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招聘(上)

传说中的新坑

梗源wb某张用了松本先生做男模招聘广告的图

预计上中下,前半二润,后半润二,倾向不明显,tag先都打了

  招聘(上)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那位来应聘的男模,身高不达标就算了,腹肌也没几块,长的也不好看,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来应聘他这个高薪男模岗位。他沉默了一会儿,敷衍地说着之后再联系你挥挥手把对方赶跑了。

  门关上了,二宫低头看着眼前的那一大堆简历,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小声嘀咕起来,“就没有什么人能符合我的标准吗?”他再一次看了看自己的招聘广告,“我要求也不是很高吧?”

  东京这家高级夜店Gimmick game在经历一次精心装修之后,面积扩大到了原来的2倍,所以也需要更多的员工。二宫亲力亲为做了男模的招聘广告,广告上放了一张“男模”的照片,是他从谷歌上随便找来的合他眼缘的男人照片,用来做范例,他想,来应聘的男人应该要到这个水准才行。

  然而事实上,来的人都好像蜜汁自信,别说范例这个水准了,连范例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二宫面试了几天,心比出差了好几天都累。他把头发揉得乱七八糟,拿起桌上的下一份简历又马上崩溃了似地扔到了一边,又抓起手机点开智龙迷城打算转会儿珠冷静冷静,下一秒门被敲响了。

  “请进。”二宫抓了两下头发揉了一把脸振作起精神,理所当然地把敲门的人当作是在应聘的人。

  来人穿着一件长到小腿的风衣,里面是一件黑色的V领T恤,下身穿了一条修身的牛仔裤。戴着不起眼的黑框眼镜,留着染成深茶色的短发,很简单的打扮,却让二宫一下子傻了眼。

  对方和他招聘广告上的男模范例几乎长得一模一样。还没等对方开口,二宫便激动地站了起来走到对方跟前握住了他的手,“你是来应聘的吗!身高体重姓名年龄?我好像没收到你的简历。”

  松本觉得自己进来的时候面无表情甚至感觉还有点生气,因为他并不是来应聘的,而是来找这里的老板算账的,对方擅自就把他的照片放在了夜总会男模的招聘广告上,给他带来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可这一进门本来想好的话一下子就被对方打乱了节奏,这会儿一头雾水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直直地愣在了那里。

  “我们坐下来聊吧。”二宫热情地给他倒了一杯水,在男人对面坐了下来,把桌上的简历全都推到了旁边,拿出了一张表递到男人跟前。

  男人低头瞄了一眼那张空白的简历表,没有动笔,又看了二宫一眼,靠着椅背翘起了腿,“二宫店长,我不是来应聘的。”他拿出了手机给二宫看那张招聘广告图,“这广告是谁做的?”

  “我做的。”二宫坦然地承认着。“你长得简直和我招聘广告上的范例一模一样,我就是想要找你这样的男模。”

  松本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那就是我,能不一模一样吗。可对上二宫期待的眼神一时又有些混乱。只好喝了一口水,整理了一下情绪,“为什么用我的照片?”

  “诶是本人吗?难怪一模一样。”二宫有些惊讶,也意识到了对方出现在这里怕是来找他维权的,“做广告的时候随便在谷歌上找的图,看到你的图觉得很帅,也很符合我的招聘标准就用了,不是故意要用你的图,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向你道歉,也会重做招聘广告。”

  对方道歉的诚恳,松本便也不想继续找他的麻烦,“行。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他站起身作势要走,二宫却叫住了他。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机缘巧合,不如交个朋友?”二宫伸出了手,稍稍仰头看他。松本这才发现这位看上去异常年轻的老板瞳孔是漂亮的茶色,轮廓非常好看,犬系长相配上猫唇,看上去没有攻击力却又稍稍透着狡猾,倒是他喜欢的长相。

        松本本来就喜欢交朋友,虽然对方擅自用他的照片招聘男模让他很不愉快,但看在脸的份上,松本也伸出了手去。“松本润。”

  “二宫和也。”对方说着掏出了手机,“留个联系方式吧。”

  在松本输手机号的时候,二宫撑着头像是不死心一样继续问他,“润君是做什么工作的,真的不考虑来我这儿吗,工资很高哦。”

  “男模。”他把手机还给了二宫,还算耐心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嗯?你是别家的男模吗?”二宫收好了手机,仿佛听到了什么好消息一般眼睛都发起了亮来,“哪家店的,我要挖你过来。”

  “哪家店都不是……”松本气绝,他虽然不是很红,但是兢兢业业工作了好多年,粉丝也积累了不少,至少是走在街上会有人问他要合照的程度,“我是模特,正经的那种。”

  对方认识到自己完全想错了方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抱歉我对时尚行业实在是不太了解。不过润君真的帅,身材又好。看来下次去便利店我要仔细看看多支持你一下了。”

  “哪里哪里,二宫店长长得也很好看。”松本也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的,夸得那么直白的倒还是第一个,松本想了想夸了回去。

  他倒还真不是商业互吹。

  “多谢夸奖。可惜我不能亲自去陪客人。”二宫苦笑了起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问松本顺便自然地换了称呼,“润君你今天接下来忙吗,有空陪我出去喝一杯不?”

  “今天倒是没工作,不过你不需要继续面试了吗?”

  “面试什么啊。”二宫摆了摆手,揉起了太阳穴“那些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人不面试也罢,说起来我就头大。”他穿上外套,开了门,“走走走,喝酒去。”

  说是出去喝酒,二宫也不过是带松本来了自己店里,Gimmick game已经开始恢复了营业,只不过店面太大男模又少显得有些冷清。

  “现在还早,晚上人还是挺多的。”二宫解释起来,“只不过人一多,就显得我店里男模更少了,根本撑不起场面。”

  他在吧台坐了下来,向调酒师要了两杯酒,“润君,你要是认识有人对这行感兴趣的话请联系我。我开的是正经夜店,男模也只走走台陪客人聊天喝酒而已。”他喝了一口酒补充道,“不过私底下我是不管的也不抽成,看他们个人意愿。怎么样,我还是很良心的吧?”二宫笑了起来,不知是稍微喝了酒的关系,还是本身如此,说话声音软乎乎的,微妙地带了点撒娇的感觉。

  “这两天来应聘的人应该不少吧,都没有你满意的?”

  “别提了。”二宫摆摆手,“可能是我要求太高了吧,看了你的照片,就总觉得那些来应聘的不达标。”他无奈地笑了起来,伸手把挡在眼前那撮稍稍有些长的刘海别在了耳后,“可惜像润君这样的到底是少。我也不想降低标准,只能慢慢招了。”

  “二宫店长你也不容易啊。”

  “叫我Nino就行了,二宫店长听着别扭。”他举起酒杯和松本的酒杯碰了一下,“不说这些了,还是喝酒吧。”

  他们喝了两杯酒,松本听着二宫闲扯他面试的时候有趣的事情,那人说话的时候猫唇弯弯的,说话又很有趣,他听得很开心,一时间就仿佛和二宫是相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只有在注意力被他的鼻子和嘴唇吸引的时候,松本才会突然意识到,他们其实是初次见面。

  “不过说真的,润君真的不考虑来我这里吗?”

  “不了,虽然现在还不是很红,但是工作和人气都很稳定,我为什么要来……”话说一半,他看到了二宫有些暧昧的眼神,一下停止了说话。

  二宫眯了眯眼,“我是说,来我这里,当我的私人男模。”

  “也是陪喝酒聊天?”松本不甘示弱地挑了挑眉。

  “差不多吧。”二宫哈哈地笑了两声,随即又恢复了正经,只是眼角还略带醉意,不知道说的话能信几分,“不过是私人的嘛,肯定要做一点私人的事的。”他的手慢慢摸上了松本的腿,感受到了对方结实的肌肉,“怎么样,你考虑一下。”

  明明应该是立即拒绝的事情,松本却不知为何有些犹豫,对方的眼神对方的声音都像是一个摸透人心的小恶魔一样在鼓动引诱着他。

  他笑了起来,也摸上了二宫的腿,那腿软软的,一摸就是平时不锻炼的人,手感却极佳。自己这是在干嘛,松本挣扎地想,他应该拒绝的,“好啊。”可是身体却显然背叛了他。

  ——————TBC——————

评论(19)
热度(139)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