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招聘(下)

拖更很久很久(。

坐上这辆二润的短途深夜巴士,正片就到这里完结了

本来说好前半二润后半润二的,但是……嗯我们番外见

前文:(上) (中)

(下)

  手指划过男人白皙的皮肤描绘出好看的腰线,腹肌很结实,和男人身上那个缺乏锻炼的人不同,全身上下都显示着平日对自己身材管理的严格。

  从第一次见到松本开始,二宫就想象着能像这样抚摸对方的身体,他没有想到松本会接受他的提议,更没有想到自己竟能忍耐那么久才真正对松本出手。他并不想威逼利诱松本,在那之后的相处中,二宫发现对方吸引他的不仅仅是帅气的外表还有认真克己却体贴温柔的性格。松本润对于他是一件宝物,爱不释手却又不想随意玩弄。

 

如果不是确认了松本的想法,二宫是不会轻易下手的。

  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松本结束了今天的拍摄,今天的摄影师姓“二宫”搞得松本一天拍完现在特别想见二宫,看看摄影棚离二宫家也不远,这个时间二宫也差不多在家里打游戏了,他一时兴起没打招呼就过去了。

  他有二宫家的钥匙,对方很早就给了他钥匙,但他一次都没用过。一冲动就真的跑过来了松本呆在二宫家门口发愣,想着对方要是问他为什么突然过来要怎么说,想了一会儿没想出结果,干脆什么也不想地用钥匙开了门。

  在客厅里盘腿坐着打游戏的人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看清楚来人之后皱着鼻子软乎乎地笑了起来,“欢迎回来,润君。”

  二宫并没有问他为什么过来,这反而让松本有些在意,知道对方已经对他家很熟悉了二宫忙着打机没有刻意招呼他,拍了拍身边的坐垫要松本过来下一把陪他打游戏。他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给二宫添了一杯才走到二宫身边坐下,安安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二宫兴致勃勃打游戏的样子,就仿佛他们的生活本该如此一样突然让松本觉得十分安心,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自己问了起来。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突然过来。”

  “嗯?”刚做完一条主线任务的人把主角扔在了原地偏头看他,似乎有些不理解对方为什么这么问,“我给你钥匙就是希望润君想来就来啊,这里随时欢迎你。”他放下了手柄,张开双手又拍了拍胸口补充了一句,“当然这里也随时欢迎你。”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样子。

  “什么啊……”松本笑了起来,抢了二宫的手柄放到旁边,又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脑袋搁在他的肩上,脸埋在对方柔软的黑发里撒娇一般地使劲蹭了蹭,一深呼吸,二宫洗发水的味道和风之恋的味道真真切切地钻进了鼻子里。

  “我想你了,kazu。”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种话,只是突然很想告诉二宫自己此时真实的情感,对方轻轻转身也抱住了他,摸着他的脸温温柔柔地吻了他的唇,“我也想你。”

  松本不太明白二宫说这话的意思,也许是安慰也许是真情实感,可他现在没法思考。躺在床上看二宫难得什么也不对他做只蹭进自己怀里,他心领会神地伸手抱住了,二宫柔软的身体让他一下子得到了放松。

  这样保持了一会儿,像是确定松本并未睡着一般二宫突然开了口,“下次休息日我带你去温泉吧。”声音很轻,但是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里依旧听得很清楚。

  松本有点意外,捏着对方的肚子问他不是讨厌旅行吗。

  “但是润君上次说想去啊。”对方转过头来看他,黑暗之中眼睛仍然亮晶晶的。

  他有点触动,明明只是和平时一样的惯例情话,明明是和每一次一样拥抱,他却觉得心里有什么抑制不住的东西正叫嚣着,想要释放,想要传递给对方。

  “我能问问我是以什么身份和你去吗?”

  对方没有马上回答,反而反问他,“润君想要什么身份?”

  觉得这样的回答太过狡猾的松本不满地咂了一下舌,故意用上像是闹了别扭的语气说,“反正不是私人男模。”

  二宮哈哈地笑了起来伸手开了灯,又翻了身压倒了他的身上,手不安分地在松本的大腿上摸来摸去,“润君,你要不要考虑下当我的恋人?”

  “好啊,不过我有个条件。”松本不甘示弱地挑了挑眉。

  “什么条件?”

  现在还是私人男模的人像是谋划着什么似的眯了眼,压低了声音,“偶尔也换我上你。”

  二宫一听,心想不得了,私人男模竟然想要造反上金主了。

  几秒钟的沉默却并未让松本感到慌张,反而心神气定地看着二宫,对方果不其然地扬起了嘴角凑上来吻他。

  “好吧,谁让你是润君呢。”

  ——————END——————

感觉自己快变成失踪人口了

评论(12)
热度(91)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