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夢が叶う

诈尸(。



夢が叶う


  他总是在那个那个街头的广场抱着一把吉他唱歌,没有麦克风,没有音响,稍微走开几步离得远些就听不见他的歌声了,要想听见他的歌声就必须凑得很近,对于注重距离感的现代年轻人来说大概是在上了一天班疲惫不堪的时候最不想做的事,然而他却不一样,他的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年轻的听众。

  松本的工作不算清闲,准时下班的话大概刚好能够赶上他的后半场演出,对方通常会从晚上8点唱到晚上11点,除了天气特别不好的时候他基本每天都会来唱,也有的时候,他唱着唱着突然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了一副扑克牌变个半小时一小时的近景魔术,然后接着唱歌。

  琴盒静静地躺在地上,松本偷偷瞄过几眼,里面通常会零零散散地分布着零钱和纸钞,从50日元到1万日元都有,他想,对方应该也向往着职业歌手的生活却迫于生计在这街头演唱。

  可他又和别的街头歌手不同。

  他很少翻唱而是唱些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松本仔细听过歌词,直白的生活语句却藏着独特的世界观,很有意思的歌词,曲子也并不算是朗朗上口多带着隐隐的悲伤,乍一听简单唱起来却很难的调子,他总是微微猫着背仰着头用他有点抖的声音唱着只有用心听才能听懂的歌。而松本却从中感受到了共鸣,对方唱歌的样子悄悄地唤起了他藏在心中的,被称之为梦想的东西

  那位街头歌手叫自己Nino,Nino总是在那里唱歌,松本不知道他一天能赚多少,但当他唱着“我们没有那么软弱,但也没有那么坚强”的时候,松本想,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懂得他想要实现梦想途中的坎坷。

  从第一次听他的歌算起,大概也快两年了,松本被他唱笑过,也被唱哭过,但那首《一首平凡的歌》却始终是他心中的第一,每次听都像是在告诉他,对方就在他的身边陪他一起一步一步去实现心中所想。

  松本现在是时装公司营业部的部长,工作和收入都稳定规律,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时装公司出售自己设计的衣服。

  

  他总会来听自己唱歌。二宫唱歌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去记观众的脸,每一个观众都是因为缘分而来到他的身边听自己唱歌,如果有一天自己正式歌手出道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遇见他们。经过一段时间,他能够一眼分辨出来哪些人是第一次来听自己唱歌,哪些人是“常客”,他的观众一直不算少,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那位总是穿着时尚却拿着公文包的男人,发胶抹得很足的大背头,露出好看的美人尖和一双浓眉,下面的眼睛睫毛纤长,在昏暗的路灯下,眼睛那一片都笼罩在阴影之下,可二宫还是能看出来对方是个非常好看的男人。

  他喜欢听自己唱歌,但因为下班原因他往往听不到全场,可就收听的出勤率来说绝对的数一数二,和其他观众一样,他也被自己的歌唱哭过,可他又和别人不一样,二宫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对方像是能听懂他歌里真正的含义。

  下意识地给他多了些关注,意料之中的撞上了眼神,二宫竟然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对方也显然没想到竟然会四目相对,和外形不符地有些害羞又孩子气地弯着眼睛笑了起来,二宫也笑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继续拨动琴弦。

  “今天的最后一首歌,换换心情,秘密。”

  歌唱完了,人群散去,松本的脚步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快速离去,反而像粘了胶水一样站在了原地,二宫收拾着吉他,背上吉他抬头又看见了他,一瞬间的意外之后,松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是和相处了很久的朋友一样问他,“要一起去喝一杯吗?”

  二宫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好啊。”

  

  “所以润君是想自己开创属于自己的时装品牌吗?”几杯酒下肚,对方已然自然熟地称呼起了“润君”,放下酒杯又侧身看着他,“很厉害啊。”

   “不不,还差得远呢。”他摆了摆手,“倒是Nino,果然还是想要正式歌手出道吧?”

  “是啊。”他仰头又喝了一口酒,“但是我投过demo的所有事务所都说我的歌不容易吸引人气,传唱度不高,拒绝了我,还有几家提出了我如果写些符合大众口味的歌就签我,然后被我拒绝了。”他的眼角开始染上一层粉红,说话的声音似乎也黏糊了起来,“如果要为了迎合别人口味而唱歌的话,我宁愿当一辈子的街头歌手。”虽然说到最后他的语句名夏带上了一丝醉意,但松本还是听出来对方是认真地在说这话。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你一样……”松本撑着头看对方的脸也开始微微发红。

  因为醉意而犯困的人强打起精神睁着眼睛看他,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嗯?”

  “不,没什么。”他笑了起来,扶住了二宫摇摇晃晃的身体,“酒量差成这样也敢和陌生人一起喝酒?”

  “润君可不是陌生人。”他勾起了嘴角,把头靠在了对方的肩上,忽然没头没尾地说,“别担心,梦想总有一天会实现的,不论是你的,还是我的。”

  一周后,二宫在结束了一天的演出之后收到了来自松本的礼物,“这什么?粉丝礼物?”他挑着眉毛打趣道。没想到对方竟然顺着话头接了下去,“是啊,粉丝礼物,要是哪天真的出道了开了FC请一定要给我留一张前几位的。”

  他打开了那个包装精美的纸袋,里面竟然是一套衣服。

  “这是……”二宫眨着眼睛看他,“润君设计的吗?”

  “嗯。”他挠了挠眉头,“试验品,你先替我穿穿看。”

  “可以是可以。但我有个问题。”二宫突然皱紧了眉头,往后退了一步,“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

  “啊上周你喝醉了,趴桌上就睡着了,我就趁机……量了一下。”

  “噫。”

  

  那之后他总会收到松本设计的衣服,每次穿完都要被拍照片还要说穿着感想,二宫还是第一次切实地感受到了对方的克己认真,松本会在意每一个细节,不仅是外观更注重舒适度,二宫提出的每一个小问题他都会在下一次改善。二宫没有固定的工作,松本就会在周末约他到家里一起改衣服试衣服。

  因为在家里,没有发胶固定的头发软软地覆盖在额头,一会儿,他像是嫌麻烦了,找了条头巾把头发箍到了脑后,二宫就在他的旁边看他画稿的侧颜,忽然灵光一闪似地拿起了吉他。

  当零碎的音节拼凑成了旋律。松本笔下的衣服也渐渐成型了。与对方默契地击了一个掌,二宫突然说,“润君,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出道了,你愿意做我的服装师吗。”

  “当然。”松本有些激动起来,“我早就看你那身老奶奶一样的衣服不爽了!”二宫抽了抽嘴角,一边揉了揉脸一边反驳着对方说也没有那么糟糕吧。

  “糟糕透了。”松本笑了起来,“你都不知道我每次看你穿那样的衣服都想……”脑子里闪过后面接着的那个词的时候,松本住了嘴。

  “都想什么?”

  “不,没什么。”他摆了摆手,怎么都不能把“扒光”这个词说出口,只好转移注意力似地随手拿起了对方刚刚写好的曲子,“Music?”

  “你要听听看吗?”二宫抱起了掌机,挪了挪屁股蹭到了他的旁边。

  

  这一天,天气晴朗,二宫却没来街头唱歌,街边依旧热闹却没了平时会出现在这里的听众,松本以为出了什么事掏出手机刚好收到了二宫发来的line。

  “润君下班了吗,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下班了,那等下酒吧见?”

  “酒吧见。”

  他喝着酒,尽量语气平静但松本还是不难看出他心中的喜悦,他说自己要出道了,签的那家公司允许他继续保持原来的风格帮他出道。二宫兴奋地握着松本的手,有些语无伦次,松本也很开心,因为他的梦想也因此实现了一部分。

  “所以润君,现在你还愿意做我的服装师吗?”他提起了那个时候酒后的约定,松本低头笑了两声也握住了他的手,“当然!”

  二宫在的经纪公司是个大经纪公司有钱有闲本来就想签个原创歌手玩玩,既然签了就肯定也会全力去推,随便推了推二宫竟然就火了,街头歌手时积攒的人气,以及上宣传时被他的外形和性格吸引的新人气,让二宫在出道一年后就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新人原创歌手,通告不断,连打着私人服装师也忙了起来,松本便借此辞掉了公司的职位,注册了自己的品牌JUN STYLE,顺带请二宫做代言,松本在乐屋里一边把衣服递给二宫一边可怜兮兮地和二宫说他失业了要靠二宫养他了。

  “好啦好啦我去和公司商量别收代言费就是了。”二宫笑抖了肩膀,“我可养不起你啊。”

  

  自从正式出道后二宫再也没有去街头唱歌了,出道两周年的时候,二宫有一天突然给他发了一张邀请函说是要街头复出,请他来看。松本根据邀请函上写的时间地点来到了演出的地方,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二宫自己抱着吉他站在台上朝着他笑。

  “这是什么情况?”松本呆呆地朝他看。

  二宫低头拨动琴弦,二宫的歌声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传入耳中,而是突然停了下来看着他说,“润君,一直以来谢谢你了。”

  “唔。”松本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什么啊,还以为你要和我表白呢。”

  “是啊……”

  “诶?”

  “接下来的日子,也请多多关照。”

  

——————END——————

评论(11)
热度(159)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