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同谋(2)

是2の3的日子!

前文:(1)

 @Muttering  @空白 快来,你们的先“婚”后爱更新了w

(2)

  虽然初来松本家,不知道是对方的房子有什么魔力,二宫一点不认床地一觉睡到了天亮。按掉了准时叫起来的闹钟,他挠着头走出房间,就看见松本臭着一张脸往锅里敲鸡蛋。

  早已听闻了松本有起床气,可真实见到之后二宫不仅没有被吓到反而觉得有些想笑。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时候不要去招惹松本炸弹,二宫却像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非要嬉皮笑脸地和对方搭话,“早上好润君,早饭有我的份吗?”

  对方愣了一下,依旧丑着脸,内心似乎是想微笑问好可是脸上又笑不出来,于是变成了奇怪的表情惹得二宫哈哈大笑起来,松本被他搞得摸不着头脑,寻思着这人怕不是睡傻了吧,一眼又看见了二宫依旧没穿裤子的腿。

  一大早的,画面有点刺激。

  等二宫洗漱完毕,松本把早饭端上了桌,起床气也消得差不多,这才回应二宫的“早上好。”对方刚吃了一大口三明治说不了话只好点点头表示听到了,咀嚼得差不多了又轻快地说,“明天我来做早饭吧,润君想吃什么?”

  听着这样日常的对话,松本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的上任女友可不会主动做早饭,理所当然地接受着他的早饭服务,他倒不是计较这点,毕竟本身就是喜欢做料理的人无所谓做几顿饭,只是隐隐向往这样充满“家”的味道的理想对话。却没想到有一天真的实现,却是和一个男人,甚至这个男人还只是自己的假恋人。

  “不知道能不能请松本社长捎我一程?”他跟在自己身后穿鞋半带调侃地问。松本便也拿起车钥匙挑了挑眉非常豪气地说“好。”

  办公地点一样实在是方便的很,不像以前,早上有急事的时候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左右为难。现在这样多好,松本打开广播,电台里正好在放无限开关的歌,二宫跟唱地起劲,声音细高却温柔倒很好听,松本也听得开心,想着以后真正的恋人最好也能和自己的工作地点相近,顺口就和二宫闲聊起了这点,对方突然问他公司允不允许办公室恋爱。

  “我没规定不允许,不过我是不想和我公司的女员工恋爱,麻烦的很。”

  二宫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那看来只能我帮你留意一下我这边有没有合适你的女孩子了。”

  乍一听这逻辑像是没毛病,可松本怎么想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别,到时候说起我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复杂了。”

  “不复杂呀。”二宫贼兮兮地笑了起来,“不就是老……情人嘛。”

  “到底谁和你老情人了啦!”

  

  走进电梯,他按下了16层的按钮,又帮二宫按下了18层的按钮,电梯里还有其他员工纷纷向松本问好,一边好奇打量着松本身边这个面生的男人。二宫也不和松本再搭话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来公司的路上他们决定不主动说起他们的关系。事实上松本和二宫的身份本来也不会有什么接触,需要联系的事务都会由他们的下属来进行操作。

  电梯到了15层,电梯里只剩下了松本和二宫,有人不死心地回头望了一眼他们企图窥见他们的关系,哪想两人都在低头看手机丝毫不留一点破绽。电梯门一关,二宫突然问他午饭怎么办。

  “是哦,你刚来这里不熟悉。这样吧……”松本又低头确认了一下手机上的行程,“我中午没安排带你去附近转一圈吃个饭。”

  “这会儿不怕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啦?”

  明明他们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被二宫这么一说仿佛变得不正经了起来。松本瞪了他一眼,随即挑了挑眉,“那就当我给NK Estate的老板献殷勤吧,希望明年的房租不要再涨了。”

  电梯到了16楼,松本走出了电梯,二宫一边哈哈笑了起来,“那只吃一顿饭哪儿够啊。”

  “不然还要怎样?”

  “怎么说也得暖个床吧。”对方语气轻佻听不出多大认真,松本便也顺着他的话说,“行啊,我暖我的床,你自己过来睡。”

  两个人自然都没把这话当真,只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趁着电梯门再次关上之前,松本冲着和他摆手告别的人说,“中午你下来找我吧,1605。”看见对方又和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这才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

  除了松本自己,还有他助理的办公室也在16层,刚进办公室放好东西,助理就敲了门拿着文件提醒自己下去开会,松本便也忘记和助理打招呼说二宫中午要来,等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担心了一秒对方会不会被自己的助理拦下来,转眼门就被敲响了。

  “请进。”

  助理探了脑袋进来,“社长,有位二宫先生说是要找您吃饭?”脸上却是写满了八卦。

  “让他进来。”松本没打算解释,直接无视了对方的八卦。

  从另一边只有少数管理层人士才可以使用的直达电梯下了楼,松本好奇地问他刚才是怎样和自己的助理说的,二宫便实话实说地复述了起来,“我就说我来找松本润先生吃午饭呀。”

  “你有没有说自己是谁?”

  “我说了我叫二宫和也。啊不过没说我是NK Estate的。”

  松本这下明白了自己助理脸上的八卦表情是什么,八成是把二宫当成了自己包养的小白脸。

  “事实上也差不多啦,住着润君的房子,吃润君的用润君的。”

  “醒醒你交了房租的,这算哪门子包养。”松本失笑,一边带着二宫出了办公楼,“想吃什么?”

  “拉面之类的?简单一点。”

  他早知道了二宫的胃不能接受高级食材所以轻而易举地筛选出了几家符合二宫口味的店,一边不免担心二宫以前谈生意的时候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吃,回家上吐下泻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他坦然地耸耸肩,“做生意嘛总是要有点牺牲。”看对方习以为常的表情,松本竟然产生出了一丝心疼的感觉,“那我们就去吃汉堡肉吧,弥补一下你牺牲颇多的胃。”

  

  下班的时候松本联系了一下二宫看他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回去。

  【等我5分钟,马上> <】对方发信息总会带上点颜文字,和他的长相一样可爱的很,倒也没多大违和感,松本便收拾好了东西赶跑了助理们在办公室等二宫。

  “润君,冰箱里还有食材吧。”对方赶到的第一句竟然是这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二宫负责做晚饭。

  “有。”

  “那好。”他猫着背跟松本下楼,“回去看看冰箱里有啥我就随便做点什么了。”

  “行。”松本今晚并没有什么想吃的,能吃到别人做的饭就已经是这些年都没有过的体验了,这样就像是进行了几百次一般习以为常的日常对话反而让松本内心感慨万分。 

  虽然是二宫到这里来做的第一顿饭,但也看对方熟练地切菜姿势,松本就知道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虽然也有经常做饭喜欢做饭却做的不好吃的人,但至少厨房的安危保住了。令人惊喜的是,二宫做的饭很好吃,虽然就是些普通家常菜,但有种妈妈做的料理的感觉,这下他胃的安危也保住了。

  二宫做晚饭的话就是松本洗碗,对方窝在沙发上打了一会儿游戏早早地洗了澡,等松本洗完碗,对方还是那样的姿势在打游戏,裤子却又不翼而飞了。

  他终于有些在意地问了裤子,对方倒也不遮不掩,“我不喜欢穿裤子,要不是你在,我什么衣服都不想穿。”松本想象了一下对方一个人在家裸奔的样子,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跑火车,只好一本正经的说,“你小心感冒。”

  一会儿松本也洗好了澡,本想随便看看电视,就被身边的二宫塞了一个手柄拉着一起玩switch。

  桌上的手机震个不停,松本猜测是自己那帮朋友邀他出去喝酒,趁着二宫换关卡的时候,拿起手机拍了一张自己手里的手柄和二宫手里的switch发到了群里。

  【忙着呢,你们喝吧。】

  【?!等等松润,你旁边是谁】

  【松润你旁边的腿……】

  【噫】

  【原来是有情况了,难怪不和我们出来喝酒】

  【这传说中的男友衬衫?】

  松本被他们说懵了,重新点开自己刚才发的图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把二宫没穿裤子的腿也给拍进去了。这么看看传说中的男友衬衫大概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见松本还在看手机,二宫便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喝,那过长的衣摆遮了屁股只留一双腿要不是松本自己知道这是二宫也确实挺让人浮想联翩的。

  群里的消息刷的飞快,都在调侃松本见色忘友有美人相陪。松本抬头看了一眼一手拿着杯子一手还攥着手柄的人,美人没有,宅男倒是有一个。

  松本也懒得解释了,顺着他们的意思说,“是啊男友衬衫很不错。”扔了手机要二宫也倒一杯水给他。

  【行吧那你好好玩】

  【下次记得给我们介绍啊】

  接下来的话松本看不到了,也不知道他们后来打了多久游戏,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自己在自己床上,二宫在自己怀里。

  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二宫确定应该没发生什么事,一脸懵逼地挠了挠头也没回忆起来他们昨晚到底发生了啥,他确定自己昨天是一个人躺在床上的,虽然说是自己说的“我暖我的床,你自己过来睡。”二宫咋还真的就过来睡了?

  一会儿二宫也醒了,睡眼朦胧地挠着肚子问他,“咦,我为什么在这儿?”

  ——————TBC——————

 

评论(9)
热度(172)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