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招聘(中)

这么美好的他们,又有谁能不爱呢

夜店老板N和模特J  左右不明显

前文:(上)


(中)


  灯光暧昧,此刻店内客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聚光灯照射下的舞台上,男模们走了上来走成一排面对客人,摆了几个姿势后脱下了他们的西装外套露出解开两颗扣子的衬衫和衬衫下隐约透着的好身材。

  他的这家夜店价位很高,男模都是精挑细选的,客人的素养也极好,很少会有在下面叫好起哄的客人,全都安安静静地看着男模们走台,打扮得体的客人们把说不出口的各种欲望藏在眼中却逃不过二宫的眼睛,他擅长读懂人心,也擅长不动声色在允许范围里满足客人的需求。

  只不过这会儿他看着他家男模们和培训时一样展露他们的魅力和笑容,突然想象出了松本在台上的样子,想象着对方穿着衬衫打着领带一脸禁欲又色气的模样,肩宽腰细屁股挺翘,迷人的很。

  在上次松本离开之后,二宫在谷歌上搜索了“松本润”的名字,搜到了几个他出演的MV和一些时装短片的视频,鼓风机下,他披上外套抬手微微一撩卷发露出漂亮的美人尖,丰厚的嘴唇微张,唇边的痣更添性感。明明一个电话就能叫来,二宫愣是把网上能搜到的视频几乎全看了个遍。

  “润君,在干嘛?”确认店内一切运行正常,二宫窝回了他的办公室给松本发起了“骚扰消息。”

  Line的消息提示音想起的时候,松本刚从摄影灯下走下来,灯照得他有些刺眼,还有些热,抓了条毛巾擦了擦额头,一边摸过手机查看起了消息。

  “工作。”

  “还要拍多久?”

  “还有一套就拍完了。”明明不需要回答地这么具体,松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老老实实地回答对方。

  自从上次鬼使神差地答应做二宫的私人男模之后,他们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私人”的事情,二宫只不过是隔三差五邀请他过去喝酒打游戏,地点有时是二宫的办公室,有时是二宫的家,稍微过分一点的一次也不过是要他跳舞给对方看,语气软软的,像在请求又像在撒娇。松本当时没了办法只得给他跳了一段shake it。二宫对着他顶胯的动作吹口哨,搞得他羞耻得要命。

  “不跳了。”松本说着帅气地转了个身,赌气一般地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任凭二宫怎么叫他也不回头。

  二宫便失笑着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腿上,用手指幼稚地戳他的脸,“好嘛,我错了。润君~”嘴角却狡猾地扬着丝毫没有真的认错的意思。可松本偏偏吃这套,抓着他的手故作生气张嘴作势要咬他,“别戳啦。”下一秒破功一般地笑弯了眼。

  松本有时候真搞不明白,到底谁才是私人男模。那人在自己腿上撒娇的样子,仿佛自己是老板,对方才是被包养的那个。

  

  “工作完了有什么安排?”二宫问他。松本其实没有安排,可又不知道哪里存了什么别扭情绪不想如实告诉他。

  “我来接你。”二宫打字的速度相当快,完全没有给他拒绝的时间,松本觉得自己稀里糊涂地就被安排了。

  这不是二宫第一次接他下班,但是一走出大楼看见街上停着一辆在等他的车,车里有个在等他的人还是让他感触颇深。松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里正在放RADWIMPS的歌,二宫跟唱地起劲。

  记得二宫之前说过他曾经在酒吧做了好几年驻唱歌手,后来独立出来自己开了一家夜店。当初松本也只是听过算过,亲耳听见对方的歌声时松本突然觉得对方在当驻唱歌手的时候一定很受欢迎,即使是明显的随意哼唱也仍然能感受到他歌声中的情感。

  “去哪儿?”

  “润君想去哪儿?”二宫停止了哼唱,侧头看他。

  他没来得及收回看二宫的目光,还要装的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撑了脑袋看向窗外飞驰而过的繁华街道,“想回家睡觉。”

  二宫又看了他一眼,顺势接道,“那就去你家。”

  松本被他说得有点懵,“大晚上的过来接我就为了送我回家?”

  “嘛……偶尔送送也算是尽点金主的责任。”二宫贼兮兮地笑了起来。

  松本吐槽他哪里像金主了,被二宫委屈地瞪了一眼反驳道,“是你不要我给钱的啊。”

  给了钱,松本就觉得好像是把自己卖身给了二宫一样,虽然事实上他们这样的关系确实无法明说。可不给钱又不能让松本白白陪他,二宫只好把该给他的钱换成了别的东西当做礼物送给他,有时候是限量版的鞋子衣服,有时候是看起来非常夸张却很衬他的戒指,有时候是让松本有些困扰的大型家居装饰。松本又气又笑,对方还会故意凑过来笑得一脸软萌地问他喜不喜欢。想到二宫也是费劲了心思,松本怎么样也没法说不喜欢,只好苦笑着收下了。

  前阵子,二宫又送了他一双品味奇怪的鞋,他笑着收下了却从来没穿过,二宫还问他什么时候穿,也不知道是真心地希望他穿还是在故意刁难他。

  

  车到了松本的公寓门口,见松本不下车,二宫又勾起了嘴角像在打什么坏主意,“怎么不下车……还是说你想再干点别的事?”

  “别的事是什么事?”明明听懂了话里的意思,松本还是装傻充愣了起来,对方也不戳穿他,伸手过来替他解开安全带趁机摸了一把他的大腿,“当然是开心的事啦。”

  二宫自然不可能是仅仅送他回来就走,跟着松本上楼回了家,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等着松本给他“端茶送水”,享受他的“私人男模服务”。他不是第一次来松本家里,一眼看见了自己送给对方的那些“困扰礼物”被摆在了显眼的地方,明明松本对那些礼物一点爱意都没有却还是把它们好好地装饰了起来,这点让二宫觉得松本可爱极了。

  他在二宫旁边坐了下来,从茶几底下拿出两个手柄,“你要打游戏吗,还是喝酒,还是……”手臂被二宫拽了一下,身体微微不平衡地向那边倒去,风之恋的香水味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断在了二宫在他的脸颊上留下的突然的吻里。

  见松本没有抵抗,他跨腿坐在了对方身上,手经过对方的发梢撑住了他身后的沙发,这一回吻上的是唇。

  柔软的唇瓣,唇边性感的痣,二宫像是在品尝一道美味至极的甜品一样,吻了很久,舌头舔过对方的牙齿,毫不费力地与对方纠缠在了一起。

  松本的手里还拿着手柄,握着手柄却身体本能配合地搂着二宫的腰,这场景稍微有点搞笑,二宫发现了,接过手柄放到了一边,松开了唇却又凑上去在松本的耳边轻轻开口。

  “我想留下来过夜。”

  ——————TBC——————


评论(15)
热度(129)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