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办公室恋爱两则

最近真的很忙_(:з」∠)_,先还两个段子预防手生

1.双医生 @藍雨

脱下手术服重新换上白大褂,刚才被手术帽弄乱的头发乱糟糟的盖在头顶,而本人却毫不在意,猫着背往外面走。

靠在长凳上,他缓缓地点上了一根烟,那烟的火星还没暗下去就猝不及防地被人抢走了。“医院可是禁烟的,二宫医生。”

“这里是旧院区。”他朝着那块象征着这片区域已经彻底荒废了的牌子努了努嘴提醒着打扰他的人,伸手想抢回烟,下一秒对方把烟夹在了自己的唇间毫不在意地抽上了,一边不动声色地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没烟抽了的人悻悻地看着对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哪次做完手术不来这里?”抽着烟的男人挑了挑眉,似是观察已久,二宫却不在意,只盯着那人的唇边的痣看。对方没抽几口到底还是把那烟掐灭了,扭头看他,刚刚完成一场手术的男人满脸的倦意。

“与其靠尼古丁提神不如睡一会儿?”

他扁扁嘴,“哪有地方给我睡?”

“这里。”松本指了指自己的腿,笑道,他看了一眼竟真的不客气地睡了上来,“既然如此,我就将就一下好了。”

像是松本的腿带给了他安心一般,他很快就睡着了,只可惜还没睡一会儿,就有第三个人闯入了这片旧院区,咋咋呼呼地喊着,“松本医生,您见到二宫医……”话没说完就被松本在唇间竖了食指,那人向下一瞥看见了在松本医生腿上熟睡的二宫医生。

“你先回去吧,到时间了我会叫他的。”

他赶走了打扰二宫的人,低头看腿上那人的表情,对方睡得很熟似乎没有被吵醒,下巴上因为一天的忙碌而长出了一层胡渣,让那张异常年轻的脸成熟了不少。

又过了一会儿,他看时间差不多了,伸手去摸二宫的下巴,对方被他弄醒了黏黏糊糊地抱怨,“就算你再喜欢我的轮廓也不用搞偷袭吧润君。”

松本不可置否地笑了起来,“差不多该准备下一场手术了,Kazu。”

end

2.貌似吵架实则秀恩爱 @💛💙💚❤敲喜欢润包包💜

“二宫和也你有没有搞错啊。”当松本风风火火地冲进办公室对着座位上猫着背的人怒吼的时候,全办公室的人都自觉安静了下来,等着这场一触即发的战争进入高潮。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二宫部长和松本部长关系很差。他们每天吵架,从工作安排吵到生活习惯。但是全公司的人也都知道,二宫部长和松本部长关系很好,他们每天吵架,却还是坚持每天一起吃午饭。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座位上的人不甘示弱地仰头盯了回去,松本很生气却还是觉得这样上目线看他的二宫可爱极了,但这不能成为对方肆意妄为的理由。

“要我说的再明白一点吗,昨天把我带回家的资料藏起来的人是不是你?”

“我有毛病吧我藏你资料干什么?”

“谁知道你要干什么。”松本挑了挑眉,“我只知道我昨天明明带回家了的,出去喝了口水就没了不是你藏的还有谁?”

被指控了的二宫依旧保持着一脸茫然的表情,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啊”了一声。对上松本咄咄逼人的眼神,二宫也不甘示弱地站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说,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人大半夜的不睡觉看下周才用的上的资料。”

“我那是早做准备。”

“我看是杞人忧天!”

“你……”松本憋了一肚子的气,这个二宫就知道和他唱反调,“我懒得和你吵,快把资料还给我。”

“不还!”他扬起了脑袋,毫不畏惧地直视着松本,“除非你答应我今天不看准时睡觉。”

松本像是真的被气到了,冷不丁地冒出了问题发言,“我就不睡,你也别想给我睡,做好被我折腾一晚上的觉悟吧!”

本来看热闹不嫌事大听他们吵架的人此时突然觉得耳朵有点疼。非礼勿听。

end

评论(9)
热度(11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