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同谋(5)

我不想当你的老情人,只想当你的情人

 @空白  @Muttering 

前文: (1)  (2)  (3)  (4)


(5)

  这可能是他做过最冲动的事情,年轻气盛的时候也算是和朋友一起阅片无数,但他们都是自己解决的,二宫带给他的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有点像是偷来的享受,可说起来他们在双方家人眼里早已是恋人,这难以言喻的禁忌感带来的刺激让他有些无法自拔。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弄脏了二宫的手,那人停下动作在自己的喘气中轻声笑了起来,像是来自地狱的小恶魔恶作剧得逞了一般。

  “抱歉,弄脏了。”松本抬着眼皮,刚刚释放过后的气息还有些不稳,听上去倒是多了一些慵懒。

  “没事,洗洗就好了。”二宫抽了几张纸巾先简单擦了下手,“倒是你,这回不洁癖了?”

  松本无奈地笑了起来,“睡都睡过了还洁癖什么啊……”他看着二宫的脸有些晃神,不他想说的其实是“因为是你啊。”但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怔怔地看着二宫走向浴室的背影。

  他没有关门,哗啦啦的流水声中二宫没有意识到松本也走进来了,一转头对上那人的睫毛吓了一跳,“你跟进来干嘛?”

  “我也要洗啊……”松本有点无辜地蹬掉了裤子,反正对方刚才什么没见过什么没摸过大大方方地把上衣也脱了,二宫也不避讳,上上下下打量了起来。在一起生活那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和松本完全坦诚相对。

  松本是有健身习惯的,肌肉很漂亮但不过分,划分明显的腹肌配上细腰,乳首边上还有颗痣,怕是没有人会不被这样的身体吸引。

  “咳……”他轻咳了一声,拿下了花洒,“看这么专注,想一起洗?”

  “不了。”二宫抬手甩了他一脸水,“你慢慢洗,我要回去打游戏了。”

  都刚这样了,还有心思继续打游戏?对于这样毫不动摇的二宫,松本内心复杂,他本以为二宫可能也会抱着和他相似的想法,不然怎么会真的用手帮他,可是看他现在这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又有些不确定了。

  这一件事情就仿佛是一场冲动,不算错误,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正确的事,那之后他本以为会和二宫互相表明心意,可二宫却不躲不闪地该干嘛就干嘛,他也不好意思再重新提起,万一二宫真没这个意思那岂不是连现在的状况都无法继续维持了。

  他仔细想过那天自己的情欲是因为片中的女人还是因为二宫的表情,然而思考无果,那天的氛围实在不是寻常状况。

  

  【润君,一起吃午饭吗o.wo?】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二宫发来了消息,和他几乎差不多时间发过来的还有来自好友的消息,【松润你今天有空吗,我来东京工作,顺道来看看你呀】

  电梯在16楼开了门,二宫朝他大咧咧地打了一个哈欠,问他,“今天去哪儿吃?”

  “今天去远点的地方。”松本卖了个关子,按下了B1的按钮。

  “什么地方,还要特意开车去?”

  “一家汉堡肉好吃的餐馆。”

  “哇。”二宫欣喜地叫了一声,“润君真好。”软软的一声“润君”听上去像在撒娇一样,他的撒娇方式很自然,让人情不自禁地就会答应他。松本在这一段时间在这方面栽了无数跟头,除了撒娇,跑火车也很自然,明明是一社之长松本辨别能力和警觉性都很强,唯独二宫跑的火车他却总会傻傻相信。

  “Nino你生日是6月吗?”

  “是啊,是夏天开始的时候。”二宫坐在副驾驶上调着车载广播,“润君是8月吧。是夏天结束的时候。”

  夏天?他突然想起了和二宫在一起捉萤火虫的梦,那也是在夏天。他们的生日都在夏天,所以才会下意识地做这样的梦吧。

  “今年夏天我们去哪里看花火大会吧?”松本像是想到了什么,和副驾驶座上的人搭话。

  “诶……感觉人很多的样子。”二宫沉默了一会儿抓了一下脑袋,“不过润君想去的话,那就一起去吧。”

  松本轻声笑了起来,“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眼前的信号灯变红了,车缓缓停了下来,松本便接着话头继续问二宫,“提前问一下,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嗯……”对方思考了一下,转头看他,“想要房子。”

  “哈?”松本也转头看他,满头的问号,“你是搞房地产的吧?”

  二宫轻轻笑了起来,“是啊,可还是想要别人送嘛。”

  “房子我可送不起啊。”信号灯又变绿了,车子重新在道路上行驶起来,“要不……”

  “要不什么?”

  “不,没什么。”松本将车驶入地下车库,“对了,晚上有个朋友要来看我。”

  “前女友?”

  “屁。”松本翻了他一个白眼,“男的。”

  “哦。”他解了安全带开了门下车,“那来呗,一起吃晚饭?”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介意什么。”二宫猫着背跟在他后面走,“能有机会认识润君的朋友我很开心。”

  “为什么?”

  “因为我朋友很少?”松本也不知道二宫说的是真是假,对方虽然一眼看上去有些冷淡,实际相处的话却是把握距离的高手,不像是朋友很少的类型,只能说他没有把谁都当做朋友吧。

  “那我呢……算朋友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问,他怕二宫回答“算”,也怕对方回答“不算”。

  “润君不是老情人吗?”

  ……该死,他忘了还有这茬了。

  

  “今晚是我做晚饭吧。”二宫看着菜单确认着。

  “要不今晚我来做吧?”

  “不用。”他抬头看了松本一眼,指了指菜单上的一款汉堡肉,松本了然地点了单侧耳听二宫接着说,“两个人三个人,还不都一样。”

  “那我帮你吧,三个人的菜会多一点,轻松一点是一点。”

  “那好。”二宫点点头,不再拒绝,“家里好像没什么食材了,今天下班去买一点?”

  “好,我今天应该能准时下班。”

  二宫又点了一杯果汁才合上菜单,“那我到时候来办公室找你。”

  这样日常的对话仿佛从前进行了一万次一样的习以为常,连松本的下属都已经知道自家社长似乎与NK Estate的社长有不可描述的交易,他们一起吃饭一起上下班,时不时地还会有类似“明天做不做(便当)”的可疑对话,下属实在不敢多想,只好闭眼遮耳装聋作哑。

  

  7点,上一秒松本还和二宫说对方有一定可能会留宿,门铃就被摁响了,“应该是他来了。”

  来人长着一张菱形嘴,染着茶色的短发,穿这条九分裤打扮时尚的倒确实很像松本的朋友。对方一进门看见二宫,有些茫然地望着松本。

  “这位是……”

  “相叶,他是我室友,二宫和也。”

  “哦哦。”来人连连点头,腹诽着没听说你有室友啊,一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二宫君在,伴手礼没带够份。”

  “不要紧,我和Nino分分就行。”松本善解人意地说着,请相叶坐下,二宫适时地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罐啤酒问桌上的两人,“麒麟可以吗?”

  酒足饭饱之后,松本洗着碗,相叶也说要帮忙,二宫便乐得轻松地又投奔拯救世界的伟大事业中,那边的相叶悄悄用手肘顶松本,“诶松润,Nino在,你女友来的话怎么办?”

  “什么女友,不是两年前早分了?”松本被问得一头雾水。

  相叶被这么反问得也懵了,“那……那个腿很漂亮的男友衬衫是谁?”

  “什么男友衬衫……”松本皱了眉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说之前群里那张图吗,那是Nino。”

  “什么!”他没控制住叫出了声,引得二宫频频向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润君怎么了吗?”

  “没事,相叶他一直就这么大惊小怪的。”松本随口敷衍着,反正他也没骗人,对方就是总这么大惊小怪的。

  “你……你们什么关系啊……”相叶不免八卦了起来。

  “刚才不是说了吗,室友啊。”松本想了一下,总不能真说是老情人吧。

  不对,谁要和他做老情人了,真危险,差点就被他带沟里去。

  ——————TBC——————


评论(18)
热度(16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