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同谋(7)完

找不到加油站了,还是番外再开吧

 @空白  @Muttering 

前文:(1)  (2)  (3)  (4)  (5)  (6)


(7)


  爱上松本是他最初没有预想过的事。纵使对方长得帅身材好人又温柔,可终究是个男人,自己说喜欢男人当时也只是个为了逃避相亲的借口。当然,即使是现在,二宫也不喜欢男人,他喜欢的只是松本润而已。

  在几个月的日夜相处下,他渐渐沦陷在了松本那些无意识对他做出的举动之中,吃早饭的时候会唠叨他吃慢点也好,在知道他不能吃生鲜之后总是会细心避开这些也好,打游戏的时候会在他旁边原本安静地看杂志偶尔偷看他也好,自己跑什么火车他都会傻傻被骗也好。他很早就知道松本是个温柔的人,也知道那温柔不是只对他,可还是会觉得这样的松本耀眼迷人。二宫想,学生时代的松本应该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无论男女都会被他吸引。

  真正意识到松本对他的影响力有多大是在他的游戏好友喊他上线一起打本的时候他说要陪室友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在他曾经的生活里,放下游戏陪人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以至于好友惊讶地发了三个问号问他是不是被绑架了或者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哭笑不得地解释他没有遇到危险真的是只陪人看电影。

  就是那场很无聊的电影,无聊到他们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睁开眼他看见头毛乱糟糟的松本微笑着看着他,视角绝佳,他真实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心漏跳了一拍。

  

  “Kazu……”他哑着声音轻轻叫他的名字,挺动着身体扶着二宫的脑袋,一会儿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地作势要推开他,可惜还是迟了一步,白浊的液体粘在他的脸上和嘴角,配上那人略微惊讶的脸,让他的心在罪恶感和满足感之中徘徊。

  二宫伸手随便擦了一下嘴,眯着眼凑上来吻他,松本刚下去的情欲差点又被挑了起来,几乎就想现在就把二宫放倒。可是相叶还在,不能动静太大。二宫也知道这点,所以现在才在放肆地挑逗他,若有若无地蹭着他下身的腿,在胸口煽风点火的肉手,还有和他交换着呼吸的红润的唇。

  “别乱动了……”他终于有机会说话了,用恨不得把二宫扒光吃干抹净的眼神看着对方,“再动真现在就把你睡了。”二宫轻轻笑了起来,跳下了床,“我去看看相叶君好了没有,顺便洗下脸。”

  他关上了房门,松本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也终于冷静了下来,想起这几个月的相处,从第一次见面鬼使神差地同意了他的馊主意开始,一切就开始变得不普通了起来,二宫的轮廓是他很喜欢的类型,仿佛天使一样无辜的脸配上调皮的小恶魔性格,却能够快速拉进人的距离吸引别人进入他的世界,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心甘情愿地被困住了。

  

  “你要不要也去洗个澡?”他轻轻地关上了门,重新爬上床,松本已经有点犯困了,往常他应该会马上起来去洗澡,今天却一反往常,自暴自弃一般地伸手又把二宫搂进了怀里,“洗什么洗……起来再说。”

  他们也没能再睡多久,尽管今天是周末,但是相叶还要出门工作,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晾在外面自己呼呼大睡,于是二宫挣扎着爬了起来去做了早饭,松本被弄醒了,干脆趁机去洗澡了。

  “松润大早上的洗什么澡?”相叶抓着脑袋在门外犹豫,“还要多久啊……”

  二宫没法回答第一个问题只好避重就轻,“上厕所直接进去不就好了?”

  “不行,会被松润踹出来的……”相叶说着捂了下屁股,“以前我可没少被他踹过。”下一秒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二宫径直走了过来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在穿衣服了,再五分钟。”一分钟后二宫又出来了,波澜不惊地看了一眼相叶又把早饭端上了桌,“不如先来吃两口?”

  五分钟后,松本真的出来了,相叶顾不得再说什么马上冲了进去。

  “相叶君说在你洗澡的时候进去会被踹出来?”二宫撑着脑袋半开玩笑地问他,对方笑了起来也撑着脑袋看他,“那是对相叶。你看我什么时候踹过你。”

  

   “松润Nino我走啦,下次再来看你们,拜拜!” 吃了早饭,相叶就匆匆出门工作了,才不过一天,他已经和二宫混的很熟了,二宫便也自然地挥着手“欺负”他,“拜拜,不来也可以的。”

  “喂……”

  相叶离开了之后房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地,意外早起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在“睡回笼觉”和“出门转转”里纠结了起来。

  “我们出去约会吧?”松本做了决定转头看对方确认他的意见,二宫其实是不愿意出门的,但是他也不是再想睡回笼觉了。

  “去哪儿?”

  他想了一会儿,打开了衣柜开始挑起了衣服,“打保龄球吧。”

  保龄球二宫倒也确实很久没打了,一下来了兴致,“好啊。”

  穿着鞋,二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祈祷着别是工作有什么事一看手机竟是自家妈妈,说是出去旅游了问他要什么礼物,“随便啦,我正要出门呢……出门干嘛?嗯……和润君约会。”他越说声音越小,耳尖也红了起来。松本看着心里想笑,他怎么以前没发现二宫那么容易害羞呢,看热闹不嫌事大一样地凑近了话筒喊,“妈妈玩得开心点,我们也出门啦。”果不然地被二宫瞪了一眼。

  二宫保龄球打得很好,本来信誓旦旦说着要比赛的松本看了两把就说我们还是不比了,松本偶尔认怂的样子让二宫觉得很有意思,“真的不比了?”

  “不比了。”他摆摆手认输,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似地勾起了嘴角,“或者我输了你晚上床上补偿我倒是可以。”

  “想得美。”他把球投了出去,顺利地一把全倒,转头和松本击了个掌,“那我多吃亏啊。”

  

  玩了一下午,松本懒得晚上回去做饭了便带着二宫在外面吃了饭,二宫低头吃着饭,忽然异想天开地问他,“如果现在你的前女友出现在了这里想找你复合怎么办。”

  “不存在的。”松本笑了起来,“真发生的话我只能当场在这里吻你了。”

  “哈哈哈哈”二宫像被戳到了笑点一样仰头笑成了蓝精灵的样子,“不愧是松本润。”

  “什么啊……”松本不满,他明明是在撩对方为什么反而被二宫嘲笑了。

  

  他们几乎约会了一整天,现充得让二宫恍如做梦,晚上洗了澡他习惯性地想要回自己房间却被松本叫住了。“来我房间一起睡吧?”

  二宫犹豫了一下,翻起了旧账,“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嫌我上个洗手间就睡错房间。”

  “是我。”松本哈哈笑了起来,“好嘛,我请你来睡。”

  “我还说了以后你请我来睡我也不睡。”二宫的记忆力一向很好,但这种时候二宫的记忆似乎异常的好。

  松本突然吃瘪,委委屈屈地看了一眼二宫,“好吧,那我只能去你房间睡了!”

  他到底还是去了松本的房间,因为松本的床比较大睡得比较舒服,他盘腿坐在床上打游戏,松本就贴心地在他背后放了两个靠垫,二宫却像是突然想了什么似地往前挪了一挪靠进了对方怀里。

  “我想来回答一下你昨天的问题。”二宫突然没头没尾地说。

  松本忘了他昨天问过什么问题了,环抱住二宫腰的手趁机捏着小肚子上的肉,“什么问题……”

  对方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腿,回头看他,“关于那个靠垫的问题,你问我想用多久,我的回答是看这个靠垫愿意给我用多久了。”

  他愣了一下,慢慢把头靠在了二宫的肩上,“我说可以用一辈子你信吗?”

  “我信,但我怕靠垫会累。”他垂了眼,“我可能会沉迷打游戏忘记顾忌靠垫的感受。”

  “Kazu,靠垫只要能抱着抱枕就不会累了。”

  “什么啊……”二宫失笑出声。

  “我不会问我和游戏哪个重要的蠢问题。”松本在他耳边也轻轻笑了起来,“就像你能理解我的洁癖和起床气一样。”

  就像他们这几个月来同居“假恋爱”做的一样,他们总是在相互包容,相互依靠,所以没有什么累不累的。二宫听懂了,故意把所有体重都往后靠在了那个人的身上,成功地听到了对方抱怨了一声,“好重”,手上却是收紧了拥抱,像是一辈子都不舍得撒手一样。

  “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刷牙的时候,松本看着那面曾经被他喷了一口刷牙水的镜子,问镜子里身边那个头毛乱翘的人。

  二宫想了一会儿,“老情人吧。”

  “为什么还是老情人啦!”松本皱皱眉,在一起之后又分手了的情侣才叫老情人好不好。

  对方却是不紧不慢地抢走了他手上的药膏挤在了自己的牙刷上,镜子里恶作剧得逞般的嘴角弧度透露着他的得意。

  “因为,到老都是情人呀。”

  ——————END——————

   

评论(37)
热度(201)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