽人意的动物缘让他无法效仿对方,只能三五不时去二宫家里白嫖他的猫。

  好在,二宫家的猫很佛系,对松本没有表示出明显的讨厌和嫌弃。

  喂了猫,二宫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罐麦之ホップ,在松本身边盘腿坐了下来,对方正在翻他的那本贴满通缉犯照片的名册,感觉到对方过来了,也没有停止翻阅。

  他们的记忆力很好,这些通缉犯的名字长相和罪名也早在训练中牢记于心,但他们还是会每天翻这本名册,仿佛翻得越多便离他们越近一般。翻到倒数第二页的时候,松本合上了名册,拿起啤酒和已经喝了起来的二宫默默地碰了一个杯。

  “你今天回家吗?”二宫摸了摸躺在他身边不知道真睡还是假睡的猫,问把啤酒喝空了的松本。

  对方轻轻“嗯。”了一声,又说,“明天我们换个地方吧。去秋叶原附近碰碰运气。”

  “目标是女仆案的半田?”

  “嗯。”他点点头,“当然也可能是专骗宅男的白井。”松本站起身来,穿上了搭在二宫沙发上的外套,“我走了。”

  “晚安,路上小心。”

  “嗯,晚安。”

  

  他差点就没人出二宫来,到了集合地点哪里都没有看到二宫的松本几乎以为对方是不是睡过了头,远远走来一个捧着掌机穿着红色格子衬衫戴着帽子黑框眼镜,头发邋邋遢遢的宅男喊他“润君”,再仔细一看,可不就是二宫和也。

  松本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起来,“你怎么回事?”

  “入乡随俗啊……”他噼里啪啦地按着键,“啊!死了!”

  二宮收起了掌机,推了推眼镜,“松本桑,你知道我们今天是去秋叶原吗?”

  “知道啊。”松本看了看自己一如往常的打扮,“所以我已经没穿我那大花丝绒运动衣了。”

  二宫无法反驳,在这样的松本旁边走在秋叶原的小道上,他觉得自己像是被绑架了。过于时尚的人集聚了不少目光,对方倒是一点不在意,反而慢慢悠悠地问他,“看来你今天的目标是白井咯?”

  “总不能让我穿女仆装吧。”变身秋叶原宅男的二宫背猫得更厉害了。松本笑了起来,摸了摸鼻子,“倒也不是不行。”

  “可饶了我吧。”二宫悻悻地吸了吸鼻子。

  

  过了一小时,他们打算分头行动,松本没来由地觉得,今天他们一定能抓住一个通缉犯。

  在他们还是学生的时候,松本经常陪二宫来这里,有时候是买游戏,有时候是买电脑配件,也有时候是买锅子,当然也去过女仆店,同时发现自己和对方对女性的喜好完全不同,二宫是胸派,而他是臀派,他们也曾在深夜就此理论过一番,谁也没能说服谁。

  “可这也是好事。”松本说,“这样我们绝对不会喜欢上同一个女生。”

  “万一那女生胸大臀又翘呢。”二宫问他。

  对方愣住了“这我倒是没想到。”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没能遇到这样的女生,各自有了伴侣却也在不久之后分了手。

  “你能不能别再翻那本册子了!”他的女友生气地说,“我们的约会和通缉犯哪个更重要?”

  “这是两码事。”松本冷静地告诉女友。女友却更加生气了,“你和册子上的人过日子去吧,我受不了了。”隔天,女友就带着她的行李一起消失了。再次看见她的时候,女友挽着别的男人的手笑的甜蜜,而松本远远的看着,心里谈不上难过也谈不上嫉妒,反而有点为她高兴。可能在自己心里,对方真的没有抓捕通缉犯重要吧。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终于震动了起来,是二宫打过来的。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他就朝二宫在地方赶去,在回合的时候和目标通缉犯擦肩而过,他向二宫示意确认无误,在对方靠近的时候和白井搭话。

  “喂白井,好久不见。”

  男人对名字做出了反应,抬头看他,又马上低头加快了脚步,“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白井。”

  “剪了个头发,贴了胡子就以为我们不认得你了吗,也太天真了吧。”二宫堵在了他的前面,男人一看他身材瘦小想要推开他,刚一用力,顺势就被二宫背了手,松本掏出手铐,“咔哒”一声,一气呵成。

  

  把犯人押回了警局,松本还有些后续工作要处理。二宫站在自动贩卖机前买咖啡,课里的新人刚从训练室里走出来,看见他和他打招呼。

  “下午好,二宫桑。”

  “下午好。”他看了看信任手里的名册问他记得怎么样了。

  “记了300个左右。”

  “还不错,但是远远不够,我和你松本前辈都记了3000个。”

  “3000个?”新人有点震惊,“3000张脸在脑子里会疯的吧。”

  “是啊。”二宫不可置否地笑了起来。

  “话说二宫桑,我前阵子在松本桑的照片册里看见了你的照片。我问他为什么贴着二宫桑的照片?”

  “他怎么说?”二宫挑挑眉,饶有兴致地追问。

  对方委委屈屈地说,“他没回答我,让我记脸去少管闲事。”

  “哈哈哈哈。”二宫豪放地笑了起来,“大概是因为……”我也是他很重要的人吧。二宫自恋地想。

  

  他并没有看见过松本的照片册里自己的照片,二宫猜测他应该贴在了最后一页,因为上一次在他家,松本翻到了倒数第二页就合上了,像是怕他会看到最后一页似的。

  二宫想着又转身看了看玻璃橱窗上的自己,不自在地拉了一下有些低的领子,压着被风吹起的长裙,长到肩的卷发扫着他的脸颊让他觉得有些痒,这副打扮实在不是他自己所愿的。

  要说他为什么大白天的女装站在街上,还要从昨天说起,两人在和一个年轻女嫌犯搭话的时候,被旁边的路人以为是纠缠年轻女性的坏人,给他看警官证也不信,愣是报了警还不让他们走,着实一场闹剧。

  押回局里之后,二宫感慨说要是课里有年轻女性就好了,这样搭话的时候就不会被误会了,松本想了一会儿看了他一眼,“你要想有也能有。”

  “在哪里?”二宫一头雾水。

  对方神神秘秘地笑了起来,搂了他的肩,“近在眼前。”

  “凭什么是我?”他不满地嚷嚷起来。

  “因为我一看就不像啊,只能是你了。”

  

  当二宫这样站在街上再一次被奇怪的人搭话的时候,松本终于来了,喊着“久等了。”赶跑了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临走的时候还听见他们嘟囔了一句,“什么啊,原来有男友了。”

  二宫扁了扁嘴,鬼使神差地代入了自己的女装形象,和松本抱怨起来,“什么意思啊,我看上去不像能有男友吗?”

  “哈哈哈,Nino子那么可爱,当然有男友啦。”虽然松本是在安慰他,但是二宫听着怎么总觉得那么别扭。

  吃饭的时候,松本看着总是把假发吃进嘴里的他笑,二宫强烈怀疑对方提出这个建议就是在捉弄他,没什么气势地瞪了他一眼,松本反而又乐乐呵呵地笑了起来,突然意味不明地说,“我发现,胸大不大果然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二宮顺着目光又提了一下自己胸口的衣领,虽然他的胸口也确实没什么好看的,但鉴于他现在是女装,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行了,我现在可没心情听你发表屁股有多好的演讲。”

  “不过说实话,Nino,你的屁股真的挺好摸的。”

  这是什么问题发言……

  

  女装维持了没几天还是恢复了原状,原因是二宫的女装过于好看,导致二宫的人身安全出现了威胁,二宫本人困扰不已,松本也觉得担心,只得作罢。

  两人又回到了和从前一样,无穷无尽地在街上守株待兔的漫长时光,普通且平淡,仿佛丢下一颗石子都不会激起波澜。但是他知道,有什么开始变得不同了。

  松本翻着自己的照片册,在最后一页二宫的照片上摩挲了几下。他已经很久没有下意识地寻找前女友们了,哪怕回到家里安静地让他觉得害怕,他也没有打算再找一个女友。

  可每天一回到家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他的家还是安静的可怕,于是他决定去二宫家留宿,那里有酒,有猫,有床,还有柔软的人肉抱枕。

  每次二宫早上也会推醒他,抱怨他抱得自己手脚发麻感觉被鬼压床。和二宫一起的时候他的起床气好了很多,即使困得睁不开眼还能笑嘻嘻地往二宫的怀里钻,明明外表像是只高傲的豹子,此时却像只粘人的大型犬。

  二宫知道,对方的前女友们八成是看不到松本这样的反差,因为以往他都是早早地起床去做早饭的那一个,也不会晚上抱着女友不撒手。

  “女孩子都喜欢靠谱的男人。”松本说。所以他不会展现自己近乎撒娇的一面。

  

  二宫接过松本递过来的防晒霜,笑了起来,“世界上可能没人比你更靠谱了。”

  “那是。”他少见地没有否认对方的夸奖,“但如果有的话,那大概是你吧。”

  “我可一点都不靠谱。”二宫皱着鼻子,做出奇怪的表情。

  “靠不靠谱可不是本人说了算。”他们的目光在街上敏锐地扫视,嘴里却仍在和对方闲扯。二宫突然想起了对方的照片册里贴了自己的照片的事,平时他是绝不会问的,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觉得,问了对方就会告诉他答案。

  “润君。”

  “嗯?”

  他语气随意地和松本搭着话,“你的照片册能借我看一下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别看最后一页。”他诚恳地说着,二宫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追问了起来,“为什么?”

  “因为贴了很重要的人的照片。”

  “这样啊。”二宫转过头去,“那和前面通缉犯的脸比哪个更重要。”

  “这是两码事。”松本笑了起来,对上了二宫的眼睛,对方很会骗人,但是在重要的时候却绝不会骗他,就比如现在,松本可以肯定对方已经知道了最后一页贴了谁的照片。“不过我觉得,他大概会觉得通缉犯的脸更重要吧。”松本从包里拿出了他的照片册,递给了二宫。

  二宫接过了照片册,又塞回了松本手中,“就这点上来说,我同意你的想法。”有些闷热的六月让两个人的额头上都沁出了一层薄汗,甚至把二宫的耳朵都热红了。

  “我去剧场那边。”他说着挥了挥手。

  “那我去桥上。”二宫也挥了挥手。

  

  和过去的每天一样,二宫站在桥上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同的表情,有高兴的,有难过的。

  “嘿!”有人和他搭着话。

  他转过头去,连夕阳都比五月更加刺目了,那人笑了起来递给了他一罐冰咖啡,“今天收工了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他接过咖啡,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口。二宫知道,他不再是孤独一人。

  ——————END——————


评论(15)
热度(136)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