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遇见过去的你

大概是令和第一个段子

 @Platano 狂拽酷炫MJ X J家第一没干劲阴郁少年(对不起写完了发现完全没有狂拽酷炫)


1.

他走在事务所大楼里,眼前的景色熟悉又有些陌生,明明是同样的地方却和他前两天的记忆不一样,倒像是十几二十年前。地板微微有些震动,似乎是有人正在排练室练习,他本来只是随便扫一眼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能够表明现在时间的东西,却被排练室里练习后空翻的少年吸引了目光。

松本认识那张脸,这张脸和现在的差别并不大,但气质却相差很多,更像他记忆中那个J家第一阴沉少年。当年对方被大家这么形容的时候他还不觉得,那个时候的二宫对于他而言更像一个可靠又喜欢欺负他的哥哥。

对方练了一会儿猫着背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和这时期大多数的jr不同,他没有刘海,明明一脸清爽,可低着头缩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样一看倒确实阴沉。松本忍不住笑了起来,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您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少年依旧猫着背,和身边的陌生男子搭着话。

“是说浓眉吗?”面对少年时的他,松本意外地坦诚,自己说了起来。

少年用手肘捂了嘴巴笑,“是的。这样浓的眉可不常见。”明明是二十多年前的他,吐槽起来还是那么一针见血。

“能和我说说你的朋友吗?”松本有些好奇,这个时候的少年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松润呀,可是我们当中的精英,对人对事都特别认真,但是我说什么他都会相信这点特别可爱。”少年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了恶作剧得逞般的表情“瘦瘦小小的,包子脸捏起来很舒服。”那时候的少年还不那么善言辞,但是关于自己的认知倒是那么多年从未改变。

少年后来又说了一些,松本只记得最后少年是这样说的。“松润这么优秀,一定很快就能出道的。”对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发自内心的期待和骄傲,像是在和人炫耀自己要好的朋友。

那是他在自己也是少年的时候没见过的二宫,那时的二宫虽然也会夸他,但更多的时候是在坑蒙拐骗他,箍他脖子捏他脸玩。

“啊啊真不想练习啊……”少年捏了捏腿站了起来,似乎打算接着练习,他从以前开始就这样从不在人前展现他的努力而是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沉淀。

“nino。”松本忍不住出声叫他,对方没有怀疑地回头应他。“什么?”

“不,没什么。”松本笑了起来站起身来,他想告诉对方之后他们会一起出道,但是对上少年清澈的眼神,到底是没能说出口。


2.

少年站在街上,四周的景色让他有些茫然,远处的大广告牌上写着他熟悉的名字,面容却熟悉又陌生,“松本润”,男人帅气的脸五官立体轮廓深邃,虽然有小时候的影子却完全没有当年那种瘦弱的样子,可眉眼间还是当年那个可爱包子。

大广告牌是super star的待遇。少年想着对方果然出道了,果然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人气偶像,一时忘记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line的提示音想了好几回,低头一看竟是松本给他发的消息,内容大致上是约他在家喝酒。

“喝酒?”他抬头看了看成熟男人的帅气广告牌又看了看自己,问出了令电波那头的松本困惑不已的问题,“你家在哪儿?”

打开门的时候,男人和少年同时吓了一跳,搞不清楚状况的松本总而言之先请少年进了家门。

“你几岁了?”

“15。”少年接过了果汁,在沙发上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

“出道的一年前啊……”松本看了异常年轻的同事,虽然五官没什么变化,但是一看就不是现在的二宫和也。

“我也出道了吗?”

“我们一起出道了。和相叶君,樱井君大野君组成了一个叫Arashi的团。”松本打开了眼前的杂志,指给少年看他们的照片。像是怕少年还没有真实感又打开了电视,放起了他录下来的Nanox的广告。

“我好像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Nino确实没什么变化。”松本笑了起来,“身高也是。”

二宫露出了受打击的表情,一下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你为什么要录我的广告?”

“嗯……因为这广告很可爱。”松本胡乱扯着借口,他总不能告诉少年因为自己喜欢他吧,趁少年还没来得及思考又转移了话题,“你刚拍完了电影浅田家,最近在开演唱会。”

“电影?我吗?”少年有些怀疑地看着松本,自己的演技并不好,他从未想过未来的自己会真的演电影。看着这样的二宫,松本想起来了当时8时J里对方演了一小段《毕业生》的拙劣演技,“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你都获过日本奥斯卡最佳男主了哦。

“哇——”少年有点不敢相信。转头扯着松本的裤腿,“能和我说说现在的二宫和也吗?”

“现在的你?”松本想了一想,“长相上虽然没有很大变化,但是现在的你很擅长吐槽,别人对你的印象经常是毒舌傲娇还有话唠。”

“那我可真是变了好多。”

“要说变了好多其实也没有。”松本低着头看盘腿坐在地上的少年二宫,“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骗我。”

听了这话,少年二宫为成年二宫不好意思起来,本想替自己认错,没想到出口却是补刀“没想到你被我骗了那么多年啊。”

“啊?你还好意思说?”面对少年,松本不客气地上手揉了他的头发。少年的头发短短的有些扎手,和现在柔顺的黑发不同,“但是也和当年一样总是护着我。”他放轻了力度,也放轻了音量,像是在和少年说话,又像是在和自己说话。

“润君,未来能和你一起出道真的很开心。”少年转头爽朗地对着他笑,弯弯的眼睛和二十几年后一样透彻,松本看着对方眼里的自己,忍不住伸出了手去捉住了少年的手紧紧握住了。

“谢谢你,我也是。”


end

评论(4)
热度(14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